和她相比,影后慕悠然在劇里表現得非常一般,要是沒有白杉杉作比較。

粉絲們大概會覺得,和兩個老戲骨對戲,難免會緊張放不開。

可是有了一個優秀的新人女三,她這個拿過影后的花旦,突然顯得像是一個花瓶。

還是一無是處的花瓶。

很多路人還截圖了她的尷尬瞬間,放到鬼畜視頻里。

本來一個溫柔的閨蜜,硬生生被她演成一個僵硬的蛇精臉。

其實她還是有演技的,但是和白杉杉站在一起,就顯得平平無奇。

都不用一笑再去報復,艾米麗已經有點精神失常。

208告訴她艾米麗進了精神病院后,她有些吃驚。

沒想到原著里堅強的艾米麗這就瘋了,而且,她似乎還沒和她的真命天子相遇吧?

208:「是的,何銳影帝今年38歲,正在M國拍大片,劇情中她們會在年底相遇。」

一笑唏噓一聲,看來已經徹底擊垮了這個脆弱的女人。

她的計劃都還沒用上呢。

接下來的日子,除了每周三次去醫院看白坤,她經常想辦法找李願約會。

她沒接劇本,但是李願每天都有新工作。

所以很多時候她都是約不到人的,但是她約到了新工作。

參演李願的另外一個古代權謀劇:《美人賦》

據李願說,這裏面的女主非常適合她。

她還沒得到劇本,所以也不知道怎麼個適合法。

為了不打擾李願工作,他拍戲期間,一笑就沒去找過他。

兩個人更多的是在電話里聯繫、

這期間,一笑經常到醫院去看白坤。

很快她就發現了問題。

白坤腦袋上的頭髮越來越少,而且已經半年多了,他應該早就可以站起來了。

但是他依舊躺在床上不怎麼動。

雖然最近女兒經常過來,他很開心,但是臉上的表情卻不允許她不亂猜。

後來,她找到醫生。

了解到原來白坤得了腦癌。

這是一種目前無法治癒,並且預后十分痛苦的疾病。

一笑知道這件事後,和白坤談了談。

白坤坦言自己的隱瞞是為了她好,知道自己得了這種病之後,他一直找機會給女兒介紹個男朋友。

他的時間不多了,他希望有一個男人能夠接替自己,更好的照顧女兒。

但是女兒似乎不想要他介紹的那些人。

知道他的想法后,一笑沉默了很久,最終告訴他自己找到男朋友了。

白坤很開心,他想見見那個男孩兒。

一笑就打電話問李願什麼時候有空。

李願正在拍戲,得知白坤的情況,他立馬放了劇組一天假。

他拎着果籃進來的時候,白坤一臉果然是你我猜到了的表情。

白坤早就看好這個年輕人,得知女兒在他劇組裏的時候,就期待兩個人發生點什麼。

但是雖然看好這個年輕人,白坤還是想先威脅他一下,再給他一個甜棗,讓他知道自己的女兒不是好惹的,他要是惹女兒生氣,自己就算從墳墓里跳出來,也要打他的膝蓋!

白坤覺得自己接下來可能會有點凶,所以讓女兒先出去,他要和女婿談一點男人之間的話題。

一笑聳聳肩,離開病房。

當然,兩個男人在談男人的話題,她也沒閑着。

火速的解決了公司的問題,這次她沒有再留着情面。

把所有老古董和不聽管教的都扔出去。

這些事情沒有浪費多少時間,李願出來跟她告別的時候,她剛剛合上筆記本。

李願走了,一笑回到房間,感覺白坤好像滄桑了不少。

但是看見女兒,依舊很開心的笑道:「他是個好人。」

??

怎麼小橙子突然被發好人卡了?

儘管如此吐槽,但是一笑還是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乖女,把你交給他我很放心,但是你要記住,爸爸永遠都是你的護盾!」他費力的牽住一笑的手:「他要是欺負你,你就給我託夢!我跳出來打他!」

說着還十分孩子氣的做了一個動作。

一笑被他逗笑,同時也有淚水從眼眶中聚集。

對於自己而言,這個男人不單單是劇情里原主的爸爸。

他對自己的好也是有目共睹的。

她得承認,這個爸爸很稱職。 胡天被華小林直接從天空中打落了下來,整個人變得萎靡不堪了起來。

看着氣若遊絲般的胡天,華小林一臉嘲諷的說道:「小子,明天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面對着華小林的嘲諷,胡天已經生不出多大的反抗心理了。

不是不想反抗,而是壓根就沒有力氣反抗。

「還想說點什麼嗎?」華小林一隻手揪住了胡天的衣領,冷笑着說道。

「說什麼?」胡天虛弱的說道。

華小林笑着說道:「死人都是需要說一兩句遺言的,隨便說點就行,這是我一個習慣。」

此時的華小林,如同天神一樣高高在上。

胡天在他手裏,就如同砧板上的魚肉一般。

胡天心裏也泛起了苦澀的感覺,這個看起來很娘的傢伙,實力竟然這麼厲害。

難道自己今天真的要死了嗎?

暈了,自己都是仙人了,竟然也會有這樣的一天?

「快說遺言,我趕時間!」華小林催促道。

「行,死就死吧。」胡天淡淡的說道:「只是我從來沒有想到,會死在一個娘娘腔手裏。」

「什麼?竟然還敢說我是娘娘腔!」華小林怒不可遏的說道、

說完后,華小林惱羞成怒,直接一拳砸向了胡天的胸口。

這一拳下去,胡天的整個胸膛都坍陷了下去。

「給我去死!」

華小林眼神惡毒的,一腳把胡天踢了出去。

只見胡天整個人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直接倒飛了出去。

不遠處正好有一條河,胡天直接掉進了水裏。

華小林從半空中飛了過來,打算把胡天從水裏撈起來繼續揍虐。

但是他驚訝的發現,胡天掉進河裏后,直接消失了。

「奇怪!哪裏去了?」華小林疑惑的喃喃道。

說完后,華小林從懷裏拿出了一個兩指大小的葫蘆。

他嘴裏念著咒語,然後把葫蘆對準了腳下的河流。

讓人瞠目結舌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這條看起來不算小的河流,竟然被這個葫蘆給吸幹了!

說實話,這一幕太駭人聽聞了。

要是被普通人看到了,估計會直接跪下來大喊神跡!

這樣的能力確實算的是仙術了,就跟神話故事裏的一樣。

看着露出來的河床和魚蝦,華小林咬牙切齒的說道:「人呢!」

華小林像是瘋了一般,在方圓上百里的區域裏,仔細搜尋了起來。

但是他找了足足一兩個小時,都沒有再看到胡天的蹤影。

最終他才自言自語的說道:「這小子太弱了,估計是被我打的灰飛煙滅了。」

說完后,華小林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他再次充滿深意的看了一眼腳下的河流,然後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消失在了遠處的天空。

另一邊,一片灰濛濛的大地上。

上萬陰差擁簇著一副鎏金棺材,而赫赫有名的牛頭跟馬面,走在最前面為這副棺材開路。

這副鎏金棺材長九尺九,寬五尺五,整體的造型非常奇特。

很快,這些陰差,就把這副棺材抬到了一座巨大的城池面前。

城門上掛着一塊牌匾,上面寫着『鄴都』二字。

很快,這副鎏金棺材就被送入了城門,由牛頭馬面親自抬着去了裏面。

到了裏面后,牛頭馬面抬着棺材,到了一座看起來很古老的建築物之中。

閻王爺跟崔判官正在下棋,看到牛頭馬面回來了,於是停下了手裏的棋局。

「打開吧。」閻王爺沉聲道。

牛頭馬面點了點頭,然後把棺材給打開了。

這個時候,只見胡天從棺材裏爬出來了。

胡天整個人都是懵的。

看到閻王爺跟崔判官,他非常不可思議的說道:「這是怎麼回事啊?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胡老弟,你已經死掉了,所以我就安排人把你給接過來了。」閻王爺笑着說道。

「我死了?不會吧!」胡天驚訝的說道。

一旁的崔判官點了點頭說道:「是啊,胡老弟,你的陽壽已盡,所以自然就下來了。」

「這怎麼可能,我不是仙人了嗎?怎麼還會掛掉啊?」胡天難以理解的說道。

「這個,我們也不知道……」閻王爺捋了一下鬍鬚,神情閃爍的說道。

「沒事,胡老弟,人死不能復生,你要接受這個事實。」

「其實也沒什麼的,既來之則安之,要大哥封個大官給你做,我們在這裏也很快活的。」崔判官笑着說道。

「可是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完啊!」胡天搖了搖頭說道。

「人生總是充滿遺憾的,習慣就好了。」閻王爺笑着說道。

「不行,我不能死,我還要回去完成一些事。」胡天有些堅決的說道。

「唉,你回不去了,不然你也不會出現在這裏了。」閻王爺嘆息道。

這個時候,大殿裏的氣氛陷入了沉默。

閻王爺跟崔判官一臉平靜的看着胡天,牛頭馬面畢恭畢敬的站在一旁。

胡天很不可思議的看着這裏的一切。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