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

在海底也不指望她的方向感有多強。

「相公,剛剛咱們走過這條路的,怎麼現在又回到原點了?」

司徒錦聞言,皺眉道:「這個地方的路,是一直在變化著,這個宮殿之中怕是潛藏著境靈。咱們還是小心點兒為好。」

花琉璃聞言,點點頭。牽著司徒錦的手,繼續走……

結果眼前一道白光閃過,她看到自己站在一處金碧輝煌的宮殿中,一堆堆散發著香味兒美食,讓她忍不住想食指大動。

不過……

「你這境靈,當真是可惡,以為拿食物就能賄賂我不成?」

邊說,邊用精神力將掃過四周,將那些美食全都打碎。

眼前的所有東西,如逐漸坍塌的牆壁,消失不見。

緊接著,她來到一間裝滿RMB以及黃金鑽石珠寶的房間。一個極為俊美的男人赤裸著身子沖著她招手……

所謂的幻境果然都差不多,大多就是來測試人的慾望有多強。

權利,金錢,美人……

不過……

她花琉璃像是缺這些東西的人嗎?

她身為十二級煉丹師,要錢?隨便一顆丹藥都能拍賣出天價。

權利?

問天派的掌門弟子,煉丹師工會的客卿,以及十二級煉丹師的身份。她的身份,隨便一樣放出來,就沒幾個人敢招惹。

至於美人兒~

她有司徒錦就夠了,其他的男人再美能如何?她心裡想著念著愛著的自始至終只有司徒錦一個。

所以這個男人……

當花琉璃將這個模樣俊美的男人殺了之後,環境再一次消失了……

她在幻境中,如闖無人之境般,闖了八關……

最後被一道強有力的吸力吸了進去……

再睜眼,發現司徒錦正面色蒼白的躺在地上。嘴角已經咬出了血。

「阿錦……」

「他現在被困在幻境中了……這個幻境很厲害。一不小心就會被困在裡面。」

聽小空間的解釋,花琉璃直接拿出出竅丹,隨後將小黑從空間召喚出來,道:「我現在要去救我男人,你一定守好我們的身體,不能離開半分。」

小黑點點頭。

巨大的身軀將花琉璃與司徒錦護在裡面。

「你靈魂雖強,但也要注意安全。等你想回來的時候,就在腦海里大聲呼喚我就行,若外界遇到危險,我也會強行將你從幻境中拉出來。總之,你要主要安全,儘快解決。」

「知道了。」

花琉璃服用了出竅丹之後,那中靈魂被生生剝離的感覺讓她痛的直皺眉,可一項能到司徒錦現在還不知道怎麼受罪呢,那股韌勁兒被激發出來。

在痛能有生孩子痛?

她權當提前嘗了遍生孩子的痛苦。

當她的了靈魂成功剝離之後,一道吸力將她帶進一個巨大的牢籠中……

在籠子里,一個女人正在被一頭翼虎撕咬著,而在籠子外面,一個年幼的男童,哭喊著想去救下籠子里的女人。

只是年紀小小的他,被兩個家丁死死拉著……

強迫他看著眼前殘忍的一幕。

「你是誰?竟然敢闖我們帝家的天牢。」

花琉璃雙目充血的看著那兩個家丁一眼,兩道精神力甩過去直接將人定死在牆上。

敢欺負她男人?即便是在幻境中也不成。

「求求你,救救我娘,救救我娘。」

。「等一下!索爾,你的意思是,我們的宇宙其實只不過是一個有着立體空間特性的平面?」

巴德忍不住打斷了一下索爾,因為索爾的話說出去,恐怕會讓無數人站出來反駁。

畢竟,不論是上古時代,還是現如今的宇宙文明,對宇宙的探索結果都是一個不斷膨脹爆炸擴展的球體,現在你告訴他們,宇宙的存在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六十三章想要真正的活着,那麼你就要先死一遍! 西門吹雪的修為嬴不笑和姜普寧看不出來,可是十七個彪形大漢身上那濃郁的妖皇氣息卻再明顯不過了。

蓬萊仙島有妖皇出沒,可是卻從沒有見過十七個化形妖皇聚集在一起的情形。

何況他越看這個環境越熟悉,終於確認這就是自己的家了。

莫非那個仙女才是真正地從獸神山裂玉谷出來的人?現在知道顏開冒了他們的名,來找麻煩了?

也不應該啊!

要找麻煩前幾天的機會多好?為什麼偏偏要等到現在?何況獸神山不是沒有化形大妖嗎?

難道那個仙女是海王域的那個小公主,這些都是她的護衛……

嬴不笑胡思亂想著,卻越想越覺得自己的想法正確,喃喃道:「老薑,你悄悄試試你們姜家的血脈功法看看……」

「笑哥,你是讓我找死吧!」

嘴裡雖然是這樣在說,姜普寧還是悄悄施展了一下血脈功法尋脈法。

可是他才剛剛一施展,西門吹雪的目光就看了過來,讓他有種瞬間進入了九幽地獄的感覺。

不過西門吹雪也猜出這兩人就是顏開說過的嬴不笑和姜普寧,也就沒有再管。

在修真界,隨意窺探他人,那可是會被人認為故意挑釁的。

姜普寧喃喃:「看不出來,但絕不是妖族……」

他突然給了自己的臉上一巴掌,可是嘴角都浸出血來,他還是猶如在夢中。

「笑哥,你打我一下!」姜普寧知道的比嬴不笑要少得多,只覺得腦子裡就是一團漿糊。

這麼多高手,隨便滅掉蓬萊仙島八大家族的哪一個都綽綽有餘了吧!

可是自己明知道是高手,居然還是窺探,那不是壽星公上吊,嫌命長了。

嬴不笑「啪」地一巴掌打在姜普寧臉上,也說道:「你也打我一下!」

「啪!」

「啪!啪!」

等顏開洗澡出來,就看到這樣神奇的一幕,嬴詩夢、嬴雨菲維持著走路的姿勢,西門吹雪等人一副看神經病的驚愕表情,而嬴不笑和姜普寧兩人正你一巴掌我一巴掌地互相扇耳光。

顏開閃身過去,在兩人肩上一人一巴掌:「你們在表演節目嗎?我是叫你們進來喝酒的!」

「少爺……我們……他們……」嬴不笑的一張笑臉已經腫成了豬頭。

他們兩人一開始是想確認一下是不是真實的,可是打著打著卻越大越蒙,也就是俗話說的鬼迷了心竅。

兩個豬頭在這裡張皇失措。

「哈哈哈……」顏開大笑,「來來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嬴不笑、姜普寧亦步亦趨地跟在後面,顏開指著主動來到身邊的西門吹雪說道:「這是我老婆西門吹雪!」

「夫人好!」兩人躬身行禮,異口同聲。

嬴不笑這時候心裡都要哭死了,居然猜測是什麼海王域的小公主,這可是西門世家的公主啊,名頭可不比海王域的公主小。

顏開又指著小橘貓說道:「這是海王域小公主……」

「啊……海……」嬴不笑死死地捂住了嘴巴,海王域的小公主真跟他在一起,還要不要人活了。

小橘貓伸展著小身子,急忙說道:「我是顏哥哥小老婆!」

嬴不笑和姜普寧一愣,又本能地說道:「小夫人好!」

小橘貓瞬間眉開眼笑,在懷裡一掏,直接扔出兩件神器,嬌聲道:「有禮貌的孩子有賞!」

嬴不笑拿著的是一柄樣式古怪的長劍,姜普寧手中是一根棍子,他們只是略微一感應,不由得大喜過望,恭聲道:「謝謝小夫人!」

顏開死死地盯著小橘貓,依然是粉妝玉琢的模樣,一身輕薄的絲綢小衫子,沒有任何的儲物裝備,可是送出去的那兩件神器比先前給他的巡天刀、聞麟劍都要高級一些,因為裡面有微弱的器靈意識。

原生器靈可是比後面添加的高級得多。

當然,顏開如果能夠靜下心來研究一下華夏之心中的鑄造知識,他也可以讓聞麟和劍成為真正的聞麟劍。

小橘貓迎向顏開的目光,再次挺了挺小身子,嘻嘻笑道:「顏哥哥,你現在就想跟我圓房嗎?」

同房的想法沒有,畢竟對一個看起來幾歲的孩子產生那樣的想法就的確是太禽獸不如了。

可是顏開真有一種將她剝乾淨仔細研究一下的想法,看看那麼多的神器到底放在哪兒的。

不過眼前顯然不是好時機,於是又指著那十七個彪形大漢說道:「他們都是雪兒的護衛,其他的就不用我介紹了吧!」

九兒和綠兒直接從西門吹雪的身上跳到了他的身上,兩個小傢伙一臉不滿意地揪著他的耳朵:「爸爸,爸爸!怎麼不用介紹了啊?還有我啊!還有我啊!」

這是兩個小傢伙真正第一次在外界露面,一切都是那麼新奇。

顏開還真忽略了兩個小傢伙,一個化形藥材,一個化形九轉金丹,有什麼好介紹的?

不過既然跳出來了,也只得介紹道:「這是我兒子九兒,這是我女兒綠兒!」

嬴不笑和姜普寧看著兩個將近一尺的小人兒,強壓下震驚,拿出最友好的笑容說道:「小少爺好,小公主好!」

他們倒沒有看出九兒和綠兒的來歷,關鍵是姜普寧剛剛才吃了虧,也不敢仔細看。

反正知道是惹不起的就好。

「叔叔好!」兩個小人兒說完,九兒又直接給了他們一人一顆丹藥,然後看著姜普寧說道:「你足少陰腎經的然谷、太溪兩個穴位受損嚴重,回去找點太陽水在午時三刻泡泡,然後服下丹藥就可以痊癒了。」

這敗家玩意兒,我的空幻石……顏開內心正在鬱悶感嘆,姜普寧卻躬身一禮:

「謝謝小少爺!」

「謝謝小公主!」

「謝謝大夫人!」

「謝謝小夫人!」

「謝謝少爺!」

又抱拳作了一個羅圈揖:「謝謝各位大哥!」

嬴不笑一蒙,也反應過來,也有樣學樣地來了一圈。

所有人都笑著回禮,顏開沒好氣地說道:「好了!好了!我家沒那麼多禮數,隨意自然就好!」

姜普寧卻知道禮多人不怪的道理,這是他長時間主持蓬萊勝場領悟出的道理,又告饒了一聲,才回到顏開面前,取出一個儲物戒指遞了過來:「少爺,這裡面有三百二十五顆空幻石,我還在全球收購,很快又會有新的送過來。」

我真是豬啊!

明知道他想巴結,居然讓他跟我一起等在外面,等在外面就算了,居然還讓他處處搶了先……嬴不笑看著姜普寧的豬頭臉,暗自後悔自己剛剛怎麼就沒有下重手,而明面上卻隱晦地將他擠開,也取出一個儲物戒指雙手送到顏開手上:「少爺,這是我收集到的空幻石,一共四百五十八顆,待會還有五顆送回來!」

這就是他長時間處在高位,比不上姜普寧那樣八面玲瓏的待人接物之道。

顏開大喜,揪了兩個小人兒一把。

他當初本是隨口用空幻石要挾姜普寧,顏開沒想到居然收集了這麼多,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不過瞬間就想到有了這些空幻石,那麼就可以架設傳送陣,到時候無論是人還是物資的來往都方便了。

收起儲物戒指,顏開將目光看向九兒,九兒直接扔了一個儲物戒指給嬴不笑:「這裡面有三千多顆各種丹藥!」

「謝謝小少爺,謝謝小公主!」嬴不笑接過儲物戒指,又給兩個小人兒一人一個儲物戒指,說道:「這裡面是些小玩意和小吃點,希望小少爺、小公主喜歡!」

「謝謝叔叔!」

「謝謝叔叔!」

兩個小人兒直接跳到嬴不笑肩頭,一人吧唧一口,又異口同聲的說道:「以後有事直接找我,我們罩你!」

「好!以後你們需要什麼直接跟叔叔說,拉鉤哦!」嬴不笑直接伸出了兩隻手的小指頭。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哈哈哈……」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