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樓上的大食兵卒陷入了混亂。

他們被衝上去的幽冥鬼軍,死死地堵在了城樓之上。


而城門下,則是燕雲十八騎,橫刀坐馬,等待城中的大食兵卒到來。

“嗚嗚。。”

大食兵卒取出號角,吹響。

當即傳遍了整個石城。

“是號角!!”

“該死,李易怎麼來的這麼快!!”

“勇士們,快起來,迎敵!!”

城中熟睡的大食兵卒,猛然驚醒的坐起。

瞬間回過神來,驚懼的朝四方嘶吼,拿捏着戰刀,瞬間翻身上來,向着城門殺去。

而宮殿中的大食兵卒,也被吵鬧聲震醒了。


紛紛披上甲胃,握起了戰刀。

然而。

匆忙惶恐的他們,卻沒有發現,石國王子石摩達,眼眸呆滯了一下,瞬間恢復了瘋癲的狀態。

還不時的學狗叫,向大食兵卒討要吃的。

“滾,你這個瘋子!!”

卻被大食兵卒一腳踢開。

他們那裏有時間去管石摩達,現在他們想的是該如何逃出石城。

李易來了。。

一旦他進了石城,那他們將會無一存活。

這一點,大食兵卒比誰都清楚。

於是。

一名大食兵卒,眼眸微閃,大喝道,“你們快去組織勇士們,告訴他們不想死,就給我衝殺出城!!”

說完。

大食兵卒驀然轉身,快步進入到了宮殿內閣,揪出了一名貴婦人,拉倒了其餘大食兵卒面前。

面容猙獰的問道,“快告訴我,石城的密道在哪裏!!”

“呸!”

貴婦人啐了一口大食兵卒。

眼眸怨恨。

她衣衫襤褸,可見之處傷痕累累,顯然是被大食兵卒,無情的折辱了一番。

“不說?!”

大食兵卒抹了抹臉上的含血的吐沫。

獰笑道,“你不說,那我就殺給你看!!”

而這時。

剩餘的大食兵卒,又從宮殿內閣,揪出了十多名女子。

她們皆是嗚聲哭泣,驚恐萬分。

雖然他們衣袍污跡斑斑,但從款式與花文上來看,不難發現她們都是高貴之人。

也說明了,她們是石摩達的王妃們。

“噗嗤!”

大食兵卒沒有廢話,直接一刀解決了一名王妃,再惡狠狠的盯着貴婦人道,“你說還是不說!”

“畜牲!”

貴婦人怒聲大罵,恨聲道,“我就是死,也不會告訴你們的!!”

“殺吧,反正她們都不乾淨了,殺了正好留個清白,免得活着悲傷與痛苦一生。”

“好,好!!”

大食兵卒怒極而笑,反手又殺了兩名石摩達的王妃。

擡眸,卻發現貴婦人牙齒緊咬,無動於衷。

這讓大食兵卒懊惱。

但隨即,他的目光突然移向了宮殿門口,此刻正在瘋癲打滾的石摩達身上,眼眸一亮。

既然這羣王妃不能讓你動容,那你的兒子,你總歸會心疼吧?!

想到此處,大食兵卒握着戰刀,大步的走向了門口的石摩達,將他生拉硬拽的揪到了貴婦人面前。

“王兒,王兒,你怎麼啦啊。。”

不出所料。

貴婦人見到石摩達,神情鉅變,猛的向石摩達撲去,口中哀呼連連,眼眸中的淚水,瞬間奪眶而出。

不過。

卻被兩名大食兵卒死死地按住了肩膀,讓她掙脫不得的怒喝,“快放開我!!”

“快開你?。”

大食兵卒冷笑。

只見他舉起了戰刀,一刀插在了石摩達的大腿上,狠聲的說道,“快告訴我,石城密道在哪裏!”

隨着大食兵卒的喝問,石摩達也同時發出慘叫,雙手捂住了自己的大腿,滿地打滾的喊疼。

“王兒!!”

這一聲聲的慘叫,讓貴婦人情緒大崩,淚流滿面的連連嘶吼道,“你們還有沒有人性,他都瘋了啊,你們怎麼還如此對他!!”

“再問你一次,說還是不說!”

大食兵卒無動於衷,反而是再次舉起了手中戰刀,直直地對準了石摩達的脖頸。

只要貴婦人,再敢搖頭,言不知。

那麼大食兵卒,可能就真的會砍了石摩達。


他們逃不了,那就讓石國王子陪葬也好!

“我說!”


最終。

貴婦人妥協了。

她怎能親眼看着自己的孩子,慘死在自己的面前呢?

只見她擡怨毒的盯着大食兵卒道,“密道就在城南衆王碑下,你們要逃就逃,別在傷害我王兒,他已經瘋了,這對他來說,已經是生不如死了。。”

從王碑?

大食兵卒愕然。

他顯然知道這個地方,因爲哪裏是石國曆代國王的墳墓,向來都是石國的禁地。

“不殺他也行,你來給我帶路!”

大食兵卒踢了一腳石摩達,拽起了貴婦人,就往宮殿外走去。

而其他的大食兵卒見此。

也紛紛跟隨其後。

他們知道,他們身前的大食兵卒黑爾,已經放棄了正在與李易搏殺的大食勇士們。

不過,爲了活着,他們只能沉默。

而城門口。

李易已經策馬衝入了城中,與趕來的大食兵卒廝殺在了一起,步步緊逼大食兵卒後退。

“李易,你要如何才能放了我們!!”

“這些財寶都給你,放我們一條生路可好!!”

“該死,你個惡魔!!”

可惜的是。

不管大食兵卒再怎麼大吼大叫,都沒有讓李易揮舞的唐刀,停頓那麼一絲。

“放過你們?”

李易嗤笑,而後大喝道,“一羣腌臢的畜牲, 爲你不再尋死 ?!”

“你們這一輩子,除了搶掠屠戮,還會什麼?!”

“連一絲底線都每天,你們怎配活在世上!”

“我李易不殺滅你們,天理難容!!”

話音剛落。

李易再次大喝道,“衆將士聽令,給我殺,前進,衝鋒!”

“諾,殺!”


三路鐵騎大吼。

齊齊向前方大食兵卒衝撞了過去。

一時間。

大食兵卒不敵,三路鐵騎當中的重甲騎兵,當場被衝撞出了一條血色通道。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