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又掏出十幾顆五顏六色的寶石,就像之前的那塊火靈石一般,各色粒子在李清眼前飄蕩,這是李清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的靈石,但是他還是壓住內心的變化,冷聲道:「還不夠!」

小男孩在身上不斷的翻找,找了半天也什麼都沒有找到:「我身上已經沒什麼東西了,這畢竟只是一具分身。」

然後李清就提着遺願,緩緩的走向小男孩,說道:「那就沒法子了,你的命我就收下了!」

小男孩意識到,無論拿出什麼,李清都不會放過自己了,於是吼道:「你敢!!!這只是一具分身,你殺了他,我本人除了會受傷以外,什麼影響都沒有,等我恢復之後,我會找到你,將你挫骨揚灰,希望你真的可以抗住整個神族的壓力!到時候不僅僅是你,還有你的家人,全部都得死。」

李清一聽到他說到家人,眉頭一皺,冷聲道:「威脅我可以,但是想動我的家人,不行!」

隨後就是一點寒芒,遺願直接送出。

小男孩直接提起闊刀,像遺願砍來。

雷霆在闊刀和遺願接觸的一瞬間,就將闊刀包裹起來,「啪」的一聲,小男孩握住闊刀的手部直接炸開,鮮血淋漓,傷口處漆黑,冒出汩汩鮮血。

小男孩跌倒在地上,看着不斷靠近的李清,他一點一點的用腿支撐著,慢慢的後腿。

李清蹲下,看着這個宛若無依無靠,無家可歸一般可憐的小孩子,抬手直接把遺願慢慢的戳進他的胸膛。

雷霆瞬間讓小男孩及肩的頭髮炸開,金色的瞳孔也是逐漸的失去光彩,身體還在不住的顫抖著。

力李清看了一眼心跳停止,不再動彈的小男孩,然後拿起地上的靈石和靈藥,頭也不回的去找胖子和樓凡他們。

熔岩鬼們看到小男孩都被打死了,瞬間四處開始逃散,不斷戰鬥的村名們和矮人們也是終於得到了喘息的機會。

這時候胖子和樓淵已經找到了樓凡,將口吐鮮血的樓凡平放在了一塊石板上,樓凡看着變了模樣的李清,想要開口說話,但是卻是一口濃血卡住了嗓子,嗆了一下。

李清急忙把靈藥拿出來就要整個塞到樓凡的嘴裏。

「你這是想害死他嗎?」玉翎的聲音再次響起。

李清停住了手上的動作,問道:「我想救他啊!」

「那就喂一截就可以,這可是極品靈藥,能夠起死回生一般的效果,全部喂下去,可能就會像氫氣球一般,『砰』的一聲,爆開來。」

李清這才折了一小截送到樓凡的嘴裏。

「清子,你剛剛跟誰說話呢?」胖子看着變強了,但是行為怪異的李清。

「別暴露我的存在,你以後可以跟我精神交流就行。」李清的腦海里突然響起了玉翎的聲音。

李清只好假裝沒聽到胖子的問題。

看着呼吸逐漸平穩,皺起的眉頭也松下來的樓凡,李清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然後就站起身,四處的檢查了一下村民的傷勢,然後又分了點靈藥給傷勢比較嚴重的村民們和矮人們,就算是樓紅雪父子,他也沒有區別對待,甚至還多給了點靈藥。

這時候的埃達爾在照顧著麥格尼,麥格尼已經渾身上下都纏滿了繃帶,看到李清來了,他們都起身行禮,向李清致謝。

「您老這又是幹什麼!」李清無奈道。 系統:「海納百川,有容乃大,洛邪乃是宿主此次穿書的任務,一旦拒絕宿主將會立刻被遷回原始!」

遷回原始?

陸清水抽著嘴角想了想,她原始的屍身現在估計連灰都不剩了。

送她回去,那不是等於讓她去死!!!

陸清水咬著牙,深吸了一口氣。

「交給本長老吧!」

她隱忍著心中的怒氣在眾目睽睽之下一步一步的走到空聖聖僧的面前。

「本長老願意收他為徒!」

空聖聖僧先是一愣,隨即朝著陸清水點頭笑道:「陸長老此話當真?」

「跪下叫師父吧。」

陸清水沒太理會這位空聖聖僧所說的話。

接過他手中的驗心丹就往嘴裡送。

洛邪這個徒弟雖不是她心之所願。

乃是系統強迫而為之。

不過有系統的幫助,她相信這驗心丹對她來說應該也沒什麼用。

事實也確實印證了她的這一想法。

陸清水吞下空聖聖僧手中的驗心丹后,確實就跟個沒事兒一樣。

還很精神氣爽。

「這……」

眾仙門的人都被她這一舉動驚愕了。

「叫師父吧。」

空聖聖僧勾起了唇,很是滿意的放下了手對著身前的洛邪輕聲的開口。

言語里有種說不出的寵溺在裡面。

洛邪歪了歪腦袋,似在仔細聆聽著空聖聖僧的話,隨即便朝著陸清水的方向跪了下來。

「師父!」

小少年的聲音不大,軟軟糯糯的,裡面似乎還充斥著一股茫然在裡面。

兩手叩拜在地上時還有些緊張和不知所措。

「起來吧!」

叮!

系統:「恭喜宿主完成收徒儀式,獲取一千金幣。」

陸清水此刻的臉色終於好轉了一些。

「陸長老,那這孩子就交給你了。」空聖聖僧朝著陸清水雙手合十的作了一個揖,「望你今後能夠善待他。

「聖僧放心。」冠冕堂皇的話陸清水隨手還是能夠捏來兩句,絲毫沒為自己的這種行為而感到臉紅。

「既做了我陸清水的弟子,就萬不可能會在讓他吃苦。」

當然這只是后話。

若是陸清水知道她這位徒弟此次入門沒幾天就被門中的弟子折磨的差點沒命。

她這個當師父的就不會在這裡大放厥詞了。

「會不會太草率了?」

不少仙門的門主這才回過神來發聲,「聖僧。」

「聖僧,還是另選他人吧。」

「聖僧……」

空聖大僧卻抬起了右手。

「驗心丹是很好的證明。」

空聖大僧說話的語調很緩慢,但他卻沒有給大家再次反駁下去的理由。

「陸長老明顯已經通過了這次的考驗,證明她與這孩子比較有緣,諸位既不願冒險,就不必勉強。」

仙門中的人打的什麼主意,空聖聖僧心裡其實很清楚。

洛邪並不是他們獲利的籌碼,他也不想洛邪被他們各種要挾。

他要的是眾仙門的人真心對這個孩子好。

很顯然他們考慮的都是各種好處和利益。

他又如何放心把人交付與他們呢?

「就這麼散了吧。」空聖大僧看了眼陸清水和洛邪,微微的頷了頷首,「老衲也該告辭了,陸長老有緣咱們再見,哦彌陀佛。」

說完,空聖大僧就在原地咻的一下消失不見了。

獨留下了一塊牌子扔在了陸清水的面前。

大家都用一種艷羨的目光看著陸清水。

「師父。」

殷九旬自然也看到了自家師父俞朝海朝陸清水望過去的目光,忍不住的喚了他一聲。

俞朝海收回了目光,「一會兒去問問你二師伯,看看她都需要些什麼。」

空聖大僧既然把孩子交給了她。

就證明是相信他們清水宗。

他們清水宗就算在不喜歡陸清水,但也不至於去跟一個孩子計較。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看我的小說,但還是要說一下,最近因為報高考志願的原因,沒有時間更新,也沒有心情更新,96個志願啊,偏偏我的成績不上不下,整個人要炸了。

少的更新以後會補上,抱歉,現在欠了三章。

《崩壞世界中的店長》關於沒有更新的說明 劉豫鈴找到孫佳燕的同時,華人聯合會的宋會長也找到了孫佳燕的父母。

而後孫佳燕向學校請了事假,連夜趕回家去。

孫家三口經過一番商量后,轉過天就向州法院提起訴訟,並出示了視頻證據。

有明確指向性的證據當前,法院馬上要求賓城海警內務部控制住涉案人馬哈蒂爾,並將其押解回玻城接受調查。

早有準備的馬哈蒂爾,人還沒被押回玻城,委託的律師就先一步趕到州法院應訴。

裝模作樣的了解了一番案件,以及孫家提供的證據后,律師離開。

僅兩個小時不到,就從馬哈蒂爾所謂的朋友家裏,取來了一台手持DV機。

DV機里的存儲的視頻文件,是DV持有人在案發當天參加一個朋友求婚活動時拍攝的。

視頻里可以清楚的看到,馬哈蒂爾也參與其中。

除了視頻文件,當日參加求婚與被求婚的對象,以及五名參與其中共同慶祝的朋友,都能為馬哈蒂爾提供證明。

證明那天從上午九點多,直到晚飯後二十時左右,馬哈蒂爾始終和他們這些人呆在一起,根本就沒有作案時間。

一邊是只有一秒鐘多一點兒,而且只拍到了不算特別清晰的,半張臉的監控視頻影像。

一邊是DV機拍下的長時間多時段的清晰影像,以及七名有一定家境地位的朋友,提供的不在場證明。

兩份證據擺在一起,事情會是什麼樣的結果已經無需多說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