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骨子裡也是個嬌蠻的性子,從小到大,還從沒人敢這麼呵斥她。

「年齡你比我大,這個我都承認。修為嘛?」她深吸一口氣,冷笑道:「小妹倒是想請教請教,不知你這練氣圓滿,到底有幾斤幾兩?」

「你——」殷南星大怒,雙肩一抖,外袍飄落地上,露出一身勁裝:「小賤人不知天高地厚,今日師兄就替宗門教訓教訓你!」

頃刻之間,場上氣氛劍拔弩張,所有人都停下吃食,吃驚看著這一切。

趙家這邊有兩人忽然站起,其中一人正是趙玉琦。

「玥兒小姐,」只見他擋在趙玥兒身前,抱拳說道:「十長老吩咐,秘境中我們兩人負責你的安全。若是需要鬥法,請讓屬下出戰。」

「沒你們的事!」趙玥兒一臉不爽。

楊珍同樣非常意外,想不到這殷南星如此輸不起,對方只是婉言謝絕,便要用師兄的身份壓人。

他長身而起,臉色嚴峻。

伸手輕輕拍了拍小丫頭香肩,悄聲道:「你且看戲,把他交給我。」

「不用!我自己來!」小丫頭還在氣頭上。

「我是你的隨從嘛!」楊珍笑著寬慰:「哪有主人干架,隨從看戲的道理。」

接著又傳音道:「我有信心,三招之內敗他。」

修士之間的傳音,是神識開闢之後才能修鍊的術法,楊珍掌握沒有多久。

「嗯。」小丫頭應了聲。

她知道楊珍的實力,這傢伙很抗揍,就算打不贏,一時半會也輸不了。

這殷南星,若是大半天連一個練氣四層也收拾不了,還有什麼臉面跟她斗?

她剛才只是氣不過對方以大欺小,並沒有戰勝的把握。畢竟人家修為高出一截,又都是內門弟子,真要打起來,她贏面不大。

想到這裡,她不再堅持,側頭朝楊珍莞爾一笑:「我聽你的。」

趙玉琦目瞪口呆的看著兩人撒狗糧。同樣是勸慰,內容也差不多,怎麼效果完全相反?

不過楊珍出面,還是讓他暗暗鬆了一口氣。他實在沒信心和宗門的練氣圓滿交手。

倒是面前這個少年,通過這幾日的合作,他深知對方真實實力比他只高不低。

有此人出場,把握更大。

他退後一步,將位置讓出給楊珍。

他這一讓,另一位同伴頓時莫名其妙。不過二人之間以趙玉琦為主,他雖是不理解,卻也不敢多事。

趙玥兒這邊的耽擱,以及她和楊珍的竊竊私語,都被殷南星看在眼裡。這讓他更加妒火中燒,目眥欲裂。

「出來!」他指著趙玥兒,聲色俱厲。

楊珍輕哼一聲,將趙玥兒攔在身後,緩緩朝前走去。

「殷師兄,」他一邊往前走,一邊朗聲笑道:「我家小姐說了,你一個練氣期內門弟子,還沒有資格教訓她。倒是在下,區區一介外門,師兄有啥教誨,不如讓師弟領教領教?」 嗡。

嗡。

塔身上,一陣轟鳴聲傳開。

巨塔徹底脫離姜凌雲的束縛。

見狀。

姜凌雲面色驟變,不可置信,這玲瓏如意寶塔可是認他為主。

怎麼會不受他控制?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姜凌雲疑惑之際,轟隆一聲巨響傳開,一道身影從巨塔中飛出。

懸浮於空。

此人正是李靖。

姜凌雲使用巨塔將李靖吞噬,原本以為李靖必死無疑。

現在看到李靖活著從巨塔內走出,大驚失色之餘,他篤定巨塔不受他控制,必然和李靖脫不了關係。

萬眾矚目之下。

李靖噙著笑意看著姜凌雲,緩緩開口道:「謝謝閣下送塔,今日之後,此塔歸吾所有。」

姜凌雲怒道:「你做了什麼。」

李靖道:「吾什麼也沒做,此塔就自動認主了,你可知道為什麼?」

見姜凌雲怒不可遏,一雙眸子里,儘是濃烈的怒火,李靖繼續道:「因為,你太弱了,它放棄了你,而選擇了我。」

自己的至寶選擇臣服於別人,這本就是奇恥大辱的事情。

現在李靖當著眾人面前說了出來,對於姜凌雲來說,根本就是羞辱。

莫大羞辱。

無疑是在告訴眾人,姜凌雲是垃圾,廢物,至寶都不屑留在他身邊。

這一刻。

姜凌雲面色難看到了極致,身影上氣息暴漲,獰笑一聲,樣子有些癲狂,「留下本王至寶,否則,爾等都要死。」

語落。

他身影一閃,朝著李靖疾衝過去,掌中巨錘攜無窮力量,撼動蒼穹,猛攻了下去。

李靖身影一閃,巧妙的躲過姜凌雲一擊,轟隆一聲炸天巨響傳開,強大氣浪的衝擊下,李靖向後倒飛十丈之遙。

這時。

李元霸瓮聲瓮氣道:「李老頭,你到底行不行,要是不行,本王與這廝一戰。」

李靖面色一沉,沖著李元霸道:「來,你來!」

李元霸放聲大笑,「那本王就不客氣了。」

原本楚帝就是讓李元霸,將姜凌雲打殘的。

現在李靖將這個機會給了他,李元霸豈會讓姜凌雲猖狂?

就這樣被楚軍戰將讓來讓去,姜凌雲目眥欲裂,自己就這般不堪,任誰都想擊敗自己。

越想越氣,越氣越惱。

在他眸子里凌厲如劍的殺意激射而出,一抬手,一枚丹藥送入口中。

剎那間。

姜凌雲身上氣息完全改變,整個人看上去猙獰恐怖,兩頰上出現一道道好似炸裂的痕迹。

凹凸不平,恐怖駭然。

看到這一幕。

楚帝臉色微微一變,心下暗語著,姜凌雲貴為姜國皇子,養尊處優,桀驁不馴,何曾遭受過如此恥辱。

今日李靖和李元霸的表現,怕是姜凌雲這一輩子,遇到最扎心的事情。

他居然不惜使用燃燒生源的丹藥,由此可見,他已經被徹底激怒,為了斬殺李元霸,到了不惜一切代價的地步。

「死!」

姜凌雲縱聲怒喝,聲震於天,兩柄巨錘揮動,將空間一寸寸砸碎,倏然間,出現在李元霸面前。

轟隆!

轟隆!

四柄巨錘碰撞在一起,氣浪瘋狂擴散,兩人皆是越戰越勇,打的是昏天暗地。

然而。

姜凌雲顯然是有些著急,因為他體內丹藥藥力有限,如果不能速戰速決,糾纏下去,對他而言將是必敗無疑。

反觀。

李元霸從容不迫,沒有絲毫壓力,能夠看出,他並沒有使出全力。

因為楚帝有令,不殺姜凌雲。

遠處。

魏賁看著空中大戰,提韁回馬,縱聲下令道:「撤,三軍馬上離開萬龍城!」

見魏賁帶兵離開,楚帝淡然一笑,「這魏賁倒是個明白人,希望西周皇能夠做出明智的選擇。」

半個時辰之後。

回蕩在天地間的巨響聲消散……….

李元霸手持雙錘回到楚帝身旁,地面上,姜凌雲口吐鮮血,四肢已被敲斷,就連丹田也被摧毀。

這一刻。

他生不如死。

李元霸是沒有殺他,卻將他所有的希望全部打破。

從此之後淪為廢人,沙場征戰將再和他無一絲關係。

陰毒。

狠辣。

不甘。

姜凌雲一雙眸子閃爍,眼中,充滿了狠毒之意。

這時。

楚帝看向於空,沉聲道:「慕容龍城,讓他們三人下來!」

聲音傳開。

慕容龍城身影凌空落下,幾縱之下,出現在楚帝身旁。

其後,姜國三名老者緊隨而來,看到地面上姜凌雲,三人怒火中燒,周身上狂暴的氣息瀰漫。

剛欲出手,楚帝沉聲道:「帶著他回去姜國,告訴姜帝,莫要玩火自焚,不然,下一次,死的就是他。」

「另外,姜國大軍全部留下,誰敢離開沙場,殺無赦。」

說話間。

楚帝背後元始祖龍巨型出現,一道神龍之影橫貫九天之上,神威無邊,遮天蔽日。

看到這一幕。

三名老者臉色驟變,瞳孔突然一縮,深知楚帝在此刻釋放神龍之威,其目的不言而喻,就是為了威懾他們。

三人雖未與楚帝交手,但楚帝大名卻是如雷貫耳。

並且,慕容龍城一人可力敵他們三人,而立於不敗之地。

現在與楚帝一戰,沒有絲毫的勝算,性命隨時會丟掉。

念及此。

三人帶著姜凌雲,身影一閃離去,連一句狠話都沒有留下。

這一次萬龍城下之戰,楚軍不費吹灰之力,輕鬆讓西周大軍退去,俘虜姜國所有兵馬。

這時。

姜尚移步上前,來到楚帝身旁,疑惑道:「陛下,這姜國大軍至少有十萬之眾,現在他們臣服於吾楚,會不會養虎為患?」

楚帝擺了擺手,笑道:「這些俘虜留下,朕準備讓他們去種地。」

「至於愛卿的擔心,朕早已考慮過,不怕他們會生出禍亂,到時,朕會讓白虎和赤月去鎮守,何人敢有異心,殺了便是。」

聽到楚帝海之言,姜尚愈發疑惑,雖然擔心姜國士兵不會真心臣服,但他們皆是神勇無匹的強兵。

這十萬兵馬要是能夠進入到楚國兵馬中,楚國軍事力量可提升不少。

楚帝卻讓他們去種地,是不是有點大材小用了。

姜尚道:「陛下,真讓他們去種地?」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