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知,夏凡探手又把人拽了回來。

“下次冒犯我,不會這麼幸運!”

童希川被放下的時候,整個人癱軟,渾身戰慄,誰能想到,僅僅幾秒鐘,卻在生死邊緣遊走一遭,魂不守舍的起身,血紅的眼睛,死死盯着夏凡的背影,嘴脣都咬出血來,咬着牙回到教室。

經過夏凡身邊時,竟生起一絲懼意,心裏的陰影怕是落下。

伴着一聲淒厲的慘叫,甚至沒搞明白髮生什麼,又歸於平靜,然後,看到夏凡和童希川回到位上,很多同學相當不解,眼睛睜得大大的,愣是沒看到驚心動魄一幕。

“你打他了?”

唐採兒瞪着秋水般的眸子,再次掃了眼童希川。

“沒。”

拳頭解決不了問題,只有讓對方從骨子裏懼怕,纔是夏凡想要的效果。

“沒有就好,作爲校風雲人物,學習的楷模,別落下話柄。”

唐採兒拍了拍小胸脯,如釋重負模樣,童希川的挑釁,也激起她的不滿,因此,沒阻止夏凡。

上午放學,夏凡和白峯在學校食堂正在吃飯,接到巴頓電話,說是楊天賜的戰友來了,掛掉電話,立即趕赴鳳凰山。

當他趕到後,見到楊天賜一衆,眼角禁不住抽搐幾下,一下子竟然來了十多個,一身的正氣,令夏凡喜不自禁。

楊天賜恭敬的來到夏凡面前,“報告老闆,聯繫戰友二十人,實到十二人,其餘人已找到穩定工作。”

“好!果然不負重託!歡迎兄弟們加入。”

夏凡率先鼓掌,然後,山腳下響起熱烈掌聲。

“老闆這麼年輕?”

“靠,還沒我們大!”

“看他弱不禁風的小身板,承包一片荒地,也沒啥能耐,天賜把咱們坑了!”

“先別急,既然來了,留下觀察兩天。”

聽到衆人嘀咕聲,夏凡淡然一笑,“不知楊天賜有沒有介紹過我,在這裏,自我介紹一下,我姓夏,夏天的夏,名凡,凡人的凡,平時裏,你們可叫我夏凡,現在是一名醫學院學生,閒暇之餘承包下這片山地,開荒種田,引領大家發財致富,不知大家是否願意留下?”

下面靜悄悄,沒人說話,也沒人迴應。


這種局面似乎在夏凡意料之中,再次掃了眼衆人,“跟着我,我會讓你們變得更強,而且每人年薪十萬!每月一結,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能爲我所用,這要看你們個人能力和表現。”

工作是爲了過上好日子,提高生活質量,這些退役不久的軍人,自然想找一份工資高高的體面工作,但聽到變強,幾乎是每人的渴望,在部隊是,步入社會仍是,個別人躍躍欲試。

“喂,你剛纔說的變強是什麼意思?”

羅大壯,天生神力,部隊裏的大力王,長的人高馬大,猶如黑塔,渾身的蠻力,論摔跤無人能及,能不能震得住,得看夏凡的能力。

“是呀,要我們跟着你混可以,怎麼說也得露兩手,不然,兄弟們怎會信服!”

吳軍,軍中神槍手,擅長遠程阻擊,若不是性格孤立,不把任何人都看在眼裏,說不定留在部隊。

巴頓跨前一步,“安靜,先過我這關,纔能有資格領略老闆身手。”

“爽快,我先來。”

羅大壯走出人羣,陰冷的瞄了眼,揮拳襲向巴頓。

身經百戰的巴頓,面對這樣的大塊頭,不正面迎敵,而以四兩撥千千的打法,輕巧繞到羅大壯身後,一腳把人踹出去兩米開外。

一招,僅此一招就吃了大虧,羅大壯火冒三丈,拎起一對大鐵拳,嗷嗷着再次撲上去。

巴頓腳下陡然加速,以極快的速度迎上,羅大壯哈哈大笑,彷彿看到把巴頓撞飛的壯觀場面。

“噗”


“啊!”

身子接觸瞬間,巴頓猛地跪地,雙手探出,滑動過程中,將羅大壯掀翻在地,“噗通”

健碩的身子與大山來了次親密接觸,頓時塵土飛揚,可見摔的不輕。

“還有誰來?”

巴頓目光冷厲,從身上散發出不可比擬的戰意。

“轟”

身爲武警兵哪能沒參加過任務,那濃郁的殺氣,硬是沒人承受得住,同時,意識到,巴頓跟他們一不樣,而是來自於神祕部隊。

“哼,一羣菜鳥!縱使十個我,也不是老闆對手!何況是你們。”

巴頓畢恭畢敬站到夏凡一側。

楊天賜被巴頓身手震懾住,他佩服夏凡,可萬萬沒想到,巴頓也有如此厲害身手,朗聲道:“看到了吧?我們的實力簡直弱暴!到了這裏,心高氣傲沒用!實力爲尊!願意留下的表個態,離開的也不強留。”

“天賜說的沒錯,願意留下的歡迎,另謀高就的也不勉強!”

天下之大,人才濟濟,其實夏凡的目標不僅僅是這些武警兵,如果有機會,定招納那些退役的特種兵。

“願意追隨夏老闆。”

羅大壯爬起來後,率先表態,尋思着夏凡的手下尚且這般厲害,他也弱不到哪裏,所以,決定留下。


“我也願意。”

“還有我。”

十二人,無一例外,全部留下,夏凡非常滿意,交待巴頓,帶這些人去吃飯,然後,送去青雲大廈,由血龍、紫蝴蝶、死神訓練。

這邊,楊天賜帶領手下,繼續揮汗如雨的強訓,口號聲震動山野。

夏茉莉和柳月可能回家休息了,不在這兒,想起千年雪芙,夏凡急忙朝那小塊種值地走去。

入眼處,十多株千年雪芙枝繁葉茂,濃郁蔥蘢,花兒嬌豔欲滴,濃重的靈氣令夏凡神清氣爽。

夏凡顧不得防禦陣周邊的獵物,幾步衝到其中一株旁,伸手輕撫着花朵,心情久久不能平復,哪些迅猛的長勢,不出一週,定能結出金燦燦的果實來,每株按十顆算,第一批至少收穫一百多顆,依次循環,一整年下來,還不發展到幾畝!

這麼多靈氣如果不用於修煉,着實可惜,隨即坐於千年雪芙叢中,肆無忌憚的修煉起來。

鳳凰山山頂之上,一位黑袍老者眯着雙眼,直視着大棚的方向,當感應到從四面八方匯聚的靈氣,身軀猛地一抖,以詭異的速度直撲而下。

眨眼之間,來到種植千年雪芙的大棚外,他已經來過幾次,每次企圖闖進去,均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阻擋,老者不明白,以他的修爲爲何撕不開裂口,而早就識破的千年雪芙,志在必得,但又忌憚佈陣者,猜想修爲定不在他之下,爲此,不敢冒然出手。

不知過了多久,修煉結束的夏凡,隱約感到有一雙惡狼般的眼睛窺視着他,心中大驚,雖然眼沒睜開,但透過靈目,看清那人面容。

一身的黑袍,像就電視裏的武林高手,雙目精光,一張削瘦的臉,充滿邪氣,從其身上散發出的氣息,竟然是虛階高手。

不可能,是不是自己感應錯了,當代社會,哪有這樣的高手,莫不是從遠古穿越而來的?驚疑不定。

夏凡能夠探查到老者,老者自是察覺到夏凡,若不是夏凡被濃郁的靈氣包繞,又有千年雪芙遮掩,恐怕早被發現。

不好,千年雪芙竟然被發現,此人,決不能留下,夏凡身形彈起,出了大棚。

老者揹負雙手,沒有離開跡象,盯着夏凡,問道:“你是何人?千年雪芙從哪得到的?”

來到老者身前,夏凡反問道:“你又是誰?來我大棚幹什麼?”

“放肆!竟敢質疑老夫!”

老者面沉似水,目光如炬。

“哦,莫不是偷菜賊?”

夏凡一副恍然的樣子。

“找死!”

當確定眼前年輕人的修爲在元階時,老者決定製住夏凡,到時候,不怕不老實交待,欺身上前,輕飄飄一掌拍出。

夏凡不甘示弱,瘋狂運轉靈力,虛階初期的修爲釋放而出,拳拳相交,猶如一聲驚雷,老者後退兩步,而夏凡卻飛出五米才穩住身形。

高手!最低虛階中期,夏凡神色突變。

ps:喜歡本書的朋友,麻煩加入收藏! 老者也是大吃一驚,萬萬沒想到夏凡年紀輕輕,竟有虛階初期實力,無論如何都想不明白,元階期的修爲怎會發揮出虛階的實力!幾十年來,通過不斷的修煉,滿打滿算,他才突破到虛階中期不足半年,而這些年來,從未遇到過這級別的高手。

“你到底是誰?哪門哪派?”

老者打定主意,決定殺人滅口,奪取千年雪芙,對於修真者來說,遇到像靈藥這等天材地寶,豈會輕易放過。

“無門無派!”

感受到對方的殺氣,夏凡全神戒備,悄無聲息的摸出銀針,十分清楚,單憑身手不是人家對手,只能藉助銀針。

“哼!”

老者身形一閃到了夏凡近前,同一時間,數十道拳影招呼夏凡周身要害。


“嘭”

避之不及,夏凡身上着實重了兩拳,如同斷線的風箏,落在五米之外。

老者豈會善罷甘休,彷彿一隻凌空而跳的青蛙,呼吸之間,欺到近前,探手抓出。

一口鮮血朝老者臉上射去。

只見老者袖袍拂動,遮去血漬。

夏凡手指彈動,咻咻,兩道銀芒疾射而出,分取老者雙目,攜卷靈力的飛針,一旦擊中,縱使老者修爲高深,也會瞬間致盲。

距離之近,速度之快,饒是老者及時躲閃,眼睛倒是閃過去,而其中一隻耳朵被洞穿。

全力一擊,竟沒重創老者,夏凡心裏涌起一抹不祥之感,只是下一刻,被對方一腳踢入大棚,落在中間空地裏,好懸毀掉千年雪芙。

“這般年輕,有如此修爲,過上幾年,老夫豈是你對手,能死在老夫手裏,是你的造化!”

殺人心切,老者忘記防禦陣,身子彈起,企圖闖入大棚擊殺夏凡,在接近大陣剎那,被一股強大氣流彈射而飛,若不是及時運氣壓制,恐怕下場跟下凡一樣吐血。

老者暴跳如雷,償試着前行,當遇到阻力,揚起巴掌,在面前虛空裏,不停的拍打,這樣的動作,足足持續五分鐘,只到累得精疲力竭,才極不情願收住手。

“除非你躲在這裏不出來!”

說罷,揚長而去,很快,消失不見。

見老者離去,夏凡深吸一口氣,盤膝而坐,探查自身傷勢,還好,除了臟腑受到震動外,只是皮外傷,摸出銀針,在身上疾點幾下,然後,運轉靈力修復傷勢。

老者什麼來路?修爲之高,是不是隱藏在某角落裏,等待自已現身,神識釋放,方圓兩公里的地方都掃視一遍,只有楊天賜一行在山腳下訓練,周圍無任何人。

從老者出手狠厲,便知是心狠手辣之人,若是對普通人下手,那麼,楊天賜一行,難逃劫難,怎麼辦?對了,還有姐姐夏茉莉和柳月,他很清楚虛階期的逆天,談笑間,殺人於無形。


老天爺!老妖孽是從哪兒蹦出來的?夏凡一聲長嘆,快速思考着應對之策。

天尊!師父!梅姐姐!你倒是出來見我呀!這會,夏凡巴不得梅千雪早日現出真身。

在苦思冥想之時,遠遠的看見姐姐和柳月朝大棚趕來,夏凡顧不得那老者是否在附近,飛快奔跑而去。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