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吼道:「是哪個混賬在說話!!」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乖,吃點飯再睡!」

蕭燁陽將炕桌放到了床上,一手將裹著錦被的稻花摟在懷裡,一手拿著勺子舀了一勺燕窩粥遞到了稻花嘴邊。

稻花此刻累得眼睛都不想睜開了,一點也不想吃東西,直接別過了頭,躲開了勺子。

蕭燁陽見了,連忙柔聲哄道:「認親宴上你就沒怎麼吃東西,這要再不吃,當心夜裡餓得你睡不著。」

稻花閉著眼睛哼了哼,心道,只要這傢伙不來折騰她,她鐵定能睡著。

蕭燁陽見稻花不動,舀了幾勺粥含在嘴裡,然後直接堵上稻花的柔唇,將粥渡給了她。

稻花嚇得連忙睜開了眼睛,被強迫吃了一大口粥的她,秀目圓睜:「蕭燁陽!」

蕭燁陽笑了笑:「你自己喝,還是我喂你?」

見他又開始舀粥往自己嘴裡送,稻花趕緊道:「我自己喝。」

蕭燁陽得逞一笑,手中的勺子轉了個方向,送到了稻花嘴邊,稻花立馬張嘴喝了。

之後稻花連喝了大半碗燕窩粥,就對著蕭燁陽搖了搖頭。

蕭燁陽放下勺子:「要不要再吃點其他的?」

稻花:「吃不下了。」

蕭燁陽見稻花確實不想吃了,也不多說,輕柔的將她放到床上,才拿起筷子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看著稻花睜大著杏眼瞧著自己吃東西,蕭燁陽笑問道:「怎麼,不困了?」

稻花見蕭燁陽雙眼驟然竄出興奮的光芒,嚇得連忙往被子里縮了縮:「困……困極了。」說完,就連忙閉上了眼睛。

可惜,剛吃了飯,有些難以入眠。

直到蕭燁陽吃好了,叫來王滿兒進來將炕桌收拾了,重新鑽回了被窩裡,稻花都還沒有成功入睡。

蕭燁陽側躺著身子,用手杵著腦袋,眉眼含笑的看著背對著自己裝睡,可眼睫卻在不斷顫動的稻花:「睡了嗎?」

稻花裝死,沒去搭理蕭燁陽,這傢伙吃飽喝足了,正是精力旺盛的時候,要知道她沒睡著,指不定又會折騰她。

見稻花眉毛亂顫得厲害,蕭燁陽好笑得不行,將手搭在了她腰肢上,上下游移,不住的挑逗著。

眼看蕭燁陽呼吸越來越急促,稻花沒法在裝睡了,用力的按住身上那不規矩的手,翻過身子,氣鼓鼓的瞪著蕭燁陽。

「醒了?」蕭燁陽俯頭笑看著稻花,手指慢慢劃過她的臉頰。

稻花本想凶他幾句的,可考慮到自己是弱勢一方,想了想,原本兇狠的目光突然變得怯弱起來,可憐兮兮的撒嬌道:「蕭燁陽,我真的累了,咱們快睡了吧!」

嗲嗲的聲音一出,稻花自己都起雞皮疙瘩了。

蕭燁陽卻是聽得滿心歡喜,猛的摟緊稻花,見她不住的往被窩裡躲,無奈道:「好了,我不鬧你了,剛吃了飯不好立馬睡,咱們說說話。」

稻花用手抵著蕭燁陽的胸膛,不讓他貼上來:「只說話。」

蕭燁陽捉住稻花的手:「就說說話。」

稻花這才放鬆下來。

蕭燁陽把玩著稻花的頭髮:「那邊送來了兩個丫鬟,我想讓她們到你們身邊當差。」

稻花一愣:「那邊?哪邊呀?」說著,頓了一下,「母親送的人?」

蕭燁陽見稻花叫得這麼順口自然,心中不由感到高興,雖說他和生母還有些芥蒂,可心底還是想稻花能接受她的。

心裡高興,又見稻花嬌媚可人,就忍不住吻了下去。

稻花廢了好大的力氣才推開蕭燁陽,氣鼓鼓的瞪著他:「蕭燁陽,你說了只說話的。」

蕭燁陽連忙哄人:「好好好,咱們就只說話。那個,人我已經讓得福送過來了,這兩人都會些功夫和藥理,你找個時間見見她們,要是不合心意,就退回去。」

稻花聽了,睨了一眼蕭燁陽:「母親送來的人,退回去多不好。」說著,笑了笑,「肯定母親擔心我在王府受欺負,所以才送人過來的。」

「這又會功夫、又會藥理,肯定是專門調教過的。滿兒幾個雖從小跟著我,可見識到底還是有限,也沒經歷過太多陰私之事,母親送人過來,這是憐惜我。」

蕭燁陽笑著摟緊稻花:「是是是,你說什麼都對。」

稻花問道:「你什麼時候帶我去拜見母親呀,我也好當面感謝她?」

蕭燁陽沉默了一會兒:「我先問問。」

稻花『嗯』了一聲,隨即打了個哈欠。

見稻花眼睛一眯一眯的了,蕭燁陽吻了吻她的臉頰:「睡吧。」

「不許再吵我!」稻花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然後就慢慢閉上了眼睛。

蕭燁陽緊了緊手臂,摟著懷裡的溫香軟玉,有些睡不著,心裡還有些蠢蠢欲動,可也知道這再要將稻花鬧醒,他該沒好果子吃了,只能強迫自己睡去。

……

第二天,稻花直接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

蕭燁陽倒是起得早,已經在院里打了幾套拳了,回房看到稻花坐在梳妝台前上妝,笑著走了過去:「怎麼不多睡一會兒?」

說著,仔細端詳了一下稻花的臉色,見她眉宇間帶著疲色,忍不住道:「你要沒睡醒就多睡一會兒,只有休息好了,晚上才有精神。」

聞言,稻花立馬兇巴巴的颳了一眼蕭燁陽,順便將手中的粉團扔了過去:「一身臭汗,熏死人了。」

蕭燁陽抓住粉團,笑痞痞的往稻花身邊湊:「哪裡臭了?你」

稻花趕緊推他。

看著眨眼間就鬧成一團的兩人,王滿兒和穀雨識相的退了出去。

「新婚燕爾、蜜裡調油,說的就是姑娘和姑爺這樣吧。」穀雨笑著說道。

王滿兒笑了她一眼:「等日後你成了親,就知道了。」

穀雨立馬羞紅了臉:「滿兒姐,你取笑我。」說完,就跑開了。

王滿兒笑著搖了搖頭,仔細的聽著房裡的動靜,等到房裡沒聲音后,才邁步進去。

稻花將蕭燁陽哄去洗漱去了,此時正在整理被弄亂的衣衫。

王滿兒見了,連忙上前服侍。

看著稻花脖頸處的點點紅痕,王滿兒默默垂下了眼瞼。

稻花沒注意這個,對著王滿兒說道:「這幾天你辛苦一些,把在平熙堂里當差的丫鬟、小廝的人事關係都好生理一理,最好登記造冊。」

王滿兒點了點頭:「好。」說著,猶豫了一下,「姑娘,奴婢打聽過了,平熙堂這邊因為剛重建過,缺了不少丫鬟、小廝,這些人都是王妃安排的。

稻花淡淡一笑:「沒什麼好顧忌的,若是有人不配合,你也別著急,將人記下來,等我回門后,再來處理。」

王滿兒面露遲疑:「姑娘,這樣做,王妃那邊怕是會有閑話的。」

稻花嗤笑了一聲:「你以為我們什麼都不做,王妃就會消停了嗎?等著看吧,沒事那位也會給咱們找點事出來。」

「一山不容二虎,我們和馬氏母子的爭鬥,在我還沒嫁入王府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放手去辦吧,我心裡有數。」

見此,王滿兒便不再多言。

稻花又道:「對了,去把得福送來的那兩個丫鬟叫過來,我要見見。」

稻花出了卧室,在客廳里看到了郭若梅送來的兩個丫鬟。

「奴婢梅蘭(奴婢梅菊)拜見少夫人。」

稻花打量了兩人一番,兩人都是二十來歲的樣子,模樣不是特別出眾,不過倒也清秀耐看,眉宇間有著不同於尋常姑娘的英氣。

果然不愧是婆婆調教出來的人,氣度秉性和她都有幾分相似。

「起來吧。」

梅蘭梅菊起身,見稻花神色柔和的看著她們,都不由鬆了口氣。

主子派她們過來伺候少主和少夫人,少主顯然不是很待見她們,兩人都很擔心被送回去。

稻花笑問道:「母親派你們過來,可有什麼安排?」

梅蘭立馬回道:「回少夫人,主子說了,我們來了王府,就再也和她沒有關係了,日後一切都聽令於少主和少夫人的。」

稻花眼中劃過笑意,心裡對不插手兒子兒媳房裡事的婆母又多了一絲喜歡:「你們是母親送來的人,我自是信任的,這樣你們先說說各自都擅長些什麼,我也好安排你們。」

梅蘭:「奴婢從小練武,從十二歲開始,就跟著梅霜姐姐負責主子外出的安全。」

梅菊:「奴婢也會些功夫,不過更熟悉深宅後院裡頭的事,擅長藥理,料理庶務也會一些。」

稻花默默的聽著,面上雖不顯,可心裡卻是歡喜的。

一文一武,婆母著實是費心了。

在顏家,事情少,平時也用不著太多的人,可如今嫁入了王府,各種事情接踵而來,她正急需這種得力的住手。

稻花想了想道:「你們去找穀雨吧,讓她先帶帶你們。」

梅蘭梅菊恭敬回道:「是少夫人。」《宋三喜》第1002章 黃老現在已經年紀不小,如果真的敗在陳明的手下,那就要給陳明跪下,行禮拜師,那樣的話豈不是淪為整個永城的笑柄。

而且這件事情,還是在他們下家發生的,多多少少他們下家也都會受到一些影響。

「給老爺子服用吧!」

黃老微微開口,命令旁邊的醫生,將湯藥灌到夏老爺子的口中。

由於現在夏老爺子早就已經斷了氣,所以說這個過程是十分艱難的,醫生們只能一點一點的將湯藥灌入夏老爺子的口中,整個過程,持續了好幾分鐘。

終於,一碗湯要完完整整的全部灌到了夏老爺子的口中,也慢慢的流入腹中。

夏老爺子喝下整碗湯藥之後,所有人的心幾乎都提到了嗓子眼裏面。

畢竟夏老爺子的身份擺在這裏,一旦喝下這個湯藥出了什麼問題,那麼不說下家會找黃老麻煩,黃老的一世英名,也會毀於一旦。

前面擁有的所有的名譽,都將化為塵土。

「咳……咳……」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等待着陳明出醜的那一刻,在場的所有人,竟然聽到了一陣咳嗽聲。

聽到這一陣咳嗽聲之後,他們瞬間變得有些慌亂,開始面面相覷,還以為是周圍的人發出的咳嗽聲,然而他們環顧了四周之後,每個人都是一樣的表情,才知道這陣咳嗽聲不是從他們中間發出來的。

如果不是從他們中間發出來的話,那麼便只有一種可能性了,就是這一陣咳嗽聲,是夏老爺子發出來的。

他們根本就不敢相信,夏老爺子已經心臟停止跳動了十幾分鐘,現在竟然能發出咳嗽聲,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這一刻,他們的眼神還是情不自禁的撒向了夏老爺子那裏。

他們一臉不敢相信的看着夏老爺子,等待着下一陣咳嗽聲的發出。

「不是吧,該不會真的有那麼邪乎吧?」

眾人發出了一陣驚嘆,一臉的不敢相信。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