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舒窈的警惕下,文安打開病房門對客廳的女人尊敬的說句「宋夫人,明少和二少奶奶來了」,隨即就聽見一道熟悉的女聲從病房中傳出。

她說:「請他們進來吧。」

文安應一聲「是」,請兩人進去,自己則留在外面

《大佬嬌妻三歲半》第224章你找了個好老婆盛情難卻,舒逸不好再說什麼,只能簡單的向趙天輝表示感謝,說改日不忙一起聚一聚小酌幾杯。

周雲等人沒想到一日之間工作環境會發生這麼翻天覆地的變化,尤其是李澤,忍不住同周雲偷著聊了起來,

「你說咱們舒總說有本事哈!就一個下午,就把這辦公環境擴大了十倍……

《重回九零當奶爸》第八十九章及時治療 古易找到周秉宗的時候,他正在和一人喝茶,此人看到古易后,誇讚了一句:「不錯!」

便飛身而去。

「師父,剛才那位是誰啊?」古易好奇的問道。

「星辰峰的封珏。」周秉宗和封珏交情不深,只是宗門有任務下達,封珏前來通告。

「他來找您幹什麼啊?」古易更加奇怪,封珏號稱周秉宗一輩第一人,他來找周秉宗,肯定不是小事。

「不該問的少問。」周秉宗知道,事情由封珏親自告知,已經沒有迴轉的餘地,也懶得和古易解釋。

「你來幹什麼?」

聽到問話,古易忙笑道:「明天不就要和柳煜比試了嗎,我連夜來聆聽您的教誨。」

周秉宗看到古易滴溜溜亂轉的眼神,信他才怪,不用說,肯定又是來打秋風的。

「必須勝!」

得到幾瓶凝神丹后,古易樂開了花,點頭:

「一定,您就放心吧。」

心滿意足的離開,古易服用凝神丹,發現距離神念後期還有一些差距,起身想要再去討要。

「哎,算了,明天勝了柳煜再去。」

古易和柳煜的比試,格外引人關注,人們都在討論古易這位後起之秀,能否拉柳煜這位早已成名的天才下馬。

擂台周圍,人山人海,小靈峰和寒照峰的長老,來了十餘位,其中更有寒照峰峰主秦季。

十餘位長老聚在一起,由於立場不同,說話也是明嘲暗諷,不過身為寒照峰峰主的秦季,保持着風度。

「周師弟,你教出來一個好徒弟啊。」

「秦師兄過獎了,柳煜也不錯。」

「呵呵!」秦季眼睛一眯,不再說話。

古易上台,等了一會兒,柳煜才騰空而至,引得台下一陣驚呼。

看到柳煜享受的樣子,古易想起一個傳聞,每每比試,柳煜都要晚於對手片刻才登台,這樣才能彰顯他的與眾不同。

「你就是古易?!今天我就讓你知道,星塵步並非無懈可擊,真正的實力,也絕不是僅憑身法。」厲聲冷語,柳煜傲然之中帶着絲絲蔑視,毫不將古易放在眼中。

「柳師兄莫非是有恙?」古易疑惑的問著。

「你這是何意?」柳煜皺眉道:「無恙!」

「那為何柳師兄晚到,而且只會逞口舌之利?!」古易搖頭,不解的模樣,低聲:「莫非知道打不過我,換人了?」

「你!」指著古易,柳煜獰笑:「接下來的比試,我會告訴你,終究誰在逞口舌之利!」

「廢話真多!」

「小靈峰,古易!」

「寒照峰,柳煜!」

兩人不等擂台長老示意,便已互報家門。

一身橙衣的柳煜,瞬間化作一條在空中飛舞的彩練,疾馳的掠向古易。

身影一閃,柳煜撲了個空,但飛舞的彩練直接對摺而過,又是朝古易點去。

「這麼快?!」柳煜的速度讓古易有些吃驚,他抬手就是一指,寒芒閃爍之間,迎向彩練。

然而就在點星指打中柳煜的時候,只見飛馳的彩練突然的旋轉起來,形成一個漩渦。

點星指也從漩渦之中穿過,打在擂台上。

「嘭!」

一塊石板碎裂,擂台上出現一個不大但很深的坑洞。

一擊不中,古易動身。

柳煜不再追逐,他站在擂台中央:「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虛妄!」

身體緩緩而升,柳煜閉上眼睛,散發出冰冷的氣息,席捲向整個擂台。

清幽的光亮下,寒氣延展,仿若凜冬將至。

絲絲冷意傳遍全身,逐漸延緩古易行動的同時,也在衝擊着他的心神。

悸動的心隨着冷意而惴惴不安,古易就像是站在冰天雪之地中,而四周則是呼嘯的寒風和懸崖峭壁,再動一步,都要墜入深淵。

「寒夜月明?!」周秉宗遲疑的看向秦季,寒夜月明正是秦季成名的功法。

「呵呵,柳煜有些天賦,就傳授給他了。」漫不經心的話語,不難從聲色中聽出秦季的一絲得意:「古易的星塵步也很不錯。」

冷冽的清幽不斷的襲來,古易高高躍起,點星指閃爍而出。

懸空的柳煜身影一晃,橙色彩練竄動,躲過寒芒。

毫無疑問,柳煜是古易大比以來,遇見的最難纏的對手,比身法,柳煜不遜色於他;比修為,更是高出他一頭。

點星指對柳煜來說,也不起作用。

古易又不想輕易的使用七竅玲瓏,想來想去,他決定嘗試虛空掌。

「你不是想要在擂台上重現寒夜月明嗎,那我就抽空擂台上的一切,沒有寒夜,沒有月光,看你怎麼寒夜月明。」

手掌微動,冰冷的氣息聚集,凍徹心扉。

「啪!」

輕響之下,聚集在古易手掌上的冰冷氣息消散,就像是一層薄薄的冰碎裂。

「太冷了!」

古易深吸一口氣,他看到柳煜的嘴角露出嘲弄似的笑容。

「待會兒看你笑不笑得出來。」

手指再動,寒氣匯聚。

忍受着刺骨的冰冷,古易不斷聚集周圍冰冷的氣息,轉眼身上就像是結了一層冰。

台下的人看到這一幕,都以為是古易被柳煜的寒夜月明所鉗制。

林子燊關切的道:「周師兄!」

愁眉緊鎖,周秉宗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以他對古易的了解,不該輕易的被柳煜擊敗。

只是,眼前的古易,身上的冰層越來越厚,相信不久,就會被徹底的冰凍。

微微搖頭,周秉宗示意林子燊稍安勿躁,他相信古易一定會找到應對的方法。

身旁的秦季冷笑,寒夜月明是可以被化解,但是古易絕無可能。

「煜兒的實力,又增進了。」

「古易!可惜了!」

在他人看來,大局已定,柳煜獲勝,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深處擂台上的柳煜,不這麼想。

他現在苦不堪言,心中只有一個疑問:古易到底在幹什麼!

體內的力量瘋狂的流竄而出,化作無數冰冷的氣息湧向古易,偏偏身為寒夜月明的施為者,柳煜卻無法阻止。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不再阻止,體內的寒氣傾瀉而出。

霎時,擂台上的空氣都要凝結一般,石板上呈現一層霜露。

古易身上,厚厚的冰層覆蓋,將他包裹其中。

外人看去,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冰塊。

周秉宗心中一沉,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古易說不定有危險,輸了就輸了,性命要緊。

準備起身代古易認輸,周秉宗突然感覺到一隻手壓住他的臂膀。

霎那,周秉宗瞪眼看向秦季。

「周師弟?你要做什麼啊?」秦季當然知道周秉宗要做什麼,早有打算的他,又豈能讓周秉宗如願。

秦季的笑容就像是炎炎夏日中的冰雹,砸在了周秉宗的腦袋上。

他明白了,秦季,供奉一派,是想要古易的命。

「鬆開!」

低沉的話語中充斥着不可阻擋的意志。

「比試還沒結束,周師弟不要壞了規矩啊!」毫不在意,秦季仍舊壓着周秉宗的臂膀。

「滾!」

恐怖的氣息泵然而出,周秉宗一把甩開秦季,不待他動身,寒照峰七八位長老圍了上來。

「周秉宗,話過了。」

「敢這樣和我們峰主說話,太目無宗門規矩了。」

這時候,小靈峰的長老們反應過來,想要上前幫忙,卻被出現的毛越暄攔住:「你們想幹什麼?」

「是想挑起兩座峰脈的戰鬥,還是想挑起兩大派別之間的戰鬥!」

「毛越暄,你枉為小靈峰之人!」

林子燊怒喝,卻被皺眉的師兄拉住。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