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孃親,照你這樣說的話你就是間接的承認了這位師爺爺說的話了?”蘇齊邁着小短腿,跑到沐雲軒的面前,滴溜溜的看着蘇紫陌,原來他老孃身上還有這麼大的祕密。

“沒有,你師爺爺說的是假的,你老孃我哪有那麼好的福氣活三世人,我累了,想睡了,你們都出去吧!”

蘇紫陌臉色有些紅,避開蘇齊好奇的大眼眸。

蘇齊哪會不瞭解自己的老孃呢?她老孃一說謊話就臉紅,不管什麼情況下,只要撒謊,臉就是紅的。

“孃親,你覺得你隱藏下去真的好嗎?”

蘇齊歪着小嘴,今天孃親不說他就不走了,難怪孃親會講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給他們聽,特別是他們兄妹三人最愛的孃親口中的童話故事。

“出去,等孃親好了就會告訴我們的,先讓孃親好好休息。”蘇櫟走到蘇齊身邊說道。

“好好!孃親,等你好了就一定要告訴齊兒哦!”

蘇紫陌沒有說話,不是她不說,而是這些事說出來,不會有人相信。

呆男孽緣:空降魔鬼上司 老者朝着蘇紫陌點了點頭,也跟着蘇齊兄弟兩人一起出去。

沐雲軒坐着不動,深邃的雙眸靜靜的盯着蘇紫陌看。

神醫小狂妃 蘇紫陌被他看得臉色發燙,眼眸也變得有些躲閃起來。

隨很不自然的說道:“雲軒,我猜庚桑瑤很有可能認爲我死了,很不如我們將計就計……。”蘇紫陌的聲音越說越小,秀麗的小臉上瞬間委屈不已,因爲沐雲軒的目光在滲人了。

“這一點我也想到了,你被救的消息我已經封鎖了,就是庚桑瑤動用所有的情報勢力,也不可能會有你的消息。”

沐雲軒對自己的下屬很信任,也能保證萬無一失。 “你沒有什麼要對我說的嗎?”沐雲軒讓人窒息的俊顏是明顯的有些怒氣,他以爲以他們這般親密的關係,他們之間早就沒有祕密了。

“那又不是什麼好事,那什麼什麼好說的。”蘇紫陌平靜的說道。

“可是我想知道陌兒的一切。”

沐雲軒依然堅持,黑眸星光璀璨,卻越發的深幽。

“你剛剛不也聽到了嗎?”

蘇紫陌不知道如何啓齒,這件事情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我聽到的和你親口說出來的不一樣。”

沐雲軒伸出大手,替她捋了一下臉上幾縷俏皮的青絲,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等我好了在說吧!”蘇紫陌就是不說,不是她不說,而是她說了之後雲軒可能會更加的擔心。

“好!”

沐雲軒看着她實在不想說,他也不逼她,她就在她身邊早晚會告訴他的。

“你一夜沒睡,快去洗一下去休息吧!我已經沒事了。”

蘇紫陌看着一臉疲憊的他,心裏很是心疼他。

“好!你先睡一會,皇宮那邊,我已經讓青楓去報信了,在長公主大婚之前,我們就住在這座別院裏。”

沐雲軒看了看自己,他的確應該去洗一下,自己從來沒有穿着這樣的衣服一夜過。

“嗯!”知道他會安排好一切,蘇紫陌心裏也不擔心了。

蘇紫陌擡眸看了看房間,這沐雲軒的別院每一間都裝飾得非常奢華,絕對是土豪中的土豪。

“該死!”蘇紫陌小聲咒罵了一聲,怎麼在這個時候想去茅廁,清蓮又不在身邊,這裏都是沐雲軒的人,丟臉死了。

微微動一下,劇烈的疼痛讓她出了一聲冷汗。

可是必須去,不想被人看到自己尷尬的一面,蘇紫陌強撐着身子起來。

好不容易起來了,蘇紫陌只覺得額頭上不滿了汗水,疼痛半點沒有減輕。

該死的庚桑瑤,這一箭我蘇紫陌給你記住了。

慢慢的移下牀榻,穿上鞋子的那一刻,蘇紫陌終於鬆了一口氣。

前邊的窗臺上,幾盆桔花開得很漂亮。

可是蘇紫陌根本就來不及欣賞。

人是起來了,可是這茅廁在什麼地方呢?

蘇紫陌想了想,以沐雲軒的潔癖,一定不會很近。

蘇紫陌微微試着走了幾步,勉強能支撐着走幾步。

路過銅鏡時,蘇紫陌看了看銅鏡中的自己,臉色蒼白,毫無血色,蘇紫陌冷笑了一聲,到這裏六年了,自己從來沒有這樣弱過。

蘇紫陌捂着疼痛的傷口,一步一步往外移。

上次也去過一次沐雲軒的別院,出了房門一看,結構差不多,蘇紫陌一看,笑了笑,她大概知道在什麼地方了。

“嗯!”在邁過門檻時,蘇紫陌已經精疲力盡,蘇紫陌心裏不由得一笑,脣角也不由得一扯,她此刻真的太弱了。

“夫人,你怎麼下牀榻了。”

惜月正好想過來看看蘇紫陌,沒想到會在院子裏碰見她,而且還是這般虛弱又穿着不得體的樣子。

蘇紫陌搖了搖頭,眨了眨眼眸,她怎麼看到一個大美女了。

抹了一下雙眼上的汗水,在仔細看了看,還真是一個大美女。

靠!沐雲軒這混蛋還真會享受齊人之福,每一處的別院裏都養着一個大美女。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她蘇紫陌快要失禁了。

“美女,問一下茅廁在哪裏?”

蘇紫陌此刻想裝高清也裝不起來了。

惜月一聽,笑了笑,“惜月這就帶夫人去。”

蘇紫陌一聽惜月的笑聲,囧得死咬着牙齒。

沐雲軒沐浴出來,頭髮上的水漬還往下滴,進屋一看,沒有看到牀榻上的人兒,俊美的眉峯皺了皺,一轉身大步往外走去。

在前往黎夏國的路上,庚桑瑤一直在等蘇紫陌的死訊。

一天一夜過去了,她的人沒有任何一點消息,不過她心裏敢確定,蘇紫陌一定死了。

“水蓓巫師,還是沒有消息嗎?”

庚桑瑤對着馬車外邊大聲的問道。

“族長,還沒有傳過來任何消息?不過族長請放心,那是我們巫族特有的毒藥,天下無人能解,那蘇紫陌必死無疑。”

水蓓巫師一臉自信的說道。

聽完,庚桑瑤眼眸凌厲,“不怕萬一,只怕一萬,那蘇紫陌身邊奇人異事衆多,莫雲天又怎麼會袖手旁觀呢?”

“族長,莫雲天是不會出山的,逆天而行,一出明月谷,他的命宿就會發生變化,在萬不得已的時候,他是不會出明月谷的,莫雲天逆天而行,但是也存了僥倖的心裏。”

水蓓巫師堅定的說道。

“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打聽清楚蘇紫陌是死是活。”

庚桑瑤沒有聽到蘇紫陌的死信,她心裏是不會安心的。

“是,族長。”

“我們還有多久才能到黎夏國。”

“回族長,還有三天的時間,黎夏國那邊已經安排好了,不會有什麼閃失的。”

水蓓巫師說着,看了一眼馬車裏的庚桑瑤,希望這一次族長能如願以償。

“最好是萬無一失,蘇紫陌必須死。”

庚桑瑤陰沉的聲音傳遍了每個人的耳膜。

沐雲軒找了一圈,沒有發現蘇紫陌的蹤影。

皺眉一想,他剛剛離她也不遠,陌兒要是出事他應該很快就能感應出來的。

正想轉身去其它的地方,突然看到牆角邊慢慢走出來的兩個身影。

沐雲軒快步走了出去,看到滿身汗水的蘇紫陌被惜月扶着。

他眼眸猛的一冷,快速的把蘇紫陌抱起來。

“不在牀榻上好好躺着,出來幹什麼?還把自己弄得這麼狼狽?”略責怪的語氣中滿滿的是心疼。

惜月看着沐雲軒的樣子,怔了怔,聖主真的很在乎夫人,真是太難得了,這麼多年,聖主身邊一直沒有女人敢靠近,如今聖主卻親自抱夫人,看來聖主真的很愛夫人。

“哼!”蘇紫陌別過臉去不理會沐雲軒,他就知道責怪,就不知道人有三急嗎?

看着兩人之間的氣氛,惜月笑了笑。

“聖主,惜月去打些熱水過來給夫人擦一下。”說完,惜月快速的轉身離開。

“生氣了。我這不是擔心你的身體嗎?”沐雲軒快速的在她撅起的紅脣在啄了一下。

“送我回去。”蘇紫陌看着不遠處的兩個丫鬟正在竊竊私語。

剛纔她出來的時候沒有見到任何人,這回倒是一個個的冒了出來了。

“害羞了。”

沐雲軒笑意絕絕的看着她,又在她聚滿汗珠的額頭上吻了一下。

蘇紫陌能聞道他身上剛剛沐浴過的清香味。

臉瞬間紅到了耳根子。

沐雲軒一看,莞爾一笑。

抱着她大步往房間裏走去。

蘇齊和蘇櫟從牆角後邊探出頭來。

“呵呵!哥,看來爹爹挺疼咱們老孃的。”

“他要是對孃親不好,我會叫他一聲爹爹嗎?”蘇櫟淡淡的說道。

“哥,那我們現在做什麼去,難道就這樣看着傷害咱們孃親的人逍遙法外嗎?”

蘇齊眼眸裏閃過一抹冷意,想到昨天孃親中箭的瞬間,他那擔心害怕的心此刻還在。

“自然不會讓他們逍遙法外的,你想好了?”蘇櫟回頭問道。

“哥,這還用得着想嗎?容齊兒準備半個時辰,半個時辰以後我們兄弟兩人就出發。”

蘇齊小臉上一臉的堅定,現在孃親身上有傷,不能去對付那個巫族的老妖婆,那就由他們兄弟兩人出馬吧!

“嗯!”蘇櫟點了點頭,與其親眼看到孃親受傷而痛苦,不如他把能傷害到孃親的人一個個的解決掉,從今往後,他不會再讓孃親受到一點的傷害。

“走,哥哥,我們回去準備去。”

蘇齊看了看手指上的空間指環戒,銀子也有了,現在就差準備武器了。

兄弟兩人很快的消失在了拐角處。

沐雲軒輕輕把蘇紫陌喊到牀榻上。

他肚子有些餓了,看到一邊已經涼了的銀耳粥。

想到她從昨天到現在一直沒有吃一點東西。

“陌兒,我在清蓮在給你送一碗銀耳粥進來,你吃過後再休息。”

“嗯!我不吃了,我不餓。”蘇紫陌搖了搖頭,她的確不餓,吃多了跑茅房的次數就多,她現在連走路都成問題,不想那麼尷尬。

“不吃怎麼行?不吃你更沒有力氣。”沐雲軒不同意,自顧自的轉身出去吩咐清蓮準備膳食。

一個時辰以後,蘇紫陌在沐雲軒的逼迫下,吃了一小碗銀耳粥以後,老者又讓蘇紫陌吃了一個丹藥。

這顆丹藥一下肚以後,蘇紫陌感覺睏意襲來,全身軟綿綿的,慢慢的便睡着了。

“哥,信齊兒已經寫好了,該帶的東西齊兒已經帶上了。”

“那就好!走吧!”蘇櫟的話不多,兄弟兩人一轉眼,快速的消失在房間裏。 傍晚十分,清蓮做完事以後,去叫蘇齊和蘇櫟過來吃飯,打開他們的房門一看,並沒有看到蘇齊兄弟兩人。

清蓮覺得奇怪,在屋子裏找了一圈。

在路過圓桌的時候,清蓮猛的看見了一封信和一瓶丹藥,清蓮疑惑的拿起信打開看了看。

這一看,把她嚇了一跳,她表情凝重的快速的去了蘇紫陌的房間。

“莊主,不好了……?”

清蓮還未進門,就大聲的喊到,守在牀榻邊的沐雲軒一聽,不悅的皺了皺眉頭,垂眸看了一眼牀榻上的人兒,依然睡得很熟。

冷着臉起身去開門,門拉開的瞬間,清蓮剛好到。

“聖主,不好了,齊兒和櫟兒留下這封信和一瓶治癒丹藥離開了。”

清蓮急急的說道。

“我看看。”

沐雲軒快速的接過信看了看。

“爹爹,孃親,齊兒和哥哥出去歷練半個月,半個月以後一定會回來,孃親要好好養傷,等齊兒和哥哥回來以後,有齊兒煉製的神級三品丹藥一瓶,孃親吃了以後傷口會好得很快的,孃親一定要把自己養的白白胖胖的哦!還有,孃親,不要讓金蝶來找我們,我們在身上塗了藥,金蝶找不到我們的,最後重要的事情說三遍,孃親不要擔心我們,孃親不要擔心我們,……,我們只是去歷練,只有我們的修爲不斷的晉升,才能保護好孃親,天底下最愛孃親的齊兒和櫟兒……。”最後,蘇齊還在一角畫了一個歪歪扭扭的笑臉。

“胡鬧!”沐雲軒的把手中的信化爲灰燼,他們兄弟兩人這哪是去歷練,他們根本就是去爲陌兒報仇去了。

“青楓。”沐雲軒朝着空中叫了一聲。

青楓快速的出現,看到清蓮時,目光閃了閃。

“聖主。”

“青楓,立刻通知錦程和子默,讓他們立刻出發,去找齊兒和櫟兒,一定要安全的把他們兄弟兩人帶回來。”

“是,聖主,青楓這就去傳信。”

沐雲軒伸出修長的大手,輕輕一彈,一隻散發着七彩光芒的小鳥出現在沐雲軒的指尖上,尤其是那藍光中還帶着一點亮晶晶的光芒。

清蓮一看,好漂亮的百靈鳥。

“百靈,去找齊兒和櫟兒他們。”

百靈點了點頭,轉身快速的朝着遠處飛去。

“聖主,以齊兒和櫟兒的脾氣一定是去找巫族的人報仇去了。”

清蓮一樣的很瞭解他們兄弟兩人的脾氣。

一聽巫族兩個字,沐雲軒的眼瞳一閃而過的戾氣,無論庚桑瑤想用什麼樣的辦法來對付陌兒,他都不會讓她得逞的。

庚桑瑤既然出了巫族,她爲的就是要殺陌兒,眼下她一定會到黎夏國來。

“敬淮。”

“聖主。”話音一落,敬淮瞬間出現。

清蓮驚了驚,這雲城的人一向都這樣的神出鬼沒的。

不過一想起齊兒和櫟兒去找巫族的人算賬,清蓮不由得心驚了起來,莊主醒過來以後得多擔心呢?

清蓮看了一眼沐雲軒,這個時候讓莊主知道了小公司和大公子的事情,只怕莊主會坐立不安的,更何況莊主現在連行走都很困難。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