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秦少傑被蘋果砸了一下,才反映過來,一臉莫名其妙的問道。“瑤瑤,你剛纔說什麼了?”

“我說,你是不是又給我們找了個姐妹回來。”歐陽瑤雙手叉腰,跟個潑婦似得。

“這個……”秦少傑偷偷的瞥了一眼凌芳,不知道該怎麼說。

“這什麼?你倒是說啊。”歐陽瑤說道。“別以爲我不知道,凌芳姐性子好,可這也不是你花心的理由。”

“那……”

“那什麼。”秦少傑的話還沒說出來,歐陽瑤又打斷了。

“說實話,我也不怪你,但你總得爲你自己想想吧?”歐陽瑤的語氣突然軟了下來,語重心長的說道。


“你才二十歲啊,知道不?你自己掰着手指頭數數,你身邊有多少女人了?凌芳姐一個,我一個,還有曉慧姐,風鈴姑且也算一個,現在又多了個薛丹。”

“這個,瑤瑤,我爲自己想什麼?”秦少傑弱弱的問道。這理虧的,說話都不敢太大聲。

沒辦法,腰桿挺不直啊。

“想什麼?你說想什麼。”歐陽瑤瞥了秦少傑一眼,幽怨的說道。“你找這麼多女人,你說你要爲自己想什麼?你照顧的過來嗎?還有,你就不怕精盡人亡了?”

“再,再說了,你都好久沒碰過我了。老孃我都是靠小電影來安慰自己的。哼,要不是老孃我夠貞潔,你那綠帽子都能開店了。”

秦少傑被歐陽瑤雷的是滿頭大汗,也只有歐陽瑤才能說出這麼彪悍的話。不過卻也讓秦少傑明白了一件事—–自己真的是有日子沒安慰家裏的女人了。

“這個,瑤瑤啊。”秦少傑擦了擦被歐陽瑤雷出來的冷汗,說道。“這的確是我不對,我以後會抽出更多的時間來陪你們。但是,你以後可少看點那種兩三個人就演完,而且背景很單一的電影吧。”

“哼,懶的理你。”歐陽瑤氣哼哼的撿起剛纔砸秦少傑的那個蘋果,“咔嚓”的咬了一口,不再理什麼。

秦少傑暗暗鬆了口氣,他知道歐陽瑤就是這樣的性格。

凌芳一直在旁邊笑着看兩人鬥嘴,也不插話,等到兩人說完,凌芳才說道。“你們慢慢鬥吧,我去做飯。”

“哎,芳兒。”秦少傑拉住要往廚房走的凌芳,說道。“別做了,等下有人要上門來賠禮道歉,我估摸着,一頓飯是肯定少不了的。”

“賠禮道歉?怎麼回事?”凌芳奇怪的問道。

“是這樣的。”秦少傑把這兩天發生的事情跟凌芳又彙報了一遍。

“啊?靈月掌門來了?”凌芳驚訝的問道。“那你怎麼不帶她們回家裏來啊,這樣是不是太失禮了?”

失禮?更失禮的還有呢,秦少傑暗暗想道—–我還沒告訴你我讓靈月叫我秦大哥的事呢。

“你不知道嗎?”秦少傑詫異的說道。“我以爲秋若已經告訴你了呢。”

“喂喂。”一旁的歐陽瑤拉了拉秦少傑,問道。“你跟凌芳姐在說什麼啊?什麼靈月,還掌門?拍武俠電影呢?”

“去,小孩子家家的,問這麼多幹嗎。”

“喲呵,剛給你三分顏色,你就準備開染房了?”歐陽瑤又擺出那副潑婦架勢說道。

“秦少傑,趕快給老孃交代,不然你小心了,晚上老孃我不把你那條小蚯蚓榨成蚯蚓幹,我就不姓歐陽。”

秦少傑是一腦袋黑線,他覺得,如果水泊梁山的宋老大還收人的話,他一定把歐陽瑤送上梁山,然後取個諢號——女流氓。

“叮咚”正說着,便聽到外面傳來了一陣門鈴聲。

“看來是他們來了。”秦少傑說着,便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準備去開門。

“哼,晚上再收拾你。”歐陽瑤哼了一聲,便轉身像自己的房間走去。

PS:同學們,網站免費送大家一個章,大家別小氣了嘛,來吧,蓋滿我的封面,come on! “秦董,打擾了。”歐陽璞很是客氣的說道。

的確是歐陽璞跟陳美媛來了,而且,還很守信用的把歐陽錦也帶來了,雖然站在後面的歐陽錦一臉的不情願,但也實在沒有辦法。

來之前,歐陽錦也抱怨過,反抗過,結果被歐陽璞一句話就給秒殺了。

歐陽璞說。“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以前太慣着你了,以後我可不會再慣着你。聽好了,這次事情完事後你就跟我回去,哪也不準再跑,直接去公司裏上班,從小職員做起,一個月四千塊的薪水,而且,你的銀行卡我也會凍結,還有,不準跟你媽要錢。吃住我不要求你自己解決,回家裏也可以,最後,你每天給我坐公共汽車去上班。”

一個月四千塊?而且還要凍結自己的銀行卡?歐陽璞的話讓歐陽錦徹底愣住了。

對於他來說,一個月四千塊的薪水,還不如他喝上一瓶紅酒來的貴呢。

這讓我怎麼活啊,歐陽錦絕望的想道。

雖然歐陽璞說道了,吃住可以回家,但那有什麼用啊,吃飽喝足沒錢花,怎麼泡妞?怎麼瀟灑?沒有妞的日子可怎麼活的下去呢?

更離譜的是,還要自己坐公共汽車去上班?

俗話說,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

歐陽錦認爲,自己的老爸就是在壓迫自己,於是乎,他進行了反抗,只不過反抗的行爲有點偏激。

歐陽錦在抗議被無情的駁回後,飛快的跑到窗戶邊,然後打開窗戶,邁腿就跨了上去。

“不,我不去道歉,我也不回去上班,你再逼我,我就跳下去。”

這就是歐陽錦的反抗手段。

“兒子,小錦,你快下來,有話好好說,你這是做什麼啊。”陳美媛嚇壞了,趕快跑過去死死的拉住歐陽錦說道。


“老頭子,你快勸勸啊,你可就這麼一個兒子啊。”

歐陽璞卻是很淡定,邁着四方步走到窗戶旁邊,伸頭向外面看了看。

“這是十九層吧?”歐陽璞淡淡的說道。“美媛,你放開他,讓他跳。”

“老頭子,你說什麼呢,他是你兒子啊。”陳美媛不可思議的看着以前無比寵愛兒子的老公,滿臉都是不可置信。

愣神間,陳美媛已經被歐陽璞給拉了回來,只留下歐陽錦一個人也是滿臉呆滯的騎在窗戶上。

“你,爸,你怎麼能這樣對我。”歐陽璞覺得很委屈,委屈的想哭。

“你再逼我,我真的跳了。”說着,歐陽璞又往外面探了探身子。

“跳,我不攔着你,跳下去摔不死你,我叫你爹。”歐陽璞還是那副淡淡的表情。

“我……你別逼我。”歐陽錦帶着哭腔說道。

隨後,他做出了一個讓人驚訝的舉動,之見歐陽錦聽到自己老爸無情的話後,毅然決然的一翻身—–又從窗戶上下來了。

是的,歐陽錦又從窗戶上下來了。

他不敢跳,真的不敢跳。

他不是蜘蛛俠,又沒有蝙蝠俠跟鋼鐵俠那一身裝備,更沒有綠巨人那變~態的體格。從十九樓跳下去,別說全屍了,不摔成肉醬都算他走運。

所以,歐陽錦決定,四千塊就四千塊吧,有總比沒有的強,這要是一激動跳下去,那可就一分錢也沒有了。

不過逢年過節的倒是能給他燒點大面額的冥幣,可那玩意有啥用啊。他可不準備在地府還泡點缺胳膊少腿,舌頭還伸的老長的女鬼。

……

“秦董,我也不用介紹了,犬子你也早就認識了。”歐陽璞坐在沙發上,笑着說道。

“是啊,早就認識了,印象很深刻啊。”秦少傑看了看一臉死了老婆表情的歐陽錦笑道。

“呵呵,秦董,他是被我慣壞了。”歐陽璞也笑道。“慈母多敗兒,慈父也四多敗兒啊,以後,我會好好管教他的。今天來呢,主要就是來擺桌酒,讓小錦來給你道個歉,事情也就算揭過去了,怎麼樣?”

“行,沒問題。”秦少傑笑道。“中午的時候我已經答應你了,我這人說話一向說話算話。”

秦少傑答應的很痛快。畢竟以歐陽璞的身份,這姿態已經放的很低了,雖然大部分是因爲自己的身份,但歐陽璞能做到這樣,也算是很給他面子了。再說,自己還拿着人家歐陽集團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額,賺錢最重要,傷了和氣可就不好了。

“哈哈,好,秦董果然痛快。”歐陽璞大笑着說道,隨即又拍了拍歐陽錦的肩膀,說道。“還不趕快跟秦董道歉,就是因爲你不長進,害的我跟秦董差點造成誤會。”

秦少傑沒有說話,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歐陽錦。

“我,對不起。”歐陽錦很不情願,但看到老爸那犀利的眼神後,還是小聲的說道。

“兔崽子,不會大點聲嗎?”歐陽璞很不滿意的拍了歐陽錦一巴掌。

“幾位,請喝茶。”這時候,在廚房泡茶的凌芳端着一個托盤走了出來。

歐陽錦看到凌芳,剛纔還無精打采的雙眼頓時一亮—–我日,好漂亮的女人啊。

“還不謝謝秦夫人。”歐陽璞見自己的兒子又要犯**病,又是一巴掌拍在歐陽錦的腦袋上。

“啊?哦哦。謝謝秦夫人。”感覺到後腦勺上傳來的疼痛,歐陽錦才收起那滿是小星星的眼神。

凌芳沒有說話,只是微微一笑,坐到了秦少傑的身邊。

“秦董真是福氣不淺啊。”歐陽璞讚歎道。“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還在部隊裏當大頭兵呢,秦董倒是已經坐擁百億的家產,而且夫人又是如此漂亮賢惠,好福氣,好福氣啊。”

“是啊,秦夫人真是太漂亮了,漂亮到讓我這個女人看了都嫉妒呢。”陳美媛也笑着附和道。

“哪裏,哪裏。”秦少傑客氣的說道。“是我的運氣好啊。”

“哈哈,秦董,時間也不早了,不如由我做東,擺上一桌酒席,當作替犬子賠罪好了。”歐陽璞說道。

“也好,剛好我中午也沒吃飯呢,哈哈。”秦少傑毫不客氣的就答應了下來。隨後便喊道。“瑤瑤,收拾好沒,出來吧,準備去吃飯了。”

“哦?”歐陽璞疑惑的問道。“秦董這是?”

“嘿嘿。”秦少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我的另一個老婆,歐陽瑤。”

“哈哈,秦董果然是風流人物啊,佩服。”歐陽璞笑道。“沒想到也姓歐陽,還真是緣分啊。”

“來了來了,催什麼啊。”話音剛落,歐陽瑤也走出了臥室。

“啪—–咔嚓。”陳美媛手中的茶杯突然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PS:誰不蓋章,男的我就把他摔得粉碎,女的—–來把我炸成蚯蚓幹吧。 “美媛,你怎麼了?”歐陽璞也被嚇了一跳,怎麼好端端的把杯子還扔了?

“啊,沒,沒事。”陳美媛慌忙說道。“秦董,實在對不起,茶杯太燙了。”

“沒事,回頭收拾就行了。”秦少傑看了看有些奇怪的陳美媛,也沒有多想。


“真是不好意思。”陳美媛歉意的看了看秦少傑。“實在是歐陽小姐太漂亮了,我都有些失禮了。”

“呵呵,一般,一般。”秦少傑咧開嘴笑了起來,有人誇他老婆,甭管是真是假吧,他都高興。

不過歐陽瑤今天打扮的確實也很漂亮,不再是平時經常穿的T恤和牛仔褲,反而換上了一身藏青色的碎花長裙,上身是一件針織長袖線衫,看上去也頗有幾分鄰家妹妹的清純勁。

歐陽錦的眼睛瞬間就被吸引住了。心裏開始對秦少傑暗罵不已。

這狗日的,豔福不淺啊。

……

“歐陽小姐,你也姓歐陽,家是哪裏的啊,這個姓氏可是不多,說不準我們還有親戚呢。”秦少傑的勞斯萊斯里,陳美媛笑着對歐陽瑤問道。

“不知道。”歐陽瑤淡淡的說道。

“哦?不知道?”陳美媛一愣。

“陳夫人,是這樣的。”秦少傑解釋道。“瑤瑤她是孤兒,所以,她也不知道家人在哪。”

“啊?”陳美媛的身體微微一顫,說道。“對不起,實在對不起。”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