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了這個想法,顧雲特地用鍊金術打造了一個『保險柜』,並且把聖杯底座給鎖了進去。

「科諾公司……」

顧雲喃喃了一句,聯繫了還在柏林的愛麗絲。

「布魯斯,你這是在……?」愛麗絲·萊斯利接通了顧雲的視頻電話,她對於顧雲身後霍格沃茲的古老牆壁有點好奇。

「你暫時不能夠知道。」顧雲淡淡地回道,做特工組織的老大就這點好,他不想要解釋,就不會有人敢追問。

「你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顧雲將話題引到了柏林問題上,「他們還是不同意合作嗎?」

「是的!他們組織裡面的老頑固遠比我們想象的要多!」

愛麗絲·萊斯利無奈地點點頭,「用米勒的話說,這些人活的時間剛好就是在電子信息技術崛起之前的時代,他們沒有新時代巫師的開闊思想,也缺乏面對保密法結束之後的世界的勇氣!」

顧雲皺了皺眉頭。

他之前的預估果然出現了問題。

原本按照他的想法,合作是合則兩利的事情,科諾公司都這麼挑釁巫師世界了,國際巫師聯合會若是不反擊,那麼普通巫師的呼聲就會反對他們。

但他忽略了很重要的一點,國際巫師聯合會的這些政客和普通人社會那種從血海中殺出來的政客完全不同。

前者在巫師世界,本身願意從事政客的人就少,內卷比較少;

普通人社會的政客每一個都是一步一步殺出來的,每走一步就要淘汰不知道多少同樣出身的人,他們對於政治的敏銳程度遠超過巫師世界的政客們。

「繼續保持溝通吧!既然年輕的巫師有這個想法,那麼我們就先和年輕的巫師交好。

至於正式的合作,不需要表現的太急切,能夠達成就非常完美,不能夠達成也不是不能夠接受。」

顧雲現在的心態也平和了下來,他不再急切地去追求毀滅科諾公司,因為這是不可能的了!

科諾公司就像是海面下的冰山一樣,越是挖掘,就越是可以察覺到他們隱藏的恐怖實力。

在活埋時期,科諾公司在顧雲眼中,只是一個很普通的軍事外包供應商。

而到了生化危機時期,能夠在曼哈頓周邊建立這麼一個蜂巢基地,就可以看出科諾公司的手眼通道。

曼哈頓危機期間就更加不得了,科諾公司真正地開始展現出自己的獠牙,追蹤者和巨型追蹤者的數據機已經可以作為橫掃世界的生化原型武器了。

原本以為到了巫師世界的時代,科諾公司會跟不上時代成為一個小嘍啰,但事實上他們卻完美地過渡了過來,甚至表現的比原本時代更加的肆無忌憚。

每一次和科諾公司教授,略微輕易科諾公司的顧雲,都會被刷新一次對科諾公司的認知。

顧雲隱隱覺得科諾公司就是新手村的大BOSS,解決了科諾公司,那就代表著顧雲已經脫離了初級劇本師的階段,可以邁入下一個階段了。

暫時沒有達成可國際巫師聯合會的合作,顧雲內心也不著急,只是按照原本的計劃,繼續對科諾公司的調查。

之前柏林事件的後續,他分成了兩個小隊進行處理。

一個小隊是愛麗絲·萊斯利領導的談判小組,只要是促成和國際巫師聯合會的合作,現在暫時受阻,只能夠徐徐圖之。

另外一個就是跟蹤科諾公司接應隊伍的小組,用的全都是S.H.D.原本的特工,並且讓紅后輔助他們進行跟蹤,試圖找到科諾公司高層們現在的地址。

不出意外的,沒找到!

科諾公司的車隊出城之後立刻開始化整為零,從開始二三十個人的車隊,到後面一車兩三個人,再到後面分的就更加散了。

S.H.D.的特工曾經意圖出手替代其中一個人,打算混入科諾公司的撤退隊伍之中。

但僅僅一個晚上,他就被發現,再也沒有接到過後續的撤退路線。

這一場追蹤和反追蹤的戰鬥,與其說是S.H.D.的特工和科諾公司的特工的較量,倒不如說是兩個人工智慧之間的較量。

紅后通過破解大衛的密碼,試圖讓S.H.D.的特工偽裝成為科諾公司的員工,來獲得撤退的路線。

但大衛作為防守方,只要之前做好預案,擁有足夠多的驗證流程,那麼就不可能被滲透進來。

紅后出手的時間已經算是晚了,但依舊沒發現大衛所有的驗證方法,最終還是被發現了。

但這一次滲透也獲得了不少的信息,足以讓他們回過頭去追查之前跟蹤的斷掉的線索,似乎又開始出現了一些眉目。

這段時間S.H.D.的特工們就在忙著這些事情,企圖通過殘留的線索找出科諾公司高層的位置。

但每一次嘗試似乎都距離破解已經很近了,卻又都差了一步。

外面的世界鬧得沸沸揚揚,一點都沒有影響到霍格沃茲,城堡內也迎來了一個盛會——魁地奇杯!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的閱讀地址:https:///135666/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最新章節、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文字鋪、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全文閱讀、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txt下載、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免費閱讀、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文字鋪

文字鋪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在異世界開網咖、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抱歉,我們暫時性,還沒辦法讓你見宋吱吱。」

貝瑤不緊不慢的說道,接着就看到阿凱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僵住了,他瞪着眼睛對着兩人咬牙切齒的說,「你們兩個人,是在騙我的是不是?你不知道你從哪裏知道了我和宋吱吱的過往,其實你們兩個人根本就不知道她在哪裏是不是?」

「我們真的認識宋吱吱,你也見過她。」貝瑤攤了攤手,她只是不方便這個時候讓他見,他怎麼就開始陰謀論了呢,阿凱剛剛爆了句粗口,「放屁……」他怎麼沒看到,等等。

阿凱沉默了下來,他雙眼獃滯的看着面前,腦海里閃過一幕自己在醫院門口碰到了一個長的酷似已經去世的宋吱吱的女人,可她見到自己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測,後來她身邊還跟着一個男人,好像就是……眼前的這個男人。

「那天跟你在醫院門口的那個人,就是宋吱吱?」

阿凱緊緊的盯着易瑾爵問出這句話。

易瑾爵沒有回答,可阿凱心裏面已經有了答案,他眼眶一紅,像是小孩子一樣,眼角滾落大顆大顆的淚珠,可表情卻在癲狂的笑。

「哈哈哈哈,她沒事情就好,我就知道她肯定還活着。」此時阿凱已經不去想自己親眼,看到宋吱吱的身體被抬入火化室的這件事了。

他貪婪的回憶著和宋吱吱相處的點滴,後悔在醫院的時候,真的相信了她編造出來的假名字,後悔在醫院的時候因為害怕自己的身份曝光匆匆離開,沒有和她多說兩句話。

「你,你們想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們,能不能讓我見見宋吱吱。」

一米八的大男人,提起來宋吱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哽咽,貝瑤單手撐著頭面無表情的看着他,「你覺得,她想看到你嗎?她把你當成那個痛苦地方唯一的好朋友,結果你就是這麼欺騙她的,更何況你們組織要是知道她還活着的話,會放過她嗎?」

貝瑤的幾句話,成功的讓剛剛還叫嚷着想要看宋吱吱的男人安靜了下來,「是她不想看到我嗎?你們放心,我知道她沒死,高興還來不及,絕對不會出賣她的,當初我也不想騙她,可我根本就沒有選擇。」

「沒有選擇?阿凱,你手裏面沾染的人命應該也不是一條兩條了吧?」

阿凱兩手一緊,別說是那些被他們虛偽實驗體的種豬,就是他們的人,他也殺過,在那個島上想要存活下來實在是太不容易,小時候他就知道,自己如果想要活下去,一定要踩着別人的屍體上去,在那個沒日沒夜的訓練場,上百名小孩的存活率只有百分之十,若是自己心慈手軟的話,最後就是別人踩着自己的屍體活下去了。

阿凱不認為自己有什麼錯。

「我只是為了活下去。」

貝瑤眯了眯眼睛,她剛剛一進來,就察覺到了阿凱是一個亡命之徒,這樣的人事不怕死的,而且他在看到自己和易瑾爵剛剛進門的時候,眼中閃過的濃重殺意,讓她這個,在戰場上待過那麼多年的人,敏銳的捕捉到了。

相信易瑾爵應該也察覺到了。

阿凱表面上一副洗心革面,痛徹心扉,只為了見到宋吱吱一面的可憐樣子,不僅引不起自己一點同情心,還讓自己對他的戒備心加深。

他現在在自己面前,就像是農夫與蛇裏面的毒蛇,還沒有露出自己虛偽的真面目,這種男人,她不會讓他見到宋吱吱的。

貝瑤對他的話不敢苟同。

最開始阿凱可能確實是想要活下去,可他後來已經取得了活下去的資本以後,真的就沒有再傷害過一個人了嗎?那是不可能的,見到血腥的惡狼,被放歸山林以後也不可能控制住自己的嗜血,他已經不把人命當成一回事了。

這也是他們這個組織的變態之處,他們的組織培育出來的人,自認為自己是高人一等的上帝,可以隨便的支配,別人的生死,還美其名曰的將這件殘忍的事情,稱為人類的淘汰。

「關於你們組織上的事情,你還有沒有什麼想說的?」

「我沒有什麼想說的了,剩下的,你們要是想要讓我說的話,就讓我看到宋吱吱,見到她不用你們問,我都會把我知道的全部說出來,要是見不到她我什麼都不會說,你們不要把我當成了剛剛掛在門口的那個蠢貨,隨便的打幾下就會鬆口,你們就算是打死我,我要是不想說也絕對不會說一個字。」

貝瑤和易瑾爵見已經沒有什麼想問的了,便站起身要離開,剛剛走到門口的時候,她扭頭瞥了一眼耷拉着腦袋,彷彿虛弱不堪的阿凱,拉着自己的男人離開了這個血腥味濃重的地下室。

兩個人沒有回別墅,直接去了二樓休息,一進入房間,貝瑤便詢問易瑾爵對阿凱的話是怎麼看的,他剛剛在地下室的時候沒有說幾句話,在自己看他的時候,他都是一副雙眼放空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樣子。

易瑾爵輕輕搖了搖頭。

「他不可信,或許宋吱吱真的對他意義不凡,不過還是暫時性別讓兩個人見面的好,他說的話我都會讓玄一去一一求證,等到求證結果出來了,再考慮這件事。」

「你懷疑他騙我們?」

「瑤瑤,你不是也是在懷疑這件事嗎?」易瑾爵似笑非笑的看着貝瑤。

她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畢竟這種亡命之徒的話,最不可信了,我以前就碰到過……」

她話說到這裏,猛地停頓了下來,她確實是碰到過還是上輩子的事情,那是她好不容易的休假時光,她脫下軍裝出門購物,結果正好碰到了被軍方通緝的一個手上染著十幾條人命的亡命之徒,自己將他抓住以後,他涕泗橫流的說自己是被逼無奈,這人向著一副憨厚老實的樣貌,任憑誰,在看到他的樣貌都無法和一個殺了十幾個人的殺人惡魔划等號。

。 【這人也太小氣了吧,不就是說了她幾句,還在微博上面耍小性子,以為自己是天皇老子呢,誰都得慣著她!】

【這是恃才傲物了吧,研究出個全息投影就NB成這樣了?】

【樓上的,研究出全息就是NB,你有意見?有本事你別用啊!每個正直的科研工作者都值得尊敬,你們這些滿嘴噴糞的人一邊用著別人研發出來的東西,一邊肆無忌憚的謾罵,端起碗來吃飯,放下碗罵娘,噁心人。】

【小姐姐別這樣啊,我很喜歡你的,我是你的鐵粉啊,求白名單!】

【這次是真的將人家的心傷到了吧,唉,未知全貌不予置評,希望網路大環境能好好地改一改。】

【照我說,你們安分得了,要是我被人一通罵,回頭又被這些人一蜂擁地跑來道歉,我能把屎給他們罵出來。牆頭草一群,你們的道歉誰稀罕,我還嫌聲音嗡嗡嗡的既浪費我流量,還佔我手機CPU。】

這條微博一出,有難過的,有生氣的,還有謾罵和道歉的,但唐妺的微博已經無法評論和私信,有再多的話,也發布出去,最後只能轉戰媒體的新聞里發表評論了。

但即便如此也沒有絲毫用處,事後也只能看著對方的微博乾瞪眼。

沒辦法,誰讓人家說的是事實呢,人家自己有底氣,而他們這些普通人卻不能到時候真的不使用全息吧。

發布會結束之後,又是一連串的通稿不要命的發,不過他們甘之如飴,反觀那些因為被段括私下裡逼迫不允許到場的,如今也是悔到腸子都青了。

但損失最大的要數段括了。

一開始他並不知道全息技術是唐妺的,在得知如今的全息技術比之前的全息技術好的時候,他也有過懷疑,但沒有放在心上。

今天也因為魏東和謝蘭玉的話,又在得知技術的擁有者要跟宋家合作的時候,他暗地裡打壓著那些要來參加發布會的人。

結果等網上鬧大了之後,他才發現全息技術的擁有者竟然是那個當初只會溫言軟語向自己哭訴學業難懂的人。

而他也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得罪了她!

現在更糟糕的是,這項全息技術現在大家都知道是魏東搶過去的,也知道了魏東原本的研究成果,比之唐妺手中的遠遠不足。

這也就導致他之前談過來的合作都崩了!

科技界的大門,他一腳還沒踩進去就被人關在了外面,作為一個天之驕子,他又如何受得了這樣的落差!

這種落差感在知道唐妺要和宋初合作的時候變得更加強烈。

從會場出來,唐妺沒能回家,而是被研究院的一通電話叫了過去。

今天鬧得轟動這麼大,研究院算是狠狠地跌了面子,即便是許巍不會被撤職,也免不了上面的狠狠一頓責罰。

不過唐妺幾人過來不是因為被找茬,而是來接受道歉的。

路上宋初問唐妺:「魏東你打算怎麼處理?」

「既然乾的事違法的勾當,當然是要用法律來制裁他了。」

宋初勾唇,「那看來你要快一點兒,人這會兒已經到了機場了,再過一個小時就出國了。」

唐妺遺憾地嘖了一聲,「這麼著急跑路?那就現在報警吧。」

這時朱珠嘿嘿笑了起來,「在澄清視頻發出來的時候,我就已經報警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有消息了。」

唐妺摸了摸下巴,「本來我還想著他會跑來跟我談談交易呢,沒想到居然直接就要跑路,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他的勇氣。」

宋初搖頭,「是你高估了他的骨氣。他自以為擁有你的研究數據,想要拿著這份數據跑去國外重新謀一個好前程。」

唐妺聞言更是覺得遺憾了,「這樣啊,我倒是想要看看他帶領著一幫外國佬朝著錯誤的研究方向使勁兒呢,估計又是一場好戲看。」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