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泉大師道:“沒有靈性之物就是一件殘次品,就是一件死物,在我宗泉大師手裏出現的物品,哪一件不是精品中極品。”說着,伸出帶火焰的手指,擒住一隻斑斕納靈蝶,將其包裹在火焰中,發出滋滋的聲音。

那隻斑斕納靈蝶在火焰中沒有掙扎,任憑赤色的焰火燒化身體,然後在火中慢慢的溶化,凝聚出一滴色彩斑斕的精血。

宗泉大師提煉出靈蝶的精血,手指帶着包裹的精血輕輕在契約手鐲胚胎上一點,那色彩斑斕的精血,便是極爲均勻的塗抹在胚胎之上。

嗤嗤的聲音傳出,在大廳內迴盪,久久不絕。

隨着這滴靈蝶精血的塗抹上去,契約手鐲胚胎顫抖起來,在宗泉大師的指尖火焰的控制下,一絲絲的,緩緩的融入胚胎中,令這胚胎發生了變化,胎身變得修長,宛如一條彩蛇遊動,隱隱約約間,胎內出現許多的空間。

宗泉大師帶着焰火的手指握住契約手鐲胚胎,放入契約手鐲模具中,不想,那胚胎靈性十足,欲掙脫模具的束縛。

隨着契約手鐲胚胎的顫抖,隱隱間有着一種嗡鳴聲傳出,胚胎兩側似乎長出一對透明的蝴蝶翅膀,已經悄然展開。

宗泉大師感受到契約手鐲胚胎的反抗,一聲冷哼,手指按在胚胎上,一道赤色焰火,直接將其壓入模具的,胚胎髮出五光十色的光澤撞擊在焰火上,盪出一道道漣漪,隨後各自消散而去。

給我老實的呆着,宗泉大師眼神凝重,旋即手指用力的按在胚胎上,赤色火焰包裹着胚胎狠狠壓縮,竟然直接將胚胎壓入模具中,層層火焰將其牢固在模具中。

宗泉大師隨即命令赤猴夜兒把這個模具放入銅爐中,隨後又指揮蟒蛇盤在銅爐上。

整條蟒蛇渾身發出碧綠色的焰火包裹着銅爐,一縷縷碧綠的火焰,猶如一道道的焰錘,淬打着契約手鐲胚胎。

元七郎通過視野共享觀察着爐內胚胎的變化,這碧綠的焰錘將胚胎淬鍊的越來越薄,漸漸與模具嚴絲合縫。

隨着蟒蛇深綠色焰火的錘鍊,胚胎反抗的光澤越來越黯淡,最終老老實實的被深綠的火焰包裹着,燃燒起來。

那些融合在一起的液體在炙熱的火焰下,緩緩變成金屬物質的形態,緩緩散發着色彩繽紛的金屬般的光澤。

契約手鐲在火焰的錘鍊下漸漸成爲一個手鐲的樣式,金屬般的氣息越來越濃,隨着深綠色的火焰緩緩收縮。

那盤在銅爐上蟒蛇張開嘴,將最後一點火焰吸入口中,離開銅爐,遊走到宗泉大師的身邊,吐着綠色的信子。

宗泉大師伸手撫摸着蟒蛇的頭部,道:“做的不錯,還有兩個手鐲需要你的協助,才能達到巔峯的效果。”

蟒蛇吐着信子,舔着宗泉大師的手,發出嘶嘶的聲音,蛇身親暱靠近大師的身體,表達自己願意幫助大師完成製作過程。

宗泉大師吩咐兩隻赤猴打開銅爐,取出模具放在石案上的。

潘採珊和元七郎看着石案上的模具內,有一個散發着五光十色的光澤的手鐲,隱隱間有着斑斕納靈蝶的靈性。

元七郎雙瞳內靈光閃動,彷彿看着契約手鐲內存在着若干個獨立的空間,這就是契約靈獸所存在的空間。

這宗泉大師暫短的休息了一會,又開始第二個契約手鐲的製作,還是重複着上一次的所有過程,靈蝶提煉精血,融合胚胎,放入模具,爐內錘鍊等工序,第二個契約手鐲也被放在石案上。

元七郎道:“大師休息一會,身體恢復狀態,在製作最後一個契約手鐲也不遲呀?”

宗泉大師道:“一鼓作氣才行,不然我丟失現在有的心境,打造契約手鐲就不完美了。”然後伸手抓到最後一隻飛舞的靈蝶,提煉出精血,開始第三個契約手鐲的打造。


漫長的時間過去,到傍晚的時候,宗泉大師將第三個契約手鐲打造完畢,赤猴夜兒把模具放在石案上。

將最後一個契約手鐲打造完畢,宗泉大師也鬆了一口氣,淡淡的道:我的休息去了,你們隨意,等這三個契約手鐲徹底涼透了,就可以進行血祭了,然後戴在手上了。

宗泉大師說完話,看了元七郎和潘採珊一眼,拖着疲憊的身體離開大廳,蟒蛇跟在身後遊走而去。

元七郎從乾坤袋中取出兩顆丹藥,交給兩隻赤猴,道:“這是九花地犀丸,對大師有幫助,你們拿過去,給大師服用。”

“吱吱,”赤猴旭兒和夜兒接過丹藥,手舞足蹈的叫着,然後學着人類施禮,然後轉身,飛快的向宗泉大師和蟒蛇方向追去。

大廳內只剩下兩人,潘採珊依偎在元七郎的懷裏,眼眸盯着模具裏面的手鐲,道:這契約手鐲真是漂亮。

元七郎道:“這契約手鐲可是多少御靈師夢寐以求的物品,他能根據契約手鐲的品質,簽訂多少隻契約靈獸。雖然這些靈獸不能跟血祭靈獸一樣進行攻擊,但是能幫助御靈師做許多不能做的事情。”

潘採珊道:“我知道這契約手鐲的珍貴,七郎,你是怎麼攢夠這麼多材料的呀?”

“都是機緣巧合,才能得到這些材料,”元七郎從第一個模具中,小心翼翼的取出契約手鐲交給潘採珊,道:“這個送給你的,現在進行血祭吧。”


潘採珊滿心歡喜接過契約手鐲,拿在手中仔細看了一翻,咬破中指,嫣紅的血滴落到契約手鐲上,慢慢的擴散開來。

那契約手鐲受到這滴鮮血的侵入,打破手鐲內部剛剛維持的平衡,瘋狂的抖動着,隱隱約約傳來一種嗡鳴聲,一股強烈的靈氣波動竄了出來。

隨着鮮血緩緩的侵入契約手鐲內部,漸漸壓制住手鐲內部的暴動,慢慢恢復平靜,形成了一個手鐲,散發着五光十色的光澤。

潘採珊忽然感覺到自己與契約手鐲有着聯繫,清楚看到手鐲內部結構,存在若干個契約靈獸空間,拿起來套在自己的手腕上。 潘採珊晃動着潔白的手腕,契約手鐲閃動五光十色,十分好看,道:“怎麼,我帶上是不是特別的好看。”

元七郎道:“你帶上它確實好看,等見到自己喜歡的靈獸就與它們簽訂契約,就可以擁有自己的契約靈獸了。”

潘採珊道:“我喜歡精靈鳳尾蝶,等有機會我一定契約上一隻鳳尾蝶。”

“精靈鳳尾蝶,”元七郎心內記下這樣靈獸的名字,等有機會遇到這樣靈獸,給潘採珊捉來一隻,只要她和照夕喜歡的東西,我一定盡力爲他們辦到。


元七郎也從模具中取下一個契約手鐲,然後咬破自己的中指,鮮血滴在手鐲上,蔓延道整個手鐲,滲入其內部。

那契約手鐲靈性的蠕動一下,將鮮血徹底吸的乾乾淨淨,然後緩緩的恢復了平靜,元七郎忽然覺得腦海內出現一個手鐲形狀的空間,而這個大空間又被分成十幾個獨立的小空間。

這就是契約靈獸居住的契約空間,元七郎對這個空間和御靈師空間相比較,有着本質不同,也可能是斑斕納靈蝶精血的緣故,造成契約手鐲空間特別奇特。

元七郎將御靈手鐲套在手腕上,五彩繽紛的光澤映在他的雙瞳上,仔細看着手鐲上的光澤,能分辨出各種屬性的光澤。

由於元七郎準備的材料充足豐富,所以這契約手鐲閃動着各種屬性特有的光澤,每一種光澤代表一種屬性的靈獸。

而這契約手鐲每一道屬性光澤出自相對屬性的契約空間,每一種屬性的契約空間只能契約相対應的屬性靈獸。

元七郎收好石案上最後一個契約手鐲,拉着潘採珊離開珍寶樓,返回潘家,送潘採珊回到自己的住處,然後返回自己的住處。

元七郎從第一腳踏入潘家的後門開始,就發覺有雙鷹眼一直盯着自己的一舉一動,窺探着自己的行爲。

而這雙鷹眼就是在潘家藥園那羣御靈師中出現過,而現在一直窺探自己的行蹤,元七郎四處查找,根本沒有發現任何御靈師和靈獸的存在。

元七郎改變自己的方向,直奔潘建全的冷香別院去了,那雙鷹眼一隻跟隨着他到了別院的門口,才消失了。

元七郎走進冷香別院放慢了腳步,發現一隻跟隨自己的鷹眼消失不見,心內盤算,這操縱鷹眼的御靈師爲什麼一直窺探自己,到底是什麼人?


難道與潘城主中毒有關,這名御靈師可能就是潛伏在潘家的人,元七郎心內馬上把這些事情聯繫到一起。

冷香別院的侍衛們見走進來的是元七郎,都知道這個雙瞳少年就是潘家的女婿,急忙上前躬身施禮參見。

元七郎道:“老城主大人可在?是一個人嗎?”

侍衛道:“家主正在房內休息,只有一名侍女相陪。”

元七郎道:“有勞小哥通稟城主,就說元七郎有要事求見城主大人?”

一名侍衛急忙走進房中,迅速的返回,躬身施禮道:“家主大人有請,請大人隨我來。”引領元七郎走進房中,關好房門,退了出去。

元七郎雙瞳看見潘建全正坐在書案後,看見自己走進來,站起身來,瘦削的臉上浮現着笑容,道:“七郎,回來了。”

這潘建全自被玉靈生清楚體內的毒後,又吃進了恢復身體的靈藥,身體正在恢復,現在臉上有了健康的膚色,想必在這幾天了,自己也服用靈丹妙藥,儘快恢復自己身體的狀態。

自潘採珊回來說元七郎臨時遇到事情敢不回來參加酒宴,但是潘建全已經按照元七郎的計策在宴會上公佈穆家與潘家聯姻事情,並且把琉璃門內解毒的猴兒果樹移植到藥園,就等元七郎回來就親手辦理此件事情。

元七郎施禮道:“小婿元七郎拜見岳父大人。”

潘建全呵呵笑道:“既然都是一家人,不必如此多禮。”

元七郎道:“採珊已經把訂婚儀式的事情說了,我沒有什麼意見,岳父大人把握叮囑的事情是否在宴會上通知了。”


潘建全道:“我已經按照先前七郎所說的計策,在宴會上已經正式通知潘家所有的弟子,就等你回來親自移種猴兒果樹。”

元七郎道:“這猴兒果樹雖然解毒效果非凡,但是並不是所有的毒能解,之所以上岳父大人誇大他的療效,解了您身上三色花毒,就是想在藥園移植此樹時引出隱藏在潘家內部的奸細。”

潘建全道:“你需要多少人手,我已經暗地裏調集合靈境回到虞城。”

元七郎道:“他們只需埋伏在潘府的周圍就行,種植猴兒果樹的事情,我和哥哥楊六郎就可以擒獲前來破壞的奸細。”

潘建全道:“不知道潛伏的敵人有多少,我比較擔心你的安全,多派幾名御靈師保護你。”

元七郎道:“那樣也好,就挑選八名御靈師跟隨我進藥園吧。”

潘建全從書案上,拿起一卷書,交給元七郎,道:“這裏面是潘家現在虞城的合靈境御靈師的資料,你從中選出八名稱心的御靈師。”

元七郎接過這卷名冊,一頁接一頁翻看過後,合上書,放在書案上,提起筆來,在一張紙上,寫下八名御靈師的名字。

潘建全看完名單,道:“這些人什麼時候集合呢?”

元七郎道:“就在今天夜裏吧,讓他們在假山藥園集合。”

“好,”潘建全從腰間取出一塊玉牌,交給元七郎道:“這是開啓假山藥園的密鑰,你一定要小心謹慎,如果要是有高手偷襲,立刻離開藥園,剩下交給他們。”

元七郎道:“我一定會小心提防這些潛在敵人的突然偷襲,但是有六哥保護我,一定能擒住那個潛伏在潘家的敵人。”

楊六郎及靈獸五剎鼬的事情潘建全詳情不是很瞭解,只是反饋的情報上說楊六郎的靈獸五剎鼬能放毒氣,是敵人窒息而死。

元七郎要選擇楊六郎陪着自己進入藥園,主要是六哥的靈獸五剎鼬獨特的祕術,木屬性和土屬性的陣法能有效的保護自己和困住敵人。

這五剎鼬的祕術陣法制造的夢境,比夢妖雲狸的夢境真實,具有屬性的攻擊,能有效的殺傷敵人,並且能在陣法中大面積釋放毒氣。

潘建全道:“我在讓一名副總管杜鵬飛陪你進入藥園,保護你的安全。”

元七郎道:“那就讓杜副總管陪我進入藥園種植猴兒果,不過一切都的聽從我的指揮。”

潘建全道:“這個可以,我會通知他,一切聽從你的安排。”

對於這個名叫杜鵬飛的副總管,元七郎沒有什麼印象,可是在潘家的地位是僅此於大總管田宏偉的人物。

虞城潘家的總管職位,除了一名大總管,還設立五名副總管的職位,分別管理虞城的官位的任免,全稱各種金錢出入,虞城的的刑罰,潘家的各種建築的修建,各種規定的禮儀。

而杜鵬飛掌管就是整個虞城的金錢出入,可見這個副總管在潘家的地位僅限於潘城主,田總管的第三人。

更重要的是杜副總管的靈獸龍蟲,全身龍鱗,頭上長有龍角的蟲子模樣的靈獸,除了具有龍的所有技能外,還特有分裂細胞的血脈技能,能化出無數的龍蟲進攻對手,

而面對那些暗中存在的御靈師不好對付,正是因爲靈獸龍蟲的緣故,潘建全才指派杜鵬飛進入藥園保護元七郎的安全。

元七郎離開潘府,來到鳩摩天和楊六郎等琉璃門御靈師居住的驛館,一路上雖然有兩名御靈師侍衛陪同,但是元七郎依然發現那雙鷹眼從他出了潘府開始,一直跟隨他來到驛館,還在窺探着他的行蹤。

元七郎走進驛館裏面,負責守衛的五名御靈師見他走進來,急忙躬身見禮,道:“七郎大人來了,鳩摩天和楊六郎大人都盼您歸來。”

元七郎揮了揮手,走進房中,房內只有兩人坐在,正首鳩摩天正在喝茶,下首楊六郎放下手中的書,道:“七郎,回來了,這兩天有什麼收穫?”

元七郎坐了下來,道:“我只是給照夕和採珊準備禮物去了。”

鳩摩天站起身來,沒有說話,走了出去,念動詛咒,一道赤紅的龍影,出現在空中,對着空中發出龍吟之聲,在空中久久不絕的迴盪。

那雙一隻跟蹤着元七郎到了驛館的鷹眼,在鳩摩天的紅蓮炎龍的龍吟之聲中,漸漸消失不見了,炎龍一聲龍嘯,化成一道赤色的靈光消失在鳩摩天手腕的契約手鐲中。

鳩摩天背手走進房中,道:“這是什麼人有如此強大的靈獸,能一隻跟蹤你到此。

元七郎道:“我在御靈師手記中根本沒有找過記載這樣鷹眼的靈獸,難道是屬於鷹類的靈獸。”

鳩摩天道:“我們琉璃門內有落日十三鷹,根據我對他們關係,掌握的資料來看,還沒有一隻靈獸能有如此強大鷹眼。”

楊六郎道:“這隻說明虞城潘家內部潛伏着一個強大御靈師,一隻窺探着潘家的所有的事情。”

元七郎道:“我來和六哥和鳩摩天商量抓住這個潛伏的鷹眼大師吧?”

楊六郎道:“七郎,說說你的想法?”

元七郎道:“今晚,六哥陪我去潘家藥園種植猴兒果樹,做好這個局。” 楊六郎道:“你是想讓我在藥園裏,操縱五剎鼬設置陣法控制每一個進入藥園的御靈師,”元七郎點了點頭,道:“那就有勞六哥了。”

鳩摩天道:“如此強大的御靈師你們能對付的了嗎?”元七郎道:“鳩摩天大人不用擔心我了,這次還請大人帶領御靈師們埋伏在潘府周圍三裏外的地方,等出現的御靈師一定抓住。”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