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哦,酷。”辛澤劍看着從天而降的碎片雨。

“環宇!”一個從夢中驚醒的少女猛然坐起來。

“只是個夢嗎?”窗臺的響動將少女剛恢復清醒的意識拉扯過去,透過溼漉漉的劉海,她看到一個戴着眼鏡的男青年拎着一個女生從窗口跳了出去。


“哪個方向?”踩着空氣跳躍的同時,辛澤劍問被他提着的範曉玲。

範曉玲向着右側一指。

“哦了。”辛澤劍往哪個方向追去。

追了有半分鐘,抓着範曉玲的那隻手晃了晃:“你不是挺能說的嗎?怎麼不說話了?”

“廢話。”範曉玲艱難的擠出兩個字,她指指脖子,原來是被衣服勒住了脖子…因爲辛澤劍是拎着脖領子帶她走的。

“你也不怕被勒死,幹嘛不早說?”

“你還有理了!”範曉玲在辛澤劍的腰上狠掐了一把。

此時是凌晨2點49分,街上完全沒有行人,孤單的路燈下只有一些偶爾路過的出租車。辛澤劍踩着空爆,拎着範曉玲向她指定的方向追去。

經過長時間摸索,辛澤劍已經發現空爆引發的聲音是根據速度來判定的,速度越快爆炸聲就越響,適當的減速可以讓空爆寂靜無聲。

“到底在哪啊?”

範曉玲又指了一個方向:“別飛這麼高了,往下降點。”

“你以爲我在飛嗎?有像超級瑪麗一樣跳來跳去的飛行姿勢嗎?”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對待奇特的事物要保持最起碼的尊重。”

“你什麼時候尊重過我了?”

“過兩天。”

“…”

辛澤劍看見一隻正在奔跑的雜毛貓,黑黃兩色的毛髮胡亂交織在一起,身上髒兮兮的,看上去就像流浪貓。

“這不就是嘛,你可以放慢速度了。”範曉玲指指那隻貓,然後掏出一大把符扔了出去。

辛澤劍總感覺她像在撒冥幣…

“你撒幣呢?”

“你才撒幣呢!”

符紙離開範曉玲後,像有人指揮一樣聽話的排起陣型,它們一鼓作氣衝向那隻正在奔跑的貓。在離貓還有兩米距離時,貓附近的空間波動起來,和符紙一起碎成點點光芒。又在熟悉的電視畫面的波動中,“夢神”的身影顯露出來。

“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夢神的面孔擠在一起。

辛澤劍落地後,範曉玲揉着被勒紅的脖子狠狠掐了掐他的腰。

“爲什麼我實力漲了這麼多還是打不過你!?爲什麼你非要跟我過不去!?爲什麼我想幹成點事就這麼難啊!?爲什麼老天這麼不公平啊!?”

“呃,”辛澤劍開了口,“這位兄臺。”

“我叫夢神!”

“得!夢神就夢神吧。雖然你只是一個超能者,卻給自己起了這麼一個拉風和中二並存的名字…但你有沒想過,你能獲得了超出常人的力量,爲什麼別人不能?既然別人也能,那肯定會有你更強的人吧?那就不要給自己起這麼拉風外加中二的名字,行事更不要太隨心所欲,用超能去做一些超出底線的事。現實會讓你受傷的,心理年齡低下的小朋友。”

“沒看出來,你這臺詞還挺有正義感的,”範曉玲那鄙視的眼神一直籠罩着辛澤劍全身,“還是說你比他更中二一些?”

“別把我和那坨東西相提並論好不好?不管怎麼說,我和夜梟的關係不錯,這種事能管還是要管一下的。”辛澤劍說着看似大義凜然實則完全違心的話。

“夜梟是什麼?”

“不知道更好。”

“別賣關子,快告訴我夜梟是什麼?”

“你能不能回去再問?”

夢神的面孔更猙獰了:“還在我面前秀恩愛?王八蛋!你們都得死!”

“閉嘴!”兩人異口同聲的說。 夢神周邊的空氣開始扭曲,辛澤劍還看見一道道水紋般的波動從他身體中擴散而出,在那道波紋擴散到身前時,辛澤劍用霍佳告訴的方法觸摸過去,驚奇的發現這道波紋和夢神的臉同時抖動了一下。

“你能干擾我的能力?”夢神的臉變得煞白。

辛澤劍本來也是一頭霧水,但聽到對方這麼說立刻直起腰板忽悠起對方。


“當然,我天生就是超能者的剋星,你這點小把戲在我面前完全沒用。”

還故作姿態的哼了一聲,把範曉玲噁心的不行。

這時辛澤劍底氣也足了起來,因爲霍佳曾告訴他,大多數超能者的身體素質和正常人沒什麼兩樣,如果他們的超能失效,一巴掌就能把他們拍死。

“這傢伙怎麼處置?”辛澤劍問身邊的女孩。

範曉玲搖搖頭:“我們又沒什麼背景,怎麼處置都不好,還是給他點教訓吧。”

“你這種上級對下級講話的口氣是幾個意思?”

“怎麼,你不是我的助手嗎?”

“你還蹬鼻子上臉了?哎,對了!”辛澤劍想到了酆都大廈,“我倒是想到一個處理這傢伙的好地方,雖然住在那的傢伙貌似不怎麼靠譜。”

就在辛澤劍朝着夢神走去的時候,突然心底泛出一股難以形容的冰涼感,他頓時僵在原地。辛澤劍不自然的看向左側,那裏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

“這種感覺…怎麼回事?”他攥緊了拳頭,發現掌中全是汗水,“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注視着我。”

“怎麼啦?不能利落點嗎?”範曉玲注意到了辛澤劍的不對勁,湊了過來。

“別過來!”辛澤劍沒有回頭,他失態吼了一聲,“別過來!”

被嚇住的範曉玲愣在原地。

同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夢神意識到這是自己唯一的機會,於是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但剛邁出的第一腳還沒落地,他本人就像被按下減速按鈕的電視畫面一樣,動作急速下降,越來越慢,直到完全靜止爲止。

就像雕塑一樣滑稽。

“好可怕的直覺,纔剛找到你就被察覺了。”眼前的漆黑中傳來這樣的聲音,然後是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皮鞋和水泥地接觸的清脆聲響像心跳一樣一下下撞擊在心頭,讓辛澤劍神色越來越凝重。

身材修長的薩米爾•洛維走出黑暗,出現在辛澤劍和範曉玲的眼前。

一看到對方是外國人,辛澤劍頓時緊張起來,因爲他在對方身上感覺到了一種和天使很相似,實際上卻完全不同的氣場。

“薩米爾•洛維,騎士。”注視着辛澤劍的眼睛,薩米爾上身向前傾斜了15度,以表示禮貌。

沈進曾提到過騎士,但也只是一句話帶過而已,過了這麼長時間,辛澤劍早就忘了騎士這個詞在世界的另一面意味着什麼。

“我不喜歡對陌生男人做自我介紹,尤其還是個外國人。”

“閣下很風趣,我知道風趣的人很容易溝通。”

“別給我灌迷魂湯了,你是來幹什麼的?”辛澤劍也沒說我不認識你之類的傻話,畢竟他一個月前還跟天使打過一架。

“果然很容易溝通。”薩米爾禮貌的看着對方的眼睛,“我在試圖從閣下身上回收維爾米雅之心。”

“那是什麼玩意?”

“維爾米雅,是神族語中思念的意思。一萬七千年前,愛戀之神蜜拉涅曾用這個詞來命名她親手創作出的天使。思念之智天使維爾米雅,也是愛戀之神最引以爲豪的作品。”薩米爾的語氣雖然平淡,但辛澤劍卻能察覺到他眼中的淡淡譏諷,“但天使畢竟是天使,只是玩偶罷了,所以無論多麼強大,死掉也不足爲奇。智天使維爾米雅之心,這就是我要找尋的東西的確切名稱,從外表上看,只是一塊琉璃色的石頭。”

辛澤劍心頭一顫:難道說,是從阿萊士德身上摸到的石頭嗎?可我已經給那個小孩了,那個在遊輪上認識的小男孩叫什麼來的?

薩米爾滿意的笑着:“你的眼睛告訴我,你已經知道我要找的是什麼了。”

“我說…你有檢測那東西的儀器吧?”

“被你打敗的力天使曾有一個,但那枚戒指已經被你打壞了。”

“唉,那我說那塊石頭不在我身上也沒有辦法證明了?”

“不在你身上?”薩米爾的語氣帶着巨大的壓迫感,“你把它交給誰了?”

辛澤劍不想給那對姐弟帶去巨大的麻煩,所以他搖了搖頭:“當初在我眼中,那東西只是一塊好看點的石頭而已,我沒事撿那東西幹什麼?”

“可你的眼睛告訴我,你知道答案。”

“看來這架無法避免了?唉,你們這些天使就是煩人。”

“不,我不是天使,我是獲得了神的力量的人類。如此看來,我倒是和你這種東方的神使有些相似,只是給予我們力量的陣營不同罷了。”

“我管你是天使還是神使,”辛澤劍看了眼範曉玲,“這是你和我的事,別把旁人牽扯進來。”

“我是一名紳士,如果不是被你察覺到了,原本會等你安排好一切纔出場的。”

辛澤劍也不說廢話,轉身對範曉玲說:“我還有點事,你先回去吧。”

雖然不明白雙方的話,但範曉玲知道對方是來找辛澤劍的麻煩的,於是固執的搖了搖頭。

“沒時間跟你磨蹭,哪來的回哪去,趕緊的!”

“我不走。”

“你這女人怎麼這麼囉嗦!?”

“閉嘴吧。”範曉玲鄙視了辛澤劍一句後,將矛頭對準薩米爾,“雖然好像很強的樣子,但不給你點教訓,你這種洋人不會知道來東方撒野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束起馬尾的是一根黑白相間的髮帶,範曉玲將髮帶解下後颯爽的甩開,辛澤劍發現那居然是一張符紙。隨着頭髮的散開,鋪天蓋地的靈力從少女身上噴涌而出,靈力以範曉玲爲中心形成了龍捲,將周圍較輕的物體捲上天空並遠遠的甩了出去,辛澤劍一個措手不及差點被靈力推倒。

龍捲持續了10秒漸漸平息下來,露出長髮及腰的範曉玲。

“我靠!你這女人明明那麼強還騙我當苦力!”

範曉玲一揮雙手,多到數不清的符紙從衣服中飛出,漂浮在身體四周:“永遠別小看女人,笨蛋!”

薩米爾禮貌的微笑着:“比起你身旁那個憑空得到力量的男人,我更尊重你這種依靠自身修行而達到這一步的人。”

“我靠,你剛剛還說自己是得到了神的力量的人類,憑什麼鄙視我不鄙視你自己?你這雙重標準也太不要臉了!”

薩米爾平淡的看着辛澤劍:“我不是天使,絕對不會傷及無辜,更不會無緣無故就取別人的性命。我再問最後一次,真的要用這種方式解決問題嗎?”

“實話告訴你,”辛澤劍的眼神犀利無比,“那塊石頭我已經送人了,至於送給了誰,我怕帶給她危險所以不能告訴你。如果哪天我再遇見她,我會向她要回那個東西然後還給你,畢竟我不能容忍這麼危險的東西留在我朋友那兒,這是我唯一能接受的解決問題的方法。”

“好的。”薩米爾的微笑消失了,因爲他認爲辛澤劍在說謊,“問候,到此爲止。” 範曉玲四周漂浮着數以千計的符紙,每張符都散發着紅色的熒光,她的頭髮像浸在水中一樣,隨着自身的靈力波動規則的律動着。

辛澤劍看着解開封印後氣場上升了好幾個級別範曉玲:“不行你就撤吧,那個黃毛是來找我的,好歹我也能達到音速,打不過還跑不過嗎?”

“你這人真囉嗦,我這人最喜歡多管閒事,你到現在還沒發現嗎?”

“好心當驢肝肺。”

“我纔是好心當驢肝肺!我是在幫你!”

“之前我還在幫你抓夢神好不好?”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