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咱們有正事呢。”江北嘴角狠狠地抽了兩下。

“就玩兩把……”

“去吧去吧。” 要說江北對自己這哥,還算是比較慣着的,江南對自己這個弟弟也是亦然。

至於現在江南說想玩兩把?江北焉有不同意的道理?

但是他卻是明白,這玩意,十賭九輸,就算是贏了一把半把的,也是遲早得輸回去。

當然,比較讓江北放心的是,這些麻將撲克什麼的,都是用特殊材料做的,可以隔絕神識,爲此,他還用掉了不少的神識之力呢。

而拿了一萬籌碼的江南,也終於開始了。


江北一臉淡然的站在他的身邊。

荷官剛要發牌。

“這把我梭了!”江南大手一揮,一萬的籌碼直接推出去了。

“臥槽?滅法大師,這不是這麼快樂的,搞不好就得哭了。”一個小執事善意的提醒道,他已經賺了好幾十塊靈石了,比較有心得。

“無所謂,作爲富二代,就是要有氣勢。”江南點上一根菸,淡然一笑,頗有大佬的風範。

江北嘴角狠狠地抽了兩下,愣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滅法大師,您這吸的又是何物?”一個外門的小弟子一臉討好的問道,看着實力還不錯,合谷一階。

不過並不敢在如此多的執事之中放肆罷了。


“呵呵,此物只應天上有,奈何偏偏落人間,這奶靈煙。”江南一臉高深莫測的介紹着。

江北頓時腦瓜一疼,感覺,這玩意也是可以的啊。

“十塊靈石一根,大家可以試試看。”江北一臉笑容的建議道。

這句話一說出來,正賭着玩的,也不繼續了,正在那賣呆的,也不賣了,都朝着江北這邊看了過來。

早就看到這兩個長老在那吸了,竟然想不到,這玩意這麼便宜?一塊靈石一根?

“法海長老,可否分發一下?”一個執事搓着手問道,躍躍欲試。

“好,既然大家今天都能來我這南北峯,就是給我法海的面子,一人試兩根,不收錢!”江北大手一揮,那叫一個大方。

直接從儲物戒指裏掏出一大箱子的紅塔山……

在詳細講解了一波如何操作之後,這一個足有兩百餘平的大房間裏,便開始烏煙瘴氣的了……

時不時的還能聽到一聲聲舒爽的叫喊聲。

配合上那“吹吹吹……”的,倒是讓人覺得意亂神迷。

江南對此表示極爲淡定,就在那抽着他的五階靈煙,一副傲視羣雄的樣子。

只是……他這雖然出手闊綽的,但是牌運是真的不怎麼樣,尤其是神識還沒發透過對方的牌,讓他一陣煩躁。

也好在這些人都給江南面子,不好贏的太多……

“你怎麼玩賴呢!這牌明明就是我贏了,我一個大A,你只有一個K,怎麼可能是我輸了!”一個弟子憤怒的聲音傳了出來。

“狗屁,眼睛瞎就不要來玩牌,明明老子可是一對K的!”另一個人冷聲喝道。

也傳到了江北的耳中。

順着聲音看了過去,只見一個弟子正在那漲得臉色通紅,身前擺放的砝碼足有兩百多!

所料不錯,這應該是一個外門弟子的全部身價了。

而跟他對賭的,則是一個執事,哪個部門的暫時還不知道……

“怎麼回事?”江北直接走了過去,冷着臉。

那執事也是自知不妙,不過身份在這擺着,完全就是肆無忌憚的看着那弟子,把長老招過來了,這下有你好看的了。

“法海長老……我,我……”那弟子一臉驚慌失措,話都說不全。

“出家人不打誑語,賭桌之上,誰有錯,誰剁手,不分貴賤,不分身份,無量壽佛!小弟子,你且從實招來。”江北一臉深意的說道。

那弟子面色又是一陣慘白,讓他從實招來……

“法海長老……我……我和這位執事大人對賭,結果到了最後明明是我一張A,他只有一張K最大,算是我贏了,但是他卻耍賴說他有兩張K,要把我的籌碼都收走。”

“可有此事?”江北轉過頭,看了一眼周圍的人。

“呵呵,明明是這弟子輸不起亂說罷了,法海長老,您什麼身份,怎麼可能聽信一個弟子的胡言亂語呢?”那執事搓着手,一臉淡定。

只是看着周圍人唉聲嘆氣的那個模樣,江北也是意識到了問題。

再看看那小弟子面如死灰的樣子……

江北緩緩掏出了別在腰間的小騷騷。

“貧僧已經說過了,賭桌之上,不分高低貴賤,佛曰,願賭服輸。”江北一隻手豎在胸前,依舊淡定。

“就是,法海長老……”那執事的臉色也是有些不太好看,但還是相信就身份而言,江北會幫他。

“嗷嗚~”

隨着江北另一隻手的小騷騷甩出,一時間,鮮血狂涌,哀嚎之聲也頓時而出!

一隻手,穩穩的落在了這大桌子上!

而那執事也是瞬間汗如雨下,面色慘白,雙眼死死盯着自己那斷手,面色陰狠的看着江北。

那弟子也懵了,所有人都被鎮住了。

竟然,被剁手的是那執事!

一聲聲倒吸冷氣的聲音不絕於耳,甚至還有不少吸猛了的,把人家二手菸給吸了,然後嗆得直咳嗽。

但是這一幕,註定不會如此便失去了它應有的影響力。

“法,法海長老……小人不懂,爲何你會對我出手。”那執事額頭上的汗水順着下巴落在地上,那斷手之處的傷口也是血流不止。

不過,他不服!

“貧僧已經說過了,在我這地界,身份不頂用,實力也不頂用,願賭服輸,你可明白?”江北緩緩開口,依舊淡然。

“是,小人明白。”說罷,艱難的站直身體,拿着自己那斷手往回走。

“去吧,處理的及時還能接上。”江北擺了擺手,隨後在他剛剛那位置靈力一掃,那些血跡便盡皆消失。

“大家該玩玩,沒事哈,有誰玩賴了直接跟貧僧說,定然不能讓他好好活着出去,以後也不用再來這裏快樂了。”江北說罷,點上根菸,又朝着老哥那邊走了回去。

這下。

有了江北這麼說,江南當時就懵逼了,因爲他已經看到同桌的那些人盯着他身前的那些籌碼,已經放出綠光來了…… 且不說現在江南這邊的局勢如何。

反正現在整個房間內,所有人都放開了,實力?身份?


在特麼兩個長老這,算得了什麼!人家這纔是這山頭的老大!

來人家玩!得守規矩!

規矩立下了,不遵守,那就是被剁手趕出去的結局!

而且,剁手捱揍,這都不算什麼,主要是以後再出現這種玩賴的情況,這特麼要是以後不能再來這裏快樂了,那纔是真的虧啊!

弄到了靈石,那以後就只能修煉用了?這特麼多難受!

得想辦法發家致富,得賺!

一邊賺,一邊還能快樂,多好?

再說江南這邊,江北剛處理完了剛纔那種破事之後,也便拉了個椅子在江南身邊坐下。


當然,他是不玩的,對這種東西沒什麼興趣,以前總能聽到各種消息,什麼賭啊這這那那的,都是坑啊。

但是坑這些魔門的人,說實在的,江北是沒什麼心理壓力的。

至於坑了自己老哥……

這實在是無心之舉。

“梭了!看老子三條!”就在江北一臉無語的情況下,只見江南又是把自己面前的籌碼往前一推。

這要是放在剛纔,絕逼是穩的,畢竟這地方是他倆弄出來的,這幫弟子就是再不開眼,也不敢在這滅法長老面前造次啊?

贏他的靈石?以後還想不想玩了,更別說他還是那法海的哥!

但是,現在,這羣人……

“梭哈!我也跟了!就這五百塊靈石!跟一波!”

“搞起來!搞起來!梭了梭了!”

“滅法大師,你這靈石今天容易光啊!”

肉眼可見,隨着最後一張八出現,江南的表情瞬間就垮了……

他的底牌是一張8,一張9,而那牌桌上,則也是一張8,一張9,還有三張凌亂的牌。

結論就是兩對。

而其他的人,尤其是那個叫囂着五百塊靈石的,直接就滿臉驚喜,牌桌上,是有三張黑桃的……

所料不錯……

“同花!我同花了!哈哈哈哈哈!”這一嗓子大笑爆出,江南徹底無語了。

不過也沒什麼,畢竟只用五百塊靈石,想拿一萬塊這是癡人說夢。

江南把剩下的靈石收回來,然後留下了五百塊給那個贏家。

就這麼一手,那小夥兒直接搞到了兩千多塊靈石!除了幾個牌實在太差早早棄了的,在那唉聲嘆氣。

“再來!”未等江北來得及說話,江南又是一嗓子。

不服啊!

最後隨便來一張9就行啊,怎麼又輸了!

哪特麼那麼好來……

約莫十分鐘,江南這一萬塊靈石的籌碼直接光掉了。

其他人也沒好哪去,至於完成了一鍋端最高成就的,便是那個五百塊靈石梭哈的小夥兒。

今天可能是賭運上來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