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點上他們倒是出奇的與世無爭,也讓徐瑩瑩覺得很是納悶,她在這裡逛了這麼多天,也才發現原來這裡有那麼多好酒。

只是這也是一個商機,卻並沒有被他們發揚起來,還真是有些奇怪的喜好……

美酒是整個風靈國都十分出名的地方,有些人為了嘗一口聞名遐邇的美酒,甚至願意為此分外的波折。

好酒配好肉,這美酒配糕點還是顧久檸第一次見,所以今日她才對此格外的注意了一些,沒想到因此喝多了。

「哎呀!」

徐盈盈已經數不清楚這是第幾次被顧久檸無情地給踩中了自己的鞋子,好不容易換了雙新鞋子,她還沒來得及心疼呢,就又被對方給踩了幾腳。

「我說你要是再不站穩,我就把你給丟在這裡了!」她總算是忍無可忍,將顧久檸給拉到自己的臉前,有些嚴肅的看著她。

顧久檸突然被這麼一吼,像是個小孩子一樣嘚瑟縮了一下肩膀,似是有些沒有反應過來,眯著眼睛努力地想要看清楚面前這人到底是誰。

「凶什麼凶啊……」 鳳舞雪香 ,憨態可掬。

徐瑩瑩又哪裡提的起什麼氣來,只能無奈的嘆口氣摸摸她的腦袋,實在是有些束手無策。

「今日把你給拉出來,帶你來喝酒還真是失策,我還以為你的酒量和容墨有的一拼,也不至於沒用到這個程度……」

唉……這個時候要是容墨在這裡的話,肯定一把就將人給扛起來了,哪裡還會有這麼多事兒,還要她像小哄小孩子一樣把她給哄回去……

沒有辦法,自己造的孽自己要承擔後果,徐穎穎想要將她拉到身邊,這時身後卻響起了一道突兀的聲音。

「哪裡來的小娘子,怎麼喝成這樣?」

這聲音帶著輕浮,不用回頭就能想象到身後那人是怎樣的油膩,徐瑩瑩根本沒有搭理,只想著繼續往前走。

沒有被美人回答,那人肯定有些不大高興,這時快步走了幾下才繞到了她們的面前。

走到他們面前時, 鍋虧 ,而是約摸著三四個,朝他們穿著倒也人模狗樣的,只是手拿摺扇搖頭晃腦的樣子,叫人生不出什麼好感。

「果真是美人吶,哪怕是戴著面紗也擋不住好容顏……」說話的那人臉上猥瑣的表情叫徐瑩瑩心中看了犯惡。 第五百八十一章閑言碎語


他那肆無忌憚在她們的身上打量的眼神,叫她想要把他的眼珠子都給挖出來,要不是現在被顧久檸給靠著,她早就把身上的毒粉撒出去了。

她們這曼妙的身段以及那雙靈動的眼睛,就算是面紗下面有一張沒有光芒的臉,他們今日也覺得有看頭。

想到這裡,他們幾個人頓時又發出一陣刺耳的笑聲:「美人難得,這酒好喝不好喝?」

「滾開!」看著自己此刻還有最後的幾分耐心,徐瑩瑩不想要浪費自己那些毒粉,正想要把他們嚇退下去。

沒有想到他這一聲嬌喝,在他們聽起來卻像是女子撒嬌一樣,頓時讓他們眼中的光芒更盛。

「沒想到還是這麼個嬌蠻的美人,果然是帶刺的花朵……」

「這漫漫長夜如此寂寞,不如美人跟我們回去,而且我們那兒還有更好喝的酒呢……」

「是啊是啊,我們的酒要什麼有什麼,美人想喝哪一種都可以……」

眾人紛紛調笑,那雙猥瑣的眼珠子轉來轉去,眼神在他們的身上肆意流轉,已經讓徐瑩瑩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真是山不轉水轉,有活路不走,偏要走她們這條死路。

懶得跟他們廢話,徐瑩瑩此刻只想要回去找張床,好好的睡一覺,可才叫舒服呢!

「我已經警告過你們了,這可是你們逼我的,既然如此,那麼你們今日就不要走了!」

她這一聲威脅沒有用多大的力氣,只因為喝了酒,所以說話總有一股慵懶的調調。

而這樣的聲音更是聽的這些人心癢難耐,紛紛笑得更加猖狂,甚至還往前走了兩步,有些輕蔑的說道:「那我們倒是要見識見識,美人有什麼樣狠辣的手段了……」

還不等徐瑩瑩說話,又有一個人笑著開口:「不過這俗話說的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若是能夠在每人身上好好的享受一番,哪怕是就這樣死了也不算遺憾……」

他這話算是說的最是直白了,男人之間說這樣的混話已經算是很是常見。

只是當著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就讓周圍不小心聽見的女子都是臉紅著走開……

這一群混混小子在這條街那可是出了名的,經常調戲良家婦女,只是有的時候不敢做什麼明目張胆的事情,有的時候卻趁沒人注意對這些女子動手動腳的。

他們最喜歡的就是將出來逛街的青樓女子給帶走,這口袋裡大把大把的銀子全部都落入那些女子的口袋,也讓人十分的厭惡。

而那裡的騷動遠處也不是沒有人注意到,只不過他們這些行為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這些人倒也司空見慣,只是嘆了一口氣:「又不知道要禍害誰了,這些人真是造了孽了……」

有人開的這個口,其他人自然紛紛搭腔:「誰說不是呢?招惹上了這群惡霸還能不能安然無恙的走出來可就難說嘍!」

不過也並不是所有人都是懷著同情的心情在這裡評頭論足的,有人卻是有些不屑一顧,嗤笑一聲。

「你瞧瞧他們惹的是什麼樣的女子,看他們的樣子恐怕也不像是什麼好人家出來的女子吧?」

說話的是一個樣貌普通的女子,倒也沒有做什麼,只是眼神當中帶著一些不善,似乎對那兩個被糾纏的女子帶著莫須有的敵意,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

她這麼說,其他的人多多少少的也對那兩位女子多了幾分打量。

這話糙理不糙,說的倒不是沒有一點道理,有哪個好人家的女兒會穿成這副模樣戴著面紗出來的,而且那麼多人的地方還喝的那樣爛醉。

「哎,不是我說這些青樓女子呀,就是該給她們一些教訓!」一個婦人懷裡兜著一個籃子,籃子裡面放了一些瓜果蔬菜,只是她的眼神卻全然放在不遠處的那些人身上。

「成日里如何想著勾搭男人沒個正形,現在被人給糾纏了,也是她們活該,要不然還不知道得囂張成什麼樣子呢!」

「就是就是,我看她們此刻呀,表面上做的慌張,實際上還不知道有多高興,有男人願意搭理她們呢!」

有人應和,那婦人說的更是起勁:「昨兒個我還看見了幾個跟他們同樣帶著面紗的女人把別人家的男人給勾引走了呢!這群人不禍害別家的人就好像會死似的……」

這麼一說眾人對那顧久檸二人的同情心紛紛下降,只是男人和女人的關注點永遠都不會在同一個地方。

瞧他們二人雖說喝得爛醉,但是言行舉止卻並不像是青樓女子,而且像他們男人的感覺是十分敏銳的,尤其是對著女人。

青樓女子也有青樓女子的特徵,二人卻不太像。

「搞不好這二位是從外地來的吧,不知道咱們這兒的規矩,所以才……」一個年紀稍長的人試探性的說道。

只是他還沒有說完話,就被那婦人給打斷了:「李老頭,我看你不會也是起了什麼歪心思才在這裡幫她說話的吧?」

那婦人眼神嫌棄不過卻絲毫沒有什麼避諱,頓時讓年紀那麼大的李老頭也是十分的惱怒。

「笑話!我都這麼大把年紀了,能動什麼歪心思,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那可說不准你們男人那點花花腸子,難不成我們還不清楚嗎?瞧你們這一個個裝的斯文似的,心裏面想著什麼我們這些女人還會不知道啊?」

那婦人也是個潑辣的性子,嘴上可絲毫不示弱,拿出自己與人罵街的本事,非要把這個李老頭給說的說不出話來才好。

對方都這麼說了,李老頭自然氣得七竅生煙,可以反駁不出什麼話來,只是甩了一甩袖子,從人群當中走開。

二人說話惹得周圍的人發笑,那邊依舊被糾纏的兩個人卻沒了多少耐心。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人聚攏的越來越多,顧久檸只覺得自己有些胸悶,一股想吐的感覺從心底生出來。

渾渾噩噩地靠在徐瑩瑩的肩上,叫他總是沒力,每動一下都覺得要栽倒了似的,讓她十分的沒有安全感。

「喝水……」嗓子有些沙啞,但還能發出聲音,「瑩瑩,我要喝水……」 她這不說話還好,一說話更是讓聽見的這些人眼前一亮,不曾想這個看起來不省人事的姑娘聲音居然這樣的勾魂。

這要是往床上一扔,那時還不是讓他們欲仙欲死?

他們心中那些猥瑣的想法全部都表露在臉上,那雙越發肆無忌憚的眼睛更是讓就算是現在有些意識混沌的顧久檸都有所察覺。

有人的眼神黏在自己的身上,顧久檸雖說沒有看到,但是身上自帶的警惕也會告訴他,有人對自己不懷好意。

此刻徐瑩瑩早就沒有了耐心,只是他身上還粘著像一灘爛泥似的顧久檸也不好動作,只得不耐煩地說了一句:「可別怪我沒有給你過你們機會,趕緊滾開!」

「喲!瞧著小娘子人不大口氣倒是不小,我們都要看看你一個人該怎麼奈何得了我們這些人!」


人群中發出肆意的嘲笑聲,沒人相信就她一個弱女子還能奈何得了他們這些五大三粗的大老爺們兒。

原本出門也不會隨身帶著害人的玩意兒,只不過今日徐瑩瑩正巧帶上了,也不知道是天意還是什麼的,就活該這些人自討苦吃!

這一下徐瑩瑩反倒是不在慌亂了,這邊將顧久檸扶到一邊沒人的凳子坐下,讓她靠著稍微睡一會兒。

「水……」迷迷糊糊之中,顧久檸還在囈語著。

「你這個心大的,人都欺負到你自己的腦袋上來了,居然還在這裡睡覺,要不是今日我還清醒著,你就等著被人給扛屍扛走吧!」

徐瑩瑩氣氣的點了一下她的額頭,結果對方連個眼皮都沒抬一下,到叫她好一陣無語。

只是她剛轉身,身上的東西還沒來得及拿出來,結果這人圈之外卻想起了另外一道,讓她覺得有些熟悉卻想不起來是什麼人的聲音。

「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如此放肆,難道這裡還不講道理了嗎?」

他的聲音十分響亮,擲地有聲,中氣十足,一看便知是一個爽朗的金旭。

這群人平時作惡慣了,沒有想到居然有一天還會被人阻止,一般來說他們都是避之不及的,誰敢在自己的頭上給他們掉臉子,也是不怕死!

被人這麼一欄著,這些人一時半會兒居然沒那麼快反應過來,等到他們轉身朝那道聲音看去去相互對了一下眼神,並沒有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什麼。

是個身著異服,一看就不是風靈國人,沒想到這身在異鄉居然還敢行這種事。

也難怪或許正是因為不是本地人,所以不知道這裡的規矩,一時半會兒盲目出來出頭也是正常的。

「哪裡來的毛頭小子,也敢擋爺的路?」

領頭說話的那個人,似乎是這些人當中的帶頭人,而且瞧他那副樣子也最為土氣,可指不定是這裡頭的大哥。

「就是,可不要為了所謂的英雄救美丟了性命,我勸你還是趕快滾開了吧!」

有人在一旁附和著,眼神輕蔑,絲毫不將說話的人放在眼裡。

這找死的人他見過不少,面前這麼猖狂的還是第一次。

那人身上的確不是風靈的服飾,而且還是一副才不足二十年華的人,一看就是年輕氣盛的毛頭小子。

不過他雖然看著年輕,但身形壯碩,一看就是草原人士,再加上他身上的服飾也的確如此,應該是從西原來的。

金旭沒有想到自己才來,這第一天居然就遇到了這等事情,好不容易甩開他們重新回到這裡。

他正想著一定要找回上次遇見的那位美人,沒想到還能看到這種事情。

不過竟然讓他看到了,他自然就不會袖手旁觀。


那兩位女子手無縛雞之力,而周圍看戲的人壓根就沒有出來幫忙的打算,看到他是一陣氣憤,沒有想到人心居然如此冷漠。

「我給你們逃走的機會,不然的話信不信我就報官來抓你們?」

金旭一開始想的是不要將事情鬧大,畢竟他才剛來這裡行事要低調一些,不然的話若是讓他們給找到了又少不得要一番嘮叨,勸自己趕緊回去了。

不過他說出了這句話,卻引得周圍的人一陣發笑,那嘲笑聲越來越大,顯然是將他給當成了沒什麼本事嚇唬人的虛頭巴腦的小子。

「哈哈哈……」



領頭那人笑得前仰後合,似乎是聽見了什麼大笑話似的,而且越發的猖狂:「老子在這裡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說想要報官抓我呢,真是好大的笑話!」

若是可以報官的話,這裡的人早就報官了,只是這是連官府都管不了的事情,他們又怎敢說什麼報官?

還以為他氣勢如此大,而是真的有什麼本事呢,卻原來也是一個紙老虎。

「小子,我們大哥是看在你初來乍到,不想為難於你,若是聰明的話那就趕緊滾的遠遠的,不要來礙我家大哥的眼!」

一旁的小嘍啰可是很殷勤的說著話,當然這話里話外也在無形之中恭維了那人一番。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