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虎拳之獵殺——!”

無數虎抓抓出,瞬間撕碎了百具屍骸,霸下一出手,自然是他原本的看家本領,天魔虎拳!

霸拳他並沒有使出,因爲此時還用不上,並且霸拳也如同龍翼的皇極大龍一般,雖然極度強悍,但是面對大面積的殺戮,並不適合,所以霸下在見到龍翼的變招後,也是直接用上了羣攻的招數。

“業火紅蓮之妖蓮滅世!”

無數血色妖炎組成的小小蓮花飛馳而出,在撞擊到屍骸的身軀之時,瞬間融入了其身軀,而後…..。

轟轟………

天空之中升起一朵朵妖異的血色蓮花,無數的屍骸被炸成了碎片,而後化作的妖炎的養料,最後融入了妖月的身軀。

這個場景似乎異常適合妖月,當妖炎回到妖月體內的時候,她明顯感到體內妖炎再度得到了強化,更勝一籌,這讓她妖異絕美的容顏綻放出一絲笑容,隨後妖蓮滅世頻頻發出,殺戮之強悍,一瞬間就超越了其他人。 蒼白的長髮背在腰間,天虹雙目有着無數的漩渦出現,並沒有發出一招一式,但無數屍骸中的幾十具,居然放棄圍攻小船,對着其他的屍骸發起了猛烈的攻擊,拼命的廝殺,隨後一個個自爆起來。

隨着三人的加入,又讓新加入的屍骸去掉了一半,幾人強悍的殺戮,也是顯而易見,可是還是供應不上屍骸的不斷圍攻。

而且,隨着他們殺戮的加快,但那無數屍骸也開始大面積的出現,此時不僅包圍了殘片小船,就連死亡之海的上空也是密密麻麻,就連遙遠的地方,也也開始有一片片血雲涌來,這都是無數屍骸組成的。

本來剛剛逆轉的情勢,再一次變得危機起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時……!

轟…….

整個死亡之海突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無數的光芒在黑暗中閃爍,就彷彿黑夜的星空上羣星閃耀一般,璀璨迷人。

只是,這絲璀璨,乍一出現,就又瞬間消失不見!

天空再次恢復了正常,可是霸下等人卻是有些目瞪口呆,他們費力殺戮了半天,才稍微清除一小塊空地,但也只是一瞬間,又被無數屍骸佈滿。

但此時,殘破小船周圍的整片上空,居然已經被清理的乾乾淨淨,連一具屍骸都沒有,彷彿根本沒有存在過一般。

他們自然知道這是誰出的手,能有如此威勢,又快若閃電的人,在他們中只有兩人,一人是二哥西門北寒,一人是三哥西門北冰,而可以做到如同漫天星辰,又這樣迅速羣殺的人,那麼只能是他們的三哥,西門北冰,冰哥了!

不僅幾人震撼,如此情景, 藝員之勳 ,頓時微微眯了一下……!

“這些屍骸並沒有智慧,但是似乎有智慧的東西在控制他們,如果是這樣….!”

蕭落羽雙眼一掙,射出一道精光,隨後聲音響起道:“北冥,北寒,若顏,你們也都出手,北冰你也一樣,霸下妖月慕風龍翼天虹你們不必出手了,只要看着就好!”

“是——!”

隨着蕭落羽的話音剛落,幾聲應答聲便立即響起,霸下等人微微退後了一步。

鏘——!

一聲利劍出鞘之聲,一把清泉般的長劍被西門北寒瞬間拔出,霎時間長劍放出一聲清吟之聲。

刷…….

北寒輕輕一握手中長劍,瞬息間無數劍光對着小船左側那無數的屍骸刺去,鋪天蓋地的劍光如同死亡的鐮刀一般,一道劍光就是一具屍骸墜落。

根本沒有絲毫的懸念,那屍骸便如同無數蝗蟲一般,紛紛從空中掉落,一個個都沉入了海底。

隨着西門北寒的出手,西門北冰也再次出手,天空再次一暗,隨後恢復正常,小船右側那片天空也被清除一空。

西門北冰有着輕微的喘息,兩次大招,他也承受不住,現在這些屍骸,可不是神慕風他們之前對付的那些聖三四階,最高修煉也不過六階的屍骸了。

現在這些屍骸最差修爲恐怕都要聖六七階,高者更是已經達到聖八階的行列,並且無窮無盡,讓他一刀,他絕對可以殺掉聖八階強者。

但是如同現在這樣兩羣,他也可以勉強殺掉,但是殺掉之後,如果再來一羣,不,只有再來一位達到聖階的強者,恐怕他只有死的份了!

不過,好在現在除了他自己,還有很多人在,他可以肆無忌憚的放着大招,並且可以在休息的瞬間用吞噬元經恢復元氣,只要平靜的幾息,他便可以恢復元氣再次戰鬥。

“殺——!”

沒有一點聲音,但是衆人冥冥之中卻感覺到了真意,一個殺字,一道漆黑的刀罡橫空數百里對着無數的屍骸狂暴的斬去。

漫天的殺氣如同化爲實質一般,讓人心頭髮寒,饒是一直處於生死間,殺戮幾十萬的霸下等人,在這殺意的蔓延下,也是渾身打了一個寒顫。

他們覺得,這殺意的環繞下,他們就彷彿被一頭覺醒的上古兇獸,盯住了一般,並且在那冰冷的殺意下,他們感覺自己渾身都是破綻,只要那殺意的主人一動手,自己必然會付出慘重的代價,甚至是 死亡。

不說霸下等人何等想,就說西門北冰一道揮出,狂暴的殺意直接蔓延而出,百丈刀罡對着後方那無盡屍骸瞬間飛馳而去。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經斬碎無數屍骸,無數屍骸剛一碰到刀罡,就瞬間粉碎,湮滅在了虛空之中,而那刀罡趨勢不見,直接橫掃了後方的整片天空,這才射向了遠方。

而此時,後方的天空,死亡之海的海面上,也再無一具屍骸!

“好…..好強!”

霸下難以置信的喃喃道,而其餘幾人也是一陣震撼,他們知道老大二哥三哥很強,要比他們強大的多,但是至從生死歷練後,他們的實力都得到了飛速的提升,在修爲上已經並不比老大等人差多少了。

所以,他們知道老大等人比自己強大,卻覺得那也有限,並不會強太多,但如今親眼看見老大等人的實力,才讓他們震驚非常,真的,真的太強大了。

他們全力一擊, 嶺南宗師 ,可是他們看到了什麼?

一片上空的屍骸是多少?沒人數的清,但絕不會是一百具,也不會兩百具,至少也是要有上千具啊,並且他們幹掉屍骸也不過三四階,多說五六階,而這上千具屍骸,最低修爲也要有聖六七階,居然被老大幾人一擊,全部幹掉。

這讓他們有多麼的震撼,不言而喻,如果換算一個簡單潦草,並且對他們有利的換算方法,也就是說,如果他們的實力是一百具屍骸的話,那麼他們老大等人的實力就是一千多具,足足比他們強大了數十倍,而且,這還不算屍骸修爲的情況下。


如果把屍骸修爲也算上的話,那麼西門北冥等人,足足要比他們強大了百倍都不止,想到這一點的他們,感覺自己的心都在顫抖。

本來,羽哥讓他們退下,讓西門北冥等人上的時候,他們雖然沒有說什麼,依舊服從命令,但心裏還是有絲絲的不舒服,但是這一刻,那絲不舒服,全部化爲了烏有。

他們本以爲提升了這麼多實力,生死歷練後,在羽哥功法還有感悟的教導後,每人的實力都得到了巨大的飛躍,他們都對自己充滿了自信,覺得自己可以幫助羽哥哥了,在如此年齡有如此修爲,幾人都有了一絲自傲之色。

可是!可是……!

霸下雙拳緊握,其餘幾人也是面色難看,所有的自傲,都被打破了,留下的只是那自傲殘留的羞辱,這是他們自己給予自己的,他們此時覺得,爲了那一點點修爲的提升,居然自傲,現在心中滿是羞愧。


“無妨,你們不用如此,北冥等人與你們經歷不同,他們從幾歲時就已經跟在我身邊,身負血海深仇,每一天都要經歷一場或者幾場生死之戰,十幾年來從未改變,而你們跟在我身邊,也不過只經歷了兩次而已,其中差距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蕭落羽看見幾人如此表情,不由出聲緩緩道。

幾人的心境他自然明白,也的確,幾人現在的年齡,就這樣的修爲,哪怕是東極大陸都可以傲視一方,可是要跟他身邊十幾年的西門一族等人比,還差很遠,而要一直跟在他的身邊,更是還遠遠不夠……。 西門北冥等人都還在爲了跟在他身邊而拼命修煉,只爲報仇之後,能隨他一起飛昇,而霸下等人,都是他後收下的,也不過是因爲好友託付的囑託,代爲傳授功法而已。

兩者自然不同,霸下等人雖然想極度變強,但不會爲了變強而失去自我,而西門北冥等人的滅族之仇,讓他們賭上了一切。

光是西門北寒與西門北冰的極致之道,就兇險異常,曾經長年的冰封,刺骨的寒氣,剔骨的劇痛,隨時都有喪命的危險,兩人都挺了過來。

隨後又是競技場的生死戰,每一場都是越階生死戰,又是何等的艱險。

而西門北冥與西門若顏,一人修煉無窮殺道,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復墮入魔道,每時每刻艱辛的修煉着,也同樣經歷競技場越階的生死戰。

西門若顏更是修煉毀滅之道,雖然之前沒有觸碰,但是所修煉的毒經,卻是比西門北冥更加殘酷,除了與其他三人一樣的生死戰,自己的生命也每分每秒的受着毒經的威脅,並且還有嘗試毒經萬毒反噬的痛苦,每一次都在死亡中掙扎過來。

幾人的心性,早已經達到了匪人所思的地步,霸下等人雖然資質絕高,不亞於北冥等人,甚至更強,但是所承受的歷練,卻差了千萬倍不止,這就是源自於修煉的信念。

霸下等人的修煉,錯了,沒有關係可以修改,生死戰也可以選擇較爲緩和的一種,然而,西門一族幾人的修煉,錯一步,就是萬劫不復再無回頭之路,歷練緩和,修爲就無法提升,血海深仇就要晚一步才能想報,這會讓他們的心性出現破綻,也同樣萬劫不復。

所以蕭落羽安排幾人的歷練,可謂一次比一次殘忍,現在已經不是他對幾人殘忍了,而是不得不殘忍,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對此,蕭落羽也是無可奈何,因爲幾人已經都開始走上了自己的道,他也無法改變了。

就在霸下等人震驚於西門北冥,西門北寒,西門北冰的真正實力時,只見,西門若顏出手了,衣袖一揮,一陣緩緩的清風對着前面飄了過去。

雖然看似緩和,但也極其迅速,一眨眼間已經飄出數十里。

滋啦……..

清風飄過之地,都發出滋啦的聲音,彷彿被炙烤一般,但實則卻什麼都沒有。

但凡是接觸到清風的屍骸,無論是腐爛的屍體,還是雪白的骨骼,又是殘缺的巨獸,頃刻間,居然開始消融起來,無聲無息的開始消融。

對的,消融…..!

不是腐爛,不是墜落,不是破碎,而是消融。

無聲無息的消失,湮滅,連一絲骨碴碎肉都沒有留下,就這樣消失不見,就好比無形之中有一隻巨口開始吞噬一般,一切化爲烏有。

此時回過神,看到此情景的霸下等人,冷冷的顫抖了一下,心裏沒由來的一涼,渾身瞬間翻滾起無數的雞皮疙瘩,太詭異了!

沒有絲毫的能量波動,如果真說有,也不過是西門若顏衣袖揮舞間,動用元氣送出的清風罷了,但是,就是這樣一股暖人心意的清風,居然讓那遍佈屍骸最多的前方,瞬間清空。

這樣的情景,真的已經無法用言語形容了,只有兩個字,詭異!

“若顏姐姐好可怕!”

妖月那絕美的妖異容顏,此時也是一片蒼白,這是他們真正第一次見到西門若顏出手,西門若顏雖然平時冷漠,但他們還是可以感覺那份冷漠下的溫暖的。

妖月在這九人中,最先接觸的也是西門若顏,就連她的身軀,也是西門若顏洗精伐髓的,她對西門若顏一直就當親姐姐一樣,可是此時此刻,卻讓她有了一絲驚懼。

而霸下等人對於妖月的話,心裏也是極端認同,他們終於有些明白,爲什麼那些刀奴面對實力最強,修煉無盡殺道的老大,西門北冥都沒有的恐懼眼神,會對西門若顏出現了。

想來當初那場試煉,西門若顏展現的手段,一定不弱於眼前的場景吧……!

“你們不用害怕,若顏依舊是你們認識的若顏,你們難道忘了若顏修爲雖然高,但是最擅長什麼嗎?是毒啊,剛剛所用的,就是劇毒的一種!”

此時元氣恢復的西門北冰看見幾人的表現,微微一笑,陽光般的氣息瞬間瀰漫而出,輕微的替着若顏解釋道。

他本來看見這一幕,也是一震驚訝,他跟若顏也是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在一起了,即使在一起,也沒有在看見若顏出手過,沒想到過去一段時間,若顏的毒功已經達到如此駭人的地步了。

不過,這畢竟是他的妹妹,他可不希望妹妹連一個朋友都沒有,曾經那些人想靠近若顏,他不同意,是因爲那些人不夠格,而且也是有着羽哥的存在,更是因爲若顏不讓人接近的緣故。

而現在,若顏已經一直跟在羽哥身邊了,這幾人也會一直跟在羽哥身邊,至少修爲沒有大成時不會離開了,所以以後要一同歷練,相處的日子會很久,他總不能讓這幾人看見若顏,每每露出驚懼的神情吧,這對自己的妹妹,會是最大的一種傷害。

何況,幾人早已經排名順序,早已經認爲是兄妹,他怎麼能讓這種事發生呢?

西門北冰暖人心意的笑容,是最好的調和劑,看見他的笑容,頓時讓霸下等人的情緒緩和了下來,隨後聽到西門北冰的話,都是一愣。

是啊,西門若顏主修的可是毒功,在千羽大陸上都不曾出現的毒功,極其霸道也極其詭異,他們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都沒有看見西門若顏使用過,所以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現在聽着西門北冰的解釋都紛紛反應過來,如此說來,也沒什麼詭異之處了,人對未知都有着恐懼之感,可是當你真正知道答案時,會發現,一切並沒有什麼。


只說,回過神的霸下等人,望向西門若顏,臉上都是一片愧疚之色,他們早已經排名了,已經說是兄弟姐們了,可是他們卻對自己的四姐感到害怕,這真的太傷人了。

“啪!”

沒有多餘的話語,性格最直接的霸下上去一步,巨大的手掌猛的揮起,直接給了自己一個大耳光。

惹火萌妻:總裁老公,別太壞! 啪…..!”

妖月神慕風等人也是各自上去一步,紛紛揚起手掌,狠狠的一巴掌抽了下來!

巴掌聲極爲清脆,幾人沒有用一絲一毫的元氣防禦,更是把遊離在身軀上的元氣紛紛震散,如此狠的一巴掌,瞬間讓幾人的臉龐紅腫了起來,但是幾人的眼中卻滿是歉意。

如此情景頓時讓西門北冰一愣,他沒想到霸下等人如此激進,就因爲自己一個恐懼的眼神,居然做到這樣,這是真的把他們當做親人了,心裏莫名的一暖。

而一直寒冰般的西門北寒見狀,眼神也是一凝,豎立於蕭落羽背後的西門北冥,一直閉目的西門北冥,額前一律黑髮,也是無風自動了一下,隨後恢復了正常。

“抽的好,我沒有看錯你們,記住了,不論何時何地,你們都是可以性命想交的同伴,絕不可以有不信任懷疑等心理!”蕭落羽看見幾人的表現,滿意的點點頭,揚聲讚道。

“是——!”

面對蕭落羽的話,幾人立即應道。

正主一直冷漠的西門若顏,也是才反應過來,冷漠的眼神輕微的融化掉,潔白如玉的手掌輕輕探出,一陣清風對着霸下等人飄去。

面對這股清風,之前還恐懼的霸下等人,此時面容平淡,沒有絲毫恐懼之色。

清風如同溫柔的雙手一般,輕輕撫過幾人的臉龐,奇異的事發生了,幾人紅腫的臉瞬間消腫,恢復了正常!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