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鐘說是的,是她姥姥留下的,我也不再多問。

我和小鐘像昨晚那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們倆又談到了孩提時的理想。我發現小鐘特別喜歡聊教師,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裏,她全說的是學校,談及的是老師。


我又想起了那個夢,昨夜我帶着學生划船的夢真的很有趣。小鐘在我入睡前,又問我昨晚的夢,真的只有那些嗎?

這是她第二次這樣問我,我說真的只有那些夢境,小鐘就笑着說那夢真美。

感覺小鐘有些奇怪,但又說不出是哪裏不對勁。

回到我的寢室躺下後不久,我就睡着了。

而這一次,我居然又做了一個關於當教師的夢境!

——

第二天早上的第二堂課,是我的藝術課。

拿着音樂課教程走進教室的時候,看到了對我很有深意一笑的彭靚穎。

我把教案往講臺上一放,開課道:“今天,我給同學們上一堂你們從沒有見過的音樂課。”

彭靚穎笑着搶話問道:“楚老師,什麼是我們從沒有見過的音樂課?”

這個問題問得太好了,適時的調動了和學生們的互動性。我

朝着彭靚穎投去一個讚賞的目光,說道:“前幾年挺火熱的一首歌,大家知道是什麼嗎?”

“我覺得是《爸爸去哪兒》,呵呵……”有女生笑答。

“《兄弟,想你了》!”有男生馬上叫嚷着:“這首歌,我一去KTV必唱。”

“《我不是男神》。”

“傑哥的《他不懂》,我超喜歡他!”

緊跟着,教室裏的學生們各自說着他們喜歡的歌曲,而我則是笑眯眯的不給予阻止。

一堂課要上得有氣氛,必須得和學生們真正的融爲一體,不能因爲我是老師,而覺得高高在上。

幾分鐘之後,我微笑着壓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說道:“同學們說出來的歌曲都很不錯,每一首歌其實都是一個故事,蘊含着人生的酸甜苦辣鹹。或者是闡述友情,又或者談論親情,還有講述我們偉大的親情。”

學生們含笑看着我,看得出來我的話,讓他們很認可。

“今天,楚老師最想讓大家記住的是親情,我丟開教案裏的歌曲不談論,只想給大夥兒說一說《時間都去哪兒了》這首歌。”

我的話語剛出口,彭靚穎叫嚷道:“好啊好啊,王錚亮這首歌真的很好聽。”

我頷首一笑,說道:“對,王錚亮唱這首歌很動情,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曲的時候,雞皮疙瘩都感動出來。我立刻想起了世間上的爸媽,他們辛辛苦苦一輩子,一轉眼間就老了。同學們,我們每一位都有爸媽,他們很偉大,所以今天我要讓大家深刻意識到父母親有多麼的愛我們。”

“好……”教室裏,響成一片。

談及父母,天下的人都會心存感恩和認可。

看着學生們情緒高漲,我從褲兜裏取出手機,然後示意大家把窗簾給拉下來。

頓時,教室裏的光線黯淡了不少,我又叫學生關閉上門窗製造絕對的靜靄,然後播放着《時間都去哪兒了》這首感人肺腑的歌曲——

“門前老樹,長新芽;院裏枯木,又開花;

半生存了好多話,藏進了滿頭白髮。

記憶中的小腳丫,肉嘟嘟的小嘴巴,一生把愛交給他,只爲那一聲:爸媽!

時間都去哪兒了?還沒好好感受年輕,就老了。生兒養女一輩子,滿腦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

時間都去哪兒了?還沒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柴米油鹽半輩子,轉眼就只剩下,滿臉的皺紋了……”

很快,我發現教室裏的男男女女們開始變得極爲嚴肅,他們臉上原本的微笑消失不見。隨着歌曲高槽部分的演唱,我甚至發現有一兩個女生在默默的流淚。

一首歌幾分鐘之後在憂傷的調子裏結束,我不等學生們回過神,說道:“現在有請彭靚穎扮演白髮蒼蒼的媽媽,而我扮演佝僂身軀的爸爸,其它學生們爲我們倆共同演唱這首《時間都去哪兒了》,同學們,好不好?”

“好……”學生們齊聲叫喊着,他們的掌聲響徹教室。

在和彭靚穎的配合中,我佝僂着身子站在她身邊,兩人肩並肩,用一種滄桑的神情望着天花板,然後我們指着屋頂微微搖頭,在感嘆歲月流逝的飽經風霜。

其它學生們,則是跟隨着手機裏的歌曲在齊聲唱,每到情深處,學生們之中都會有人加大了聲音,使得我身邊的彭靚穎越加的賣力演繹。

“時間都去哪兒了?還沒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

學生們唱到這一句的時候,彭靚穎突然捧起了我的下巴,眼神變得很是憐愛,用手撫摸着我的額頭,輕聲道:“孩子,媽媽一下子就老了,時間啊,它都去了哪兒啦?”

我的雞皮疙瘩瞬間就冒出來,竟然被自己的女學生給當成了她的兒子,這和劇情完全不對勁。

我扮演的可是年邁佝僂的爸爸,和彭靚穎貌似是夫妻! “好!”同學們大聲叫好,拍掌聲更加瘋狂,他們羣起激動的在大聲的演唱着歌曲。

我釋然一笑,繼而做出了一個讓全班震驚不已的舉動!

看到學生們如此投入到一首闡明父母之愛很偉大的歌曲,我作爲他們的老師,有責任、有義務加深他們對親情的認知。

所以,在彭靚穎演得深入的時候,我左手抓住她的肩頭,像一個撒嬌的孩子,把頭偎依在彭靚穎的肩膀上擠動。

“媽媽,辛苦啦……”我微微擡起頭,看着彭靚穎的下巴,柔聲道:“孩兒給你揉揉肩吧?”

說着話,我的右手朝着彭靚穎的另外一邊肩膀伸出去。

“啊……”這一下子,彭靚穎回過神來,驚叫着從我身邊彈開,很可愛的俏臉上紅暈滿布。

班裏,唱歌的聲音猛然而止,傳來了鬨然大笑。

“哈哈……楚老師,你這是在趁機佔彭靚穎的便宜,嘻嘻……”一個調皮的男生大笑道,隨着他的大笑,學生們笑得有些都前俯後仰。

“咳咳,安靜安靜……”我抹一把臉,眼角餘光掃一下講臺邊紅着臉的彭靚穎,佯裝咳嗽的說道:“開始楚老師是在和彭靚穎做很好的配合,哪裏有佔便宜的想法啦。你們,你們太壞了!”

學生們笑開了懷。

“哈哈,楚老師別解釋,有句話叫做越解釋越說明心虛,佔便宜也是人之常情……”

“對對對,楚老師真是好老師,不只是讓我們深刻感受到父母親的不容易,而且還和彭靚穎演差點變成爲了愛情的註解。嗯,這堂課當真是有生難忘。”

“……”

彭靚穎的臉更加紅了,本來她長得很漂亮,一旦俏臉紅潤得幾乎像個熟透的水蜜桃,更加讓人想在她臉上啃一口。

那味兒,絕對會很爽!

在這時,我竟然發現自己還能齷齪的想到這一層面上。

“楚老師,我,我先回座位了……”在學生們的樂哄中,彭靚穎咬着脣跑回座位,直接把頭埋在了課桌上。

啪啪啪!

我拍打了幾下講臺,指指手機,振聲道:“好啦同學們,我和彭靚穎的表演結束,開始看到大家如此投入到歌曲裏,我很欣慰。咳咳,大家別笑了,楚老師也是普通人,還是會羞澀的嘛……”

“哈哈……”笑聲更加濃烈。

這堂課,到最後又點名了幾位男女同學搭配演繹,而我則跟着其它學生高唱《時間都去哪兒了》。

很快一堂課結束,我給學生們佈置了一個作業,讓每個人都寫一下這堂課的感受,這得到了學生們再次的認可。

出教室的時候,我和往外走的彭靚穎對視一眼,發現她經過半堂課的時間調整,已經不再臉帶羞澀。

這很好,本來我就沒有真要佔她便宜的想法,是這些學生們想得太複雜了而已。


回到辦公室,我發現氣氛不對勁。

我們這間辦公室,總共有八位老師,其中在場的五位老師望着我,就像是猴子在看猩猩。

我抹一把臉,在確定臉上沒有異物之後,又低下頭看看拉鍊,發現那地方關得死死,並沒出現窘況。

那麼,這五個老師訝異打量我的眼神,到底是爲了啥?

“老師們,你們這是?”我實在忍不住好奇心,環顧着五位老師問道。

“哎呀呀……”驚叫喚的是董方霄,他像一個和我很熟識的朋友一般,走近拍着我的肩膀。

我和你很熟嗎?

這傢伙,在夢境裏我都顯得有些抗拒。

而現在,他竟然和我顯得很熟絡,這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

“董老師,你撿到寶了,所以心情大好,是吧?”我瞥一眼董方霄放在我肩頭的手,語氣有些嘲諷的笑問。

董方霄不生氣,一笑道:“我很想能撿到寶,不過活了這麼多年年硬是沒有撿過一分錢。倒是想不到楚老師卻是無心插柳柳成蔭,真正的撿到寶了。”

“我!?”我更加的納悶,我撿到寶了,爲什麼自己都不知道?

一個女老師替我解開了疑惑,她笑道:“楚老師,你剛來那一天,校長爲了歡迎你的到來,在當晚舉行了一個全校教員聚會的晚宴,而你抽取了一張彩票保管在她那裏,還記得這事嗎?”


這事,我記得個屁,反正在夢境裏,我是完全不記得。

但由於是夢境,我做這個荒誕的夢之際,是意識到校長非得給我舉辦一次和其他教員認識的晚宴,我實在無法推辭他的好意,於是當晚爲了回饋校長的厚愛,我穿上了一套白色的燕尾服閃亮登場。

這套燕尾服穿上之後半小時,我就悔得腸子都青了。


校長不是說晚宴的嗎?既然是晚宴,爲什麼不在高檔會所進行,而是在學校食堂裏擺上幾十桌酒席?

這簡直是坑爹嘛,全校總共近三百名教職員,在看到我盛裝出席那一刻,大部分人是鬨堂大笑。


那一刻,我看到他們都穿着便裝,我頓時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也就在我準備打退堂鼓的時候,董方霄站出來說話了。他說我很牛逼,不愧是有志青年。

說說也就罷了,董方霄還一把抓住想要逃遁的我,笑眯眯的拍着我的肩膀,大聲的譏笑我太他媽的文藝範,是一個十足的神經病。

在其他老師們跟笑的時候,我沒有控制住心中的怒氣值,一腳伸出去絆倒了董方霄,把那傢伙弄得當場跌了狗吃屎。

然後,董方霄在其他人的勸解下要和我拼命。

拼尼寐的命啊!

我哪有時間和他拼命,再說了,我一個手指頭就能壓死董方霄。實力太懸殊,勝敗毫無懸念。(在做這個夢的時候,我肯定我在笑)

我不搭理董方霄的叫囂,轉身就往食堂外走。

而那時,校長走到我身邊,說很理解我想離開的尷尬,要我無論如何都得給他一個面子,抽完學校購買的一週開獎一次的彩票再走。

我不好掃了校長的面子,於是抽取了一張彩票,也沒有多看一眼,便把它交給了校長,請他幫我保管。

然後,我給校長道別離開。

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如今女老師再次提及,我應道:“嗯,是有那麼一回事。”

“嘿嘿……”搭着我肩膀的董方霄賊笑,說道:“楚老師記得就好,剛剛校長才找過你,說是你無心抽取的那張彩票中了大獎,哈哈……”

“中了大獎!?”我毫無心理準備,從小到大我買了很多次彩票,連兩元錢都沒有中過。

這一回,難道我踩着狗屎運了?

於是,我問道:“是多大的獎?”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