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要是想要看看,這些人開的是什麼會!

與此同時,會議室內。

「慕副總,這些文件都是霸王文件,簽了會對公司有影響吧?」看著手裡的文件,一名股東出聲質疑道。


慕正陽瞪了眼股東:「這你就不知道了,慕卿,也就是公司總裁,那可是出了名的設計師!」

「別說是這些設計文件,就算是再難的,她也沒問題!」

「可是……」

「別可是了,這些文件都是險中求富貴,如果她連這些文件都做不好,那也沒必要當公司總裁了!」

話音剛落,會議室的大門猛地被踹開,砰的一聲巨響,眾人紛紛看向門口。

只見慕卿臉色鐵青的站在門口,眼底泛著陣陣怒火。

眾人紛紛低下頭,誰都能看出慕卿此時的心情不好!

慕卿緩步走進會議室,眸光掃過再次的眾人,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董事會,我這個最大的股東不在,你們開的是什麼會?」

此話一出,眾人將頭埋得更低,根本不敢說話。

慕正陽臉色悻悻的別過臉,沒想到慕卿這麼快就回來了。

慕卿冷眸掃過慕正陽,伸手拿起桌上的文件:「這些霸王文件,是誰拿回公司的?」

「是我。」見躲不過去,慕正陽索性揚起下巴承認了。

他是新請回來的老員工,又是長輩,慕正陽私以為慕卿不會真的讓他難堪!

慕卿冷笑一聲,猛地將文件摔在慕正陽面前,砰說的一聲脆響,令慕正陽心頭一顫。

「這些文件一旦虧損的話,慕副總知道要賠多少錢嗎?」慕卿冷聲質問道。

「有你這個總設計師在,怎麼可能虧損?」被質問慕正陽覺得很沒面子,不滿的反問。

「我是公司的總裁,不是專門設計這些文件的!」慕卿抬高音量,帶著怒意的嗓音令慕正陽莫名膽顫。

奇怪,這丫頭怎麼忽然變的這麼有氣勢?

「慕副總,我希望你記住你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一個副總!」慕卿咬重了副總兩個字。

這話彷彿在慕正陽臉上重重的閃了一耳光。

「你簽下的三個文件你來想辦法,如果賠錢了也是你的分紅賠,公司不會掏一分錢!」見慕正陽臉色一陣青白,慕卿毫不心軟,繼續開口說道:「這次我給你機會處理,如果你不珍惜的話,下次我不介意直接讓你離開公司!」

語畢,慕卿環顧四周,驟然轉身離開了會議室。

絲毫沒有注意到,慕正陽望著她的眼神中,充斥著滔天的憤怒。

回到辦公室后,慕卿看著桌上的三份文件,頭痛的扔給林晶晶:「全部都給慕副總送過去。」

「是。」林晶晶連忙接過文件,隨即開口道:「卿卿姐,你讓前台幫你訂的機票和酒店已經處理好了。」

聞言,慕卿終於想起還要去T國的事情:「我知道了,這次我出差的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尤其是慕副總。」

否則她不在的時候,還不知道他又會做什麼事情。

「好的。」林晶晶微微頷首,擔憂的看著慕卿:「那您這次真的不用我跟著過去嗎?」

「不用,你留在公司,幫我看著公司里的事情。」慕卿搖了搖頭,在公司裡面,她唯一相信的就是林晶晶。

看出慕卿的顧忌,林晶晶一臉嚴肅的點點頭:「卿卿姐,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幫你看好公司的。」

「嗯。」慕卿眼底劃過一抹欣慰,伸手輕拍林晶晶的肩膀,隨即拿著外套離開了慕氏。 目送慕卿離開后,林晶晶抱著文件開始處理工作。

天色逐漸暗了下來,封氏集團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總裁辦公室內,封時奕望著嚴亞楠,劍眉微蹙:「你來做什麼?」

「今天恰好有時間,想要請你吃頓飯。」嚴亞楠唇角微揚,笑看著封時奕。

「不必了。」封時奕看了眼手錶,他還打算坐最晚的一班飛機趕去T國。

「別拒絕的這麼快嘛,好歹也是青梅竹馬的情分,難道封總連吃頓飯都不願意賞光?」嚴亞楠哀怨的看著封時奕,無聲的指責他重色輕友。

封時奕薄唇緊抿,正要拒絕,忽然想起嚴亞楠單獨找慕卿談合作的事情。

沉吟片刻,封時奕微微頷首:「走吧。」

見封時奕答應了,嚴亞楠眼底浮起一抹喜悅,率先走在前面帶路。

到達餐廳時,封時奕依舊面色不改,淡漠的吃著面前的晚餐。

看著封時奕俊逸的側顏,嚴亞楠故作無奈的嘆了口氣:「真沒想到,幾年不見,你不僅結了婚,甚至連孩子都有了。」

如果早知道的話,她肯定會早些回來的。

封時奕抬眸看了眼嚴亞楠,冷聲道:「海市營地的合作案,我記得已經明確告訴你不簽了。」

沒想到封時奕會提這件事,嚴亞楠面色微變,隨即輕咳一聲:「沒錯,封氏不簽,我只好找慕氏簽。」

封時奕放下餐具,淡漠的看著嚴亞楠,眸底泛著一側冷意:「你知道我什麼意思。」

看出封時奕有些怒意,嚴亞楠也不好繼續裝糊塗:「我知道你不願意接,但是你要知道,海市的命令,我這個做小也不能違抗。」

如果這次封氏拒絕到底,海市或許真的會出手對付封氏。

「那又如何?」封時奕冷笑一聲:「只要卿卿不願意,誰也不能逼迫她!」

這次他會妥協,只是因為慕卿想要接設計案而已。

看著封時奕維護慕卿的模樣,嚴亞楠心中微痛,握著筷子的手逐漸握緊:「我知道了,不過這次也是她自己接的不是嗎?」

「我知道,所以沒有怪你們自作主張。」封時奕微微頷首,隨即拿起外套站起身:「但是下次,我不希望再有這種事情發生。」

語畢,封時奕冷凝了嚴亞楠一眼,轉身離開了餐廳。

望著封時奕的背影,嚴亞楠緊咬紅唇,生平第一次有了種挫敗感。

封時奕剛剛走出餐廳,宋文立刻跟了過來:「少爺,封笙拉來了一個合作,據說是跟Y國的金融合作,要您現在就過去一趟。」

「什麼?」封時奕劍眉緊蹙,他原本打算去找慕卿的,怎麼偏偏這麼不巧……

「少爺,這次的機會恰好可以彌補之前對付路氏的虧損,少奶奶那邊,可以暫時緩一下吧。」看出封時奕的顧忌,宋文及時分析了利弊。

略微思索,封時奕拿出手機給慕卿打了個電話。

T國,國際首都機場。

慕卿剛剛下了飛機,手機鈴聲便響了起來。

拿出手機,赫然是封時奕打來的電話,慕卿毫不猶豫的按下接聽鍵。

「時奕。」

「卿卿,封氏忽然出了點事情,我估計去不了了。」封時奕歉意的聲音傳了過來。

慕卿笑容微僵,眼底浮起一抹失落:「沒辦法,來不了就算了,反正我也只待幾天而已。」

「抱歉……」封時奕無奈的嘆了口氣,他也沒想到會這麼巧。

「沒關係,你放心吧,我以前不也是自己出差?」慕卿倒沒有太過在意,只是他不能來,還是有些失落的。

「好,你在T國小心些,我這邊處理的快我就早些過去。」封時奕語氣溫柔的囑咐著。

慕卿唇角不自覺上揚:「我知道啦,你就放心吧。」

掛斷電話,慕卿幽幽的嘆了口氣,原以為這次封時奕能陪她休息幾天,沒想到還是忙到抽不出空。

「慕小姐似乎心情不好?」耳邊忽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慕卿抬起頭,赫然對上冷雲帶笑的眸子里,不禁有些尷尬:「沒有,冷先生什麼時候來的?」

「剛剛看到慕小姐就過來了,只是感覺慕小姐有些不高興,難道是T國讓慕小姐失望了?」冷雲好奇的看著慕卿。


慕卿連忙搖了搖頭:「沒有,冷先生真是說笑了,T國人傑地靈,我怎麼會失望?」

知道慕卿說的是客套話,冷雲也沒有在意,做了個請的動作:「那就請上車吧,我送您去酒店。」

慕卿微微頷首,跟著冷雲坐上了勞斯萊斯。


車上,冷雲禮貌的做著解釋:「接下來的幾天時間,我都是您的嚮導,您有事情的話,隨時可以跟我說。」

「酒店就在我工作地方旁邊,如果您想去其他地方逛逛的話,我們的車您隨時調配。」

冷雲一一介紹著好處,慕卿只是笑著傾聽,時而點頭表示了解。

很快到達酒店,冷雲派助理去取房卡,恭恭敬敬的交到了慕卿手裡:「房卡在這裡,那我就不打擾您休息了,有事隨時打電話。」

「好的,謝謝。」慕卿接過房卡,目送冷雲離開了酒店。

看著冷雲離開后,慕卿唇角的弧度驟然消失,眸底浮起一抹幽暗。

這個冷雲雖然在T國只是個外交官,但是散發著令人不舒服的氣息,好像這種人很危險,隨時都會咬你一口似的……

搖了搖頭,慕卿覺得只是自己想的太多,拿著房卡走向電梯。

誰知剛剛走過拐角,慕卿猛地與一道人影相撞,砰的一聲悶響,慕卿頓時倒退了兩步。

「哎呦!誰啊?」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

慕卿狐疑的看過去,赫然看到端木磊氣惱的模樣,不禁有些驚訝:「端木磊?你怎麼在這裡?」

「我來出差唄,不是,你誰啊?」端木磊下意識回答了一句,隨即反應過來不對,挑眉看向慕卿。

看到慕卿的瞬間,端木磊眼底浮起一抹訝異:「我認得你,你是……呃……」

話到嘴邊,端木磊忽然說不上來名字了,急得原地打轉。

見狀,慕卿額頭上滿是黑線,看來端木磊已經記住她了,只是記憶不太深刻而已。 「我是……」

「等等!別告訴我,我自己想!」

慕卿好心的打算告訴端木磊,誰知端木磊卻打斷了慕卿的話,非要自己猜出來為止。

看著端木磊急得不行,卻又不肯她告訴的模樣,慕卿忍不住輕笑出聲。

望著慕卿的笑容,端木磊終於想起了慕卿的名字:「我知道了,你是姬芮!」

陌生的名字令慕卿滿頭黑線,暗暗翻了個白眼:「我是慕卿。」


「慕卿?」端木磊愣了下,隨即想起了慕卿的身份,頓時一陣尷尬:「抱歉抱歉,認錯了。」

「沒事,我已經習慣了。」慕卿扯了扯唇角,對端木磊認錯一事很淡定。

如果端木磊一次性就認出了她,那她才覺得有些驚悚。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