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長發被一條絲帶隨意攏著,額前墜著一顆白玉淚珠,兩邊鬢角別著兩朵小小白玉蓮花,兩彎柳葉眉,眉目流轉,水光瀲灧,似是有情卻無情。一縷青絲隨意搭在肩上。

一襲白色紗裙,外批一層白色廣袖,袖口和衣擺上都綉著一朵白色蓮花,腰間一束琉璃珠串流蘇,出塵縹緲,不可方物。

梔兒驚呼出聲,日笙瞥了她一眼,「好好學著!」

梔兒扁扁嘴,「不是有你嘛!」

日笙聞言,敲了她的腦門,「不能都依賴我!」

梔兒捂頭,有些委屈,「日笙,小姐還在呢,你就打我!」

語音剛落,又結結實實地挨了一下,日笙糾正,「我比你大,不能直呼我名字!」

看著她們打鬧,顧昭顏笑了,是了,這才是該有的樣子!終於不那麼沉悶了!

她抬步離開。

卻發現日笙跟著她,皺眉,「你要跟我去!」

日笙拿出面紗,替她帶上,「婢子識路!」

顧昭顏正準備說她認得路,但仔細一想,武京這麼大,她認得才叫見鬼了!

扯著面紗,「那還要面紗?」

梔兒忙道,「小姐這麼美,不帶面紗被別人瞧了去,那可如何是好!」

日笙白了她一眼,平靜道,「梔兒所言,不假,但小姐既是出門,應是不想被人跟著,這樣便會省去許多麻煩!」

顧昭顏點頭,也是這麼回事,倒是她思慮不周了!

一展衣袖,「走吧!梔兒看好照月閣!」

梔兒應聲,日笙便隨她去了千金閣!當然,她們是從後門出去的!

後門早已有一輛馬車候著了。

不用說,也知道是誰安排的。

武京的街上,行人絡繹不絕,繁華而又喧嘩,這讓顧昭顏有些微微不適應,但又擋不住好奇,四處張望!

奈何她卻無閑細細賞玩,只得掀著帘子隨意看看!

馬車在千金閣門前停下,一下車,便看到「千金閣」三個大字,筆鋒沉穩有力,紫檀木的牌匾,渡著金邊!

這千金閣看著不大,但一踏入,淡淡的藥草味縈繞其間,整個格局都是那麼古樸典雅,卻又隱隱透出它的華貴!

一位身著青衣的小童迎了上來,「小姐,您有何不適!」

顧昭顏自袖中取出夙熙的那枚玉佩,見狀,小童躬身將她引上了裡間!

日笙則被留在了外面!

小童輕輕扣了扣門,低聲道,「閣主,有貴客前來!」

裡面的人淡淡應了聲,「嗯!」聲音很輕,很淡,還有一絲不易察覺的冷!

小童退了下去,門自裡面打開,那人看也沒看她,自顧自道,「進來吧,今兒還來通報一聲,倒不是你的風格!」

顧昭顏有些懵,覺著眼前這人大約是認錯人了!

輕咳一聲,「閣主大約是認錯人了!」

聞言,那人回頭,看著她,似乎愣了一瞬!顧昭顏也看向他,不得不說,武京盛產美男,至少她覺著她見得這幾個都是一等一的好看!

只是,眼前這人眉眼有些清冷,一襲清冷的白衣,配上他這張清冷的面容,給人一種清涼之感!

顧昭顏踏入裡間,也不廢話,「此番前來叨擾閣主,是想請閣主幫我打造一套東西!」

那人尋了個位置坐下,隨意理了理衣襟,「姑娘怕是尋錯地兒了,你應當去雜貨鋪,或者鐵鋪,我這兒是醫館!」

顧昭顏也不惱,極為耐心道,「我這東西,也只有貴閣才能明白!」

那人「哦」了一聲,似是有些好奇,「說說看!」

顧昭顏細細描述了一下,聽完,那人極為驚訝地看了她一眼,「姑娘,竟會醫術!」

顧昭顏托腮,「閣主以為呢!」

她又不是吃飽了沒事幹!

對方默了默,起身,朝她躬身一禮,「千雲多有得罪,還請姑娘切勿見怪!」

顧昭顏起身,還了一禮,極為真誠,「閣主客氣!你幫我這次,作為交換,任你差遣!」

千雲頓了頓,她能來到這兒見他,必是某人的手筆!抬眸看著她,「姑娘可是夙王府之人!」

顧昭顏不假思索,「不是!」給人治治病就成了別人家的人,她也太虧了吧!

聞言,千雲倒是笑了,沒有借高枝,倒是心性純良!

「三日後,姑娘來取你要的東西!」

顧昭顏點頭,反正三日後她也要來這兒!

「但,姑娘需答應我一個條件!」 漫威里的lol系統 清冷的聲音繼續響起!

顧昭顏看著他,「閣主請說!」不是她自信,而是她本來也就沒有什麼可以讓人惦記的!

千雲抬眸,看著她,「姑娘以後要來千金閣多坐坐!」

要不是他那張臉太清冷,她差點都要以為這是要邀她品茶。

猶疑地看著他,有種自己可能被坑了的感覺。但一看對方那麼真誠,她還是答應了!

千雲眼中的笑意一閃而過,「如此,姑娘明日便可來!」

這下換顧昭顏驚訝了,沉思片刻,她低聲道,「閣主不妨有話直說!」

千雲看了她一眼,一抹笑意爬上嘴角,「我已經直說了!」

既然對方這麼說,擺明了不會告訴她,也就作罷!

既然事情已了,她也可以走了!起身,甚是隨意的揮了揮手,「打擾閣主了!告辭!」

出了裡間!

千雲顯然也是第一次遇到這麼隨便的人,求人之前還假裝一下客氣,達到目的之後,就如此隨意!

這,還真是不客氣! 我有百億屬性點 顯然,他已經忘了,他提的那個要求!

眸光微沉,既然她能來此,便說明夙熙應是對她上了心!

否則,絕對是見不到他的!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千雲收回思緒,恢復了一派清冷的模樣,「進來!」

看到來人,他倒是有些意外,來人竟然是月珩!

千雲撐頭,好整以暇地看著他,「今兒我這千雲閣倒是熱鬧!」

月珩朝他一拱手,「擾了閣主清凈,還請閣主見諒!」

千雲似笑非笑,「說說吧,何事!」

月珩自袖中取出那三張紙,遞給他!千雲伸手接過,掃了一眼,「咦,這不是他的字跡么!他什麼時候背著我偷襲醫術了!」

月珩汗顏,別看眼前這人一派清冷出塵,但是這在他們家王爺面前,那完全就是另一回事了!

輕咳一聲,「閣主,王爺並未習醫術,寫這方的另有其人!」

千雲看著這字跡,分明就是那人的,那麼,只有可能是,他親手謄寫的!

想到這兒,又不禁有些好奇,不知道是何方高人,居然能讓夙熙親手謄寫一遍。

突然,他腦中靈光一閃,脫口而出,「這莫非是一個姑娘寫的!」

月珩點頭,「是!想來閣主見過了!」

千雲瞅著方子,他會醫術,但那也是趕鴨子上架,要不是為了夙熙,他才不習醫術呢!

他的醫術,大多只能穩住夙熙的病情,緩解他的痛苦!但終究是治病沒除本。

不知道,這姑娘能不能藥到病除!

他起身,「看來那姑娘所求的,與他有關,既如此,那我不耽擱了!」

將藥方拿在手上,走近月珩,揮了揮藥方,「下次給我看原筆吧,你家王爺要是謄錯了字,怕是會沒命!」

月珩糾結了一下,有些同情地看了他一眼「王爺大約是覺著,閣主若是看原筆,他沒命的更快!」

千雲不置可否,「我要是真想讓他沒命,他的墳頭草都比你高了。隨意,反正我早晚會見識到原筆!」

月珩在心裡默默給他點了一屋子的小蠟燭,嗯,見過原筆的他反正是陣亡了!

也是苦了他們家王爺。

遲早會見到?月珩忽然回神,抬頭看向千雲,「閣主提了條件?」

千雲雙手環抱,很是理所當然,「她既然來找我,便是有求於我,我從來不白費力氣!」

月珩心裡飄起了毛毛細雨,王爺失策了啊!抵不住心中的好奇,他低聲問道,「閣主提的是何條件!」

雖然這人大約是不會說,但人啊,總是心存僥倖。

千雲看著他,勾起一抹得意的笑,「不告訴你!」

早已料到結果的月珩心裡很平靜,心想,得趕快回去告訴王爺,好讓王爺做好心理準備!

不再猶豫,大步朝外間走去。

千雲徹底鬱悶了,今天一個兩個都怎麼了,月珩平常好歹還和他招呼一聲,今天倒好,一言不發,走了?!

撫了撫衣服上的褶皺,拿著方子,掃了幾眼,不發一言,出了裡間!

顧昭顏出了裡間,日笙便迎了上來,扶著她,一起離開了千金閣!

夜少暗戀我許久 剛上馬車,顧昭顏一把扯下了面紗,帶著面紗說話,真是很不舒服!

日笙倒也沒攔著她!

顧昭顏越想越覺著自己被坑了,早知道,連打造細針這事兒,也一併交給夙熙了!

現在可好,給他治病,自己還倒貼了一個條件給別人!虧大發了!

日笙見她面色不善,關切道,「小姐,可是有煩心事!」

顧昭顏有些悲戚地看著日笙,「我被人坑了!」

日笙有些緊張,「小姐,誰欺負你了!」

顧昭顏靠在馬車上,擺了擺手,「算了,就當長記性了!」

馬車一路搖搖晃晃地回了顧府!

顧昭顏第二日,用過早膳,便去了千金閣。那青衣小童也不多說什麼,直接引著她去了裡間!

千雲有些意外,倒是沒想到她會來得這麼早,也不多說,直接領著她到了一個隔間。

顧昭顏有些好奇,有些摸不清他的用意,不一會兒,便有一個姑娘走了進來,她撫著頭,時而咳嗽幾聲。

她走到顧昭顏面前坐下,時而咳嗽幾聲,臉上是一種病態的紅。

顧昭顏直覺,這人是一個病患,她轉頭正準備問問千雲,卻發現那人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

倒是日笙站在了她的身後!

看來這架勢,大概是讓她在千金閣中坐診吧!

不過這對於顧昭顏來說,也不失為一個好事,絕知此事要躬行!

此時顧昭顏就無比慶幸自己帶了面紗,畢竟她現在也不適合拋投露面,雖然她是無所謂,但畢竟不是她一個人!

那姑娘開口,聲音略微有些嘶啞,「大夫,我有些不適!」

顧昭顏點頭,示意她伸手。姑娘抬手,搭在她面前的桌上。

顧昭顏伸手,搭在她的腕上,細細感受著她的脈搏!

不一會兒,她收回手!並無大事,約莫是受了涼,感染了風寒!提筆寫了一張方子。

低聲道,「按方抓藥,三劑便好!」

姑娘起身,接過方子,向她道了謝!

剛出門,便被門口的青衣小童攔住了,「請將藥方交與我,我去替您抓藥,您請先到外間稍等!」

那姑娘也沒多想,將方子遞給了他,出去了!

小童拿著藥方,走到另一邊,遞給千雲,千雲掃了一眼,便愣住了! 千雲覺著,這字,是在不能說好看!畢竟,他也就只能依稀看出是個字,其他的,還真是不做想法!

他佯裝鎮定地將方子遞給了小童,「拿去抓藥吧!」

小童躬身離開,千雲再一次感慨,真是多虧了夙熙辛苦自己謄寫了一遍,否則,他還真不能確定能否認得全!

不過想到這兒,他又泛起了愁,這字,不知道抓藥的小童能否認得全!

下次一定得把夙熙逮來,不能總讓他一個人吃苦,顯然,他已經忘了,這完全是他自討苦吃!

不過,他很是理所當然地,把這錯歸結到了夙熙身上!

其實,顧昭顏的字,並沒有那麼難以入目,至少,抓藥的小童,還是能認得出的!

顧昭顏隱約猜出了千雲的用意,試探她的醫術,畢竟她是直接接觸夙王嘛!他們緊張懷疑也是人之常情。

其實說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畢竟這算是她真正的接觸病患!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