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不提那些在古戰場之中、最為珍貴難尋的宗門傳承。只說那遺留在其中數不清的靈技功法,靈丹靈器。只要能夠尋到,也是對自身實力有著很大的幫助。

聽說上一次風墟之地的開啟,就有一靈師宗門的弟子,幸運的得到了一上古宗派的完整傳承,不僅自身脫胎換骨,發生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改變。而且回到自己宗門以後,直接成為了宗門老祖的親傳弟子,說是一步登天也不為過。

所以每次風墟之地的開啟,都可稱得上是一場席捲整個東蒼域的盛事!

想到這裡,成心雙手交叉相覆,直身正色道:「三長老要尋找何物?此物對您來說有何種用途?」

成心看著耀風,覺得後者不是那種信口開河之輩,如果耀風真的對那風墟之地了解頗多,那麼以他的身份地位,所知道的東西,肯定對成心不久后的風墟之地一行,有著很大的幫助!

耀風此時面色凝重,深呼一口氣,隨即開口道:「雖然與小友相處時間不長,但是我相信我的眼光,更相信大長老的眼光。」

話音才落,耀風便站起身來,正對成心,雙指併攏,指尖綻出淡淡紅光,隨後自上而下,自額頭頂部開始直直划至雙眉之間。

指尖劃過的皮肉,竟然瞬間一分兩散。

不過其中卻沒有像尋常人類那般,鮮血淋漓,血肉模糊,反而是有些淡淡熒光從那耀風那已經分開的額頭皮肉處露出,耀風手指輕捻,竟從分開的皮肉中捏出一根三寸左右長短的細小「樹枝」。

「啊?」

成心見狀,不止臉上充滿疑惑,而且口中也是不由自主的輕咦出聲。

耀風看見一臉不可思議之色的成心,隨後手掌輕撫額頭,那些綻開的皮肉竟瞬間和好如初。

成心看向此刻靜靜躺在耀風掌心的細小「樹枝」。

「樹枝」通體呈琥珀色,只從外表來看,平淡無奇,並無什麼特別之處,而且成心也沒有從上面感受到一絲異常波動,但是能夠讓耀風如此珍重的放在額頭內保存,就算不用腦子想,也知道這「樹枝」肯定不是凡物。

成心索性直接開口問道:「三長老,這是?

果然耀風接下來的話,就證實了成心的想法。

「這便是我族聖器。」

「而且這也是我希望小友在那風墟之地替我所尋之物。」

「嗯?」

成心有點摸不著頭腦,既然這聖器已然在你手中,何來尋找一說。

興許也是知道自己表達的有些模糊,耀風也是笑了笑,繼續開口道:「聖器曾經遭受重創,所以一分為三。

在我手中的,只是聖器的一部分,還有一部分在二長老手中,至於剩餘的部分,便在那風墟之地裡面。」

…… 第76章

卧槽,是說這麼巧嗎!

韓家的人果然個個都很賤啊。

也不知道上次被陳玄武毆打了之後,這韓少還好么?

林壞:「那你是要叫你表哥來給你撐腰吧?」

「行,你把他叫過來,我讓他跪下叫爸爸。」

嘩——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這年輕人好狂啊,居然要讓韓氏集團的韓少叫他爸爸!

李一諾更是臉色蒼白,韓天明,那不是韓笑的弟弟么?

完了!這次又惹黑龍,又惹韓天明,死無葬身之地啊!

唉!誰叫這事是她惹出來的,如果真的要死,她心甘情願跟林壞死在一起。

那富婆咬牙切齒起來:「好好好好,你牛逼,你給我等著!」

說着,她便撥通了韓天明的號碼。

「喂,表哥,有人欺負我!」

「我報了你的名字,他居然還敢說叫你過來,還要你跪下叫他爸爸!」

「表哥,快過來弄死他!」

韓天明氣笑了:「草,這個人很牛逼啊,行,你讓他等著!」

「老子現在就帶人過來砍死他!」

掛了電話,富婆冷笑不止:「你們兩個等死吧!」

李一諾臉色發白,嚇得嬌軀發抖。

林壞什麼都沒說,直接坐了下來,就等黑龍和韓天明來找他。

周圍看戲的人,此時都忍不住勸道:

「年輕人,你快帶着那個女孩跑吧!」

「黑龍那個人很兇殘的,更別說韓家的少爺了!」

「他們要是來了,你跑都跑不掉!」

剛才高洋和李一諾的爭吵,鬧得動靜很大,幾乎所有人都聽到了。

他們也鄙視高洋這樣的渣男。

可偏偏這樣的渣男,還混得極好,他們覺得林壞肯定弄不過人家啊。

此時這家餐廳的老闆,也走了過來,欲哭無淚。

「幾位,你們能不能出去打,我還得做生意啊。」

林壞道:「老闆,待會兒事情結束以後,打壞的東西我賠。」

「還有今天這裏所有的消費,我買單,你別管了。」

這話誰聽誰舒服,可老闆哪會信?

你特么都要被人打死了,你賠個屁啊!

周圍看戲的那些人更加不信,他們只覺得林壞是想在李一諾面前強撐面子。

唉,為了個女人,被人打死,這可太不值了。

很快。

高洋找的幫手,黑龍先來了。

只見一個凶神惡煞的黑臉大漢,帶着二十幾個人沖了進來。

現場的圍觀人群都臉色一變,連忙退得遠遠的,似乎很害怕這個黑龍。

「高洋,誰打的你?」

「連我黑龍的人都敢打,活他媽傷了!」

黑龍果真很暴躁。

高洋伸手一指:「老大,就是這小子!」

「這小子狂得很,明知道你要來,他居然不跑。」

黑龍定睛一看,見是個年輕小子,頓時陰冷一笑:

「小子,你是第一個聽到我名號還不跑的人。」

「我真的很好奇啊,你是哪來的底氣?」

李一諾已經嚇得獃滯了,強忍着害怕,求饒道:「黑龍哥,你……你放了我們吧。」

「你如果不肯放了我們,那你放了他,這件事跟他沒關係。」

林壞頓時一愣。

這李一諾嘴上不饒人,心地還是挺善良的,講義氣啊。

黑龍哼道:「小丫頭,給老子滾一邊去!」

「這小子打了我兄弟,今天無論如何都得斷手斷腳給老子爬出去!」

李一諾渾身一顫,嚇得差點跪下。

林壞要是被打斷手腳,她怎麼向唐萱兒交代?

她還不如一頭撞死呢!

林壞道:「沒人給我底氣,我知道你想收拾我。」

「不過別急,還有一撥人要來收拾我呢。」

黑龍頓時一愣,沒明白林壞什麼意思。

正在這時候,韓天明來了!

他同樣帶着十幾個保鏢,衝進餐廳裏面。

眾人見狀,不由得狂咽唾沫。

黑龍加上韓天明,林壞死定了啊!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他!

高洋頓時冷笑,得意洋洋地看着林壞,順便豎了個中指。

林壞沒搭理他,這種垃圾,待會兒有的是人捶他。

「表妹,誰欺負你?老子今天弄死他!」韓天明一臉暴躁地問道。

富婆伸手一指:「表哥,就是這小子!」

韓天明連忙看過來,看到林壞那張熟悉的面孔時,頓時懵了。

我靠!怎麼這麼巧!冤家路窄啊!

紫筆文學 聽到澹臺紅妝的問話,流流皺眉沉思片刻,開口道:「小姐,今天晚上昆州市的拍賣會,肯定很熱鬧,參加拍賣會的人,都是對嚴氏集團秘密感興趣的,是咱們的競爭對手,雖然小姐在嚴氏集團秘密上布局了這麼些年,但是……具體競爭對手有哪些,咱們也還沒全部摸清,可以借著這個機會,去摸清楚。」

「是啊!」

澹臺紅妝點點頭,道:「這確實是個好機會,但是……我若去參加拍賣會,不就等於告訴嚴經緯,我對嚴氏集團的秘密,也感興趣了么?」

「這……」

流流愣住,她知道小姐心中目前有兩個計劃。

一個計劃是通過姜思瑤來獲取嚴氏集團的秘密,畢竟姜思瑤是嚴經緯的軟肋,通過姜思瑤來對付嚴經緯,得到嚴氏集團的秘密,是最好的辦法。

如果這個計劃不成功,那小姐就要啟用第二個計劃,自己出手。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