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間,點燃一盞燭光,李寒夜掏出了一本秘籍。

這本秘籍顏色泛黃,上面用古老佛文寫著四個大字。

《燃木刀法》

這是一門攻勢霸道,迅猛絕倫,講究侵掠如火的刀法,一旦取得上風,絕不會給敵人任何喘息的機會,一刀更比一刀猛,一刀更比一刀快!

當李寒夜看見這本刀法的介紹后,心中也是十分滿意。

阿難破戒刀很強大,可刀法都是絕世殺招,缺少連續不斷的進攻招式,這本燃木刀法剛好可以滿足自己刀法上的欠缺。

將這本燃木刀法的內容完完整整地記在心裡。

da

以李寒夜目前的刀法境界,甚至不用親自練習,只是在腦海之中模擬一下,就直接入門了。

打開系統面板。

宿主:李寒夜。

大日金鐘罩:第四層(92%)主動技能:金剛庇護金蟬之膜(冷卻當中)被動:鐵骨銅皮

龍象般若經:第三層(5%)被動:龍象之力×2

阿難破戒刀:精通(2%)刀式:虛妄、苦海、地藏、天葬、曇花

大鵬破虛:宗師(圓滿)被動:化翼破空

燃木刀法:入門(1%)

「也不知道這傢伙喜歡什麼…」

李寒夜摸著下巴開始琢磨起來。

每學一門武功,他心中就有有些忐忑,生怕這武功的性格十分古怪。

「燃木刀法由於宿主今天沒有和人戰鬥,心中饑渴難耐,沒有心思修鍊。」

這時候,系統的提升響起。

也讓李寒夜稍微鬆了一口氣。

原來這傢伙是個好戰分子,和大日金鐘罩完全不同。

大日金鐘罩那完全是想要挨揍,而燃木刀法則是想要找人干架。

「這樣也還行,大不了以後每天都過去龍樹切磋一下…」

李寒夜沉吟。

恰好這時,明光也走入了七苦院之中。

李寒夜感覺走出去,腆著一張臉出去迎接。

「有什麼事就說吧。」明光眼神清澈湛然,有種智慧的光芒,彷彿世間萬物都沒有什麼能夠瞞住他這雙眼睛。

而李寒夜最害怕的也是這雙眼睛,不過也只能硬著頭皮道:「聽說師父有一門降魔無上神通,明王大手印…」

「恰好師父也說了,如今這天地大變,妖魔肆虐人間,徒兒也想學一門佛門神通防身。」

明光眼中閃過一抹複雜之色,這位徒弟今天的變化似乎有些大。

以往的法華對於修鍊一途都不是很上心,今天怎麼轉性了?

不過這種轉變,明光還是十分開心的。

這也是一個信號。

說明法華想要擁有自己的力量。

在佛教之中,佛法修行固然重要,可苦海無涯,以肉身做船,希望達到超脫的彼岸。

這肉身若是損毀,如何超脫?

於是便有了各種佛門神通。

這是為自己護法。

「既然你想學,我便教你。」

明光伸出食指,閃耀起金光,輕輕點在李寒夜的額頭上。

溫暖,神聖、無量的金色佛光閃耀著。

一瞬間,李寒夜的腦海之中湧現出無數的玄妙信息。

三息過後,明光離去。

只剩下李寒夜站在原地,陷入頓悟的狀態之中。

遠處,迦葉在房間內看著這一切,眼中閃過一抹羨慕。

(日常求推薦票、月票~~) 「我的回合!我這一回合就將你解決掉!」孔雀舞把手伸向了卡組,正要抽卡。她在自己的所有卡上留下了香水的味道,哪怕還沒有加入手卡,她也能聞出下一張卡是【旋風】。

只要抽到那張卡,隼人後場的那張蓋卡就沒有任何作用了,他的場地在孔雀舞的眼中已經有如赤身裸體一般,根本沒有任何防禦能力。

「在你的準備階段,我要發動我的蓋卡。」隼人打斷了孔雀舞的動作,翻開了之前蓋下的卡片,「【噩夢之蜃氣樓】,在你的準備階段,我可以抽卡直到手牌數量達到4張。不過作為代價,我的準備階段時需要捨棄抽出數量的卡。」

在孔雀舞和米斯達極為不爽的眼神之中,隼人從卡組頂端抽出了4張卡。

【隼人:手卡0→4】

「補充手牌又能怎樣,打不出來的卡片就沒有任何意義。」孔雀舞抽出了早已知曉的【旋風】,有些不爽地說道。現在發動這張卡沒有任何意義,反而是給隼人幫忙。不過,既然隼人的后場不是用來保命的怪獸的話,那她就贏定了!

「MyLadys,發起總攻擊吧!【鷹身女妖】2號,破壞那隻【哥布林突擊部隊】,然後是【鷹身女妖】的直接攻擊!」

散漫的哥布林們對於攻擊的到來沒有任何防備,正如【反擊準備】那張卡中一般,甚至還有幾隻【哥布林突擊部隊】還穿著睡衣。面對【鷹身女妖】的襲擊,它們輕易就被殲滅了,只不過因為是守備表示,隼人沒有受到傷害。

看著攻擊力1500點的【鷹身女妖】朝著隼人的位置俯衝而去,孔雀舞得意地說道:「這一次可沒有礙事的怪獸會出現保護你了!」

「那可不一定。出來吧,我的榮譽,我的塔瑪希!」隼人將剛剛抽到的一張卡打出,「發動我手牌之中【彩虹栗子球】的效果,當我馬上就要完蛋的時候它可以跳出來救我一命!」

「庫里!」

駕馭七色的光帶將【鷹身女妖】完全控制住,【彩虹栗子球】踩在了【鷹身女妖】之上。【鷹身女妖】憤怒地想要將頭上的這個小不點撕碎,但是因為對方身上寫滿了政治正確而無法出手。

「可惡,又是這種手段!」孔雀舞超級惱火。已經不是第一次,隼人又一次用這種看上去不堪一擊的傢伙擋住了她的攻擊,明明她距離勝利只有一步之遙,卻始終無法抵達「勝利」的真實。

「我的回合結束!」

將手中的【旋風】蓋下,孔雀舞就這樣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孔雀舞:2700LP,手卡0】

【鷹身女妖2】(電子緊身衣)【ATK2000】

【鷹身女妖】(彩虹栗子球)【ATK1500】

【蓋卡】

「在我的回合準備階段,我要從手中發動這張卡。」隼人打出了一張手牌,「【噩夢之蜃氣樓】雖然可以快速補充手牌,但強大的卡片都有副作用。可是我這人喜歡白嫖,所以使用【非常食】的效果,我把【噩夢之蜃氣樓】吃了給自己奶一口血。」

先於武藤雙六老爺子一步,隼人提前將【噩夢之蜃氣樓】與【非常食】的經典combo打了出來,頗有未來那個將這個combo發揚光大的水母頭的風采。值得一提的是,這套combo之中的【噩夢之蜃氣樓】並非是隼人從系統里獲得的,而是來源於某個輸給了他決鬥的豬頭。

(豬頭吾郎:給我把全名帶上!)

【隼人:900LP→1900LP】

「然後,我的回合,抽卡!」

隼人看了眼抽到的卡,將其打了出來:「既然我的基本分恢復了,那我就大方地用掉一點吧。支付1000點生命值發動,【擾亂曼陀羅】!」

【隼人:1900LP→900LP】

剛剛【非常食】所恢復的基本分又被隼人花了出去,只見從墓地之中飛出了三道光芒,落在了隼人的場上。

「鏘鏘鏘!」「我們三兄弟!」「又回來啦涅~」

【擾亂·黃】【ATK0】

【擾亂·綠】【ATK0】

【擾亂·黑】【ATK0】

「然後是這張卡,【成佛】!」緊隨著【擾亂】三兄弟返場,隼人打出了第二張卡,「利用裝備魔法獲得的力量終究是雙刃劍,接下自己造成的苦果吧,幻想崩壞!」

一時之間,無論是孔雀舞自己發動的【電子緊身衣】還是裝備在【鷹身女妖】之上的【彩虹栗子球】同時自爆,爆炸的火光將兩隻怪獸全部破壞,一瞬之間,孔雀舞的場地上除了后場的【旋風】與【鷹身女妖的狩獵場】外空無一物。

「居然,瞬間清空了我的怪獸!」孔雀舞為剛剛那一瞬之間的爆破藝術所震撼,但隨即反應了過來,說道,「但是你場上的【擾亂】怪獸都只是些雜魚而已,區區0的攻擊力根本沒有任何威脅。」

「難不成你還能再拿出一張【擾亂之鄉】、反轉它們的攻擊力·守備力把我秒了?」

實際上孔雀舞還真的不怕隼人再變出一張【擾亂之鄉】,她的后場那張【旋風】隨時可以發動。

「確實,我也只有一張【擾亂之鄉】,不過誰說【擾亂】怪獸沒有場地魔法就打不死人?」

隼人笑了笑,打出了最後一張手牌。

「魔法卡【千年力量】,它的效果是讓我場上全部等級2的通常怪獸原本的攻擊力與守備力上升1000點,然後在結束階段時破壞我場上所有2☆的怪獸。」

「而【擾亂】怪獸們,都是2☆的通常怪獸!」

隼人的場上,三隻【擾亂】怪獸們的身後出現了【千年力量】的卡片,彷彿無窮無盡地力量自它們身體里噴涌而出。

「哦哦哦!這股力量!我火力全開了涅!」

「現在的我,已經戰無不勝了!」

「這樣一來我就勢不可擋了!」

【擾亂】三兄弟【ATK0→1000】

「戰鬥之時已至,自戀的話留到決鬥勝利后再說吧,雜魚們!」隼人手向前一揮,「為對面的決鬥者獻上來自雜魚的全力一擊吧!」

「擾亂飛踢!」

三隻【擾亂】怪獸擺出一個因為沒有月亮所以沒有靈魂的奇怪姿勢后,齊齊躍起到了空中,出腳飛踢在了對面的孔雀舞的決鬥台上,三次1000攻擊力的直接攻擊,將其生命值直接清空。

【孔雀舞:2700LP→1700LP→700LP→0】

一直躲藏在樹林里旁觀的黑衣人適時走出,郎聲道:「我宣布,這場決鬥的勝利者是,小林隼人先生!」 李羨去KBS簽約了,這事兒少女時代都知道。

傍晚他又給林允兒發了一條消息,說自己要去跟金昌緒和劇組的各部門領導們吃飯,讓林允兒別等他吃晚飯了。

過了兩三個小時后,晚上八點多,林允兒忽然想起給李羨打了個電話。

其實,林允兒就是想問問李羨什麼時候回家,用不用去接他。如果還要晚點兒才能回來的話,那就少喝點酒。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