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手一旋,伴隨着一股澎湃的能量涌來,在張林右手之上,一道能量掌印飛快凝結。

“撕風掌!”輕喝一聲,待那掌印逐漸變得凝實之後,張林大手一印,能量光掌脫手而出,最後猛的向王雲拍了過去。

在張林準備的同時,王雲也沒有怠慢,雙臂一擡,一個獅子頭在他跟前緩緩凝聚,而伴隨着獅子頭的凝聚,隱隱間,一道公獅的怒吼聲從獅子口中波盪開來。

“火雲天獅!”雙臂揮動,那火紅色的獅子頭大嘴一張,緊跟着,以一種兇悍的姿態,狠狠的向張林撞了過來。

金色的手掌迎風暴漲,只是頃刻間,原本碗口大小的能量掌印便幻化成了有房屋大小的巨掌,最後狠狠的跟王雲的獅子頭撞在了一起。

“轟!”一聲巨響,一圈能量風暴當即以撞擊點爲中心迅速向周圍波盪而開,而張林的掌印卻是跟王雲的獅子頭撼在了半空當中,看這形勢,兩者都沒有相讓的意思。

這邊張林開始動手,那邊葉子行也沒有拖沓,身形一掠,閃電一般向天宇派二師兄掠了過去,擡起的拳頭瘋狂的向天宇派二師兄掄了下去。

“這小子武技還真不賴!居然也是地階武技!”感受到張林一掌的強悍度,王雲心中有些小小的驚詫。

地階武技已經是非常稀有的武技,一般來說,只有他們這些大宗派方纔具備,但是現在,張林這平陽城出來的居然也會地階武技。

“小子,還是拿出你那破鍾吧!若不然,你是沒有機會的。”張林一掌不弱,但是王雲不相信張林還會有什麼更強悍的武技,現在唯一能讓他忌憚的,就是張林那金色大鐘,只要能將張林那金色大鐘抗下,那麼接下來他就沒有可懼憚的了。

“對付你,還用不着!”聞言,張林輕哼了一聲,對付王雲,確實還用不着震天鈴。

“不識擡舉!”王雲也哼了一聲,隨後他大手一震,獅子頭當即暴開,張林的掌印也同時被震碎。

兩道攻擊散開,未等能量風暴散去,這時候一道複雜的手印又是在王雲手中結了出來。

“天地龍魂!”口中輕喝了一聲,伴隨着王雲手印的結出,突然間周圍的能量沸騰了起來,緊跟着,洶涌的朝王雲涌了過去。

望着這一幕,張林眸子微眯了眯,看這靈氣波動,顯然王雲這一擊應該不弱,看樣子自己還是小看了他,不過,這也應該就是王雲最後的底牌了。

“我說過,對付你還用不着震天鈴。”低沉的話音落下,張林右手雙指也是緩緩擡了起來。 空間的能量瘋狂的涌動着,兩股澎湃的能量飛快向張林和王雲兩人涌去。

而伴隨着能量的匯聚,王雲那邊,一條四爪游龍的影子逐漸的變得凝實,隱隱間,還能聽到龍吟之聲從中傳出。

在王雲的龍影凝實之際,張林這邊,一道臉盤大小的能量巨指已經向他點了出去。

璀璨的光芒映照而起,從那能量巨指當中,能夠深切的感受到一股異常龐大的波動,這股波動,就是吳昊都是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小笑臉 這小子攻擊還不弱嘛!王雲也拿出了自己的殺手鐗,不知道究竟誰能更勝一籌。”帶着看熱鬧的心,吳昊的雙眼將兩人鎖定住,但是不管最後誰勝,他也只是一個看客,這一切跟他沒有一絲關係。


“天地龍魂,殺!”張林的能量巨指點來,王雲也沒有怠慢,雙臂揮動,那涌動在跟前的龍影當即便飛了出去。

龍影迎風暴漲,只是頃刻間,便幻化成了一條抱大粗細的巨龍,而後,巨龍張着大嘴,一道光柱噴出,狠狠的跟張林的能量巨指撼在了一起。

“轟!”一聲震耳的炸響,兩道攻擊撼在了一起,頓時,在那強大的轟擊力量之下,這片空間都是出現了短暫的扭曲,能量風暴肆意的向四周席捲開來。

“大宗派的人就是不一樣,殺手鐗居然這麼強悍!”這一擊的力量張林能夠清晰的感受得到,他的這一招可是無限接近地階中級的地階初級武技,威力自然不用說,可就是這樣,跟王雲這一條龍的力量比起來似乎都還稍遜一籌,剛剛的一擊,讓他的整個右手都有些發麻。

“呵呵,張林,原來除了那大鐘你就這點能耐麼!”目光盯着張林變得凝重的面色,王雲冷笑了一聲,這樣看來,他想要勝過張林也並不是不可能的事。


“哼!不要高興得太早,好戲都還在後頭呢!”眸子掠過一絲陰冷,張林咬了咬牙,手一收,跟王雲抵抗在半空的能量巨指消失而去,緊跟着,他雙手一揮,三道強悍的掌印再度向巨龍拍了下去。

“破天三斬,三掌滅天地!”三道兇悍的能量光掌,牽動着周圍涌動的能量,最後分別從前面,左邊和右邊向巨龍拍了下去。

見到這一幕,王雲嘴角掠過一絲輕蔑的弧度,大手一揮,那半空中的遊動巨尾一擺,頓時向一邊的一道掌印抽去,碩大的身形一彈,狠狠的向另外一道掌印彈了過去,而最前面的一掌,游龍大嘴一張,頓時將掌印生生咬爆!

望着這一幕,張林心頭一凜,看樣子,他還真是小看了王雲。

“撕風掌!”三道掌印被王雲的巨龍化解,張林也沒有停歇,大手一擡,一道更加璀璨的光掌繼續向巨龍拍去。

碩大的掌印掠過空間,當頭向巨龍壓去,而在掌印之後,張林的身形跟着飛了過去。

“他這是要幹什麼?”望着這一幕,一旁看熱鬧的吳昊眼睛一瞪,臉龐上當即攀爬上了濃郁的驚詫之色,插於胸前的雙手也緩緩放了下來。

“拼命也不帶這麼拼的啊,這不是找死嗎!”那游龍乃靈氣所化,之中蘊含的能量波動有多強悍不用說也應該知道,張林這樣貼近游龍,無疑就是找死,一個人的肉體強度是無法跟能量物質相比的,這個時候若是王雲將游龍引爆,張林必死無疑。

不光是他,就是王雲都是一驚,他不知道張林要幹什麼。

“轟!”掌印的速度很快,只是眨眼間,便跟巨龍撞在了一起,伴隨着又是一道能量波動的傳開,張林拍出去的掌印當即爆裂而開,而王雲的巨龍,在這樣一次次的攻擊下也是略微暗淡了一些。


而就在掌印剛剛爆開的時候,那緊貼於掌印後面的張林突然凌空躍起,緊跟着右拳探出,就這樣毫無花俏的一拳向巨龍轟了下去。

“轟!”猛烈的一拳轟在巨龍頭上,巨龍慘烈的叫了一聲,而後,碩大的身形瘋狂的在半空中盤旋了起來。

見到這一幕,王雲暗道不好,隨後雙臂一揮,那巨龍再度向張林沖了過去。

碩大的頭顱帶着破風之聲,兇猛的向張林沖了過來,不過張林沒有躲閃,也沒有結出手印,就這樣繼續一拳硬撼上去。

大荒金剛體練成,張林的身體強度已經不是一般人能夠比,就算是簡單的一拳,那也相當兇悍。

這游龍頗爲強悍,想要用能量攻擊,顯然是不行,這個時候,或許近身的肉搏是最好的,憑着身體的強悍度,這游龍奈何不了他什麼。

“砰!”兇悍的拳頭轟在龍頭之上,游龍那猛衝的身形頓時定了下來,在那鼻樑之處,竟然有着凹陷的地方。

抓着這個時機,張林沒有放鬆,身形一躍,騎在了龍影身上,右手兩指伸出,而後猛的插進了一隻龍眼當中。

“戰神甲衣!”手指從龍眼中抽出,張林趕緊閃開,同時他身形一震,伴隨着一陣金色光芒的閃耀,一層金黃色的盔甲憑空閃現在了他的身上。

“砰!”響徹天際的炸響蔓延而開,在那一指的暗勁之下,游龍終於是承受不住,砰然爆開。

受到游龍的牽引,在龍影爆開之時,那邊的王雲也終於是承受不住,一大口鮮血當下從口中噴了出來,面色蒼白如紙,顯然,這一下他是受了不輕的內傷。

趁人病要人命,張林根本不想給王雲機會,半空中身形一轉,而後閃電般向王雲掠了過去,身形掠動之間,張林的拳頭也跟着揮了出去。

望着張林飛快向自己掠來的身影,王雲面色一凝,隨後逐漸的攀爬着恐懼之色,因爲他能感覺到,一股死亡的氣息正將他籠罩。

王雲受了傷,但還並未失去戰鬥力,在張林一拳向他揮來之時,他的拳頭也迎了出去。

“砰!”

“咔……!”兩個拳頭貼在一起,頓時,一陣骨頭斷裂的聲音陡然從王雲手臂上傳開,緊跟着,王雲轟出的手臂便順勢搭了下來,他的肉體強度怎麼能跟張林相比,這一拳,顯然轟斷了他的手骨。

“啊!”慘烈的嚎叫聲傳入耳朵,不過張林沒有顧忌,又是一拳繼續向王雲的腦袋轟了上去。

“砰!”王雲的手臂斷裂,戰鬥力自然消散,這一拳哪能抵擋得了,在那強大的力量之下,腦袋頓時爆開,鮮血和**飛灑而出,塗滿了草地。

王雲死了,剛剛還認爲很有可能戰勝張林的化形境強者王雲就這樣死了,沒有一個人憐惜,甚至在這裏面連個收屍的都沒有。

踏!腳步落在地上,張林的目光向王雲掃了掃,隨後過去將地靈果撿了起來,手一震,戰神甲衣緩緩消散而去。

“好強悍的肉體強度,沒想到一個化形境初期強者居然能有如此強悍的身體強度。”望着向這邊行來的張林,吳昊忍不住驚歎了一聲,剛剛可是他親眼所見,王雲那游龍,可不是一般人憑肉體強度就能抗衡的,最少他吳昊是做不到,一時間,吳昊對張林的看法又是有了一些變化。

這邊張林的戰鬥落幕,那邊葉子行的也跟着停了下來,天宇派二師兄一直就是處於被打壓的狀態,看到王雲死了,也不知道他給葉子行說了句什麼,隨後他們也跟着休了戰。

“呵呵,兄弟好手段,竟然如此利索的就解決了王雲,好吧,既然已經死了一個,那人員也正好,準備打開這四道門吧!”吳昊像是有些等不及了,幾人剛過來,他就提到了正事。

張林他們也不想多廢話,那天宇派二師兄說白了跟他還真沒有什麼仇恨,也沒有必要動手,相互對視一眼,隨後各自將地靈果放進了中間的那凹槽當中。

中間一個大凹槽,大凹槽當中有着五個小凹槽,正好能夠放下五個地靈果。


五個果子陸續放入,片刻之後,一層光芒從凹槽上浮現了出來,在那光芒上,隱隱間能夠看到一道符文,符文很複雜,看不出究竟是什麼東西。

符文浮現,緊跟着四束青光射出,直奔後面的天地玄黃四道大門飛射而去。

“轟!”四道悶響之聲傳來,而後便是見到,在那符文射出的光芒之下,四道門竟然緩緩打了開來。


“門已經打開了,大家各自選擇吧,在下就先進去了。”門打開,吳昊沒有想跟他們多待的意思,身形一動,向第一道天門掠了進去,天宇派二師兄稍稍猶豫了一下,隨後向第二道地門掠了過去。

“這四道門是什麼意思?”望着跟前打開的四道門,張林有些不解,不知道每一道門之間有什麼區別。

偏頭瞅着他,這時候葉子行緩緩解釋道:“這裏只是地靈古樹第一層,那木靈珠在地靈古樹深處,這裏有四道門,都是通往深處的通道,但是每一道門裏面的危險程度都是不一樣的,弄不好,還會把命的送在裏面,所以,在選擇方面需要謹慎一些,但是有一點,一道門只能進一個人,不可能兩人作伴共同抵抗的。”

聽得這話,張林方纔釋然,原來想要取得那地靈珠也是需要歷險的呀!

“嗯,對了,你知道剛剛那化形境中期巔峯強者爲何人麼?”點了點頭,這時候張林話題一轉又是問道。 “對了,你知道剛剛那化形境中期巔峯的強者爲何人麼?”點了點頭,這時候張林話題一轉問道。

“化形境中期?哦,那是御榛門大師兄,吳昊,怎麼了,你不認識?”聞言,葉子行輕道了一聲,只是張林不認識吳昊,他略微有些詫異。

“御榛門大師兄,吳昊!呵,果然是。”剛剛張林已經做了一系列分析,其實已經猜到他應該就是御榛門大師兄,只是現在從葉子行口中得知,他更確定一些。

“怎麼了,看你這樣子,是不是跟御榛門又有什麼過節。”張林的表情逃不過葉子行的眼睛,當下就知道張林又在想什麼鬼事情了。

“呵呵,哪裏的話,只是跟他們的二師兄打過一場而已。”

“你個小子,還真不是省油的燈,來者隕落之界時間不長,得罪的人倒是不少,不過,跟我的性子倒是有些像,只要自己看不順眼,那就不用多說,直接動手便是。”

張林笑了笑,本來想問葉子行究竟是什麼身份,可最後還是嚥了回去,這種事若是葉子行想告訴他自然會告訴他的。

“行了,走吧,咱們也進去吧,別落在別人後面了。”拍了拍張林肩膀,葉子行這時候向最後一道門行了過去。

望着剩下的那道門,張林輕嘆一聲,在這裏遇到葉子行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畢竟這是爭鬥,等會兒一旦碰到木靈珠,究竟是跟葉子行搶還是不搶。

“呼!”深吐一口氣,張林向玄門踏了過去,這時候他已經打定主意, 快穿之女配逆襲指南 ,東西易求,朋友難得。

玄門之中,這是一個通道,一個很大的通道,通道沒有岔路,一直通往前方,也不知道究竟有多深。

在通道的兩邊,有着一個個臉盆大小的窟窿,裏面黑漆漆的,看不清究竟怎麼回事。

一路向前行去,張林沒有碰到什麼危險,只是這氛圍,讓人有種森然的感覺。

見到這平靜的場面,張林稍微鬆了一口氣,腳下也稍微加快了些腳步。

然而就在這時候,突然間一股冷風從旁邊的窟窿中冒了出來,緊跟着便是見到,一道白影陡然從一個窟窿中射了出來。

目光盯着這突然射出的白影,張林腳步一頓,想也沒想,拳頭砰然轟了出去。

“砰!”一聲悶響,白影剛掠至張林跟前,一拳便飛了出去。在通道里滾了幾下,最後沒有了動靜。

緊握的拳頭沒有鬆開,片刻之後,張林方纔小心翼翼的向落在地上的白影靠過去。

白影落在地上,正面正好對着張林,擡眼一看,原來這是一隻怪物。

怪物像一個圓球一般,有兩個籃球大小,通體雪白,面目異常猙獰,身上裹滿了白毛,剛剛被張林打了一拳,現在臉上還帶着血跡。

“這是什麼怪物,怎麼從來沒聽說過?”對於這些怪物,張林是見怪不怪,畢竟以前在古墓中稀奇古怪的東西見得不少,只是不知道這裏面怎麼會出現這種東西。

視線從怪物身上收回,張林也沒有多想,擡腳向前行了過去。

而就在這時候,那通道兩邊的窟窿當中,突然傳出了一陣凌亂的唦唦之響,聲音越來越多,到最後,整個通道中全是這種響聲。

“不好!”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張林心中暗道一聲,隨後想也沒想,腳下一陣風掠過,身形閃電般向前竄了過去。

“咻咻咻!”就在張林剛邁出之時,隨着一道道破風聲響的傳來,那通道兩邊的窟窿中,一道道白影彷彿箭一般射了出來,而這些白影,正是跟剛剛張林打中的怪物一摸一樣。

這怪物雖然實力並不強,但是如果像這樣成片來的話,即便是張林這個化形境強者,那也會相當頭疼。

“砰砰砰!”拳頭揮動,一道道接近他的白影盡數被轟散,飛灑的血液雖然沒有沾到他衣服上,但是卻讓的整個通道的空氣變得異常腥臭。

“媽的,這都是些什麼鬼東西。”一拳拳輪下,一聲聲爆裂響起,這些怪物奈何不了張林,但是如果這樣毫無止境的下去的話,耗也會給他耗死。

一拳將面前的一個怪物轟飛,張林手往空間戒指上一抹,震天鈴閃現在了手中,到這個時候,他已經不能再耗下去了。

“嗡!”一波聲波震盪從震天鈴口子蔓延而出,以一種波浪的形式迅速向前推進,而在這強大的音波之下,那從窟窿中射出的怪物一個個怪叫一聲,緊跟着彷彿鞭炮一般陸續爆裂而開,直接成爲了一灘血霧飄灑在了半空當中。

前面的阻擋掃開,張林也不再猶豫,腳下一動帶着震天鈴迅速向前掠去。

通道比張林想象的要長得多,最主要的,這通道還有彎道,一旦遇到彎道,張林就必須再發一次音波攻擊,而這樣一來,他體內的靈氣也如潮水一般流逝着。

這般一路推進之下,那些怪物這時候竟然也像是有了經驗一般,在張林音波向前席捲的時候,部分怪物竟然從新躲進了窟窿當中,等張林走過那窟窿,這些怪物才從後面偷襲,一時間,整的張林都是有些頭疼。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