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振海你敢開槍,這裏立刻就會變成地獄,你擡頭看看四周!”

青龍喝道。

聞言喬振海擡頭看去,頓時變色,再周圍四周的屋頂上,包括大樹上以及對面的岩石峭壁上全都是狙擊手,而且再外面還有更多的軍隊,如果雙方一旦開槍極有可能會引起市民的恐慌,這也是江副司令不想看到的,但是現在已經沒有辦法,救出戰神的岳母纔是最重要的。

“放我們走,到安全的地方交換人質。”

最終喬振海提出這個理由,現在撤離纔是最重要的,只要保全喬家的所有族人要緊,只要離開了江陵市,這個葉寧就拿自己沒辦法。

“可以。”

葉寧冷漠道。


“地點我來定。”

“隨你。”

“江陵市東郊碼頭。”

聞言葉寧皺眉,立刻看穿了喬振海的心思,這是打算乘坐輪渡逃往東海省。

畢竟喬家的親家東海王族凌家再東海,現在爲今之計也只能去東海了,再江陵市恐怕已經沒有喬家的容身之地。

“管家通知喬家所有人,立刻前往東郊碼頭。”

“是家主。”

隨後喬家的所有的族人出現,同時喬家的一衆高手也緊隨其後,葉寧仔細看去,喬家的高手不多,但是都是精英,這比之前再葉家遺址那裏遇到的還要強。


李雪梅也被喬家的五個高手圍着走了出來。

“媽?!”

林淺雪抹着眼淚痛哭,很想衝上去卻被父親緊緊拉住。

當所有喬家的族人都向門口移動的時候,葉寧也再提着奄奄一息的喬峯移動,與此同時那圍着李雪梅的五個高手眼神死死的盯着葉寧。

就在這瞬間突然青龍動了。

轟!

一拳砸了過去,剎那圍着李雪梅的五個喬家高手突然有三個被砸飛了出去,與此同時葉寧單手提着喬峯衝到了李雪梅身前,左手轟的一拳落下,另外兩個喬家高手也被震飛了出去,葉寧直接摟着岳母的腰身向後退去,這所有的事情都再青龍的配合間完成,而時間僅僅用了一秒鐘,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喬家的高手也懵逼了。

“媽!”

林淺雪抱着母親哽咽的哭泣,林凡也趕緊上前解開她的繩子,提着的心終於放下來了。

“無恥!”

喬振海咆哮,面容猙獰,徹底瘋了。

“給老子開槍,殺了這個小畜生!”

頓時喬家所有持槍的高手全部對準葉寧,而後就要扣動扳機。

“都退出去!”

葉寧看向岳父岳母等人,他的氣息在急速飆升。

“葉寧?!”

林淺雪死活不肯,拼了命的往裏衝,如果葉寧不再了自己活着還有什麼意思。

“淺雪走啊!”

林凡夫婦悲痛的拉住女兒,直接把她拖了出來,儘管於心不忍,但是總比所有人都死在裏面好,而後青龍等人也立刻退出了喬家府邸。

“趕緊走!”

秦老爺子拉着自己的女兒,也跟着退了出來。

“青龍,戰神會不會……”

“閉嘴!”

青龍瞪了一眼陳市長;“戰神是無敵的,不然如何會是戰神?”

嘭!

緊接着裏面響起了開槍聲,而後伴隨着有人慘叫。

嘭嘭嘭!

槍聲不斷,彼此起伏,沒有人能看到裏面的一切狀況,所有人都屏氣凝神,林淺雪被父母死死的抱住,哭的稀里嘩啦。

此時埋伏在高出的各個狙擊手不寒而慄,他們透過狙擊鏡目睹了院子裏發生的一切,不寒而慄!

“他……還是人麼?”

“恐怖如斯!”


“啊!”

慘叫聲彼此起伏,院子裏到處都是屍體鮮血,葉寧沐浴鮮血而行,如同來自地獄的魔鬼,他一拳一個,一雙鐵拳橫掃,所向披靡,摧枯拉朽,喬家的高手根本擋不住。

轟!

鐵拳橫擊,咔嚓最後一個喬家高手腦袋被打爆,橫屍當場。

“你是魔鬼……魔鬼!”

喬振海神色恐懼,渾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他從未見過如此的恐怖高手,家族的高手彷彿在這個上門女婿面前就是垃圾。

擋不住一拳。

葉寧逼近,似一尊殺神。

啪!

一巴掌抽飛了喬振海,而後撿起地上的閻王帖。

“唔……該收帖了。”

“你?!”


聞言喬振海震驚,聲音顫抖;“你……你是……閻王殿……的人?!”

葉寧簡短的幾個字讓喬振海驚掉了下巴,內心掀起驚濤駭浪,這個上門女婿的身份太驚人!

“你很聰明,可惜馬上就死了。”

“你到底是哪位閻王?!”

死到臨頭喬振海仍然不忘追問葉寧的真實身份,他祈禱王族凌家的高手怎麼還沒到。

“神王。”

“什麼?!”

“你是……閻王殿……神王?!”

喬振海目瞪口呆,就算打破腦袋也沒想到這個上門女婿的身份來歷竟然如此恐怖。

閻王殿的神王,他是神座上那個至高無上的男人。

是三年前那個攪動耶路撒冷的男人。

更是那個兩年前讓歐洲皇室臣服顫抖的男人。 恍惚間喬振海一切都明白了,喬家死在神王的手裏不算吃虧,絕望的眼神有些空洞;“這一切都是你提前安排的計劃吧,早就開始針對我喬家了是嗎?是爲了六年前葉家的事情?”

“可以這麼認爲。”

“爲何是喬家?”

“呵呵,彆着急,八大家族一個一個來,都會死。”

葉寧冷漠道。

“嘿嘿,你隱藏的好深啊,恐怕所有人都不知道,六年前葉家的餘孽會是如今閻王殿的神王吧?!”

“死人無需知道。”葉寧氣息冰冷,而後盯着喬振海;“人皮詭圖拿出來吧。”

聞言喬振海頓時一驚;“你知道了人皮詭圖的存在?!”

“我知道的遠比你想的多。”

超級相師在都市 哼!”

喬振海冷哼一聲;“你知道人皮詭圖的存在又如何,如果我不告訴你它的來歷和用途,一切都是垃圾。”

“所以你再跟我談條件?”

“算你聰明!”

“那你去死吧!”

葉寧突然變臉,殺氣沖天,都懶得繼續和喬振海廢話下去。

“等等!”

被葉寧驚人的殺氣嚇到,喬振海臉色蒼白,下意識的連忙後退數步,用力的嚥了口唾沫。

“我只知道人皮詭圖是葉家老爺子偶然得到的,後來葉老爺子靠着自己精通古文字的知識研究出了一絲其中的驚天祕辛,並且暗中利用一個孩童進行了實驗,後來葉老爺子實驗再進行下去會出大事,於是就停止了實驗,他覺得這個祕密和實驗違背了人類道德底線,所以就準備毀掉人皮詭圖,但是此事被葉家一個老奴才發現,暗中聯繫了我們八大家族,並且告知了關於 人皮詭圖的驚天祕辛,葉老爺子知道事情泄露,故意把人皮詭圖分割成九塊放在了九個人身上,最後八大家族只得到四塊,至於那個被當做孩童的實驗品則被東海王族的人帶走了。”

葉寧有些震驚,原來還有這麼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一張完整的人皮詭圖,被當時的葉老爺子分割成九塊,江陵市八大家族得到四塊,其餘的四塊則神祕消失,至於那個被當做實驗品的孩童則被東海王族的人帶走了,也就是說迄今爲止還有四塊人皮詭圖下落不明。

而現在葉寧手裏就有兩角人皮詭圖,其中一角是從金太君身上得到的。

“都有那四家得到了人皮詭圖?”

“金家、王家、岳家、藍家。”

葉寧很意外的看了喬振海一眼;“喬家居然沒得到,你覺得我會相信嗎?”

“我喬家趕到時已經結束,信不信由你。”

喬振海也很懊惱,如果喬家掌握着一角人皮詭圖,還至於被你大開殺戒嗎。


葉寧微微皺眉,到現在爲止,王家都是最爲神祕的一個,不顯山不露水,不參與任何競爭,甚至王家的老爺子都沒怎麼露過面。

按道理來說,喬家、關家、岳家、這都是中流家族,而金家王家則都屬於下流家族。

在趁着葉寧若有所思走神的情況下。

黑帝虐寵:老婆大翻身 殺!”

突然喬振海如大馬猴竄起,手握匕首刺向葉寧的胸口。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