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現在絕對是入局做多美國科技股的最佳時機。

原時空中,在1997年跟隨量子基金在東南亞大殺四方的老虎基金,就是在隨後兩年中因為押注做空科技股而走向清盤,數百億美元資金在短短兩年時間虧損超過80%,對沖基金是一種零和博弈,老虎基金清盤的案例,其實也從反方向證明了當時做多科技股市場的對沖基金利潤是多麼豐厚。

距離科技股最瘋狂的時期或許還要幾年時間,但以納斯達克市場的整體走勢,現在就開始進場做多,利潤依舊會非常豐厚。

更重要的,做多科技股,並不存在炒作一國貨幣之類宏觀對沖所需要背負的強烈政治風險。納斯達克科技股市場總體上萬億美元的市值體量,也足夠瑟曦基金管理公司在其中任意縱橫馳騁。

第五大道的公寓內。

時間已經是3月18日,周三。

西蒙和珍妮特一起從中城區的瑟曦資本總部下班回家,索菲亞也趕來拜訪,留下一起吃晚餐時說起了CK的一些事項。

雖然雙方已經達成基本協議,正式簽署收購合約卻還需要梅麗珊卓公司對CK進行更加詳細的經營和財務審計,確保不會存在預料之外的債務和法律糾紛。一切順利的話,這起收購最遲下個月初就能完成。

「完成收購之後,CK的主要精力將會集中在男女高級時裝、牛仔褲和內衣這三條產品線,高級時裝雖然會與古馳形成一定的競爭,但總體還是可以豐富梅麗珊卓公司時裝業務的多樣性。牛仔褲和內衣兩大業務更加重要,這也是我收購CK的初衷,因為這兩條產品線是古馳沒有涉足的領域。」

餐廳內,西蒙聽著索菲亞介紹,說的:「上次的派對上,克萊恩說CK的香水產品銷售也不錯?」

索菲亞搖搖頭,道:「香水業務只佔CK總銷售額的5%左右,而且很難和迪奧、香奈兒等品牌競爭,這條產品線並不會取消,但也不會投入更多。我們最近幾年的重點是發展古馳的香水業務。」

習慣性挨在西蒙身邊而坐的珍妮特問道:「品牌授權的情況呢?」

索菲亞道:「這方面有些複雜,CK在八十年代對外授予了睡衣、泳裝、眼鏡、襪子、鞋履、家居用品等很多產品類別。想要全部收回來非常困難,特別是梅麗珊卓公司入主CK之後。不過,這些授權最遲都會在五年內到期,我的目標是接下來儘可能通過談判取消一些授權,實在無法收回,也要最大程度確保授權產品的質量,以免影響到CK的品牌形象。」

西蒙又道:「如果確認這家公司沒有太大問題的話,月底的奧斯卡,可以安排一些CK品牌的曝光。」

「我已經在聯繫了,」索菲亞點頭,又看向珍妮特,問道:「LTD收購案談的怎麼樣了?」

LTD是維密母公司LimitedBrands的常用縮寫代號。

珍妮特道:「最近KKR和黑石都對LTD產生了興趣,可能會出現競價大戰,如果最終報價太高,我們就只能退出了。」

KKR正是幾年前創造了創紀錄的雷諾茲納貝斯克合併案的私募股權公司,黑石更不用說,是勞倫斯·芬克現在負責的黑岩資產管理公司的老東家。

兩家公司都是華爾街實力不容小覷的頂級私募。

2月份悄悄開啟收購談判,雙方接觸幾次都沒能達成協議,然後,消息不可避免地泄露出來。

雖然LTD方面堅決否認是自己泄露了消息,但事實顯而易見。

受到收購消息泄露的影響,LTD近期的股價也出現了明顯的上揚,近期市值已經突破15億美元。

KKR和黑岩都還沒有正式報價,但很顯然,兩家公司一旦出手,一場競價大戰將不可避免,計劃中的善意收購也就無從談起。

瑟曦資本這邊,阿波羅管理公司的收購團隊已經重新調整了收購方案,將對LTD的報價上限提高到了25億美元,相比最初善意收購階段期望的17億美元成交價,足足提高了8億美元。

兩家競爭對手虎視眈眈的情況下,即使如此也不算志在必得。

不過,收購團隊暗地裡也早已吸納了LTD集團4.9%的股票,即使這次收購真的失敗,套現手中股票后,瑟曦資本也不算白忙。

西蒙的記憶中,LTD集團的巔峰市值一度突破200億美元。

即使現在以25億美元資金買下這家公司,按照私募公司通常五年左右的持有周期,以美國經濟未來五年的上揚走勢和LTD本身的發展潛力,西蒙也相信五年後,LTD集團的股價至少能夠確保100%的翻倍增長。

五年時間,平均每年20%的回報,這樣的投資回報率對於私募股權來說並不算低。

西蒙第二天返回洛杉磯,時間也進入3月下旬,即將在3月30日舉辦的第64屆奧斯卡頒獎典禮日漸臨近。

按照投票流程,近期奧斯卡各個獎項的評委都已經寄出了自己的選票,獎項結果基本塵埃落定。

丹妮莉絲娛樂今年的兩部重點提名影片《鋼琴別戀》和《末路狂花》註定只是陪跑,其他諸如《冰雪世界》的最佳紀錄長片、《大紅燈籠高高掛》的最佳外語片等提名,也都沒有投入太多精力去公關。

這註定是丹妮莉絲娛樂在獎項上相當沉寂的一年。

計算下來,丹妮莉絲娛樂旗下總計22項提名中,唯一比較有保障的就是《鋼琴別戀》的女主角霍利·亨特。

依靠《鋼琴別戀》中的出彩表演,這位女演員的最佳女主角提名簡直眾望所歸。而且,相比其他幾位候選人,霍利·亨特在好萊塢也有著很深的人脈積累,要知道,這位女星曾經可是斯皮爾伯格的女友。

霍利·亨特的經紀公司ICM為了亨特能夠獲得小金人,也投入了大量的資源人脈進行公關。

1992年的復活節是4月19日,提前一個月,丹妮莉絲娛樂今年復活節的重點項目《忍者神龜2》便進入了衝刺宣傳階段。

西蒙對《忍者神龜2》的成片效果還算滿意,不過,原時空中新線九十年代發行的幾部《忍者神龜》續集票房連續大跌,也讓他對這一次的續集票房表現有些擔憂。

如果不是續集的最終成本只有3000萬美元,還需要配合暴雪工作室的《忍者神龜》系列遊戲,西蒙都考慮過如同《飛越童真》那樣取消續集的製作。

《忍者神龜》在1990年發行首部曲后沒有立刻趁熱打鐵在去年推出續集,也是出於西蒙的這種擔憂。

歸根結底,《忍者神龜》的知名度雖然很高,IP形象卻偏向低齡化,成年觀眾在最初的新鮮感過後,很容易對續集失去興趣。對於少兒觀眾來說,即使影片本身已經做到了PG級,真人化的忍者神龜,終究也不像動畫片那樣討孩子們喜歡。()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他還在問誰娶老婆?

霍司爵盯著他,就這一句,滿腔怒火便生生地卡在了喉嚨里,再也發不出來了。

反倒是正在和陳家老頭商議這件事的神宗御,聽到這話后,馬上很不悅的朝這邊瞪了過來。

\”你說還有誰娶老婆?當然是你,你這個混賬東西,做出這樣的事,難道你還想不對人家負責嗎?」

他又罵了起來。

神鈺皺了皺眉,這才扭頭看向了他。

「你查清楚了?」

「廢話!」

神宗御又是鬍子一吹,當著眾人的面怒罵了一句。

神鈺面色微微一陣發白。

但很快,他就又鎮定了下來,隨後開始反駁:「我沒有說不對這件事負責,但是,負責的方式有很多種,不一定非要娶!」

「什麼?不娶?那你想幹什麼?」

「隨便她開什麼條件,只要我能辦到,我都可以完成。」

神鈺看著這個老頭子,已經完全清醒了過來的他,不亢不卑回答了這個問題。

話音落下,神宗御倒還好一點,可本來就是打著一定要再次攀上神家這顆大樹主意的陳家老頭子,頓時氣炸了。

「放屁!她堂堂一個未出嫁的黃花大閨女,現在讓你給糟蹋了,你居然還好意思說出這樣的話?你不娶她,難道以後還讓她嫁給別人嗎?」

「我……」

「我告訴你臭小子,今天這件事,你娶得娶,不娶也得娶,否則,別怪我把這件事傳出去,壞了你們神家的臉面!」

誰也沒有想到,這個陳家老東西,居然在最後還這麼無恥而又卑劣的威脅起來。

神鈺當場臉就青白了下去!

他盯著這個老頭,一瞬間的驚怒從胸腔里騰上來,他連指骨都是捏得嘎吱作響的,就恨不得立刻上前擰斷了他的脖子。

擰斷了,就什麼事都沒了。

「那你儘管試試?」

就當這裡的祖孫兩人,都被這個厚顏無恥的老東西給氣得七竅生煙渾身發抖時。

突然,在他們似乎都遺忘了的前方,一個比刀鋒還要冷的聲音傳來了。

神鈺立刻抬起頭來,看向了這個人。

是霍司爵!

他站在那,雙手還是隨意的插在褲兜里,但帶著涼意的天,他面無表情盯著他們這邊,整個冷峻分明的五官透出來的都是比冬天還要刺骨的寒意。

陳老頭馬上把視線也落他身上去了:「你在說什麼?你真以為我不敢嗎?!!」

霍司爵譏冷一笑:「有什麼敢不敢的?我現在就可以成全你。」

然後他揮了揮手,很快,背後就有人過來了。

「小少爺。」

「去找幾個記者過來,就說我們神家有點事要公布一下,噢對了,再告訴沈副官,讓他把那家夜總會的老闆,還有酒店的負責人也一起過來,到時候招待會上用得著。」

「!!!!」

誰也沒有想到,這個人最後竟然會直截了當的替這老頭做下了決定。

神鈺驚呆了!

神宗御也是一雙老眼瞪到滾圓!

只有這陳家老頭,他在看到這一幕後,所有的囂張猖獗從他的老臉上萎靡下去后,他徹底變成了一片灰白。

他居然還開記者招待會?

他是瘋了嗎?

他知不知道現在搞出這樣醜聞的是他們家的神鈺,他弄這麼大陣仗,他就不怕再給他們神家丟臉嗎?

他又驚又怒,終於亂了手腳!

這件事,真相到底是怎樣的,他其實比誰都清楚。

陳敏芬死後,陳家依附的那顆大樹也就相當於倒了。

所以,他們如果想要繼續在這個京城上流社會待下去,唯一的辦法,還是得抓住神家,而此時的神鈺,就是最好的人選了。

可沒有想到,都是蠢貨的神家,這個時候,居然還冒出一個不省事的來。

他狠狠的盯著霍司爵!

「好,算你們神家有種!你們神家丟得起這個人,我們陳家還要臉呢!神宗御我告訴你,這件事我們陳家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他終於改口了,在那個警衛即將跨出紅館大門的時候。

神宗御:「……」

一臉懵逼的看著這個怒氣沖沖離去的老頭,他腦子完全是茫然的。

就這樣走了?

這事……不鬧了?

他在那呆坐了好幾秒。

反倒是神鈺,他看到這老東西走了后,他坐在那收回了視線,靜靜地看向了對面替他解了圍的男人。

「謝謝。」

「呵呵……」

霍司爵根本就不想跟他說話,他陰鬱著一張俊臉,轉身就走。

只有一直站在門口那邊看完這一切的溫栩栩,見這個男人已經出來了后,她心疼的迎過來抱住了他的胳膊。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