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深處,昊元大帝再次睜開眼眸。

「小子,感謝你替我修復了祖符,來而不往非禮也,我也送你一份大禮。」

只有受到萬人敬仰,才有資格當選星主之位。

昊元大帝成名幾十萬年前,不論是人品還是地位,無可挑剔。

祖符得到柳無邪的玄符修復之後,大量的裂痕消失了,祖符要比之前完整的多。

一團柔和的光澤,從祖符深處湧出,化為一條通道,將柳無邪包裹起來。

奇妙的一幕出現了,柳無邪身體不受任何控制,自己懸浮起來。

靜靜的漂浮在空中,任由那些柔和光澤衝擊他的身體。

「這是……」

許多人驚駭了,使勁的揉了揉眼睛。

「仙光,竟然是仙光!」

一尊地仙境像是得了痴心瘋一樣,柳無邪竟然得到仙光洗禮。

「是昊元大帝,一定是昊元大帝。」

無數羨慕聲,此起彼伏。

仙光通過祖符折射,穿梭萬千宇宙,抵擋白月谷。

柳無邪被仙光包裹,渾身舒泰。

雖然仙光微乎其微,對他現在來說,這些仙光足夠了。

氣勢節節攀升,瞬間突破化元七重大門,直奔化元八重而去。

短短兩個月,柳無邪已經從化元四重突破到化元八重。

這種突破速度,簡直是匪夷所思。

幾十萬枚元陽丹消失,沖入太荒世界。

修為越來越強,太乙宗那邊恨得咬牙切齒。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莫弘的玄符很強,那要看跟誰的相比。

跟柳無邪的玄符相比,那就沒有可比性。

跟其他普通人相比,則高出一大截。

這就是差距!

「這個柳無邪運氣也太逆天了,竟然得到昊元大帝的認可。」

很多人發出羨慕之聲,有些事情,嫉妒不來。

柳無邪刻畫如此驚艷的玄符,幫助昊元大帝修復了一部分祖符,得到仙光洗禮,太正常了。

相反!

柳無邪修復了祖符,昊元大帝如果沒有表示,反而認為昊元大帝太小氣了。

一場煉符環節,有人歡喜有人愁。

天龍宗高層自然開心。

太乙宗那邊自然不

開心。

柳無邪獲得煉符第一名,再一次傳出去,華飛羽面前坐着一名白髮老者。

當着白髮老者的面,打開手心的符文,化為一道道文字。

「韓老,就不過多叨擾了,告辭!」

華飛羽站起來,離開了封靈院。

「恭送宗主!」

白髮老者站起來,恭送華飛羽離開。

至於他們談了什麼,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祖符慢慢消失了,柳無邪還沉寂在修鍊提升快感當中。

一點點睜開眼眸,周圍空間出現猛烈的晃動,澎湃的氣勢,宛如潮水一般,形成一層層漣漪。

「好可怕的氣息波動,這還是化元八重嗎?」

很多人看的眼眸狂跳。

直到現在,眾人對柳無邪的戰鬥力,依舊處於模糊狀態。

煉器環節靠的是陣法,煉符環節靠的是玄符。

柳無邪極少出手。

一旦出手,絕對不留活口。

太乙宗那邊死一般沉寂,到手的冠軍,再次飛了。

「真是該死!」

桑廬狠狠揮舞一下拳頭,發泄心中的怒氣。

太乙宗派出四千名弟子參加萬族盛典,如今倒好,只剩下三千多人。

六百多人死於柳無邪一人之手。

「煉丹環節,你們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殺了他,就算不能將他殺死,也要破壞他煉製丹藥,這第三環節,我們不能再有任何差池。」

桑廬深吸一口氣,目光看向所有弟子。

這是他們最後一次機會了。

射日神塔人類很難拿到好成績。

最後一關射日神塔,其實是為其他種族準備的,前面三個環節才是人類的優勢。

「桑長老放心吧,這小子死定了!」

眾多弟子站出來,一臉的憤怒之色。

失去的那些弟子,有他們的師兄弟,也有他們的親人。

不殺柳無邪,決不罷休。

「都休息吧,儘可能完善自己的修為。」

桑廬點了點頭,讓他們都去休息,煉丹環節三日後開啟。

柳無邪回到戰艦,很多弟子快步上前,連連恭喜。

幾名地仙境長老,掩蓋不掉眼眸中的興奮之色,天龍宗好久沒有拿到這麼好的成績了。

依舊是七品靈丹,元陽丹跟星石作為獎勵。

剛藉助仙光突破到化元八重,這些資源都柳無邪來說,意義不大了。

「去修鍊室吧!」

諸葛明對柳無邪說道。

點了點頭,才突破化元八重,還需要穩固一番。

穿過戰艦,第二次來到修鍊室。

盤膝坐下,運轉太荒吞天訣,繼續吞噬靈氣。

獎勵的十萬枚元陽丹柳無邪一次性煉化,沖入太荒世界。

「諸葛長老,接下來煉丹環節,不如讓他放棄吧。」

龍長老找到諸葛明,打算讓柳無邪放棄煉丹環節。

太乙宗那邊肯定會傾盡全力,也要斬殺柳無邪。

好不容易看到柳無邪成長起來,龍長老可不希望他隕落在這裏。

「名字已經報上去了,這是之前就簽訂的協議,誰也無法更改。」

諸葛明搖了搖頭,流露出一絲為難之色,況且宗主那邊傳來信息,要讓柳無邪繼續參加。

到底宗主葫蘆裏面賣的什麼葯,諸葛明也看不懂了。

有些事情,諸葛明又沒法跟他們解釋的太清楚。

龍長老嘆息一聲。

時間快速流逝。

一晃三天過去,煉丹環節正式開始。

柳無邪從修鍊室走出來,身上的氣息變得光華內斂。

不像是三日前,鋒芒畢露。

此刻的柳無邪,才是最可怕的。

「煉丹環節不同於煉器跟煉符,這一環節危險重重,要將你們送到地冥深處,地冥有十八層,每一層危險重重,你們煉製的丹藥,必須是生長在地冥界的藥材。」

諸葛明鄭重的朝他們說道。

地冥可不同於前面兩個環節,語氣加重了很多。

說完,目光在柳無邪臉上逗留了一下,彷彿在說:就算拿不到好成績,也要活着出來。

單憑一個眼神,就能讀懂彼此的心裏。

很多弟子雖然沒有獲得好成績,通過萬族盛典,他們成長了很多。

只要突破到洞虛境,自動淘汰,不得參加,這是歷來的規矩。

「地冥是什麼地方?」

很多弟子對地冥這個地方非常陌生,朝身邊的人問道。

「冥族居住的地方。」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