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師兄。”

周淑仁淡淡的看了空靈一眼:“沒事吧。”

“沒什麼,就是有點胸悶。”

“那我們走吧。”周淑仁說道,說着轉身對着外面走去。

空靈一愣,連忙追了上去問道:“師兄,極樂界呢?”

周淑仁搖了搖頭:“那樣的強者坐鎮你認爲我們能有機會取得嗎?”

周淑仁的實力比起空靈來說也要強大幾分,要不然空靈怎麼會聽話呢。但是實力越強,面對白夜那淡然卻毫無威脅的姿態,心中的驚懼就越大。

空靈一堵,只能跟在周淑仁的後面離開。 極樂門衆人走後,剩下的人才徹底的鬆了一口氣。


剛纔如果動起手來,不知道結局會如何,幸好有着白夜嚇退了他們,只是白夜怎麼突然消散了。


注意不是消失,而是消散!

只有紫金道人望着白夜的位置若有所思的看了幾人,然後對如花公子說道:“我先回去,你們後面點來吧。”

說完,紫金道人人影一閃,已經從衆人身邊離開了。

只留下還處在開心當中的衆人。

能不開心麼。

也許在他人看來自己得到的東西只有一層,可是這一層卻相當於自己門派苦苦的收刮數百年乃至千年才能得到的財富。

而這時,外圍重新做上防護圈子卻傳來一陣陣的女聲。

“王石,王石!”

衆人納悶的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就發現是一個和男人差不多高的女子一邊跳着一邊呼喊着王石的名字。

高明豪看着白何,又看了眼王石,眼神中透露着曖昧的神色。

“王石,老實交代你對白何做了什麼了?”

邪祖和尚也一點沒有掌門人的氣場,摟着王石的肩膀指着白何邪邪的說道:“這女子站起來的高度不錯,而且看她的身材,躺着的厚度也很合適,王石你還真的有眼光!”

慧玲和尚也唯恐天下不亂叫道:“你們還攔着人家做什麼,她是我天下宗王石長老的女人。”

外邊攔着白何的人是龍影門的人,本來他們不想讓周邊人吵着自己門內的大佬的,但現在看來人家是王石的女人。

白何一衝進來,就直接拉着王石上邊看看下邊看看:“王石,你有沒有事呀?”

王石倒是顯得十分的淡然,而且還有點好奇的說道:“怎麼了?我沒事呀。”

白何剛纔可真的是急出了眼淚的,心都差點蹦了出來。她可是親眼看到極樂門的人有多強大的,一抓就把一個大男人望天上拋飛了,而且一巴掌下去,喏,沒看到噴泉池上缺了一塊麼,就是那人的一掌。

高明豪和王石只是在她的面前嶄露過速度,卻沒有這樣的本事。

她還想着萬一高明豪和王石兩人和對方一交戰,完了咋辦呢。

聽着王石沒事,白何也鬆了一口氣,這時她也發現周圍的這些稀里古怪的人都怪怪的看着自己,嚇得她只能下意識的抓着王石的手臂躲在了王石後面。

高明豪看着白何的動作,自詡過來人的他清了清嗓子,笑呵呵的望着白何:“小白姑娘,你是不是喜歡我家王石呢?”

這人,好像王石是叫他叫哥的。

是王石的家人問自己這個問題,白何只能默默的紅着臉低下了腦袋。心呀,就猶如一直小鹿,在裏面瞎撞着玩,頻率是越來越快。

見白何不說話,高明豪更加的酌定了,然後望向王石:“王石,你喜歡白何不?”

王石對於這點還真的從來沒有想過。如果是個正常人,對白何這樣的高挑美女肯定有着好印象的。可是王石卻是一屍物。

可如今的他在極樂界裏面吸收了大量的生命之力,此刻的身體和心態還有靈魂層面也和人差不多了。

感受到胳膊上兩團柔軟緊緊的貼着,比起小野木萍來說好像還要大上一號呢。

然後扭頭看着白何那由於害羞而嬌人的面容,王石突然覺得自己心臟一跳,而且速度比起最開始五分鐘蹦一下,現在居然每過三秒鐘都要蹦一下。

宜嘉公主 ,不讓眼前人離開自己,難道這就是喜歡了嗎?

有點不解的撓撓頭:“哥,我見到她心臟跳快了,這算喜歡嗎?”

在場也只有白何不解王石說這話的根本含義,其他的人都能想到。

屍物能夠感受到心跳了,這和靈的距離更近了!

要說極樂界裏面,得到好處最多而且淺而易見的,就是王石了。

高明豪點了點頭:“是喜歡,是不是有着一種捨不得她再離開你的衝動了呢?”

王石稍稍頓了頓,感受了一番,然後點了點頭:“是的哥,就是你說的這種。”

“那好吧,等會兒我直接的回家,你呢就帶着這小姑娘去玩吧,想怎麼玩就怎麼玩。晚上呢你們也不用回家了,到時候困了倦了直接去酒店,到了明兒早上再給我聯繫。”

衆多門派也到了告辭之際,火焰老頭他們在進入極樂界裏面所說的還真的沒錯,他們的離開會讓門派損失的錢呀可是大大的。而且這次出動了這麼多的長老,萬一哪個不長眼的傢伙帶隊把自己的門派給挑了,那自己就欲哭無淚了。

首先開口的是陰陽判官:“邪祖和尚,高明豪,還有各位,我龍影門先走一步。”

强婚摯愛:狼性總裁欺上身

然後開口的是十六:“雖然我年輕吧,但是精力也是夠嗆的,我也該回家睡覺了,早睡早起身體棒嘛。”

接着就是火焰老頭:“我也該走得了。”

雪宗的初雪也開口道:“還以爲還能在一起去搓一把麻將呢,沒想到你們都走了,那我也回去睡睡美容覺了,都一百來歲的人了,不好好包養怎麼行呢。”

林曾強走到天下宗的面前,笑道:“這次的事還真的要多謝你們天下宗了。我們也應該離開了。”

隨着衆人的離開,整個小區裏面汽車發動機的聲音也不斷的響起,一輛輛豪華又整齊的車隊開出了小區。

耀光門的人也坐着直升機離開了,但是如花公子並沒有走。

“如花公子,你怎麼不走呢?”


黑雙問道,如花公子平常可很少出現在外邊的,只有着一些大事他纔會出現,按照以前的情況,如花公子會第一個離開的。

如花公子手中不知道怎麼變出了一把摺扇,扇子一抖然後放在胸前扇了扇:“走,需要,等會兒。”

“哦?爲何呀?”

如花公子沒有理會黑雙的問話,而是十分儒雅的朝着高明豪走來:“這次,的事情,謝謝,你了!還有,天下宗。”

他剛纔一出來可一眼看出了十方絕煞陣,而且當中殺氣的目標遙指自己師兄。

十方絕煞陣共有三十位清境後期強者佈置,每三個強者組成一三才陣,而十個三才陣角落林立,就是十方絕煞陣。

此陣殺氣甚強,能夠與同等級的高手數量高出三四倍的一較長短。

所以他感謝白夜,但是現在在場人並沒有人能夠代替白夜。而這次的事情呢,還是由高明豪他們所發現的,所以就一併感謝了。

“這到不必了。”高明豪笑道。

“那好,我也,離開,了!對於,馮林,在你們,手中,我也,不,隱瞞,是什麼了!在,馮林,手中,有着,還有着,一塊,我耀光門,清境後期,長老傳承,就當,我耀光門,感謝,天下宗,禮物!”

如花公子很少說這麼多話的,平常和他人說話,都只是很簡短的,而這次說了這麼長。

說着如花公子摺扇一收,天空中也沒有等待他的直升機了,身體輕輕一躍,已經到了小區七樓的樓頂,然後再次一閃消失在了衆人的視線之中。

小區了,也就只有着天下宗的人了,這次天下宗的收穫是最大的。

也許看樣子只是佔有了極樂界的四層,可是這些東西卻足以讓天下宗的弟子修煉至少在未來兩三百年裏面不愁了。

而且在嚟的身上,還有着嚟的母親,一個足以和紫金道人抗衡的兇獸,這點天下宗以後才知曉了的。

犯罪心理:罪與罰 明豪,你要先回家麼?”

剛纔高明豪和王石表達的,高明豪是要回家,不會和他們一起回到天下宗。

“是的,我覺得修行者的世界我還是有點不適應。我想我以後吧,還是直接的做好我的老本行,做一個偵探吧。”

邪祖和尚笑着點了點頭:“人各有志,只是希望你不要落下修爲喔。”

黑雙也在一旁幫腔道:“是呀,下次我見到你小子如果修爲沒增長的話,你的屁股會再次開花的喔。”

高明豪淡淡的笑了笑:“知道了。”

修行者的時日很多,很多的修行者在外面都有着自己的生活,這是每個門派都有着的,門派長老並不是留在門內就算的。 回到了家裏,一個人的家還真的有點孤獨呀。

躺在沙發上,高明豪也有空想着自己的事情了。

現在他掛念的人有兩個,一個是自己母親白玉蓮,還有着一個就是不知道精神病治好了沒的段佩佩。

段佩佩的事可以暫時的放到一邊,最主要的還是自己母親。

自己記得自己很小的時候,就聽自己母親說自己老爹掛了。

至於怎麼掛的,高明豪不懂。

而且每到清明過年之際,他人都會去掃墓拜訪一下逝去的亡人,可是自己母親卻沒有,最多是平常的時候拜訪一下自己的外公外婆和以前祖輩,可是就是沒有自己父親。

這麼多年,高明豪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可現在自己母親卻突然說,自己老爹回來了,而且還是洪門衆人,這讓高明豪的心亂了!

自己應該如何面對他呢?

老老實實的叫他老爹?

可是他放任自己和自己母親這麼多年都沒管,他做了什麼父親的職責,自己爲何要這般。

但是說道對父親的仇恨,高明豪沒有。

這是因爲白玉蓮說掛了,高明豪也沒什麼可想的,沒有仇恨的根源!

煩心事很多,高明豪也沒有想太多,整理了一下紛亂的思路,然後進入了睡眠。

清晨,一陣開門聲把高明豪吵醒了。

躺在沙發上擡頭一看,就發現王石一臉滿足的模樣走了進來。

“王石,過得不錯吧。”

高明豪坐起了身子,揉了揉有點暈的太陽穴。

王石樂呵樂呵的說道:“恩呢,陪着小白在街上轉悠了一圈,然後聽你的去酒店了。”

高明豪一愣,有點不可思議的問道:“你把白何給推倒了?”

王石點點頭,笑道:“是呀,要不然怎麼去了這麼久呢。”

靠,這世道!

高明豪糾結了,王石和白何才確定了關係人家一下子就步入了正規。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