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啊……!”

解一凡先是心不在焉地點頭,隨即大喊一聲,眼睛瞪到如同乒乓球大小。

高菁菁?怎麼可能?

算起來,那女人失蹤也有一段時間了,當初跟在高菁菁,哦,不,跟在美奈子後面調查忍者去向的陸家家族守護者回來的時候說她是被一夥人接走的,可現在怎麼又突然出現在金陵,而且還受了傷呢?

眼珠子轉了轉,解一凡的腦子飛快運轉,想象着一切可能。

“哎呀,還愣着幹嘛吖。”

陸依霜在後面推瞭解一凡一把,嬌嗔道:“要不是因爲你,我早打電話給爺爺了,這樣吧,你現在就去學校附屬醫院看看那個受傷的人是不是高菁菁。”

“好,我現在就過去。”

解一凡回過神,丟掉菸蒂狠狠用腳踩了幾下,拔腿就走。

可剛走了半步解一凡又停了下來,回頭眨了眨眼,“怎麼?你呆在這兒幹什麼?不一起走嗎?”


“你,你先走。”

陸依霜的俏頰騰一下紅了,心裏慌亂的厲害,眼睛根本不敢直視解一凡。

這種話怎麼聽都覺得曖昧,爲什麼要解一凡先走?恐怕陸依霜自己也說不清楚,可說完後再想想,她卻發現,自己好像真的喜歡上這個小混球了,要不然,堂堂陸大小姐怎麼也不會做出這種偷偷摸摸的事來。

哎呀,真是羞死人了吖!

但更讓陸依霜想象不到的事發生了,解一凡忽然像是魔障了般折身回來,幾乎貼在陸依霜晶瑩如玉的耳根處,低聲道:“晚飯不變,回家等我帶驢肉回來噢。”

“哦,嗯!”

陸依霜如遭雷殛般身子僵直,腦際轟然,一時間意識都模糊了,心都快要從胸腔裏跳了出來。

天啊,那混小子怎麼能這樣對我! 解一凡到醫院了,可他卻沒進去,而是悠閒地在醫院對面找了家小館子坐下點了一份麪條。

現在離陸依霜下班還有一會時間,解同學忽然感覺肚子餓了,他得先把自己餵飽。

至於陸依霜所說在電視上看到一名被送來醫院的傷者長相和高菁菁有幾分相似,解一凡認爲那純粹是胡扯,根本就沒放在心上,他來醫院門口完全是因爲這裏的小吃店出售的品種比學校那邊多的原因。

從那個女人消失到現在,最少也過了有三四個月了,如果那個女忍者還在金陵的話,能不被葛老六獵犬一般靈敏嗅覺的鼻子挖出來的可能性非常小。

而且, 寂靜王冠 ,對方也毫無感知。

這樣一個人,對解一凡來說,基本可以忽略她的存在。

既然是這樣,爲什麼不早點回家享受那些滋味鮮美的驢肉呢?

理清思路,解一凡掏出電話打給驢肉館老闆,並交代了送餐的地址後心滿意足站起來朝外走去,這時,一個斜跨着書包的年輕人走了進來,面帶羞澀問道:“請問,你們這裏需要客戶端嗎?”

小飯館老闆和夥計頓時滿臉茫然。

已經走到門口的解一凡嘿嘿一笑,拍了拍那比自己略小一些的年輕人,道:“兄弟,你這是來踢場子的吧?現在還有哪家飯館讓客戶自己端東西的?”

年輕人當場淚飆,黑着臉道:“我,我是賣IT產品的,不是來問誰端面。”

“呃……!”

解一凡一陣臉臊,訕訕撓頭逃也似的出了小飯館,一口氣跳上悍馬無奈苦笑着搖了搖頭。

沒文化真可怕吖,這句話不正是說自己的嗎?

可正當解一凡點火發動汽車準備離開的時候,眸子猛地縮了一下。

“該死!”

解一凡眉頭一皺,心急火燎從車上跳了下來。

就在離他二十米不到的地方,剛好有一個身穿醫生白大褂的人經過,如果是別人看到這種情況,過了也就過了,根本不會注意到什麼,可解一凡偏偏雙眼毒辣,一下子就看到了那人罩在白大褂下面,自己非常熟悉的青色衣服。

那人,絕對是一名忍者。

事實上,任何一名忍者也不可能傻到要在自己臉上刻字寫明自己的身份,特別是代表着他們身份的青色衣服,只有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他們纔會穿着。

儘管解一凡的動作不慢,但人家也非常迅速,就這一小會兒的功夫,那名僞裝成醫生的忍者已經穿越馬路,朝醫院方向走了過去。

掃視周圍一圈,解一凡果斷奔向醫院方向,這個時候他已經可以肯定陸依霜說的話是真的了,但這個時間,爲什麼會有這麼一個人出現呢?

解一凡很好奇這個問題。

醫院永遠是除去夜店外,最熱鬧的場所之一。當解一凡匆匆忙走進醫院大門的時候,剛纔那名僞裝成醫生的忍者早就不知去向,只剩下眼前川流不息的人羣。

“請問,急診在什麼地方?”

解一凡腦中靈光突然一閃,立刻找到問診臺的護士,直覺告訴他,那個僞裝成醫生的忍者來醫院的目的很有可能和他自己一樣。

“喏!”護士頭也沒擡,面無表情隨手指了一下。

順着那護士小姐手指的方向,解一凡忽然再次發現了自己想要找到的那個身影正在朝一處二樓走去,頓時精神一振,立刻跟了上去。

“看你這次還往哪兒跑!”

解一凡很有信心悄悄從後面跟上去,嘴角泛起一絲笑意。

可還沒等他拾階上到一半,銀鈴似的笑聲就從上面傳下來,隨即,有兩個身穿白大褂的美女出現在樓階上首。

靠!

碰上誰不好呀?就撞上她了?

解一凡猛地怔愣了一下,兩個養眼美女他居然認識一半。

不知道爲什麼,看到其中的一位美女,解一凡突然生出一種想要扭頭逃走的心態,雖然這個想法只在他心頭一閃而過,但的確發生了。

“咦,解一凡怎麼是你吖?你,你不會是想躲開我吧?”


張詩蕾一擡螓首,恰好與解一凡躲躲閃閃的目光相撞,大概是女孩子天生的第六感,一眼就看穿了他心中的想法。

“嗨,兩位美女,你們好吖!”

解一凡心下叫苦,又不敢承認,嘴都咧到後腦勺去了,打招呼時俊臉上掩飾不住糾結之色。

“詩蕾,這個帥哥是誰?”

另一個美女好奇地睜大眼睛上下肆無忌憚上下打量解一凡,可一看到他身穿保安制服,美眸中頓時生出一抹淡淡的失望。

張詩蕾聰明過人,一眼就讀懂了自己身邊美女眸中意思,抿嘴嘻嘻一笑,故作神祕道:“師姐,這次你只怕要看走眼嘍。”

“看走眼?什麼看走眼?”

美女不懂眨眨眼,再次看向解一凡禁不住心裏暗暗點頭,那眼神,那氣質,那神采,都是無可挑剔的完美帥哥模樣。

張詩蕾施施然下了兩級臺階,丟給解一凡兩個白白的衛生丸,“你最近很忙嗎?不來上課倒也罷了,怎麼連我家也不去了呢?虧得我爸還問了你好幾次呢。”

美女更是愕然,訝異地張了張嘴,卻在心裏搖頭。

她還從來沒見過張詩蕾對哪個男生說話這麼隨便,今天這是怎麼啦?雖說這個小保安長的有幾分賣相,但幹保安的能掙幾個錢?和這樣的人在一起,沒得可惜了張詩蕾那張國色天香的容貌。

解一凡笑了笑,故意岔開話題,道:“話說你怎麼會在這兒?這,這身衣服又是怎麼回事?”

三個月不見張詩蕾,她依舊是那副莊秀端素模樣,美眸中威波凜然,雖然白大褂肥大無比,可穿在她身上卻一點都顯不出來,倒是包裹的嬌軀透出一股令人燥熱的火辣氣息。

尤其是白大褂下露出的那截恰到好處的完美長腿,直讓人有一種鼻血狂噴的衝動!

“今天下午是觀摩課,我當然要來醫院啦。”張詩蕾笑道。

再次見面,張詩蕾的變化很大,已經沒有了三個月前那種不自然與青澀,就算兩人正面直視對方,她也能表現的非常坦然,好像面對的不過是一個普通朋友,有熱情,無曖昧!

解一凡成天不去上課,自然也不知道什麼是觀摩,苦笑的同時,焦慮目光朝剛纔那忍者消失的方向瞟了一眼。

張詩蕾笑笑,道:“師姐,來,給你介紹一下,這個傢伙就是你跟我打聽的那位解一凡同學。”

“他……!”

盛情難卻:少爺,請你放了我 ,半天都沒反應過來。

數秒後,和張詩蕾同行的那位美女眼中冒出一抹花癡霧氣,要不是中間隔了一個人,她沒準就撲到解一凡身上了,“哇,媽媽吖,你,你就是咱們金大排名第一的校草解一凡?真的嗎?是真的嗎?”


呃……

這尼瑪也太,太那啥了點吧!

解一凡被那女人盯得頭皮發麻,渾身都不自在,至於什麼校草一說,完全不在他考慮範圍中,那女人後來究竟說了些什麼,他一點都沒聽清。

突然,解一凡眸子一亮,冷不丁抓住張詩蕾的小手,道:“詩蕾,今天有個受傷的女人送到咱們醫院,我想知道她在什麼地方。”

“什麼女人?”

“是,就是……呃,聽說情況很嚴重的那種,你好好想想?”

“下午從急診轉到內科倒是有一名病人的情況很嚴重,但不知道是不是你說的那個人。”

“我還有急事,咱們回頭聊……”

打聽了內科的位置,解一凡一溜煙就跑了,一來,他實在等不及,怕高菁菁會出什麼事;第二,他也很不習慣那個什麼師姐對自己流口水的模樣。

但解一凡卻不知道,張詩蕾的內心世界絕對不是她在自己面前表現的那樣自然,甚至在看到解一凡的第一眼時,她差點沒和解一凡一樣扭頭就跑。

話說那名僞裝成醫生的忍者先去了急診,等他打聽到高菁菁的下落並找到內科時幾乎與解一凡是同一時間,不過,忍者早到半分鐘。

一間雙人病房中,其中一個牀鋪暫時空着,另一個牀鋪上躺着一位身上插滿各種管子的病人。

站在病牀前的忍者帶着口罩,看不出他臉上表情,但從他那雙陰森的眼睛裏卻可以看出他內心世界的扭曲。

“你終於還是來了。”

高菁菁吃力地苦澀一笑,眸中全是失去希望後的死灰之色。

忍者說話的聲音不帶任何感情,冷冷道:“既然你猜得到,爲什麼還要逃?”

高菁菁:“……”

兩人誰都不說話,就這麼沉默了一小會兒。

陡然,僞裝成醫生的忍者抽出一把寒氣逼人的匕首,狠狠朝躺在病牀上無力動彈的高菁菁刺去。

“靠,死去吧你!”

解一凡大吼一聲,身體如同離弦之箭,剎那的彎腰如滿弓,隨即踹開房門衝了進來,速度之快匪夷所思,甚至不亞於炮彈出膛。 此時的解一凡心無旁騖,使出的全是最乾淨簡潔的殺招,特別是在這種需要救命的時刻,他使出的往往一擊斃命的殺招。

但那忍者的身手似乎也不錯,雖然事發突然來不及多想,但這個傢伙心思似乎異樣敏捷,眼見自己無法躲開解一凡的強大攻勢,在身子側翻的同時,眼睛一閉,仍將手中匕首朝高菁菁身上狠狠刺去。

“去你妹吖,比小爺還無恥!”


解一凡明知這招是那貨的丟卒保帥之策,但也無可奈何,只能在半空中硬生生收回鐵拳,擡腿側踢過去。

“蓬!”

忍者捂着被解一凡生生踢折的手臂倒飛出去,鮮血在空中一路飛灑,撲通一聲落到地上。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