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奇此時怎麼能讓這冰藍戰士恢復中樞系統呢?

在靈海中,伸出一隻腳,狠命的踹夏君的屁股。

「喂,快醒醒,再不醒咱們都要玩玩啦~」

「咣咣咣」的無影神腿楞是把疼暈死過去的夏君給弄醒了。

「拜託,以後你能不能運氣好一點?」

夏君臉色有些慘敗的說道。

「運氣要是很好,無法顯出您的重要啊?」

夏洛奇百忙中還來得及回聊一句。

左手早已跟瘋了似的拚命的錘擊軒轅神劍的劍柄。

夏洛奇邊錘邊跟這冰藍機器人開聊道:「奶奶的,我雖然實力下降了,可你聽沒聽過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的典故?」

冰藍機器人一愣,立刻啟動文明搜索程序。

「這是凡人世界中一個詩人的典故,說的是做人做事要堅持。」

「我了個去,這你也知道?」

夏洛奇發現這機器人喜歡抖機靈,於是,一邊繼續猛砸劍柄,一邊跟這玩意兒聊聊文學。

「喂,你知道網文么?」

「網文就是一種自由書寫的形式,只要是人都可以寫,但寫好卻很難。」

「需要人品與狗屎運。」

「哎呀,這你也知道?」

夏洛奇每一秒砸出的拳頭成千萬計。

軒轅劍靈都受不了了。

「徒兒,輕點,輕點,拜託,我的JJ~」

「哦,知道了,師傅,您忍著點,現在就靠您的老二拯救人類與復活島時空了~」

夏洛奇一本正經的說道。

「哎呀,尼瑪這玩意兒怎麼這麼難鑿納啊?」

軒轅劍靈對此也是服了。

今夜難爲情 「絕對是XING冷淡~」

這句話軒轅劍靈不好意思在徒兒面前說出口,免得帶壞了自己的寶貝徒兒。

只好在心裡暗暗叫苦。

「那你知道宇宙文明架構么?」

夏洛奇見這機器人腦子有點問題,繼續調戲它。

雖說計策有些成功,可冰藍戰士的攻擊卻沒有停止。

右手冰藍寶劍瘋狂揮舞,可憐封都皇城的這條步行街了。

「哎呀,白虎堂居然被秒成渣了,但願那高俅老兒在裡面捎帶被弄死。」

夏洛奇軒轅身形施展到極致,楞是讓那冰藍戰士計算精準的攻擊全部落空。

可是,這冰藍戰士也太他媽冷了,夏洛奇的頭髮、鬍子、衣服、皮膚、血肉真的全要凍成冰塊了。

「難道我會成為一根冰棍?」

夏洛奇在努力鑿納的同時,似乎有了些不好的預感。

軒轅神劍保持著一分穿透,沒有被冰藍戰士的恢復程序給頂出來。

吃奶的勁全使出來了。

終於,夏君奮起英雄力,再次抬起了復活島外在那強大無匹的封印縫隙。

寵妻入骨,囂張總裁閃遠點 「好啊~」

夏洛奇突然哈哈大笑。

「你笑什麼?」

「一般來說,人類笑是因為碰見了令自己開心的事情,比如撿到十塊錢,哦,不對,應該是撿到很多錢。」

「或者遇見一位美女主動要睡自己。」

「還有些人類喜歡做官,陞官了也會哈哈大笑……」

冰藍戰士的文明搜索引擎果然強大,這一點夏洛奇也是真服了。

冷酷總裁,我要定你 大自由天出品啊,還能不是極品?

伴隨著夏洛奇的哈哈大笑,軒轅劍猛然插入三分。

「啊~」

「敵人破壞能量中樞,能量中樞三分之一損壞,請求修復,請求修復。」

冰藍戰士還在不停的揮劍攻擊。

復活島華夏大宋內遭殃的面積越來越大。

春天飄起了鵝毛大雪。

清水河早已結冰到底。

冰藍戰士每揮出一劍,封都皇城就有上萬人死於非命。

終於,冰藍戰士一劍轟掉了皇城的一面圍牆與兩座箭樓。

最關鍵的是,大宋皇城的御林軍大營被冰藍戰士一劍擊中。

六十萬守衛大軍徹底玩完。

這些損失,華夏大宋還沒來得及統計。

夏洛奇繼續努力,宇宙域級實力的軒轅劍銳利多了。

「嗯,這下插的深~」

軒轅劍靈感覺很爽。

「徒兒,拔出來,看我再給它來一擊狠的~」

軒轅劍靈似乎早到了自信。

夏洛奇自然要聽從師傅的教誨,右手一拔,然後狠狠的一送。

「不好,敵人深入六公分,系統快要崩潰,系統快要崩潰,請求入替,請求入替?」

「什麼入替?」

夏洛奇聽愣了,沒明白。

「入替就是為了延續冰藍戰士的戰鬥力,就近尋找可以替代的生命體。」

「我靠,這機器人真鬼~」

夏洛奇心下一驚,可來不及反應了。

軒轅劍插的太狠了,一時半會兒拔不出來。

冰藍戰士的手腳全部歇火了。

可眼眸中突然閃出兩道高光。

宛如實質般的冰藍魂力頓時湧進了夏洛奇體內。

「宿主體質太差,體質太差。」

「不對,不對,宿主體質太強,宿主體質太強~」

「我靠,我倒底是強還是弱啊?」

「對不起,宿主的體質不是我能夠判斷的~」

冰藍戰士鑽進來的主控能量逐漸衰弱了下去。

好像被什麼給鎮壓住了。

夏洛奇一愣,靠,原來這冰藍戰士的高強度入替,激發了體內七彩神元境的精神力。

虛空境看來不是這冰藍戰士能夠對付的。

夏洛奇緊張的心不由放鬆了下來。 ?三秒神元境精神力將冰藍戰士壓縮成一截冰藍手指,內部控制系統被摧毀。

夏洛奇的左手食指成了冰藍戰士寄宿的地方。

原本想入替夏洛奇的冰藍戰士程序在虛空境初級初階實力的精神力面前無法完成。

冰雪消融,最後一秒虛空神元境不知為何進行了時空逆轉。

那些冰藍戰士摧毀的華夏封都的建築、人馬等恢復了大半。

可城牆、箭樓、六十萬御林軍人馬卻沒有恢復。

白虎堂就此成了廢墟。

夏洛奇有些愕然,自己並沒有發動邏輯逆轉程序啊,怎麼這神元境精神力竟然自主完成了一次邏輯逆轉法則。

「難道是神元境精神力擁有了自主意識?」

想想有些開心。

但不能確定。

「喂,夏君同志,這是怎麼回事?」

「自主複製、自主激發唄。」

「恭喜你,走大運了。」

夏君吸溜吸溜的努力恢復自己的傷勢。

鬱悶的要死。

好不容易攢下來的能量有化作泡影了。

「好處全被夏洛奇得去了,自己為何這麼背運?」

重新清醒過來的夏君有點開始「懷疑」人生了。

「好了,你拽你先睡,我忙我奮鬥~」

夏洛奇楞楞的給夏君來了一句機器人台詞。

「這就是你與大自由天一戰的成果?」

夏君有些哭笑不得了。

「恩師,你怎樣?」

夏洛奇回頭看著盤膝在雲端冥想的張載問道。

「我快好了,冰毒基本被逼出體外了。」

夏洛奇一看張載的右臂逐漸長好,就放心了。

「恩師,我送你回書院吧。」

「你趕緊入門去,我自己認得路。」

張載掃了一眼夏洛奇,知道夏洛奇的《心境寶典》還沒入門,當即作很煩狀,作恨其不爭狀,要給夏洛奇壓力的樣子。

夏洛奇見文德之心的恩師如此古板,也就不多打擾,飄身落地。

「咦,居然有些冰藍傀儡戰士的身法了呢~」

夏洛奇落定,左手手指處包含著的龐大的冰藍傀儡戰士的信息轟的一下湧進腦海。

「哦,大自由天的坐標~」

「哦,巨大的高能礦藏~」

「哦,文明之巔~」

……

儲存在冰藍戰士內存中的信息除了那套通訊與自控系統被徹底摧毀外,其餘的保存完好。

「這神元境精神力很是讓我期待哎~」

夏洛奇忍不住嗲了一句。

夏君也忍不住落了一地的雞皮疙瘩。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