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心中不免有些驚懼,一個孩子怎麼會擁有這麼厲害的眼神!

———————————————————————————————————————————

南宮凌宇真像模像樣的在挑選石頭,看得很認真。

出乎歐陽紫玥意料的,他極其的謹慎,先是把那錠銀子給化開了,接著從低級石頭那一堆里買了十塊!


那老闆愕然,看他是個孩子,忍不住勸道,「我勸你還不如用這錠銀子開一塊高級石,低級石出寶的概率實在太低,你到時候實在是不划算!」

南宮凌宇看了他一眼,言語里滿是自信,「我相信我的眼光。」

老闆搖頭,無限嘆息的看了他一眼,不過既然他執意要讓他賺錢,他也不會多加阻攔!

南宮凌宇跑到開石台跟前,很多人跟著他過來了,都幸災樂禍的想看他輸的痛哭流涕的一刻!

他們這裡面不乏賭石三四十年的老前輩了,一個乳臭未乾的小毛孩居然說出「我相信我的眼光」這麼大言不慚的話,簡直是笑話之中的笑話!

所以他們都雙手環胸,面容冷硬,一副看笑話的態度!

歐陽紫玥看著周圍這些狗眼看人低的人,心裡卻對南宮凌宇充滿了期待,要是他能殺出一記漂亮的回馬槍就好了,將這些人活活氣死,最好不過了!

小甜心則比她更加直接,跳著,唱著給南宮凌宇加油助威,「南宮凌宇加油,南宮凌宇最棒!」

南宮凌宇深吸一口氣,然後開始切第一塊原石,粉末紛飛,他切石的樣子並不是很專業,人家都是從最表面開始切,生怕破壞到了裡面的寶石,而他呢……居然一開始就下了那麼裡面的一刀!

大家搖頭,心中愈發篤定,開不出什麼好東西……

果真,一下子切出來的是石灰……

圍觀的那些人忍不住笑出聲來。歐陽紫玥和小甜心皆是有些垂頭喪氣。

可南宮凌宇面無表情,眼裡沒有一絲一毫灰心。

接著再接再厲開始了第二塊,第二塊居然是一塊很普通很普通的石頭!

有人走到南宮凌宇跟前,「小子,我勸你還是再學十年再來玩吧!你看看你挑的這些原石,那些像樣!」


那個借南宮凌宇錢的少女也在人群中看著南宮凌宇,她摸著下巴,眼睛仍然直勾勾的看著南宮凌宇。

南宮凌宇對於這些嘲諷都是置若罔聞,兀自開始切第三塊!

那人眼珠子瞪得都快凸出來,「我好歹也算是你的前輩,你怎麼能這麼無禮,連一句話都不說!」 那人眼珠子瞪得都快凸出來,「我好歹也算是你的前輩,你怎麼能這麼無禮,連一句話都不說!」

他作勢要去拽南宮凌宇的手,歐陽紫玥也準備給這人一點教訓,可就在這時——

一道光芒突然照亮了整個空間,也照進了那個人眼裡,他難以置信的目光落在那石頭上,緊跟著慢慢的開了,露出一塊赤色的寶石。

雖然有點白色斑點,但是這不會折損它的美麗,就像是一位蒙著面紗的嬌羞少女,充滿著無限風情!

「低等寶石!」有人驚呼,在低等石堆里開出低等寶石的概率差不多是萬分之一,居然被這小子給遇上了,好傢夥!

運氣可真好啊!

大家都羨慕的看著他。

而剛才還在嘲諷南宮凌宇的那人覺得臉上像挨了一巴掌似的,火辣辣的疼,他瞅了一眼那石頭,可還是高昂著頭,「哼,不過是個低等石,從低等石堆里開出高等寶石,那才叫厲害呢!」

典型的睜著眼說瞎話,中等石堆里都不曾開出過高等寶石,低等石堆里又怎麼可能冒出高等寶石?

南宮凌宇聽著這句話,眯了眯眼,饒有興緻的笑了笑,「若是我這些低等原石里開出了高等寶石,你準備怎麼樣?」

「不可能的……」那人這次真是前所未有的自信!

「如果萬一呢……」

「萬一的話,我……我……」那人一咬牙,「我就跪在地上,叫你一聲師父!」

「好!」南宮凌宇一口應下,立刻殷勤的開始開石起來。

那人撓撓腦袋,怎麼覺得自己有種落入陷阱的感覺,不過……

他搖搖頭,這畢竟是個孩子,再怎麼厲害,不可能發生的事就是不會發生,老天爺也幫不了他!

—————————————————————————————————————

就在歐陽紫玥和小甜心,還有其他人還沉浸在開出低等寶石的震撼中,第四塊原石已經開出來了,居然是一塊綠色的寶石!

純度比剛才那塊要好得多,赤橙黃綠青藍紫,赤色,橙色是低等寶石,黃色,綠色,青色則是中等寶石,藍色,紫色貴為高等!

這也就意味著,南宮凌宇居然從低等石堆里開出了一塊中等寶石!

這下原本靜坐在不遠處的老闆都忍不住跑過來看熱鬧了,「天吶,怎麼能有這麼好的運氣?」

但是歐陽紫玥則是覺得這不僅僅是運氣那麼簡單,一塊是好運,兩塊就未必了!

「我出一千兩買你的這塊中等寶石!」

「我出兩千兩……」

正所謂價高者得,拍賣顯然是最合適的方式,不過多時,南宮凌宇就入手了三千兩,真可謂賺的盆滿缽滿。

他剛才拿來買石的銀子也不過一兩,一下子就翻了三千倍,看得眾人是各種眼紅!

那少女遙遙的看著南宮凌宇,唇角勾勒的越來越大,似乎在笑……

嘲諷南宮凌宇的那人有點站不住了,光禿禿的頭頂一直在冒汗! 嘲諷南宮凌宇的那人有點站不住了,光禿禿的頭頂一直在冒汗!

不過他還就是不相信了,他能一直好運下去!

南宮凌宇意味不明的瞥了他一眼,開始開第五塊,這一次,又是一塊中級寶石,黃色的中級寶石。

兩千兩銀子成交了……

這在這賭場里都已經實屬罕見了,但是南宮凌宇仍然沒有停止,開始開第六塊,第七塊,第八塊,第九塊……

居然通通都是中級寶石!

周圍圍觀的人已經完全石化了,一開始他們還會鼓掌,發出吶喊聲,可等到後來,震撼已經讓他們完全說不出話來,只能像一個木偶獃獃的站著,嘴巴張得老大,完全發不出聲音!

眼下只剩下最後一塊了,那人的脊梁骨也漸漸硬氣了起來,這最後一次機會,他就不信這小破孩還能翻盤不成?

只有歐陽紫玥知道,最難受的事就是先被拋的很高,充滿了希望,然後突然墮入絕望的那一刻,人有多難受!

南宮凌宇又望著那人笑,笑得他毛骨悚然的,「你……你笑什麼笑……」

南宮凌宇不理會他,開始兀自開最後一塊原石,這一次他真的是很專業,很內行的在切石,只切了薄薄一層,突然釋放出絢爛且奪目的光芒,讓所有人幾乎都睜不開眼睛!


一陣頭暈目眩之後,好不容易才看清,居然是——紫色,最高等的寶石!

不等南宮凌宇發話,那人已經雙膝一軟,直接給跪下了!

汗水猶如下雨一樣,瘋狂的流了下來,幾乎匯聚成河……

南宮凌宇輕嗤一聲,「你還欠我兩個字……」

「師……父……」他不斷的對南宮凌宇幼小的身形磕頭,心裡卻沒有尷尬,只有美滋滋的!

現在他才知道南宮凌宇根本就不可能單單是運氣這麼簡單,他一定有深不可測的實力!

如果能拜這麼一位高人為師,他就發了,大發了,這一輩子都衣食無憂了……

可是南宮凌宇卻高傲的從他身前走過,「我可沒有你這麼蠢的徒弟!」

—————————————————————————————————————————

這最後一塊紫色高級寶石賣了一萬兩,南宮凌宇走到歐陽紫玥跟前,將那些銀票都給她,「我早說過了我沒有帶錢的習慣!」

歐陽紫玥:「……」

原來他一直空手出來,都是靠這樣的方式,空手套白狼的!

三人雄赳赳,氣昂昂,賺的盆滿缽滿,準備離開賭場的時候,身後響起一個聲音,「慢著——」

居然是那賭石攤的老闆,他瞪著他們三個,「把我的錢交出來!」

「什麼叫你的錢?」歐陽紫玥心中已經猜到幾分,但還是慢條斯理的問道。

「你們剛才開出的原石都是我的,當然錢也是我的了!」那老闆臉部表情很猙獰!

「開什麼玩笑,這原石我們已經買下了,自然是我們的東西!」小甜心也被那老闆的話給惹火了! 「開什麼玩笑,這原石我們已經買下了,自然是我們的東西!」小甜心也被那老闆的話給惹火了!

歐陽紫玥也忿忿道,「你有見過你去吃飯,然後花了錢,老闆再要吐出來么?」

「不……這可不一樣!」那老闆的眼神在南宮凌宇身上上下逡巡,「你們一定有什麼絕技,這樣才會將我手中那些好的原石給騙走!」

「什麼叫騙,我們可是光明正大買的,好伐?在場所有人都可以替我們作證!」歐陽紫玥說得很有道理,所以其他人都湊上前來,表示願意替她們作證!

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孩子,這麼形單影隻的,也是頗不容易的!

「哼,你們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那老闆立刻招了兩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圍了過來,然後一左一右,夾攻她們。

他看著歐陽紫玥,估量著她可能會有兩把刷子,所以他一使眼色,想讓那兩個他雇傭的男人先把南宮凌宇和小甜心作為人質!

但是他又豈會知道南宮凌宇和小甜心的厲害,不過兩人還沒出手,反倒是又一群人悄無聲息的把這兩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包括老闆在內給圍了起來!

「你們……你們是幹什麼的……」那老闆嚇得臉色蒼白,卻是被後面的一群人給直接提了起來。

「我是這個賭場大老闆的女兒。」原本借錢給南宮凌宇的少女站了出來,她真的是個這麼厲害的白富美!家財萬貫!

她原本溫婉的眼神驟然變冷,橫著那已經站不穩的可憐男人,「你不過是一個賭石攤的老闆,就敢這麼為虎作倀,我們賭場的生意就是這麼被破壞了……」

那老闆現在才知道厲害關係,連連跪地求饒,「小姐,不要啊……不要啊……我……也是一時財迷心竅!」

「我們賭場一直是童叟無欺的,不能因為你這一顆老鼠屎,就壞了一鍋粥……所以……」她一使眼色,立刻有人將那老闆的手臂給卸下,讓歐陽紫玥徹底感受到了這些人的行事果決!

「咔嚓——」一聲,那老闆疼得面色蒼白,汗如雨下,他卻連忙俯下腦袋,不停磕頭,「謝謝小姐不殺之恩!」

「滾!」等到那老闆慌不擇路的逃出去,那少女又恢復了十分溫和的笑容,大步走到歐陽紫玥他們這邊,微笑,「你們好,我叫田夢琪。」

一點都沒有白富美的高傲架子,讓歐陽紫玥徹底的喜歡上了這個做事時果決,交友時又非常真心的少女!

「歐陽紫玥。」

「小甜心。」

「南宮凌宇。」

他們三人也紛紛報上名字。

田夢琪笑了笑,「看樣子,你們應該是外地人,不知道找到住處沒有,如果不嫌棄的話,可以去我家住。」

「當然可以……」歐陽紫玥立刻微笑著說道,如果能在她家住,多多少少可以省下一點盤纏,然後去開家店鋪。

並且在一個新的地方開店,她還有好多事情要問田夢琪的呢! 並且在一個新的地方開店,她還有好多事情要問田夢琪的呢!

——————————————————————————————————————

於是三人跟著田夢琪去了她家,白富美不愧是白富美,一座漂亮的府邸,還是在城鎮最中央,依山傍水,若是這樣的房子,這樣的豪華裝修,當真可以在現代賣到上億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