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獸的腹中突然透發出了陣陣火光,那團火光快速向著巨獸的咽喉涌動而去。

「轟!」

巨獸大口一張,一股大火立時便從巨獸的口中沖了出去,向著前方的黑洞燒去,虛空都在震動。

這股強大的力量抵擋住了從黑洞之中浩蕩而出的強大吞噬力量,令巨獸感到渾身一輕,而後,它直接沖了出去,脫離了黑洞的吞噬範圍。

這是勢均力敵的兩大辟天境界的強者,黑山侯雖然強勢,但是一時之間也難以真正可以壓制住這頭蠻獸。

黑山侯以荒紋演化出來的黑洞與巨獸噴出的大火同時消散在了虛空之中。

「東陵神山果然是名不虛傳啊!」

有人見到了這一幕,不禁喊道。

就連黑山侯都不得不承認,東陵神山上的那群蠻獸之中,還是有不少強大的存在的。

「燕族的王侯似乎不弱啊!」

一個聲音在山嶺深處響起,哪裡地面塌陷,有一個直通地下深處的大洞,一個白衣中年人正站在這個大洞旁邊的一座山峰之上,看著前方那場大戰。

這個人,正是那萬花叢中過,一朵不放過的憐花公子。

這個憐花公子無論怎麼裝嫩,都已經不復當年那俊美年輕的樣貌了,他的身上,也留下了歲月的痕迹。

想要恢復往昔的青春也不是不可能,那便是成神,或是尋到傳說之中可以讓人青春永駐的神葯。

當然,這兩件事情,卻是絕對不容易辦到,因為大荒之中,自上古荒神之後,便沒有人可以成神。

而傳說之中的那種可以讓人青春永駐的神葯,也只是在傳說之中出現,現實之中,沒有人見到過這種神葯。

然而,大荒神藏之中,或許有可以令憐花公子恢復青春的東西,因此,他是不會錯過大荒神藏的。

「哼!燕族雖然厲害,但是與我逍遙仙宗比起來,卻是不算什麼。」

大地入口的另一個方向,一座矮山之上,站著一個紫袍中年人,這個紫袍中年人,正是曾經與憐花公子大戰的那個逍遙仙宗的強者。

「切!」

憐花公子聞言,臉上立時便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神色來,但是,他並沒有說什麼。

「不知道逍遙仙宗的那位聖女來了沒有!」

憐花公子想起了曾經驚鴻一現的逍遙聖女,他的眼睛立時便亮了起來。

這傢伙號稱花中聖手,以采盡天下萬花為目標,見到逍遙聖女這樣的絕世女子,自然是想要將之收服。

征服這等有身份,有地位,同樣強大無比的女子,對於憐花公子來說,絕對一件其樂無窮的事情。

他已經像想起逍遙聖女在他的身下承歡的情形來了。

這個時候,除了憐花公子與紫袍中年人外,震天皇等人的身影卻是並沒有出現,半神族的人也不見蹤影。

黑山侯與那頭巨獸的大戰依舊在繼續,這兩大強者勢均力敵,想要分出勝負來,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憐花公子與紫袍人都沒有出手的打算,他們像是在看戲,看似輕鬆,實質上卻是暗中戒備,因為他們很清楚,暗中有不少不比他們弱的人在窺視。

就在大山之中風起雲湧的時候,姜凡卻是在黑山小鎮上的一座院落之中,靜心修鍊。 黑山小鎮上,一座獨立的院落之中,房間裡面,姜凡盤坐在了床上,這個時候,他渾身在綻放五彩靈光,他在引動體內的五行荒源力量來淬鍊荒體。

這絕對是一個痛苦無比的過程,五行靈能像是一道道利刃一樣,在他的血肉筋骨之中割過,去蕪存菁,斬掉體內的雜質。

要想得到強大的荒體,便要付出代價,這天地間沒有什麼東西是不勞而獲的,付出多少,才能得到多少。

姜凡咬牙強忍,在他體內的五行靈能在體內的筋骨血肉之中運轉了一百零八遍之後,他才停了下來。

這個時候,他的皮膚上已經覆蓋著一層黑褐色的東西,這種東西散發出了一絲腥臭的氣味。

姜凡知道,這便是他體內被五行靈能斬掉的雜質,這些雜質在被五行靈能斬掉之後,便從毛孔之中滲了出來,被逼出了體外。

「呼!」

姜凡吐出了一口濁氣,他只覺得渾身輕飄飄的,像是要飛起來一樣,痛苦過後,便是一種舒服無比的感覺,整個人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

當然,這絕對不是真正的脫胎換骨,但是,如果姜凡一直不懈努力的話,他最終會脫胎換骨。

「還不夠啊!」

姜凡在沉思,他想要儘快提升修為,只有這樣,才能在即將到來的大亂活下來,而且,如果運氣不錯的話,或許會得到一些大荒神藏之中的東西也說不定。

如果說他對大荒神藏沒有什麼念頭的話,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大荒神藏之中有上古荒神的傳承,要是他能得到上古荒神的傳承,那麼姜村的崛起,便是時間問題了。

只有族人變得強大起來,這才是讓姜族的族人一直活下去的根本。

「看來要喚醒那個傢伙來問一下才行。」

姜凡摸了摸脖子上的那個小石鼎,而後,他便直接咬破了右手的食指,將鮮血塗在了那個小石鼎之上。

但是,這一次,小石鼎卻是沒有任何的反應,塗在上面的鮮血在快速的消失,沒入了小石鼎之中。

「這傢伙怎麼回事,吞噬了我的精血,怎麼什麼反應都沒有。」

姜凡驚疑不定,要知道,之前荒鼎只是吸收了自己的幾滴精血便從沉睡之中蘇醒了過來的啊!

荒鼎在不斷吞噬姜凡的精血,很快,姜凡的臉色便變得蒼白起來,他想要收回手指,但是卻是發現,那小石鼎像是粘在了他的食指上,根本拿不下來。

「尼瑪!」

姜凡這才知道為何荒鼎在沉睡之前說了那樣的話語了,果然啊,想要再次喚醒那傢伙,卻是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才行。



最後,當姜凡的精血被荒鼎吞噬了將近三分一,整個人搖搖欲墜的時候,一股神念波動總算是從小石鼎之上傳了出來。

「你這小子不要命了?」

荒鼎從沉睡之中蘇醒了過來,它直接便罵了起來,而後停止了吞噬姜凡的精血,要不然,繼續吞噬下去,姜凡只有精血被吞噬的一乾二淨,化成一具乾屍,一命嗚呼的下場。

姜凡喘著氣,他只覺得渾身一震虛脫,要不是剛剛淬鍊完了荒體,體質得到了提升,他恐怕真的承受不了。

大量氣血的流失,令他元氣大傷啊!

「小傢伙,下一次你要是想要喚醒我,便去獵殺一頭體內有純血生靈的血脈的蠻獸吧,要不然,還沒有喚醒我,你就先掛掉了。」

荒鼎說道。

「你這傢伙竟然吞噬了我那麼多的氣血……」

姜凡又驚又怒,聲音都在顫抖。

「我又不是沒有警告過你!」

小石鼎說道。


「我需要大量的生命力才能恢復過來,各種強大生靈的精血,內蘊強大的生命力,下次想要喚醒我就先準備好這些東西,知道嗎?」

小石鼎繼續說道。

「豈有此理,那你上次蘇醒的時候怎麼不說?」

姜凡盯著小石鼎,要是眼神可以毀滅小石鼎的話,小石鼎早就被毀滅無數次了。

「這個……,我怎麼知道你那麼快就又要喚醒我?」

小石鼎有些心虛的說道,其實,五極荒體的精血之中內蘊的生命力比一般的荒體要多得多,但是,小石鼎是不會告訴姜凡這些的。

這傢伙之前不告訴姜凡,就是想要裝糊塗,要讓姜凡大出血一次。

「好了好了,有什麼事情就快說吧,這一次,我不收你任何報酬行了不!」

小石鼎感應到姜凡那要殺人一樣的眼神,連忙說道。

「我要在短時間內變強,有什麼辦法?」

姜凡沒有再廢話,直接便說出了喚醒小石鼎的目的。

「什麼……」

小石鼎聞言,不禁有些不爽了。

「小子,修鍊一途,腳踏實地是最重要的,想要短時間內強大起來,這怎麼可能,就算是有這樣的荒術,那也是旁門左道,不是正途啊!」

小石鼎語重心長的說道。

「我也知道修鍊一途不能一蹴而就,但是,大荒神藏將要出世,以我現在的修為,根本就沒有資格參與到神藏的爭奪當中去啊!」

姜凡說道。

「靠!我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原來是為了荒神那個小子的東西,你怎麼不早說。」

小石鼎說道。

「什麼,難道你有方法?」

姜凡聞言眼睛頓時便亮了起來。

「嗯!你現在就開始準備大量靈藥與各種蠻獸的精血,我看荒神那小子的東西將會在半個月之後出世,到時你會有驚喜。」

小石鼎說道。

「你要出手?」

姜凡又驚又喜。

「我只能幫你一次,我現在這個狀態,要是出手過多,恐怕驚動某些存在。」

小石鼎沉吟了一下說道。

「好!一次就一次!」

姜凡大喜。

「我再傳你一篇荒術,雖然不可能讓你瞬間強大起來,卻是可以讓你的修鍊速度大大提升。」

小石鼎說著的時候,一道蒙蒙的靈光便從小石鼎之上沖了出來,直接烙印進了姜凡的眉心之中。

下一刻,姜凡便感覺到,自己的腦海之中,似乎多出了一些東西來。

「吞天?」

很快,姜凡的腦海之中便浮現出了一篇荒術來,他震驚無比,因為這篇荒術的名字,便叫做「吞天」。 大荒神藏一旦出世,必然要引起大亂,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因為誰都想要得到神藏,到時候,也不知道有哪些強大的生靈會跳出來。

荒鼎似乎有所顧忌,不會輕易出手,荒鼎傳授給姜凡一門荒術之後,便再次沉睡了過去。

「這門荒術太過逆天了。」

姜凡馬上便開始鑽研起這門吞天荒術來,當他對這篇荒術有所了解的時候,卻是震驚無比,這是一門可以掠奪別人的道果的一門荒術。

吞天荒術可以吞噬其他荒士體內的荒源力量,並且將其他荒士體內的荒源力量化成自己的力量。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