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咔嚓!

虛空當即碎裂而開,在古風的周身空間全部粉碎,引的古風大驚之色之下直接將鎖鏈纏繞在了身上,化作了一道銀光破飛向了遠處。

「果然不能夠連續使用攻擊!」龍奕撇了撇嘴,秋水聖見厲害是的確厲害,不過也要擁有相對等的勢力操控才可以,至少……這個古風完全做不到完美的掌控秋水聖劍!

如此好的寶貝,龍奕自然是不會放過的!這也是剛剛一直等待著古風展開全部的形態的原因!

唰!


緊隨其後的,龍奕提著斬空戟從后追了上去,不斷的點動著戟身,使得前方躲避奔逃的古風連連咬牙大罵,然而凝聚出的力量,卻並不能夠再次施展出攻擊,只能維持防禦空間裂縫就不錯了!

「該死的!等下本聖凝聚出了力量,絕對要一擊致命!」古風暗暗咬牙,用盡了全身的力量在高空來回的盤旋躲閃。

唰!


斬空!

咔嚓!

空間再次撕裂而開,然而龍奕的身形卻是從古風的身後消失,直接來到了他的前方,正滿臉戲虐的看著他。 空間神通!

「怎麼可能……空間不是已經被四方印封鎖了嗎?你……」

古風驚懼不已,周身都已經被空間之力給束縛,阻擋住了去路,根本沒有躲避的地方,仰頭看著飄在空中那四方的大印,瞳孔嘎然收縮。

「碎了?難道弱千秋死了?」

唰!

這時,哈特的身影閃身而來,渾身破破爛爛的,氣息也極為的虛弱,在他的手中,抓著一顆人頭,瞪著大眼睛死不瞑目,都能夠看出來他死時的不可置信和驚恐。

「使者大人,我已經將弱千秋斬殺了!」哈特恭敬說道。

嘶嘶!

龍奕見狀倒吸了一口冷氣,沒想到他的速度比自己還快,不由得欽佩獸神一族的強大,點了點頭,翻手將他收入到了神棺當中休息。

「你現在……居然跑了?」

這話未說完,就見到古風的身形開始狂奔向了遠方,那奇怪的速度簡直讓人無法直視。

「該死的!惹怒了古家,你會知道在域外空間是無法生存下去的!」古風怒吼道。

空間神通!

咔嚓!

空間撕裂而開,龍奕不急不緩的邁步走進了虛空當中,力量神通的運轉下,再次出現的時候,正好到了古風的前面。

「你認為你逃得掉嗎?」龍奕撇了撇嘴鄙夷道。

古風見狀瞳孔收縮成針,心頭沒來由的被恐懼所漫延,頭一次認識到了空間神通的可怕之處,在沒有了封鎖空間的能力后,不論是打還是退,都無法躲避的過對方。

「你到底想要怎麼樣?為了弱水嗎?哼,我可以將她讓給你!還可以給你無盡的榮耀,成為我的僕人怎麼樣?古家雖然在域外空間不是最強,但是也是前十的勢力!你若是殺了我,會遭受到何等的恐怖追殺,你應該知道怎麼取捨吧?」古風冷冷道。

前十的勢力?追殺?取捨?


龍奕聽的好氣又好笑,不由得鄙夷的看著他,不屑的冷笑道:「你放心吧,殺了你之後,你們古家無需找我,我也會親自上門拜訪的。」

既然答應了弱水要幫助她,就肯定會與古家對上的,畢竟古家現在可是弱家的掌權者之一,對此,龍奕並不在意,在意的是絕對不能夠讓古風逃走了。

「狂妄,你真的以為你無敵……」

噗!唰!

突然,就在古風憤怒咆哮的時候,一道寒光眨眼即逝,只見的古風的頭顱高高的飛起,還保持著憤怒的樣子,到死,都不知道會被突然偷襲。

「你應該就是弱家前來的三個強者的最後一位吧?幫助弱水的那位?」龍奕眯著眼睛,看著眼前這位白衣持劍的中年人。

剛剛的那一劍的確快到可怕,就算自己現在擁有了靈嫣給的力量,也沒有感知到他的出手,當發現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

絕對是一位劍道高手!而且實力也不在古風之下!

「呵呵,不錯,你剛剛做的一切我雖然沒看見,不過也能夠猜到你的實力很強,能夠斬殺了古風和弱千秋兩個人,而且看你的身上沒有一點傷勢,你的實力在我之上。」白衣中年淡淡笑道。

原來一直都看著呢!不對!不是看著,是在封印破碎之後,他才出現的!

龍奕皺著眉頭,有些無語的看著他,很像告訴他弱千秋並不是自己斬殺的,但想想還是算了,擺了擺手道:「你先告訴我,你是來幫助弱水的嗎?」

「正是!我名為弱神劍,你可知道弱水現在人在何處?」弱神劍笑問道。

弱神劍?好臭屁的名字!居然用劍的人給自己起了個神劍的名字!難道這域外空間就沒有更加厲害的劍道高手了嗎?居然會容許這種人名字的出現?而且還是一個用劍的!

「哦,神劍前輩,弱水現在就在我的空間至寶內。」龍奕撇了撇嘴,暗暗感覺名字好笑的同時,已經得到了弱水的認可。

唰!

在龍奕釋放之下,弱水的身影出現在了身旁,看見弱神劍之後,直接跑了過去,恭敬道:「神劍叔叔。」

「恩,不錯,幾千年了,成長為一個真正的女強者,不是當初那個只會哭鼻子的小孩子。」弱神劍笑著點了點頭,滿是讚賞和思念的看著她。

弱水聞言有些羞澀的低下了頭,那種小女人的樣子,讓身後的龍奕看的一愣一愣的,這和與自己裝的羞澀樣子完全不一樣呀。

「爺爺,快過來呀,是神劍叔叔!」弱水突然喊道。

唰!

弱老怪的身形出現在了一旁,看著弱神劍,神情複雜無比,淡淡笑道:「來了就好,要是再晚來一些,我們倆可就真死在這裡了。」

「哈哈,長老這是哪裡話,這位小兄弟的境界修為比我還要強大,怎麼可能會讓你們出事呢?」弱神劍哈哈大笑道。

弱老怪和弱水聞言將目光同時落向了龍奕,兩人的面色皆是一片冰冷的笑意。

到了此刻,龍奕怎麼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無疑,是上當了!

「呵呵,沒想到啊,你們爺孫倆想出來的妙計呀,我都是相信了。」龍奕無奈的聳了聳肩,看著他們,眼中滿是玩味。

「怎麼回事?」弱神劍也是聽出不對,看著兩人的冰冷臉色,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弱老怪笑了笑道:「沒事,只是利用了一下他而已,龍奕,你現在可以將我的族人們放出來了,多謝你的妙計,引來了神劍。」

嘶嘶!

龍奕聞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沒想到居然被這爺孫倆給將計就計了,還聯手欺騙自己,讓自己不得以才出手幫他們斬殺了弱千秋和對付了古風。

現在來的三個強者已經死了兩個,剩餘一個弱神劍,還是站在弱水和弱老怪那邊的,不得不說這道妙計實在是厲害的狠啊。

唰!

不言不語的,龍奕直接揮手打開了神棺,將那些他們的族人全部釋放了出去,轉而淡淡的撇了他們一眼笑道:「希望你們不要食言,不然,會死的很難看的!」

「龍奕,你好大的口氣!神劍叔叔在這裡,也能容許你這般放肆嗎?」弱水冷笑道。

弱神劍的臉色也是冰寒了下來,雖然沒有得到詳細的解釋,但也能看的出來弱水對龍奕的仇恨,不由得冷冷的說道:「你的實力雖然比我強,但是看你的樣子雖然沒有受傷,但是消耗好像不少,應該堅持不了多久時間了吧?」

「呵呵,神劍啊,你的眼光真是退後了啊,他現在擁有的力量並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從外力得來的,一旦消失,他就只是一個神通境界巔峰的廢物罷了。」弱老怪捋了捋鬍鬚笑道。

神通境界巔峰?外力?

「呵呵,神劍叔叔,請你一定要殺了他,他對我和爺爺的侮辱以及欺騙,讓我無法容忍他繼續的活下去!!」弱水咬牙冷冷道。

嘶嘶!

龍奕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淡淡的看著他們,撇了撇嘴不屑道:「不用白費力氣了,記住我們的約定,帶著你們的性命趕緊滾蛋吧!別說一個弱神劍,就算是十個百個,也無濟於事!」

「狂妄!看劍!」

唰!

弱神劍聞言眸光一冷,當即一劍直接刺出,隨著一道寒光閃過,直接刺破了虛空。

當!

斬空!

龍奕不屑的冷笑,揮舞著斬空戟直接將虛空劃開,將其斬過來的劍直接吸入了虛空當中,轉而一戟上挑,搭在了弱神劍的肩膀上。

「現在知道差距了嗎?我想殺你們的話,隨時都可以!而我想要離開的話,更是輕而易舉,所以,趁著我沒有改變主意前,趕緊帶著你們的人滾蛋吧!」龍奕不屑的冷笑一聲,收回了斬空戟。

如此一幕,引的弱水和弱老怪皆是心驚膽顫,完全沒有想到力量快散盡的龍奕居然還有著這麼強大的力量,居然連弱神劍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敵,不由得暗暗有些後悔起來,不該和龍奕過早的撕破臉皮。

「該死的!他剛剛和古風一戰,怎麼就沒有這麼輕鬆?難道他是故意的?」弱水暗暗咬牙咒罵道。

唰!

龍奕翻手打出一道力量,直接將秋水聖劍給收入到了神棺當中,看著他們那恐懼的樣子,不由得鄙夷道:「放心吧,我不會殺了你們的,只要你們記住我們的約定就行了!千萬不要食言哦,下次,我絕對不會手軟的!」


就在龍奕即將離開的時候,弱神劍收起了長劍,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雖然我的實力不如你,但是還希望你能夠將我弱家的鎮族聖劍交出來。」

「交出去?憑什麼?這可是我的戰利品,雖然說人是你殺的,但東西可是我取來的呀?要是那麼想拿回去,可以呀……拿命來換吧!白痴!」龍奕不屑的撇了撇嘴,冷哼一聲直接閃身奔向了遠空。

弱神劍的臉色鐵青至極,雖然早就知道自己的實力肯定不如這個年輕人,但也沒想到居然相差的會有這麼多,連一招都敵不過!

天賦資質!到底相差了多大的距離才能做到如此的? 「他想要離開域外空間,唯一的辦法就是依靠絕天宮把持的傳送陣法,想讓我們幫助他聯繫到絕天宮,讓他離開這裡去往南疆!」弱老怪淡淡道。

弱神劍聞言目光一凸,連忙搖頭說道:「不可!你們才回來可能不知道,現在的絕天宮和以前已經不一樣了,那純粹的就是一個瘋狗勢力!我們要是冒然的聯繫他們,絕對會被滅殺一族的!」

嘶嘶!

此言一出,引的弱老怪和弱水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氣,目光看向他,異口同聲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太奇怪了,雖然說六千年會改變很多事情,但是絕天宮這個第一勢力,不可能會變得如此嗜殺殘忍吧?

「誰都不知道絕天宮到底在打什麼主意,自打兩千年前的時候,絕天宮就已經開始大肆的招攬其他的勢力的強者,而對於不願意加入的,直接實施了滅殺的行動!」弱神劍無奈的嘆息道。

原來如此!

「那現在可不好辦了,要是不答應他的話,到時候我們會遭受到無法想像的報復的!」弱水皺眉說道,對於龍奕的性格,他極為的清楚。

弱老怪聞言也是慎重的點了點頭,嘆了口氣說道:「千萬不能夠讓他知道此事,不然他絕對不會幫助我們的。」

「恩,既然如此,你們就先隨我回族裡吧。」弱神劍點了點頭說道。

唰唰唰!

隨著三人帶著眾多族人相繼離開,龍奕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虛空當中,遙遙的望著他們的背影,嘴角上噙著的滿是冷意的笑意。

「呵呵,真是沒想到啊,事情會到了現在這個地步!!」龍奕冷冷笑道。

對於剛剛的一切,龍奕都聽的清清楚楚,其實,要是弱水和弱老怪不那麼說的話,反倒是會幫助他們一把,但是卻是要隱瞞自己,想利用自己!

「那現在你要怎麼辦?總不能真的按照他們說的話去幫助他們吧?」器靈突然笑了起來。

龍奕聞言撇了撇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鄙夷道:「我為什麼不繼續的幫助他們呢?這樣對於我們來說,也並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恩?你想要幹什麼?不會是為了將計就計吧?這樣做能夠得到什麼?到最後不還是會讓弱水穩定弱家的勢力嗎?」器靈奇怪的叫道。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