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戮戰會還不做些舉動,人心絕對要散了。

甚至會出現會眾轉投別的組織的事情發生。

一天清晨,兩男兩女四名散修準備出城做任務。

按照慣例,又去九碑廣場走了一遭。

看能不能接一些順手的任務,多謝懸賞金。

幾人紛紛熟絡地將目光放在了九塊懸賞巨碑中的第九塊上。

前八塊巨碑上的懸賞,至少都是掛了有一個月以上了。

如果有那麼好完成,或者懸賞金夠吸引人,早就被完成了。

幾人主要將目光放在新發佈的懸賞上。

一般,同一塊巨碑上的懸賞根據時間發佈的先後,或者額外繳納的靈石的多寡,位置也會有所差別。

但大體上,最新發佈的懸賞通常都會掛在具備的最高區域,也就是最容易被人看到的位置。

不過哪怕同處於最高處的區域,也有不同的位置。

季平的懸賞,儘管也處於最高處的區域,但卻不夠顯眼。

而且隨着十天時間過去,他的懸賞已經有被擠出最高處區域的架勢。

隨着時間的推移,他的懸賞甚至會在一個月以後直接出現在第八塊巨碑上。

幾人十分耐心的瀏覽。

足足兩刻鐘過去,四人中間一個身穿碧綠長裙的女修餘光瞥見了一個懸賞,聲音訝異道:「哥你看!竟然還有傻子在懸賞火熊脊骨!!」

聞言,他身側一名背着一把門板一樣巨劍的男修順着少女所指向的方向看過去,發出一聲輕咦聲:「咦,還真是。」

「出的價還不錯。」那名身材魁梧的巨漢將懸賞的內容和懸賞金細細品讀了一番后,饒有興趣地道。

「哥,我們反正要去熾火嶺,要不要順便宰一頭火熊?」

另一名身穿月白法袍,頭戴玉冠,身體頎長,五冠俊朗,賣相極佳的青年修士也開口贊同道:「這上面寫着長期大量收購,如果所言非虛,那可就不是一鎚子買賣了,而是長期買賣。」

魁梧巨漢聞言陷入了思索當中。

最終,他看向了最後那名一直一言不發的女修。

那名氣質清冷,容貌冷艷的女修仰起頭看了一眼懸賞,微微點頭:「可以。」

巨漢聞言似乎下了決心,一揮蒲扇一樣的大手道:「那我們就試一試,一頭火熊而已,宰一頭也不費什麼事兒!」 「哈,哈,哈,當然,當然,那個,步哥,你也別叫我鄭哥了,叫我小鄭就行,我之前的長官就這麼叫我,聽上去親切些。」

鄭能達看到步當仁走了過來,搓了搓手,激動的說道。

「這可不太好。我還是叫你鄭哥吧,你比我大上不少,我叫你小鄭,太不合適了。」

步當仁苦笑道。

他沒想到,自己僅僅是小露一手,這個鄭能達的反應有這麼大,馬上想要當自己的「小弟」了。

「這有什麼不合適的,在我們特種兵營里,不問年齡大小,只看個人的本事,本事大的,就是大哥!」

鄭能達堅定的說道,看上去,這個大哥,他是認定了。

「嗨,我們這又不是特種兵營,你和大吳一樣,管我叫小哥吧,這名字我聽著順耳些。你叫我步哥,我聽著怪彆扭的。」

步當仁撓了撓後腦勺,笑道。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之後就叫你小哥吧。」

鄭能達點了點頭。

「小仁仁,你這個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太不可思議了!」

鄭梅莉也靠了過來,一臉崇拜的看著步當仁。

「嗯……就像大吳說的那樣,我有一點點的超能力。不過,我也不知道我的這個能力是怎麼來的,所以你問我,我也沒辦法回答你。」

步當仁想了一下,還是決定繼續保守自己體內有救世主系統這件事,把自己的這個能力歸功於「超能力」。

「是這樣啊……」

鄭梅莉有些失落,但也沒有追問下去。

「好了,這個圍牆還需要一段時間來修復,我們先討論一下,怎麼解決我們的用水問題吧。解決不了這個問題,我們也沒辦法在這裡久住。」

步當仁連忙了轉移話題。

果然,一說到找水源的事情,鄭梅莉就來勁了。

「這個工廠的附近都沒有什麼河流,想要解決水源的問題,我們必須得在這個工廠里打一口水井來。」

「哎,梅莉啊,我剛才不是和你說了嗎。首先,我們不知道哪塊地的下面是有水源的,其次,我們也沒有專門用來打井的設備,如果靠我們人工去挖,最多挖個三四米下去,下面的岩石層,光靠人工是挖不動的。」

鄭能達扶著額頭,無奈的說道。

「我也知道沒有打井機的話,打井很困難。但是現在,我們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如果你願意每天開個幾十公里的車出去運水,那就當我沒說過。對了,我們也沒有汽油,只能靠人力,你覺得,這兩者相比,哪個靠譜些?」

鄭梅莉據理力爭,說的鄭能達啞口無言,只能去向步當仁求助。

「小哥你說,水源的問題,我們要怎麼解決?」

「關於水源的問題,再給我些時間,我會想出一個解決它的辦法的。」

步當仁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沉聲說道。

「那,這個重任就交給小哥你了!」

鄭能達握著步當仁的手,激動的說道。

「現在時間也不早了,再過半個小時左右,天色就要暗下來了。這裡是沒有電的,我們要先去做一些過夜的準備,天色暗下來后可以直接躺下。免得到時候什麼都看不見,搞得一團糟。」

步當仁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下午六點半了,如果不出意外,七點左右天色就會暗下來。

「半個小時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我們也來不及去宿舍樓再找合適的房間。要不我們今晚就在實驗樓的二樓將就一晚,我下午把那個空房間打掃過了,住人沒有什麼問題。」

鄭梅莉提議道。

「好,我們晚上就在實驗室二樓休息一晚上吧,正式的住所,我們明天再去準備。現在,你們先跟著我去麵包車上,把裡面的東西都搬出來吧。麵包車的後備箱里還有不少沒來得及送出去的快遞,不知道裡面會不會有什麼意外的驚喜。」

步當仁點了點頭,說道。

「好,我們走吧!」

鄭能達表示贊同。

「對了,大吳,你的弟弟跑哪裡去了,半天沒有見著他了。」

步當仁突然發現,剛才吳策是一個人回到這裡的,而他的弟弟吳權到現在也沒有回來。

「他啊,剛才我們兩個檢查廠房的時候,發現有一個廠房沒有上鎖,就走進去看了一下,找到了一台破損的機器,也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我弟他從小就對這種奇奇怪怪的機器很感興趣,就留在那邊檢查機器,讓我先回來和你報告我們的檢查情況。」

「小吳……他敢一個人留在一個廢棄的廠房裡?」

步當仁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

到目前為止,吳權給他留下的印象,就是一個膽小謹慎且有些潔癖的高等知識青年形象。很難想象,這麼膽小的吳權,敢獨自一人留在廢棄的廠房裡檢查機器。

「怎麼說呢,吳權他平時的膽子確實很小,但是,當他對一件事情感興趣后,就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一樣,變得什麼都不怕了。」

吳策笑著解釋道。

「原來如此,那大吳,你先去找小吳吧,讓他等下回實驗室的二樓。」

聽了吳策的解釋,步當仁恍然大悟。

「或許這就是學霸吧,在知識面前,什麼恐懼都不怕了。」

他在心裡默默吐槽道。

「好的,那我先去那個廠房找他了,一會見。」

吳策說完,就向著廠房方向小步跑去。

「梅莉,鄭哥,你們就跟我去麵包車那搬東西吧。」

「沒問題,小哥。」

「好的,小仁仁~」

……

三人向著麵包車的方向走去,還沒等他們走近,一股濃烈的惡臭就勸退了他們。

「yue——」

本就對臭味非常敏感的鄭梅莉,在聞到這股惡臭后,當場捂著胸口吐了出來。

「小哥,這是什麼味道啊……」

鄭能達捂著鼻子,痛苦的問道。

「草!我之前開著它從喪屍群里撞出來,整輛車都沾滿了喪屍的血肉,開到這裡后也沒有清洗過。現在天氣這麼熱,他媽的直接發酵了……」

步當仁一下子想到了這股惡臭出現的原因,有些絕望的說道。

「那,那車裡的東西還能用嗎……」

鄭能達弱弱的問道。

「應該沒什麼問題吧……那些東西也滲進去。」

步當仁苦著臉說道。

「不行了,我們先往後退一步,讓我想想辦法,隔這麼遠都能聞到這麼臭的味道,靠近了我們可以直接去世了……」

步當仁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趕緊拉著其他兩人往後退了幾十米。 ,

第669章

很快,宋三喜來了,一臉笑意。

「崔爺爺,怎麼不動筷子啊?」

崔老坐在池塘邊的透明頂涼亭里,穿着蘇家姐妹做的千層底兒,特有精神。

他,呵呵笑,「你個好小子不來,老人家我怎麼敢動筷子?來來來,快坐,快坐。」

「瞧您老這話說的,我可擔不起。」宋三喜坐下來,「后廚大李哥他們,纏着要學廚藝呢!我也就教了會兒,來遲了。」

「呵呵來來來,不怪不怪,動筷子,動筷子整點酒?」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