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麼一個無能之輩,別說領七十萬剛剛徵召的大軍,哪怕他領一百萬大軍又能如何?在馮燁的眼中,不過是送菜的而已。

要說這遼國的家底是真的厚實,哪怕被馮燁滅亡了四十萬大軍,仍舊能在短時間內再次聚集起七十萬大軍。

馮燁這邊剛剛兵出山海關,遼兵就已經在耶律延禧的帶領下迫不及待的迎了上來。

兩軍對立之時,耶律延禧這貨,或許是打獵打多了,或許是為了提振士氣,或許是自恃七十萬大軍在身後。距離馮燁的大軍又有足夠的距離。居然騎著馬帶著眾多遼國貴族,駐足在遼國陣前,向馮燁這邊觀望。

兩側的遼軍潮水一般的向馮燁撲了過來。馮燁哪裡還會跟他客氣,大喝一聲道:「幽雲鐵騎隨我衝鋒,其他人稍後看到敵軍亂后發起進攻。」

說完,馮燁便直接帶著幽雲鐵騎發起了衝鋒。

雙方大營相距不過十里地而已。對於普通的騎兵,或許要需要衝一會兒。但是對馮燁的幽雲鐵騎來說,不過是幾分鐘的事情而已。

幽雲鐵騎在馮燁的帶領下快速的穿插,直奔耶律延禧而去,馮燁雖然不認識耶律延禧,但是卻認識他的帥旗。

耶律延禧在帥旗下,騎在高頭大馬上,見到馮燁的衝鋒,輕蔑的說道:「何人為朕拿下馮燁這逆賊?」

當即就有七八名將領出來請戰。在他們看來,這可是在皇帝面前立功的大好機會。又豈能錯過。就在幾人互相之間爭執不下的功夫,馮燁已經摔了幽雲鐵騎殺到了面前。

馮燁背後浮現出一尊金鰲,手中長槍上下翻飛,以他如今的力量,那真的就是擦著就死,碰到就亡。那幾名遼國將領,一見馮燁厲害,當即顧不得在爭,反身加入戰團,想要擋住馮燁。

可惜如今站在馮燁背後的,可不是他們所了解的那種星神虛影,而是真正的星空戰獸。金鰲一出現,雙目之間光華閃爍。籠罩在馮燁的身上,正是從馬靈處得來的光華法。

遼軍射向馮燁的箭矢就全部被偏轉出去。迎戰的七名遼軍將領,根本沒能擋住馮燁,反而被馮燁一個衝鋒就幹掉了兩個。他也不與剩下的那些武將糾纏,而是直奔皇帝而去。

馮燁的實力他剛剛看的很清楚,七員大將都無法擋住對方,這樣的實力,一旦近身,他必死無疑。耶律延禧雖然自大,但是卻不是白痴。

怕死的耶律延禧急忙帶著人向後退去。想要退入大軍之中。但是馮燁已經帶著基因戰獸,殺到了眼前。背後的金鰲仰天咆哮。 一旁的澹鈺突然開口,直接打碎了金陵玉所有的幻想,她臉上的笑容也有些僵硬。

侍女愣了一下,不知道澹鈺這是什麼意思,哪有行酒令不喝酒的呢?那樣多奇怪啊!

不過這是澹鈺的吩咐,她不敢不從,雖然心中疑惑,但還是伸手將金陵玉的酒杯端了起來,金陵玉急了,連忙伸手制止。

「殿下,既然是行酒令,大家都喝酒,只有我一個人喝茶,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呀,我沒事的,身子早就已經好了,喝酒完全沒問題。」

開玩笑,她今天好不容易磨了半天林夕和南疆將軍才有了出門的機會,自然要好好利用這個美好的出門機會了,不喝酒怎麼行!

她一臉期待地看向澹鈺,希望澹鈺可以看出來她內心對酒的渴求,就不要拒絕了。

誰知澹鈺微微挑眉,對著金陵玉勾唇一笑,說出來的話卻讓金陵玉的臉瞬間僵下來了,「不行,你的身子還沒有大好,本殿既然帶你出來就應該對你負責,換成茶。」

金陵玉覺得很有必要再為自己爭取一下,她趕忙搶過來酒杯護在了懷中,「不行!我的身子我自己最清楚了,哪裡有你們說的那麼差勁?完全可以喝酒!」

眾人看著澹鈺和金陵玉因為喝不喝酒在這裡說來說去,一個個看得全是興緻勃勃,他們何曾見過澹鈺如此關心一個女子啊,曖昧的目光飄向二人。

澹鈺根本無暇顧及其他人,他倒是忘了金陵玉是個特別喜歡喝酒的人,連忙皺了皺眉,「若是金姑娘執意如此的話,那本殿只好把你送回去了!」

此話一出,原本鬥志昂揚的金棱玉瞬間就垮了下來,她相信澹鈺能做得出來,好不容易離開了將軍府,她還沒好好玩一玩緩解壓力呢,怎麼能突然回去呢!

「殿下!我不喝了還不行嗎?你可千萬不能把我送回去,我乖乖聽話,喝茶就喝茶!」擠出來一抹討好的笑容,金陵玉對著澹鈺微微一笑。

澹鈺滿意地點了點頭,他就知道金陵玉最怕這個了,「金姑娘也不必難過,本殿親自為你斟茶,就算作不能讓你喝酒的補償了。」

聞言,金陵玉眼睛一亮,忙不迭點了點頭,澹鈺親自為她斟茶,那可是不容易的事啊!

眼看著澹鈺起身為金陵玉倒了茶,金陵玉的目光一直緊緊落在澹鈺的身上,周圍的人臉上的笑容就更多了。

「殿下,不知道你與金小姐的對話結束了嗎?我們的行酒令何時才能開始啊?」劉洋突然冒出來這一句,臉上儘是弔兒郎當的調侃。

金陵玉並非什麼都不明白的人,知道劉洋這是在調侃他們,想到剛才兩個人爭論的樣子,她的臉「刷」地就紅了起來。

澹鈺倒是面不改色地坐了回去,他弄了弄身上的褶皺,笑著點了點頭,「現在就可以開始了,大家都準備好一會兒的才藝了嗎?」

「那當然了!我可是最近又做出來一首好詩,絕對厲害,到時候你們聽了就知道了!」劉洋一臉篤定地挑了挑眉,眼中滿是志在必得。

「不就是一首破詩嗎?有什麼值得炫耀的?我的長笛可是也上了好多台階,雖然不能同殿下相提並論,卻也絕非一般人可以比擬,知道嗎?」

「那又算得了什麼?不如咱們一會兒比對詞如何?你要是說不上來,看你怎麼辦!」

一群人笑嘻嘻地隨意打趣著,金陵玉的心卻是再一次慌張起來,作詩?吹笛?對詞?這都是什麼啊,她全都不會啊!

這要是一會兒酒杯轉到了她,她卻什麼都表演不上來,那豈不是也太丟人了!

看出了金陵玉的焦慮,澹鈺微微挑了挑眉,淡淡一笑,「你不必過分擔憂,如果真的轉到了你,你只需要表演你擅長的就可以。」

「真的嗎?那我表演舞劍是不是會有些格格不入啊?」金陵玉多少還是有些擔憂,看得出來這應該就是澹鈺的交際圈,她還是很想可以融入他們的。

「為什麼會格格不入,每個人都有自己最擅長的才藝,你怕什麼呢?」澹鈺有些不理解。

金陵玉咬了咬牙,臉上放鬆不少,輕輕點頭,「多謝殿下開導,我知道一會兒怎麼做了。」

行酒令正式開始,金陵玉緊緊盯著酒杯,生怕它轉到自己的面前,然而怕什麼來什麼,眼看著酒杯就要轉到她了,她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

然而酒杯卻在澹鈺的面前停了下來,她瞬間鬆了口氣,不是她便好,澹鈺多才多藝,肯定不怕這種才藝展示。

「殿下今天的運氣也太好了吧?我們可是迫不及待想要看看殿下的表演了呢!殿下可想好做什麼了?」

澹鈺無奈地搖了搖頭,他也沒想到第一次抽就到了他,不過願賭服輸,既然玩了行酒令,他就不會拒絕才藝展示。

「本殿一時間也想不出來,不如說一說你們想看什麼?」

「那就長笛吧!剛才某人可是說自己的長笛很厲害的,殿下也給他展示一下,讓他好好看看自己幾斤幾兩!」

澹鈺點了點頭,這長笛可以說是他比較擅長的,正好這麼多天沒有吹了,他也想吹一吹。

金陵玉兩眼放光地盯著澹鈺,上次在宮宴上聽過之後就再也不曾聽到過,這次可是個好機會,她要好好欣賞。

澹鈺的笛聲有那麼一種不同尋常的清冷氣息,不帶任何雜質,如同一股清流落了下來,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十分享受。

金陵玉閉著眼睛隨著音律慢慢擺頭,一曲畢,她慢慢睜開眼睛,眼底滿是讚賞。

「殿下的長笛果然厲害。在下還是有些太差,回去之後畢竟勤加練習!」

「殿下這長笛可是越來越好了,剛才微臣還以為在山中遊玩呢!好像身上的疲憊也全都消失了,這都是殿下的功夫啊!」

金陵玉認同地點了點頭,認真地看向澹鈺,「殿下的長笛真的特別厲害,可以說是讓人如痴如醉啊!」 來到邁阿密,挑戰被視為奪冠熱門的邁阿密熱火隊,籃網隊所有隊員鬥志昂揚。

過去一個夏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熱火三巨頭身上,多少球隊從一兩年前就開始為他們中的某一個人布局,多少球隊因為他們的抱團而更改未來的建隊計劃,多少人至今都不了解為什麼詹姆斯才26歲的年級,就選擇了這樣一條道路。

然而,邁阿密熱火的開局卻沒有那麼順利,跟很多專家猜測到的那樣,詹姆斯,韋德兩人果然在球權方面有所衝突。所謂的衝突,並不是兩人鬧矛盾,而是這兩名球員的打法比較相似,同時在場上的時候,往往會造成一個人持球時,另外一個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該幹什麼的情況。至於另外一名巨頭波什,來到熱火隊之後,他彷彿失去了在內線翻江倒海的能力,只是暴露自己一個又一個缺點。

依靠著詹姆斯,韋德超強的個人能力,熱火在一場又一場比賽中獲得勝利的同時,磨合著隊伍,但是實際上,詹姆斯,韋德二人的打法矛盾客觀存在,也沒那麼好解決。而這支球隊,最要命的一點,便是三分球。三巨頭都有不同程度的降薪,為熱火隊贏得了簽約麥克米勒的機會,然而這位手持熱火第四大合同的三分射手卻面臨傷病纏身的窘境,出勤率都很低,更別提為三巨頭拉開進攻空間,而此時熱火隊的建隊思路也存在問題,首發中鋒喬爾安東尼基本就是個除了頂防和搶籃板,啥都不會的糙哥內線,二年級控衛查爾莫斯在三巨頭組隊之後,便有心專攻3分球和防守,不過到現在,三分球也只是聯盟平均水準,種種因素結合到一起,促使史蒂文斯決心祭出23聯防這一聯盟中很少被使用的戰術來對抗邁阿密熱火。

從一開場,籃網隊的戰術就十分堅決,易建聯替換下安德森出任首發內線,就是利用他更強的機動性和更好的保護籃板的能力來跟熱火短兵相接。

聯防戰術,重點就在於死守籃下,對於擁有聯盟最強的兩個突破手的熱火來說,這樣的防守策略很有針對性。洛佩茲,易建聯只需要在詹姆斯,韋德突破的時候,在禁區內站位,然後高高舉起自己的雙臂,便會讓二人感受到身高帶來的直觀差距。當然,兩位巨星肯定能夠進球得分,但是這種神仙球進一個進兩個,不可能整場都進。這套戰術不是沒有弱點,當你的球隊三分球足夠出色的時候,23聯防可以說不攻自破。遺憾的是,熱火隊缺乏足夠出色的三分射手來教育籃網隊。

詹姆斯外線持球面對著保羅喬治,運球節奏陡然加快,猛然啟動,瞬間整個身子便已經衝出半米多。

儘管已經從錄像里仔細的分析過詹姆斯的打球特點,但是分析是一回事,現場對抗又是另一回事,挪動腳步擋在詹姆斯身旁,兩人身體接觸的一瞬間,詹姆斯那坦克一般的身體就將喬治撞得一踉蹌,腳步也隨即凌亂,而詹姆斯只是微微一晃,重心隨即控制住,立刻加速,馬上就拉開了和喬治的距離,一馬當先的沖入內線當中。

此時,籃網隊的禁區中有洛佩茲,易建聯也從外面游弋過來準備進行補防。然而詹姆斯全然不懼,禁區內一步騰空而起,幾乎是扛著撲上來補防的洛佩茲,硬生生的將籃球送入籃筐,同時哨聲也緊跟著響起。

2+1!足以入選五佳球級別的進球,坐在地上的詹姆斯奮力揮動著雙臂,一掃陰霾。

場邊的史蒂文斯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氣,他可以用最有針對性的戰術來面對任何對手,但是有些巨星,他們的閃光便在於無力限制。霍華德可以一己之力讓魔術隊禁區變成銅牆鐵壁,羅斯各種不帶任何減速的變向違反人的身體結構,安東尼是籃網的絕對剋星,詹姆斯也根本無法阻擋。

「繼續保持聯防,收縮防線,主防突破,放他們在外線投籃!」從替補席位置上站起來,史蒂文斯走到場邊大聲說道。

就不信你們能一直這樣打神仙球!

為了增強防守端的機動性,籃網隊用易建聯頂替了安德森,這一舉動其實對進攻影響不小。易建聯站在外線,波什並不需要頂出去,熱火隊的外線補防足以輪轉過去給出手速率偏慢的易建聯干擾,而易建聯也「不負眾望」的連續兩次外線出手打鐵,更加堅定了熱火隊的防守策略。

好在,布萊德索貢獻了幾次扛炸藥包的生突,造成了熱火內線的犯規,洛佩茲也利用低位單打教育了身高僅203的喬爾安東尼,籃網隊的進攻雖然艱難,好在還能夠下分,比賽進行到第8分鐘,比分僅僅是11:9,籃網隊領先2分,雙方進入輪換陣容。

角色球員實力不夠,這是邁阿密熱火隊另外一個痛腳,三巨頭建隊模式的必然弊端,畢竟,當三個人吃掉了你薪金空間的85%,其他位置自然是只能靠淘寶,尤其在麥克米勒受傷之後,這個問題更是被放大。

其實,也不能完全說熱火隊老闆不肯花錢,在三巨頭之外,熱火隊還給出了兩份中產合同,受傷病困擾的麥克米勒之外,效力球隊多年的哈斯勒姆也拿到了一份中產合同,然而不考慮球隊傳統,文化,更衣室氣氛,僅僅從陣容搭配來說,熱火給這樣一位身高不足,得分方式多以禁區空位跳投和二次進攻為主,封蓋能力偏弱的內線中產合同,其實並不明智。他不能搭檔波什出任首發內線,作為替補出場,他也只能提供防守端的貢獻。

面對來勢洶洶的籃網隊,斯波爾斯特拉將韋德留在場上帶領替補打球,這一招妙手很快就起到了作用,詹姆斯瓊斯和阿羅約的登場迫使籃網隊改變了23聯防的防守策略,這兩人防守端雖然是各自位置上的漏勺,但是在進攻端卻能給熱火隊原本狹小的空間帶來改變。詹姆斯瓊斯雖然是個黑人球員,但本質上跟諾瓦克沒什麼區別,都是那種將三分球練到極致的球員,阿羅約在04年奧運會上帶著波多黎各隊暴揍夢之隊成名,他利用擋拆之後的進攻很有一手,二人登場之後,瞬間激活了韋德。他先是突破丹尼格林的防守沖入籃下扣籃得分,隨後遠距離跳投命中三分,再然後生生從林書豪手下斷球成功,一馬平川,暴扣得分。

短短80秒的時間,韋德一人便打停了籃網隊,超級巨星成色十足!。 其實在羅伊的心中,現在已經將陳凡當成完全和他平等的成年人了,雖然陳凡只有16歲,還沒成年,但是哪個成年人會在短短半個月時間內就賺到1億多美金?所以羅伊才會將陳凡的話聽進去,真的去問他的理財顧問。

「B-roy,我這邊能到手的不是8180萬嘛?」

羅伊點頭,示意陳凡繼續說。

「我打算將80萬留下來以備不時之需,剩下的8100萬,去投資一樣東西,今天是9月18日,等到今年12月中旬的時候,這筆錢會變成3億到4億這個樣子……」

正在抽著雪茄的羅伊一下子嗆到了,咳嗽地同時拿起餐巾紙給自己擦了擦眼淚。

過了好一會人羅伊才緩和下來,語氣中依舊帶著極度不相信的語氣:「你沒有開玩笑?」

陳凡趕緊看著羅伊舉手表態:「B-roy,真的沒有開玩笑,千真萬確,而且我真的打算將我的8100萬全部投出去,我不會拿這8100萬開玩笑。」

「好,我暫且先相信你,不過你得告訴我你要投資什麼東西?」

「比特幣!」

「比特幣?」羅伊重複著。

「對,就是比特幣!」

「又是你做夢做出來的?」

陳凡搖搖頭:「這次不是!哪能天天做夢啊!」

「那你能跟我說下為什麼你會如此篤定購買比特幣會在12月下旬達到高價,多少倍受益來著?4倍?5倍?」主要是擱誰那都不會相信這個,陳凡說的實在是太過確定了,而且收益高達四五倍,這是搶錢呢!

陳凡一臉嚴肅的表情:「B-roy,我可以告訴你,不過你一定要幫我保密!哪怕你的理財顧問也不能說……」

「好!」羅伊看陳凡說的如此嚴肅,當下點頭應承下來。

「你知道之前有一個周末我去聚餐的那幾個中國人嘛?」

「知道的,兩個女孩一個男孩。」

「對,其中有一個女孩,她家有個親戚就是政府智囊團的,而且是負責經濟這塊的,他對於未來經濟的走向研究的非常透徹,曾經透露過,接下來幾個月,像比特幣這樣的加密貨幣和區塊鏈將會有一波非常明顯的增長期。」陳凡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哪有什麼親戚,哪有什麼智囊團,不過是陳凡隨口胡謅為了讓羅伊信服而隨口扯的理由罷了。

「靠譜嘛?」羅伊還是有點擔憂,對未知事物的一種擔憂,關鍵是那個人他不熟,也不是很相信……

「肯定靠譜,比美國的很多經濟專家還要靠譜,B-roy你要知道,中國可是有13億人口,而這位智囊團成員,可是13億人當中,在經濟領域中最為權威的存在了!「陳凡信誓旦旦地說道。

隨後看著羅伊,眼神直接對視上,對著羅伊重重地點了點頭:「B-roy,相信我,肯定會賺的!而且還是大賺特賺!」

羅伊正想說話,手機突然響了,羅伊接過電話,聽著對面說了幾句,隨後回了句「知道了!」便掛斷了電話。

「剛才是海德的電話,他幫我統計了一遍,若將一些手頭上的靈活資產全部折現的話,估計在3天之內可以籌集到3500萬,這已經是我良性資產中的70%了!」羅伊看著陳凡說道。

「3500萬,那和斯坦那邊的金額差不多,若全部都購買比特幣,到了年底就變成1億往上了!」

羅伊陷入了沉思之中,畢竟是3500萬元的金額,可不是小數目,幾乎可以說是他現在身家的一半了,當然陳凡的為人他還是信任的,而且這小子剛剛還賺了1億元。

羅伊在思考的過程中,陳凡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他不想打擾羅伊,只是在想,羅伊若還不相信,或者還是不敢做出選擇該怎麼辦,這次他必須得說服羅伊,就像羅伊之前所說的,穩賺不賠的錢,必須得賺。

更何況陳凡現在真的將羅伊當成了自己的大哥,他是不會放棄這個讓羅伊財富增長四五倍的絕好機會。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