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望乾氣得臉上的皺紋都撐開了,他指著宋顯的鼻子:「小子,在你拿來一個億的聘禮來之前,你不許再踏進我喬家一步!」 張若塵盤坐在水底,平心靜氣,面不改色,調動體內的真氣,在三條經脈中運行。

真氣,每運行一圈,那一股疼痛就會減弱幾分。

以他現在的武道修為,無法一直在水中閉氣修鍊,每隔五分鐘,就會到水面上換一次氣。

一個時辰過去,疼痛感逐漸消失,一股冰涼的氣流進入身體,修復損傷的肉身。舒爽的感覺瀰漫全身,簡直都要讓人呻/吟出來。

「嘩!」

張若塵從水中站起身來,用浴巾將身上的水珠擦乾,站在一面銅鏡前打量著自己的身體,點了點頭。

修鍊了十多天,加上藥浴的淬鍊,身體明顯強壯了幾分,不像以前,瘦得有些病態。

當然,時空晶石中的十多天,現實中才過去四天。

四天前,他還只是一個弱者,被八皇子趕出玉漱宮,被所有人無情的嘲笑和欺壓。誰又知道,四天之後,他已經擁有黃極境中期的武道修為。

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迹!

「還不夠!黃極境中期,只是一個開始!」張若塵緊緊的捏了捏拳頭,目光十分鋒銳。

穿上衣服之後,他便服下一枚血丹,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繼續修鍊。

能夠在四天之內,達到黃極境中期,不僅僅只是因為他有前世的武道經驗,更是因為時空晶石的幫助。

擁有時空晶石,他便比別的武者多了三倍修鍊時間。這是他獨有的優勢!

「嘭!」

「嘭!」

「蠻象馳地!」

張若塵的雙腿彎曲,踩著步伐,雙臂不斷拍出,每一掌打出都會調動全身每一寸肌肉和每一根骨頭的力量。

剛剛泡完葯浴,必須要藉助拳法,才能將藥力全部融入身體,轉化為自身的力量。

接下來的日子,張若塵幾乎都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中修鍊,每隔三天才從內空間中出去一次。

林妃知道張若塵剛剛開啟神武印記,肯定要閉關修鍊,開闢氣池,洗髓沖脈,所以便沒有多問,只是吩咐雲兒要好好的照顧張若塵的生活起居。

她依舊會將自己的飾品拿去販賣,將得來的銀幣給張若塵購買血丹。

往往這個時候,張若塵又會讓雲兒帶著銀幣去將那些飾品又悄悄的高價買回來。

這是一種說不出的情感,那種無私的關愛,讓張若塵心中十分感動。

漸漸的,張若塵接受了現在這一具身體的身份,將林妃當成了自己真正的娘親。

「九王子殿下,我們要不要告訴林妃娘娘真相?若是她知道你現在已經是一名真正的武者,肯定會十分高興。」雲兒道。

「暫時不用。我想等歲末考核的時候,給她一個驚喜。再說,我現在的修為還不夠強大,我需要變得更強。」張若塵道。

現在,雲兒知道張若塵很多秘密。

除了前一世和時空晶石的秘密,別的東西,張若塵幾乎都告訴了她。

在雲兒看來,九王子殿下簡直就是一位了不起的武學奇才,短短時間之內,就已經修鍊到黃極境中期,別的那些王子和九王子殿下比起來都差得太遠。

或許,也只有那一位修為冠絕同代人的七王子殿下,才能和九王子殿下相提並論。

達到黃極境中期之後,張若塵又在時空晶石裡面修鍊了一個月,每隔六天服用一枚聚氣丹,每隔十天泡一次葯浴。

別的時間,全部都在修鍊龍象般若掌的第二掌「飛龍在天」和參悟《九天明帝經》的「經脈圖」。

龍象般若掌的第二掌還沒有修鍊成功,氣池中的真氣卻已經修鍊圓滿。

「今晚就可以開始衝擊黃極境後期!」張若塵道。

聽到這話,雲兒大驚失色,道:「黃極境後期?九王子殿下達到黃極境中期才十天而已,就能衝擊黃極境後期了?八王子可是花費了四年時間,才從黃極境中期修鍊到黃極境後期。」

雲兒並不知道時空晶石的存在,以為張若塵才修鍊十天,實際上,張若塵已經修鍊了整整一個月。

這還是因為,他把大量時間用到淬鍊身體上面,要不然,他的修鍊速度會更快。

「很快嗎?只能算是水到渠成吧!」

張若塵並不覺得自己的修鍊速度有多快,若是別的那些天才有他這麼豐厚的修鍊資源,修鍊速度也肯定很快。

八王子花費四年時間才達到黃極境後期,只能說明他的資質太差。

不管怎麼說,此刻,雲兒的心情十分激動,道:「九王子,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只要你達到黃極境後期,我們以後就再也不用怕八王子了。」

「嗯!你先出去吧!今晚,不要讓人來打擾我。」張若塵道。

雲兒使勁的點頭,就像小雞啄米一樣,道:「今晚,我就守在門外,誰若是敢來打擾九王子修鍊,我就算拚死也會攔住他。」

張若塵深深的盯了雲兒一眼,輕輕的道:「謝謝!」

雲兒走出張若塵的房間之後,張若塵立即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

「想要突破到黃極境後期,我必須一口氣開闢出三條經脈,使經脈貫穿五臟、雙臂,雙足。」

張若塵一連取出三支小玉瓶,放成一排,每隻小玉瓶中都是一份洗髓液。

將自己調整到最佳狀態之後,張若塵將第一支小玉瓶中洗髓液吞進嘴裡,藉助洗髓液的藥力,立即開始開闢體內的第四條經脈。

花費半個時辰時間,第四條經脈開闢成功。

第四條經脈從氣池中流出,經過脖頸,胸腔,左臂,右臂,然後,沿著背部的脊椎衝上頭部,重新返回眉心的氣池,完成一個大周天。

沒有任何休息,張若塵將第二支小玉瓶中洗髓液服下,立即開始開闢第五條經脈。

第五條經脈,從氣池中延伸出來,穿過胸腔,腹腔,經過左腿、右腿,又重新返回氣池。

這一條經脈的路線更長,張若塵花費了整整三個時辰才開闢成功。

體內的真氣消耗了大半,全身都是汗珠,張若塵不得不取出一枚靈晶,捏在手中,快速吸收靈晶中的靈氣,轉化為真氣,儲存在氣池。

氣池中真氣,再次恢復到圓滿狀態。

張若塵立即將第三支小玉瓶中的洗髓液服下,開始開闢第六條經脈。

這一條經脈流經脾、肺、腎、肝、心,屬於人體五臟。真氣流經五臟,就能強化五臟。同時五臟也最是脆弱,張若塵必須小心翼翼的把控。

花費整整六個時辰,體內的真氣幾乎完全耗盡,可是經脈依舊沒有打通全身,還差了一小截。

若是真氣中斷,那麼便全功盡棄,甚至五臟都會遭受到創傷。

今後還想開闢出這一條經脈,將會比現在艱難十倍。

張若塵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以極快的速度,將一枚聚氣丹服進嘴裡。

「轟!」

聚氣丹的丹氣,在體內猛然炸開。

張若塵立即一心二用,一邊利用已經開闢出來的五條經脈,吸收丹氣,源源不斷的轉化為真氣,搬運到氣池。

另一頭,小心翼翼的控制真氣,繼續衝擊第六條經脈。

這對一個人的精神力是巨大的考驗,幸好張若塵前世是天極境大圓滿的強者,精神力強大,在一心二用的情況下,竟然成功了!

第六條經脈開闢成功!

眉心的氣池,散發出一圈白色的光華,容量再次擴大十倍。

黃極境中期,氣池只有水缸大小。

現在,張若塵的氣池變得足有十個水缸那麼大,十分開闊,可以容納大量真氣。

「終於突破到黃極境後期了!」

張若塵將一枚靈晶捏在手中,眉心的神武印記浮現出來,開始源源不斷的吸收靈晶中的靈氣。

六條經脈全部運行起來,神武印記吸收靈氣的速度提升了一倍。

將境界穩定下來,張若塵便停止修鍊。

他睜開雙目,一雙瞳孔變得無比明亮,簡直就像是兩顆璀璨的寒星。

開闢出三條新的經脈,體內又有大量雜質從毛孔中排出,散發出一股腥臭。

張若塵從時空晶石的內空間中走出,在早就準備好的木桶中洗完澡之後,穿上衣衫,推門走了出去。

此刻,已經是深夜。

空氣中,飄著一片片鵝毛般的雪花,紛紛揚揚的落下,整個院落都覆蓋上一層銀霜。

雲兒坐在張若塵房間外的台階上,卷著身子,時不時搓動雙手,向手心哈著熱氣。

「吱呀!」

聽到身後的開門聲,雲兒立即站起身,向著從裡面走出來的張若塵看去,欣喜的道:「九王子殿下,你成功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來的不是別隊,正是擁有透視能力的地穴來客,目前存活的隊伍中,也只有他們敢在決賽圈一出來就直奔圈內唯一的『掩體』。

有楊離在,他們對自身周邊隊伍的動向掌握的一清二楚,知道自己這一路奔襲不太會遭受沿途的攻擊。

與半坡的距離越來越近,地穴來客眾人的畫面也隨之變暗,楊離的視線卻並未受黑夜影響,瞳孔如熱成像一般,浮現出了一副角色骨骼圖。

一二三四。

他數了數,半坡的敵人一共有四個。

有三個是依然存活的,一個是剛剛消失不見的,說明這裏才發生過戰鬥,消失的人被另外三人淘汰了。

他們會是誰呢?

哪支隊伍?

楊離把車速稍微放慢,一邊開着,一邊思索這個問題。

「該死,淘汰信息太多了!」

本來他想試圖從淘汰信息中獲取到對方的隊伍名稱,可這會發生戰鬥的隊伍實在太多,各種擊倒被擊倒連續刷屏,以楊離的能力,很難從其中獲取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丁溫死了。」

他最關心的主要是丁溫,從淘汰信息中,他別的沒關注,只留意到後者被上古文明給殺了。

是殺,不是被擊倒。

關於丁溫的淘汰信息一共有兩條,而且是間隔了一段時間,雖然不算特別長,頂多四五秒的樣子,但在如此多的信息中,就算僅僅間隔一秒,兩條信息也是無法連貫起來的。

所以,他是直死還是另有隊友,上古文明又是在哪把他殺了的,這些事楊離通通不知道。

他現在腦子裏一片混亂,畢竟做推測這種事根本不是他擅長的,在他看到半坡的人後,竟然都沒能把丁溫跟透視的人數聯繫起來。

對他來說,他只清楚兩件事。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