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這豬還殺不完了,哎,再看那孫子,已經像是一個泄了氣的皮球,坐在地上,完全蔫了下去。

這時,連訓練有素的KFC小MM們,都不顧形象的仰天大笑,同時有幾名姿色不錯的MM,還向風無痕拋來了媚眼。

身邊有了雪婷等四位如此漂亮的美女作爲參考,她們已經根本不入風無痕的法眼,他當作什麼都沒看到。

“臭小子,算你狠,你等着,老子馬上去叫人,你千萬別跑!”


肥胖男子色厲內荏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一邊叫囂着,一邊一瘸一拐的跑出了KFC的大門。

對於這種欺善怕惡的垃圾,風無痕都懶的理他,只是口中吐出了一個字:“滾!”

“哇,傻哥哥,你太厲害了,力氣竟然那麼大,你真是我的偶像啊!”

從驚呆中回過神來的依依立即拍掌稱讚道,而其他三女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眼神中無疑都透露出了一股驚訝和讚美。

四女的讚美神態讓風無痕很是受用,不過這裏是KFC,不是家裏,何況那個孫子說不定等下真會回來找事,於是風無痕連忙輕聲說道:“依依,我哪裏有你說的那麼厲害,好了,這裏是公共場合,別大喊大叫的,我們走吧!”

“傻哥哥,等等嘛,我們都還沒怎麼吃呢,那麼着急幹嘛,那個傢伙肯定不敢再來了。”

的確是這樣,五人才剛吃上就被那個孫子給打擾了,桌上的東西基本上都還沒怎麼動呢。

本來,風無痕是想叫服務員打包回去吃的,不過看到依依似乎不太樂意,於是他只好笑着說道:“OK,那我們快點吃,吃完好早點回去!”


接着,他們圍坐在桌子前,又開始繼續大快朵頤。

“臭……不,無痕,剛纔真是謝謝你了,再吃一個雞腿吧!”

拿起桌上的餐巾紙,正準備擦嘴收工,這時,小雅忽然溫柔的給風無痕遞上了一個雞腿。

她的臉色紅撲撲的,表情明顯有點嬌羞和激動。

難得她今天這麼溫柔,而且還沒有叫自己臭流氓,不接似乎太不給面子了,於是風無痕順手接過她手中的雞腿,淡淡一笑道:“謝什麼,我吃還不行嗎,只要你以後不叫我臭流氓就行了!”

“這個嘛,就看你以後的表現了,嘻嘻……”看風無痕接過雞腿,小雅的臉上明顯非常開心。

“傻哥哥,這裏還有好多,你再吃一個吧!”

“無痕,能者多勞,這個蛋塔,你也一併解決了吧。”

“浪費是可恥的,這裏還有最後一根雞翅,無痕,吃完我們就可以走了。”

……

果然先例不能開,風無痕剛吃完小雅遞過來的雞腿,結果依依、青青、雪婷都紛紛遞上了東西。

好在,自從築基後,風無痕不容易餓也不容易飽,這麼點東西,對他來說根本沒有問題。

三下五除二,很快將三女遞過來的東西消滅,然後風無痕嘴一擦,笑着說:“四位女士,掃蕩完畢,這下可以走了吧。”

“乾的不錯,傻哥哥,我們走吧!”

走出KFC,風無痕和四女朝着一條橫向的小衚衕走去。

這條衚衕,是通往雅苑小區的近道,來往的人並不多,如果不是急着回去繼續遊戲,估計他們也不會走這條路。

剛剛踏入衚衕,風無痕莫名感覺到了一股心緒不平,似乎有什麼事情將要發生。

難道有什麼狀況?

正在風無痕疑惑的時候,衚衕的一個拐角忽然衝出來一羣人,這羣人體格健壯彪悍,大部分穿着黑色的西裝,人數大約在20個左右,其中領頭的正是KFC裏碰到的那個好色的肥胖男子。

但是,最讓風無痕感到疑惑的是走在最後面穿着一身唐裝的中年男子。

看對方的樣子,完全不是混混,反而給人一種成熟穩重的感覺。

汗,人不可貌相,誰知道對方道貌岸然下,內心是不是早就爛透了呢?

對方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將整個衚衕給堵住了。

肥胖男子得意洋洋道:“小癟三,竟然連我徐少都敢惹,今天老子要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靠,這孫子竟然敢在這裏攔截?難道他不怕犯法嗎?

於是風無痕厲聲道:“請你們讓開,否則我就報警了!”

“報警?哈哈……我舅舅就是派出所所長,我還怕你不成,胡大哥,叫你手下把那他給我好好教訓一頓,女的可千萬別傷着了。”

“OK,徐少你放心,答應你的事我會做到。”胡姓大哥吐了一個菸圈,慢悠悠的對身邊幾名弟兄吩咐道:“你,你還有你,去把那男的給我好好收拾一頓!”

“是,老大!”

兩名彪悍男子尊敬的回答了一聲,邁着堅實的步子向風無痕步步緊逼了過來。

說到打架,風無痕真的是頭一次,雖然星痕訣讓他力量大增,可是他卻根本不會運用,於是他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

看到風無痕似乎沒有在KFC裏的神勇,依依不由擔心的說道:“傻哥哥,要不我們打電話報警吧!”

還沒等風無痕點頭答應,青青已經搖頭說道:“依依,千萬不要,報警太麻煩了,這次看我的吧!”

說着,青青傲然不懼,挺身而上,擋在了風無痕的前面。

“啊呀,看我,怎麼把你給忘了呢,青青姐,加油,快點把他們打趴下!”

“青青,你……”風無痕心裏既是感激,同時又充滿了疑惑,難道說她很厲害嗎?

青青似乎看出了風無痕的疑惑,她淡淡一笑道:“無痕,別擔心,這兩個傢伙,我還沒放在眼裏!”

“喲喝,你這小娘們還挺拽的,讓開,不然,傷到了你,徐少可是會心疼的哦,你還是乖乖走到一邊去吧!”

“放肆!”青青嬌喝一聲,拳頭快速擊出,砰的一聲正中其中一名男子的胸口。

“啊……”那名男子痛呼一聲,吃力不住,踉蹌着連退了好幾步,這才跌倒在了地上。

好大的力道,看來青青是個高手。

“老八,你沒問題吧!”

“我沒事,臭娘們,竟然偷襲,老九,我們上!”

於是,兩名彪悍的男子放開架勢,朝青青揮拳擊來。

“呀!”青青一聲嬌喝,手腳齊用,後發先至,一下子將老八和老九擊倒在了地上,半天也沒爬起來。


“哇,青青姐,你好厲害啊!”依依鼓掌歡呼道。

徐少看的目瞪口呆,同時還有點慌亂,連忙向身旁的中年男子道:“胡大哥,這……”

“誒,徐少放心,這女子只是一個跆拳道高手,在我的眼裏一文不值,黑虎,你上,別丟了我的臉。”

“是,老大放心!”

黑虎是一名身穿黑西裝,體膚黝黑,肌肉異常發達的年輕男子。

只見他大踏步走到了青青的面前,輕蔑的揚起手指勾了勾道:“小妞,來吧!”

“喝!”青青大怒,纖腿猛的踢起,正中黑虎的胸口。

“噗!”如中棉花,青青的腳尖竟然被黑虎的胸口給吸住了,絲毫動彈不得。

糟了,這黑虎的武功似乎非常厲害,風無痕的心裏頓時莫名擔心起來。

“小妞,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放……”隨着黑虎的吼叫,他凹陷下去的肚子立即挺了起來,青青頓時騰空飛起,嘭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青青,你沒事吧!”風無痕慌忙跑過去,將青青扶了起來。

這時,三女也跑了過來,臉上滿是擔心的神色。

“你們放心,我沒事,不過,他很厲害,你們快走!”

“你們走的了嗎?”不知道什麼時候,對方已經將風無痕五人包圍了起來。

“小癟三,你不是很厲害嗎?來啊,出來跟他打啊,躲在女人堆裏,你還像個男人嗎?呸,你TMD就是個孬種!”

徐少輕蔑的話,字字如錘,在風無痕心口狠狠擊打,讓他感覺到了分外的難受。

靠,老子不是孬種,老子跟你們拼了!

瞬間,風無痕只覺一股熱血上涌,緊接着,腦海中一股星辰能量噴薄而出,充斥着渾身上下,每一個細胞,特別是眼睛,他似乎找到了遊戲中星辰之眼的那種感覺。

“你要戰,我便戰,你們一起來吧!”隨着怒吼,風無痕灼灼的目光來回掃視了對方的所有人。

這時,神奇的一幕發生了,只要被他憤怒的眼神掃射到的人,都立即如同爛泥一般,癱軟在了地上,瑟瑟發抖。

不過,場上唯一有一個人還在堅持,對方就是徐少口中的胡大哥,他的雙腳顫抖的非常厲害,似乎在苦苦支撐。

“不可能,你怎麼也是異能者?還是最厲害的精神異能者?你到底是誰?” 精神異能者?

自己怎麼可能是精神異能者呢!

不過,既然對方如此害怕,那風無痕乾脆就將計就計,於是冷笑着說道:“不要問我是誰,以後也不要來惹我,否則,就是一個字,死!”

隨着風無痕最後的一個“死”字重重吐了出來,胡性中年男子立即支撐不住,癱軟在了地上。

“走!”風無痕暗暗向四女使了一個眼色,她們立即心領神會,連忙跟他一起跑出了這個略顯幽暗的小衚衕。

在離開的時候,風無痕耳朵裏清晰聽到了徐少跟胡姓男子的對話。

“胡……胡大哥,他……他真的擁有特異功能嗎?那我……我還能不能找他報仇呢?”

“徐少,不是我說句難聽的話,你去找他,簡直是找死,只要他一個眼神,就能夠把你殺死,所以你以後千萬不要再去惹他和他的女人,切記!”

“啊……他真有這麼厲害?”

“難道我會騙你嗎?剛纔,難道你沒感覺到那種如同死神降臨般的壓抑和沉重感覺嗎?這次,我終於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

剛剛走出衚衕,風無痕就感覺到身體一種極度的虛弱,彷彿身體裏的能量被抽乾了,險些要癱軟在地上。

好在,手上的黑色戒指忽然涌出了一股能量,讓他的身體瞬間恢復了正常,只是還是感覺稍微有點虛弱。

看來,這應該是剛纔使出了星辰之眼的後遺症。

畢竟現實中,風無痕的修爲纔剛剛達到築基,並沒有多少的靈氣,這樣一用,幾乎就把儲存的靈氣給用光了。

還好,還好!

風無痕暗暗慶幸,如果被胡姓男子,知道他的並不是精神異能,而且支撐不了多久的話,那就麻煩了。

因爲,聽對方的口氣,對方也是一個異能者,只是不知道異能是什麼。

對於風無痕剛纔的有如神助,走出衚衕後,四女表現出了不同的神態。

依依是充滿了驚喜和興奮,路上的時候一直嘰嘰喳喳的問個不停。

小雅則是激動中存在着很多疑惑,彷彿風無痕隱瞞了她很多事情。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