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婦貴人和美少女的身後,由四名紅衣丫環侍候,或捶背端茶或搖扇理衣。在丫環的外側,左右分別站了四名身材魁偉,滿臉殺氣,手持闊面寬刀的貼身護衛。

在貼身護衛的外側,則挺立着上百名手持長槍的衛士,一個個面容嚴肅,兩眼炯炯有神。

在龍國能有此架勢的不是皇后和公主還能有誰?

少年武林大會乃龍國的一大盛事。皇后和公主親臨,南疆郡王帶着一般親信也來到了現場,北疆大將雲天海帶着冷毅和數十名虎豹騎軍來進入了現場。

聖城學院的校長和坎佈雷特教授帶着挑選出的三名學生緩緩進入了廣場中央。冰天傭兵團也派來了五名傭兵前來觀賽。

龍國的各大勢力紛紛派出了本門派中的佼佼者。向家、柳家、程家、流雲宗、火雲教等均派出了本門得意弟子參賽。

龍國最大的教會聖光會,均是穆師出身,年齡均在三十以上,故無少年,卻派來了五方護法的東方護法,木德星君作爲首席評委。聖城學院的校長、南疆郡王程武寧、北疆大將雲天海、流雲宗宗主流雲師太均在評委之列。

廣場中人山人海,由數百名手持長槍的侍衛和數十名帶刀護衛維護秩序。

廣場中給參賽的選手留出一塊四五平米的空地,作爲觀望、等候的場所。一個個少年的臉上洋溢着驕傲、自信、忐忑不安、彷徨等不同的表情。 冷毅聚目一瞧,果真氣派,不愧是龍國一大盛事。

少頃,一名身穿紅袍的中年男子緩步走上擂臺,扯開嗓子叫道:“我宣佈少年武林大會現在開始,有請衛家和向家派出選手上臺。”

話音剛落,便有一名少年飛身一躍,跨上了擂臺,只見他身着黑衣錦袍,面帶春風,一上臺便抱拳向四方行了一個禮。

緊接着另一名黃袍少年身形一掠,快速躍入了擂臺,也像那黑袍少年一樣,先四面行了禮,又對面前的黑衣少年抱拳作揖。

裁判見兩人禮畢,伸手向下一斬,道了聲:“開始!”

兩人便拉開了架式,黑袍少年小撤半步,馬步站穩,引動體內聖光,將手中的赤銅劍一抖“吟”地一聲,晃了晃,立即從體表外飛射出十來道紫色聖光風刃。

黃袍少年冷冷一笑,雙手舉過頭頂,怒吼一聲:“神甲護體!擋!”體表外立即結了一厚如龜甲一樣的聖光鎧甲。

風刃擊打在聖光鎧甲上,發出一陣陣“啵”“啵”“啵”的聲音。風刃碎片宛如花瓣一般,在半空中片片飛揚。

臺下的人們見了,不由得發出一陣陣嘖嘖的稱讚聲。倒不是因爲兩人的聖光等級和鬥技,而是黃袍少年僅憑一名六級聖光武師的水平,卻結出了三級聖光宗師的聖光鎧甲。

那名黑袍少年不過是一名七級聖光武師而已,這水平若地方上,倒也是一流水平,可到了這種高手雲集的地方就顯得有些寒磣了。

黑袍少年見風刃攻擊無效,不由得一陣臉紅。猛然提起體內聖光一劍朝前刺了過去。

那名黃袍少年瞬也不瞬他一眼,只是淡然一笑,仗着一身過硬的防禦,翹着肚子迎面朝那黑袍少年挺了過去。


長劍刺在龜甲上,“當”地一聲,被折成了兩半。

就在黑袍少年訝異之際,黃袍少年,揮舞着拳頭,狠狠地一拳砸了過去。一雙拳頭像重錘一般,落在子黑袍少年的胸前。

那黑袍少年猛然回過神來,一個後空翻,快速躲過黃袍少年雙拳攻擊,就在翻身之際,雙腿一蹬,落在了黃袍少年胸前,“突”地一下,將黃袍少年,蹬出了四五米遠。

臺下立即響起一片喝彩聲,能夠在萬分危急的形勢下,以如此華麗的動作躲過對方的攻擊,還給對方造成傷害,的確算得上是驚豔一擊了。

再說那黃袍少年,雖中了黑衣少年一腳,卻因自己的防禦過硬,並未造成害傷,仍是冷冷一笑,揮舞着雙拳砸了過去。

這傢伙像一頭蠻牛一般,也不拿兵器,仗着過硬的聖鎧甲,揮舞着拳頭就是一陣亂砸,動作雖然笨拙,力道卻不小。

饒是黑衣少年身法靈活,步子快,反應敏捷,卻終因力道不足,被黃袍少年,掄着拳頭攆着打。

兩人在擂臺上僵持片刻後,黑衣少年便累得氣喘如牛。

就在他轉身躲避之際,黃袍少年橫手一拳揮了過去,恰好橫在黑袍少年的胸前,“砰”地一聲,將黑袍少年震飛至十米開外。黑衣少年從半空中墜落下來,吐出一口濃濃的鮮血,便倒了下去,氣若游絲。

裁判立即叫了聲“停!”,招呼兩名助理將黑-衣少年扶了下去。

黃袍少年舉起雙拳,狂妄地叫道:“還有沒有人上來!還有沒有人敢上來!……”

話音落,一名紅袍少女飛身一躍,跳上了擂臺,“刷”地一下亮出一道寒光,手執長劍道:“讓我來領教領教!”

少女抱拳向四周行了個禮,臺下立即響起一陣激烈的掌聲。

“是個女的?哼!我這拳頭向來不打女人。你還是下去吧!”黃袍少年滿臉不屑地說。

“本事不大!架子倒不小。既然你的拳頭不打女人,那就讓女人來打你吧!”少女犀利的言語惹得臺下一陣陣笑聲。

黃袍少年的臉一下紅了,罵了聲:“媽的!看我不砸死你。”說罷,掄着拳頭向那少女砸了過去。


“等等!你不是說你的拳頭不打女人麼?”少女忽然喝道。

黃袍少年一愣,臉色一變,比先前更紅了,思忖着,正不知如何去圓自己方纔的口無遮擋呢!

豈料,就在這猶豫之際。忽見一道紫光閃過,少女揚起手中的劍便刺了過來。黃袍少年見了先是一驚,緊接着冷冷一笑,將肚子挺了起來,迎着少女刺出的劍,拱了過去。

豈料,少女猛然將劍一撇,快速從黃袍少年身旁掠過,躥至他身後,在半空中挽了個劍花,“咻!”地一聲,猛地從劍鋒處飛射出數十道紫光風刃,風刃如飛雪一般,直奔黃袍少年的兩脅。

只聽“啊!”地一聲慘叫。黃袍少年倒了下去,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雙脅已被鮮血染紅。

臺下的觀衆,先是一愣,緊接着是一陣激烈的喝彩聲。

裁判朝兩名助理招了招手,兩名助理便過來爲黃袍少年上了止血藥,扶着他下了擂臺。黃袍少年,邊走邊不停地回看擂臺,以難以置信的目光望着少女。他怎麼想不明白,少女會在過眼之間,便發現了他的弱點。

少女瞟了他一眼,揚起雙手,好似一副勝利在望的樣子。

就在這時,忽見一道白影掠過,一名白衣少年如金燕凌波般,落在了擂臺上,朝少女抱拳一笑:“姑娘!賜教!”

說罷便提起體內聖光,驟然發出一掌,衆人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竟然是一道氣旋波,那少女霎時臉色一陣青白,一個翻身向後撤去。

裁判喝了聲:“住手!”

那名白衣少年才收了氣旋波,朝裁判點了點頭。

“起碼的比賽規則總要遵守吧!少年!”裁判將臉一黑,提起體內聖光,身後一道綠光熠熠生輝。

四級聖光宗師?白衣少年臉色煞白,低頭道:“裁判!我錯了。”說罷,轉身抱拳向四方行了個禮,又朝自己的對手抱拳一笑。

裁判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伸出右手隔在兩人之間,往下一斬,迅速又抽了回來,叫了聲:“開始!”

兩人便分開了。少女先前險些吃虧,自然小心謹慎,不待白衣少年出招時,已暗聚體內聖光,驟然刺出一劍,攜着無數的紫光風刃朝白衣少年殺了過去。

白衣少年見了,冷冷一笑,倒也不急,一個馬步扎穩,怒吼一聲:“收納大法……起盾!”一面赤銅盾立即擋在了面前,將風刃和劍擋在了外面。

“哦!原來,收納大法還可以這麼用。這個方法不錯。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想必這傢伙也是個煉藥師了。”正在臺下觀望的冷毅見了好一陣興奮,他立即從儲備戒指當中取出了一個盾牌,心念一動,便收進了體內。過了一會兒,輕喚了聲:“起盾!”又將盾放了出來。

冷毅試完功後,滿意地笑了,繼續將目光落在了擂臺上。

這時,見那白衣少年將盾一撤,飛起一腳朝少女腹部踢了過去,少女一個閃身,快速躲過。白衣少年,手腕一翻,道了聲:“收!”先將盾牌收了。

雙掌一合一分,道了聲:“放!”立即從掌中飄忽出一道紅色氣旋,氣旋在半空中來回翻滾,朝那少女疾速壓了過去。

少女身形剛穩,見忽地壓來了一道氣旋,心中一急,猛然向後撤去,卻不知她已身處擂臺的邊緣。剛退了一步,身子一晃,竟差點掉了下去。

好在她反應不俗,只是晃了晃,便定住了身子。可就在這時一道紅色氣旋波已朝她滾壓過來。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少女猛地將頭一縮,就地一滾,幾乎是貼着紅色氣旋擦身而過。那道氣旋波,最終落在了擂臺下方不遠處的防炸網上,“蓬”地一聲炸響。

少年長舒一口氣,一個翻身站了起來,就在這時,另一道氣旋波已飄忽而至,這回少女未能躲過,迎面撞了過去。“蓬”地一聲,將少女炸飛了起來。

少女重重地摔落在地,痛苦地在地上掙扎了幾下,便暈闕過去。臺下立即一片譁然,都在爲這白衣少年的狠毒議論紛紛,只有極少數的人鼓掌喝彩。

裁判白了白衣少年一眼,一揮手,兩名助理便跑到了少女身邊,爲她服下了一顆復光丹,少女才緩緩醒了過來。

她用含恨的目光狠狠地瞟了白衣少年一眼。

白衣少年卻豎起一根中指,作了個鄙視的動作。這一幕引起了臺下不小的騷動。頓時一片譁然。


只見一名紫衣少女揮舞着劍芒殺上了擂臺。這一回裁判並沒有說少女無禮。白衣少年卻不幹了。叫道:“裁判!我不服!起碼的規矩,她還沒有做到呢!怎麼就開打了?”

裁判白了他一眼,淡淡地答道:“選手上來先熱熱身是可以的。對方並沒有真正對你出招,有何不可?”

說罷,他朝兩名助理使了個眼色,道:“姑娘!先把防護衣穿上吧!以免被人偷襲。”

兩名助理,便送來了防護衣。紫衣少女將護防衣穿上,作好周道的防護後,會意地笑了,立即朝四周行了個禮。

走完流程,裁判叫了聲:“開始!”兩人便鬥了起來。


紫衣少女狠狠地瞪了白衣少年一眼,訓道:“欺負女人的男人是沒有好下場的,今天,就讓本姑娘來教訓教訓你!”

臺下響起一陣陣喝彩聲,是從擂臺的東面傳來,那裏正端坐着聖城學院的學生。冷毅這纔想起來了。原來,臺上的紫衣少女,正是那天在聖城學院校園大賽上將一名二級聖光宗師的紅衣少女打敗的紫衣女孩,她便是校園大賽的季軍,難怪如此自信。 紫衣少女此言一出,立即激起白衣少年的憤怒。只見他提起體內聖光,怒吼一聲,道了聲:“着!”揮舞着劍光朝前殺了過去。

劍光一閃,無數道紅色風刃從劍鋒處飛射而出。

紫衣少女娥眉微皺,驟然一喝,一展裙襬,只見一道橙色光芒閃耀,隨即一陣“啵啵”聲響,無數的風刃盡落於裙襬之下。

白衣少年咬了咬牙,憤怒地收回了劍勢,運氣凝神。忽見他猛然擡眼,單手一指,從指間緩緩射出一道長形氣旋,氣旋如劍,直奔紫衣少女面門。

紫衣少女不屑地瞥了一眼,反手一掌,從掌中飄忽出一道棱形氣旋,氣旋如刀,來回翻滾,在半空中與白衣少年發出的劍形氣旋相撞,先是一陣砍削,棱形氣旋將劍形氣旋砍成了數段,緊接着“啵啵”兩聲脆響,兩道氣旋波,竟如水泡破裂一般。

擂臺上落了一地的灰燼和冰渣。原來,白衣少年的屬性屬火,而紫衣少女的屬性正好屬冰,火被水克,先天屬性便落了下乘。

白衣少年見氣旋攻擊不能得手,便揚起手中的利劍,如疾風驟雨般,向前攻殺。紫衣少女一眼便瞧出白衣少年打得是什麼主意。

她心知對方見遠攻無效,便與她鬥劍了。她纔不會那麼傻。紫衣少女提起青銅劍,向上輕輕一擋,兩劍相交,發出“叮”地一聲脆響。

白衣少女急速撤離,竄至白衣少年的身後,猛然朝前發出一掌,旋即從掌出飄忽出一道橙色氣旋波。

身形一躍,跳出五米遠。白衣少年急忙轉過身來,就在此時,一道橙色氣旋已迎面滾了過來。白衣少年臉色一白,身子一矮,叫了聲“不好!”

只聽“蓬”地一聲,橙色氣旋與他的劍鋒相觸,在他一米開外炸響。

白衣少年身形一晃,險些倒了下去,好在他體外所結的聖光鎧甲厚實,只是虛驚一場,並未造成傷害。

白衣少年,長舒一口氣,正爲自己僥倖躲過一劫,心中得意時。忽見橙光閃耀,一道一人高的橙色氣旋波,正飛滾而至。

白衣少年臉色煞白,來不及叫吼一聲,便聽“蓬”地一聲巨響,強大的氣旋波,將他震飛了去,撞在防炸網上晃了三晃,“突”地一聲,掉在了地上,吐出一口鮮血,兩眼一翻,便倒了下去。也不知是死是活。

兩名助理很快跑過來,將白衣少年扶了下去。

見他下擂臺時,那氣若游絲的樣子,就算不死,也是重傷了,恐怕不躺個三五個月是下不了牀了。

紫衣少女抱拳向四周微微一笑,臺下立即響起了一陣陣喝彩聲。

主持人見了也不由得心生喜悅,展顏朝臺下的人們喊道:“報名參賽的少年們,若有不服者,大可上臺挑戰,若誰能連續在擂臺上,扛下三場車輪戰,不敗者,現場獎勵復光丹一顆。”

話畢,便有一名青衣少女飛掠而上。一個“金燕凌波”,以優美的姿態落在擂臺上。青衣少女朝紫衣少女客氣地行了一個禮後,猛然朝前刺出一劍,強大的勁風,震得紫衣少女衣袂飄飛。

紫衣少女臉色一驚,用劍一擋,霍地一下,甩出數十道橙色風刃,只聽“啵啵”數聲,眼見無數的風刃就要落在青衣少女身上。

只見青衣少女揮舞着手中的長劍,銀光閃閃,將自己圍得密不透風。無數的風刃,被長劍擊落在擂臺上,瞬間便落了一地的碎片。

臺下人們不由得發出一陣陣嘖嘖的稱讚聲。

冷毅也禁不住瞪大了眼睛。只見那青衣少女手中的那柄寒劍,舞得像電風扇一樣快疾,堅持了十來分鐘,速度絲毫不減,沒有要停的意思。

更爲驚豔的是,那青衣少女速度快如閃電,並且沒有動用聖光,或者說她根本就沒有沒有七彩聖光。而是憑藉自己的先天元力和後天強悍的反應速度在和紫衣少女硬槓。

饒是如此,青衣少女仍與紫衣少女鬥了一百來招。最後,只聽“蓬”“蓬”地兩聲巨響,紫衣少女,連繼轟出兩道氣旋波,纔將青衣少女震飛。

最終青衣少女落敗,卻是雖敗猶榮,悽然一笑,站了起來。贏來了,臺下一陣陣歡呼聲。冷毅也不由得對這位姑娘,生起了敬佩之心。

需知,沒有七彩聖光和擁有七彩聖光之後的差距,那可是天壤之別。儘管如此,這位青衣少女仍在擂臺上與紫衣少女僵持了半個小時。如此實力,又怎能不讓人心生敬佩呢!

青衣少女下臺後,又連續有七名少年敗在了紫衣少女的手下。主持人當真獎勵了三顆復光丹給紫衣少女。


坐在評委席上的聖城學院校長,臉上露出了得意之色。在他的計劃中,若不出意外,本屆龍國少年武林大會的前三名,恐怕要被聖城學院的幾名高材生包攬下來了。

校長見臺下似乎沒有人再上去,便朝坎佈雷特望了望,坎佈雷特又朝候賽區另外兩名學院的高材生眨了眨眼睛。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