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廳一靜,鴻無雙沒有直接發言,而是拿起茶杯潤了潤嗓子,接下來的話,她都有點不敢相信。

「丹盟……丹盟下達通知,剛才對古月獻禮的七十二家族和個人,今後禁售丹藥,南君洲所有丹坊,也將對古家禁售丹藥。」

之前的話人們只是震驚,而這句話簡直就是霹靂,劈的七十二家族和那些給古月送禮之人外焦里嫩,大廳一邊肅靜,只剩下喘息之聲。


可這還沒完,與鴻無雙同桌的一個男子也站起了身,朗聲又給了這些人致命的一擊,「神兵閣恭賀陳青新婚大喜,送上四品魂器兩套。對古月獻禮的七十二家族和個人,今後禁售魂器,南君洲所有神兵閣,也將對古家禁售魂器。」

這男子乾淨利落的說完,就一屁股坐下,人們認識他,正是凌天宗神兵閣閣主。

這男子坐下,又是一個笑眯眯的中年人站起身,他先是向四周一拱手,憐憫的掃了眼正在渾身發抖的七十二家族之人,這才發言。

「鄙人此處仙坊總管,既然丹坊和神兵閣都表了態,那鄙人就做個最後總結。從今日起,南君洲所有仙坊,都不在接受這七十二家族和古家的生意。希望古家能對這份賀禮滿意。」

丹坊和神兵閣名義上是屬於仙坊管理,這一直笑眯眯的仙坊主管一席話,等於給了這些人致命的一擊,古月再也忍不住喝問出口。

「你憑什麼下此決斷?要知道你只是一個分店總管而已,南君洲可不是你說了算。」

「呵呵,信不信由你,就憑你這句話,我會把申請遞交總部,讓總部考量徹底封殺古家。」

笑面虎殺人賊,這笑眯眯的仙坊主管,每句話都像是把刀子,直接刺進古月的心裡,南君洲可包括十餘個宗門的領地,這一下古家顏面大損,弄得他一口鬱悶直往上涌。

「呵呵,大喜的日子,這些都算不得什麼,月兒你要記住,不論發生什麼事情,你還是凌天宗大弟子,明日離開凌天宗回到古家,也要做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看了一場大戲的凌天宗主,這時候沒忘了補上古月一刀,直接就將其打發回家,想要繼承宗主之位,徹底的做夢去吧。

「噗……」

一口鮮血再也忍不住吐了出來,可這還沒完,門口之外再次傳來唱禮聲。

「暗盟恭賀陳青新婚大喜,送上趙家血案兇手人頭三十八顆。」

當聽到這聲唱和,古月已經不是吐血了,而是變成了噴血,那可是他暗中的班底,沒想到卻被人連根拔除。 豪門再嫁

大廳之中的人,看著古月身子趔趄的扶住桌案,手顫抖的指著陳青,卻發不出言語,能感覺到那滔天的恨意。

古月能不恨嗎,自己的一切在這一天幾乎都被陳青奪走,只是聽了自己姑姑的話,要把這陳青多摧殘蹂躪一段時間,要把他搞臭,搞得天怒人怨,卻從沒想過一步錯步步錯。

看完古月,人們又看向古月的新娘趙如煙,暗盟之人從不撒謊,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趙家血案的真兇已經伏誅,卻沒看到這趙如煙有一點反應,人們還真沒見過這樣的不孝女。

看到人們的目光,古月笑了,擦掉嘴角的鮮血,一把摟住趙如煙的腰,「陳青,你別得意,這女人可是你以前的未婚妻,今後可要在我古月胯下承歡了。你放心,我每次寵幸她,都會讓她叫你的名字,以紀念相思之情。」

這話可夠惡毒,可陳青根本就沒搭理他,舉杯開始向人們敬酒,徹底選擇了無視。陳青的態度讓古月一愣,也感受到了懷裡女人身軀有些僵硬,似乎還有些發福,趕忙一把拽下了紅蓋頭。

「噗~」

這次不是吐血,而是正喝酒的人們直接把嘴裡的酒噴了,那新娘子哪裡是什麼趙如煙,竟然是一直未出現的古金花古長老!

神豪從瘋狂折扣店開始 怎麼會是你!」

古月除了尖叫,已經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一連串的打擊,讓他急火攻心,尖叫完后,兩眼一翻就暈了過去。趕緊有古家人將其抬起要弄走,有人去拉古金花,卻發現她兩眼呆泄,嘴角流著口水,已經變成了痴獃!

一場婚宴,轉眼間就變成了血腥味十足的鬧劇,古月將會被逐出凌天宗,古金花也變成了傻子,讓還抱有僥倖心理的七十二個家族成員哀嚎出聲,連滾帶爬的跑到凌天宗主面前跪下哭求。

凌天宗主笑了,暢快的笑了,他當宗主這麼多年來,就今天過的最痛快,揮手就讓門下弟子將這些家族之人暴打了出去,接著就傳下命令,凡是這七十二家族成員在凌天宗當弟子,不管內門外門,全部驅,他要給這凌天宗大換血。他這招更狠,直接就把七十二家族打進了無底的深淵,用不了太久時間,就會真的消亡。

一連串的變故,連其他未受牽連的人都傻了眼,在仙坊之人的帶動下,這才開始舉杯慶祝,不但慶祝陳青和凌妙妙大婚,更是慶祝凌天宗獲得新生,剷除了毒瘤。最高興的莫過於凌天宗主,他心中一直畏懼古家的勢力,可自己的乘龍快婿有仙坊有丹盟做後盾,他誰也不用在怕。

酒宴逐漸進入到**,可大批的人卻被驅逐出了凌天宗,在不遠處的一座小山峰上,裝暈的古月早就沒事,正咬牙切齒的看向凌天宗主峰山頂,十餘年的布局和努力,在這一刻全都付之東流,這一切都是因為那陳青。

「陳青,我不殺你誓不為人。」

低吼聲從他嘴裡發出,身邊的一位老者摸了把鬍鬚,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后開口。

「你是古家嬌子,豈能為這點事就亂了分寸,那陳青只是個山野土鱉,在這小小的凌天宗周邊耍耍威風而已,將來你會發現他只是螻蟻,你用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他。」

深吸就口氣,古月平復了下心情,彎腰向老者道歉,「爺爺教訓的是,可金花姑姑的仇就不報了?」

「她是被十一根探魂針全部插進靈魂,已經徹底沒救了,只能痴傻一生。我只是奇怪,當初家主賜予她一套十二根,少的那根是主針,是誰這麼識貨拿走了!好了,不提此事,我給你十年時間,你自己丟失的東西,就自己拿回來。讓那陳青多活幾年,你會發現,他的財富和勢力,甚至女人,到時候都是你的,只是在為你做嫁衣而已。」

古月不甘心的又看了眼那山頂,帶著滿腔的仇恨走了。

而那七十二家族則沒那麼好運氣,凌天宗主早就厭煩了他們,跟他們返回家族的是大批的凌天宗人。等待他們的只能是抄家滅族,斬草除根,對於勢力範圍內不順從自己的人,有時候正派比魔道做得還要絕! 酒宴一直從白天持續到深夜,看起來醉醺醺的陳青進入洞房,慢慢等人散去后就從窗戶跳了出去。出來之後他直奔丹坊,還有一件事他要搞明白,那三十八顆人頭是怎麼回事,這暗盟替趙家報仇,根本就不是自己安排的。

丹盟的人早就等著他來,仙坊主管和神兵閣閣主也在,先沒理會其他人,而是向哲老深深的鞠了一躬。今天這場大戲,都是因為有哲老在背後支持才如此成功,這哲老可不光是個煉丹師,在丹盟和仙坊中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不過陳青也是付出了不少代價。

一卷獸皮紙被陳青取出,恭敬的遞到哲老面前,仙坊的一眾人看著獸皮紙,雙眼中露出炙熱的光芒,呼吸都有些急促。

哲老的手抖了下將獸皮紙接過,躲過別人的視線快速看了一眼后,又趕緊收起,長出了一口氣后大笑出口。

「哈哈,感謝陳青老弟,如果這海島資源圖是真的,你放心,每年的兩成紅利,絕對少不了你一分一厘。」

沒錯,陳青為了取得仙坊的支持,對古家進行打壓,他按照千年後的記憶,把一些尚未發現的珍貴礦物和藥草出產島嶼,在獸皮紙上畫了出來,如果這些島嶼被仙坊找到,那將是一筆龐大到無法想象的財富。

「哲老,有的島嶼貼近魔道領地,還有的島上生活著兇悍的土著,切不可大意。」

「放心吧,我這就去總部安排此事,再次恭賀你新婚大喜,告辭了。」

哲老帶人走了,其餘人再次恭喜了陳青一番也各自散去,只留下了鴻無雙用一雙媚眼看著陳青。

「我的好弟弟,**一刻值千金,你卻跑了出來,要不要姐姐我替妙妙陪你一晚?」

「無雙姐如此盛情邀請,陳青求之不得,咱們這就共度良宵吧。」

陳青一反常態的伸出手就要摟抱鴻無雙,嘴也要進行親吻,弄得她一下不知所措,當雙唇離著還有一寸,陳青停了下來,嘴角露齣戲耍的笑容。

「你在勾引我,我就真把你弄上床,干你怎麼辦!」

說完之後,陳青快速站直,看著瞪著大眼發獃的鴻無雙,伸手擰了一下她的鼻子,大笑著向自己的專用煉丹室走去。

鼻子被擰,鴻無雙這才從發獃狀態清醒,臉一紅狠狠白了一眼陳青的背影,一跺腳說出了句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話。

「誰怕誰,有本事你就真把我抱上床!」

話一說完,臉更加的發燙,快步追上陳青拉住了他的胳膊。

「怎麼?你還真思春啦?」

陳青帶著笑意調笑,鴻無雙伸手擰了下他腰間軟肉,「別鬧,暗盟的人就在煉丹室里等你,那人看起來很古怪,你要小心些。」

鴻無雙陪著陳青來到煉丹師的石門前停下腳步,陳青回手又要捏她的鼻子,被鴻無雙躲過,扭動著腰肢要離開時,翹臀冷不防被陳青拍了一下,嬌怒的回身要說些什麼時,陳青已經大笑著邁步走進了門內並把石門關上,只得跺跺腳離開。

笑聲在進入煉丹室后戛然而止,一個黑衣蒙面人靜靜的坐在那裡,身旁一個冤魂纏繞的陰鬼正給他倒茶,一見那陰鬼,陳青立刻知道這人是誰了,正是凌天宗棄徒石驚天,陳青咧嘴就笑了。不過看向那陰鬼的眼神,卻全都是貪婪,恨不得一口將其吞下,這都是受到了腦中邪魂的影響,這陰鬼對於邪魂來說,可是絕世的美味!

看到陳青的眼神,石驚天不明所以,不過還是接過陰鬼手中的茶壺,揮手將其收入體內,又拉下面罩,露出英俊的臉孔,這才開了口。

「我原本是想不告而別的,可這次要去很遠很遠的地方,不知道今生還有沒有相見的機會。覺得還是告別一下好。」

「呵呵,你是石驚天,是一個註定要讓神魂大陸都顫抖的男人,不論去哪裡都會幹出驚天動地的事情,我期待聽到你之後的消息。」

「額……」

陳青的誇獎,弄得石驚天一時無語,他自嘲的笑笑,站起身向著陳青一鞠躬,站直身體時目光變得堅定,看到陳青伸出了手掌,也伸手緊緊的攥到一起。

雙手分開,陳青沒有矯情,而是一拍石驚天的肩膀。

「保重。」

「你也保重。」

石驚天笑了下,拉起面罩,推開石門頭也不回的走了,看著他的背影消失,陳青長嘆一口氣,一個註定名震大陸的人已經開始了他的征程,自己也要更加努力,決不能被那石驚天超過。

走出地下,仍是沒有著急去洞房花燭**一刻,而是邁步走向丹坊的後院,院里有處地方設了靈堂,趙家之人的靈堂。

沒有哭聲,也沒有幾個人關注這裡,趙長征跪在牌位前默默的燒著紙錢,牌位前的貢品不是瓜果點心,而是一顆顆被擦拭乾凈的人頭,整整三十八顆人頭。在靈位前,一個長發披肩的女子神情木然的癱坐在那裡,淚水已經流干,雙眼紅腫不堪,臉上還有一個發紫的巴掌印。


這女子是趙如煙,原本是要上花轎嫁給古月,讓陳青許以重利,誘使仙坊的人先活捉了古金花,把她替換下來帶到了這裡。

見到陳青,趙如煙的眼中露出一絲神采,可接著就被羞愧和自責代替,沒臉在見陳青,只得趴伏在地上不停的磕頭,額頭鼓了包都不停下。


沒有理這勢利眼的女人,已經不值得自己關注,陳青蹲到了趙長征的身邊。

「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如果想重建趙家的話,我倒是可以幫忙。」

聽到陳青的話語,趙長征正往火盆里仍紙錢的動作一緩,空洞的話語從他口中發出。

「趙家人都沒了,還談什麼家族,天一亮我就帶著如煙離開遠走他鄉。」

話語讓人聽著心酸,該幫的陳青都幫了,命運在他們自己手中,陳青嘆息聲站起身就要離去,不成想趙如煙這時開了口。

「幫我殺了古月,我就是你的女奴,今生任你擺布。」

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陳青冷漠的開了口,「古月我自會想辦法殺掉,至於你,覺得還有資格當我的女奴嗎?」

陳青說完,轉身頭也不回的離去,趙如煙凄慘的笑了,以前玲兒說自己沒資格當陳青的妻子還不服氣,現在連當女奴的資格都沒了!

終於處理完事情回到新房,做賊一樣從窗子爬進屋,就看到凌妙妙正在床上發獃等著自己,見她裸露的香肩,陳青再也忍不住,低吼一聲就撲了上去。

翻雲覆雨一夜激情,不能細說,當清晨醒來,陳青帶著笑意向旁邊摸去,還要對凌妙妙再次鞭撻一番,可卻摸了個空。

「大早上的跑哪去了?」

嘟囔著起身穿衣,站起身就要去尋找,無意間看到桌上的一張信箋,猶如一碰冷水,從陳青的頭一路澆到腳。

「該死的,怎麼會這樣!」

陳青不敢拿起那張信箋,讓他想起上一世,上一世就是跟凌妙妙一夜春風后,凌妙妙留下一封信飄然而去,至死都沒再見過她一次。

鼓起勇氣,手有些顫抖的將信箋拿起,上面娟秀的字跡映入眼帘。

「夫君:清晨時分,突然記起很多還魂丹所需珍惜藥草所在地點,前去採集,不日即會返家,勿念。」

看著手中的信,陳青欲哭無淚,倒是比上一世說得清楚些,可天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這蠢女人,怎麼不叫著我去跟她一起採集!」

事情已經變成這樣,也不知道凌妙妙去了哪裡,陳青無可奈何,狠狠錘了自己額頭兩下,趕緊把此事彙報給了自己的岳父。

第二天清晨,霧氣還沒散去太陽還未升起,陳青獨自一人孤單的走出了凌天宗山門,接著徹底消失了蹤跡。

三個月後,一個臉色蠟黃的漢子, 哈利波特之維度玩家

此地叫煉獄深淵,是一處秘境,傳說是一位魔道魂仙開闢而成,是厲鬼出沒之地,不但有厲鬼,甚至有鬼王的存在,甚至相傳最深處還有鬼仙。之所以來這裡,是因為陳青知道這裡有三轉補魂丹所需的一種物品『陰絲』,更有四轉補魂丹所需的鬼核,最主要的是,期望在這裡碰到凌妙妙那蠢女人。

想要進入煉獄深淵可不容易,這裡一面是正道煉魂宗的地盤,一面是魔道馭鬼門的領地,他們建造無邊的高大城牆,將這煉獄深淵包圍起來,不是為了怕裡面的厲鬼跑出來,而是怕其他門派窺探煉獄,厲鬼雖然可怕,但卻是種修鍊資源,還很稀缺。

陳青打算從煉魂宗這邊進入,城門之外排著長長的隊伍,這些都是想進入煉獄深淵的捕鬼人,捕獲的厲鬼有多種用途,自己用不到,還可以高價出售給煉魂宗或者驅鬼門,賣給一些離不開鬼魂的魔修,價格更高。

入城費一千魂幣,足以嚇退大部分人,當陳青交了入城費,城門守衛到有些錯愕,他的眼睛很毒,一眼就看出陳青只是魂師,這樣的修為,進入煉獄深淵有些過低,就算捕捉些普通鬼魂,連入城費都賺不回來,而且很容易被人當成肥羊幹掉。 在守衛憐憫的眼神中,陳青步入城內,展現在眼前的是一幅熱鬧的場面,圍繞著煉獄深淵入口,是一個龐大的城市,煉魂宗和驅鬼門各佔一半,這裡店鋪林立熱鬧非凡。

沒有去城內的丹坊報道,而是直奔煉獄入口而去,在有人把守的通道前,竟然還要交一次過路費,不過這次不多,只有一百魂幣。

沿著血色的階梯一路向下,沒走多遠有個平台,一道如水的封印出現在眼前,身體進入封印繼續下走,深入地下近千米后,似乎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個充滿霧氣的平原出現在眼前。

沒有樹木和建築,到處碎石林立,微風吹過捲起沙塵,隱隱還有哭聲響起,一股凄涼感迎面撲來。

共同來到這裡的人們四散而去,辨明了方向,陳青拽了拽斗篷上的帽兜,大步向著平原上的中心位置走去,這裡只是第一層煉獄,只有些普通鬼魂,連厲鬼都少。

「小子過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