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恩前輩,這裏就是煉化你說道中心法陣!”蘭德斯觀看者魔法陣,對布恩說道。

“是的!都到這裏了,你認爲你可以發動這個陣法嗎?”老布恩一掃以前的頹勢,一股殺氣從身體中橫掃而出,蘭德斯被逼得連連退後,最後布恩氣勢一收,蘭德斯才從新站穩!

“恐怕老師也沒有想到,在一個小世界的鎮壓下,前輩都能把城堡裏面變成字跡的花園,在這種情況下,我的確完不成任務,對於前輩也的確是談交易的好地方,主動權都在您手上!”蘭德斯有點泄氣,自己此行的目的,看來是達不到了。

“哈哈!也不竟然,只要你答應交易,你可以完成任務,還能得到好處!”布恩笑眯眯的接着說道,“雖然我不知道罪惡之源在什麼地方,但我有點線索可以給你!”

蘭德斯擰着眉,“你有什麼交易就直說吧,晚輩洗耳恭聽!”

布恩好像很滿足的點了幾下頭,“很簡單,我要出去這裏,我被關在這裏幾十萬年了,也許軍部那幫子人,都已經忘記我的存在,赦免令永遠都不會到這裏來了。所以我要自想辦法出去,我要自由!”

說到這布恩,已經略顯有些激動,但被關了十幾萬年,長期的寂寞,現在終於看到曙光,有誰能不激動呢?

蘭德斯冷冷的說道,“於情於禮我都不可能放你出去,再說我也沒有那麼大的能力放你出去,我勸你死了這條心吧!”

“不要着急下結論,聽我說完,你在做決定。”布恩接着把自己的想法都說了出來。

原來布恩在這十幾萬年也沒閒着,自己練成了一種,魂魄轉移大法,把自己的全部記憶和靈魂轉移到一個能量球當中,把能量球封印在蘭德斯身體之中,當蘭德斯出去到達永恆之門外面的世界,找一個肉身軀體,祭出能量球,他即可復生,也就是奪舍,奪舍的對象沒有太嚴格的要求。

那具肉身留在這裏,作爲替身讓蘭德斯發動大陣,把肉身煉化,也算毀去了一切證據。

布恩眯着眼睛等着蘭德斯的回答!

“我有疑問,即使能量球藏在我體內,就不會被魔法陣發現嗎?還有如果我毀掉你的能量球,你就不怕?”蘭德斯也沒想到,還有這種出去的辦法!

“嘿嘿!你多慮了,你體內有玄天祕錄,自然可以遮蓋住我的氣息,還有我當然怕你不履行承諾,所以我會在能量球和你之間下一道連鎖封印,沒到特定的條件祭出能量球或者毀滅,都會產生連鎖反應,你合能量球將一起爆炸。不要想用玄天祕錄去煉化,那也會啓動連鎖。”

蘭德斯眉頭皺在一起,半天草說出話來,“先說說你能給我什麼好處,看看這個交易是否值得這麼做,我可不想放出一個殺害人類的惡魔!”

“哈哈!軍人就是這樣,軍人就是殺戮的機器。”布恩所說蘭德斯倒爺同意,之後他接着說道,“第一我會告訴你惡魔之源的信息,雖然很少,但勝過沒有。第二,我會替你改造一把兵器,你的那把九天誅魔劍,是阿歷克斯之物,被永恆之門執法隊看見,你會是什麼下場,知道也知道吧。”

蘭德斯聽完這話,也打了寒戰,“是啊,我的九皇天極劍要是被永恆之門執法隊看見,我十死無生啊!”蘭德斯眼珠一轉,計上心來,“我還有個要求,你要把你所有的祕籍複製一份交給我,記住是所有的!”

“哦!你叫它九皇天極劍倒也貼切!”布恩好像算到蘭德斯會所要祕籍相似,“給你,我知道的全部功法和我的修煉筆記!”

布恩甩給蘭德斯一塊黑光四射的石頭,蘭德斯街道手裏不知道所以然了。

“把石頭握在手中,用精神力感應,你就能知道了!”布恩發出輕蔑的微笑。

精神力覆蓋在黑色的石頭上,突然之間,一串串的信息出現在腦海裏,好像立體的影響一般,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這中叫做,傳功石,專門刻畫各種祕籍只用,你們這裏是沒有的,在永恆之門外面可是主流的東西!”布恩給蘭德斯解釋的一清二楚。

“好的,你的功法也算高深莫測,但你不會做什麼手腳把?”蘭德斯對這個布恩還提放這很多。

“信不信由你,你也可以和阿歷克斯給你功法對照着看,或者當做一種修煉筆記看也可!”布恩接着說,“你倒是答不答應我的要求!”

“我臉部話你,殺不死你,因爲出不去這裏,也只能答應你的要求了!”蘭德斯說的全是實話,哪怕有一絲希望,也會努力爭取,可現在除了答應之外,自己已經無路可走。

“很好,給我一把劍,我給從新修煉一番!”布恩臉上神色一鬆,看得出來心裏還是很高興的,“拿雷安本體也可,雖然雷安被煉化了,但劍還是不錯地!”

蘭德斯這才知道,煉化雷安之時,這個布恩也都知道,故意把雷安送給自己,當時就一口吃定,自己會答應他的要求,真是老謀深算。

蘭德斯把雷安的本體拋給了布恩,同時又甩出幾把鏽跡斑斑的寶劍嗎,這些都是在神山小世界所得來,由於鏽跡祛除不了,所以一直當垃圾一般放在身上,現在一下拿出十把之多。

“哦!黃金一組的鍛造手法,當初還是我把他們誘惑過來的呢!”布恩看到這些鏽跡的寶劍,嘴裏發出一聲輕笑。

蘭德斯剛想出聲詢問,就被 布恩制止,“不要說了,解除他們誘惑的辦法,也在傳功石當中,不過你現在還用不了,我要把這些寶劍和雷安本體,熔鍊在一起,在從新打造,容不得別人一旁搗亂,你自己在這玩吧!”

說完布恩身形一晃,就原地消失了!

“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要不你現在把油燈放進銀色巨石,開始煉化試試!”暗夜君王一旁出言。

蘭德斯眉毛輕佻,“不可,最重要的罪惡之源在那他還沒說,再說了,他這麼放心的走了,一定在這裏做了什麼手腳!”

說着蘭德斯從會中拿着油燈,往銀色巨石中間的凹痕按去,當快要到達之時,忽然巨石表面升起一股黑色火焰,把蘭德斯彈出三米多,索性沒有受傷。

“果真如此,此人心機夠狠的!”暗夜君王也沒有了辦法,他們二人接下來的日子就在鑽研,那個黑色的傳功石,還有阿歷克斯留下的那本《修煉筆記》中度過。

一連十天,都毫無動靜,要不是空間飾品內還有乾糧,蘭德斯就要被餓死了,但這十天收穫也是巨大的,《修煉筆記》和傳功石,所記載的東西,讓蘭德斯的眼光一下提高了很多。

從中也找到解救黃金一組的辦法,不過要聖靈六級才能用,所以知道不知道都一個樣子。倒是蘭德斯在這十天中找到了修煉法相的一點道路。

正在蘭德斯凝思苦相的時候,空間一陣波動,布恩回到了這裏,手裏還提着一把,長達兩米的巨劍。 蘭德斯手提着一把明晃晃的巨劍,劍長兩米,重八百斤,中間鏤空雕刻這一個栩栩如生的金色巨龍,劍的一邊是鋒利的劍刃,一邊是鋸齒形狀,最奇特的是此劍通體白色,但發出的金色的光芒。

“未來介紹下,此劍按照你們的標準應該是史詩下階,但有一個小機關。”布恩笑眯眯的說道,“就是此劍設計了一道自我封印,打開封印是史詩下階,關閉封印是優秀上階。”

布恩把封印的口訣告訴給了蘭德斯。


蘭德斯手掂量這這把劍,隨意揮舞了一陣,金光四射,好像空間東圃跟着波動一般,接着口中唸唸有詞,一陣金光過後,寶劍中間的金色巨龍,不見了蹤影,寶劍發出了也是普通的白色寒光,威力也下降了九成之多,但蘭德斯對這種設計很是滿意,拿着史詩寶劍到處走,是劍很危險的事。

“不知道此劍有什麼特性?”蘭德斯有點愛不釋手,感覺唯一的缺點就是有點輕,他的九皇天極劍有一千斤重。

“史詩情況下的特性是斬!”蘭德斯聽得莫名其妙,靜靜的聽着布恩給自己解釋,“所謂的斬,就是對此劍以下級別的寶劍,都可斬斷,對此劍級別以上的,也可增加三成的攻擊力。”

蘭德斯聽完高興的心理都樂開了花,史詩下階一下的寶劍一斬而斷,這代表着大多數劍士在自己面前都等於,手無寸鐵,這是多麼強大的特效!

“優秀上階的就簡單多了,叫做出血!只要此劍割破敵方,造成出血,那麼這道傷口,是不好癒合的,而且血流速度加快。”布恩對自己鍛造的寶劍也頗爲滿意。

“另外再給你兩個劍橋,可以掩蓋你的九皇天極劍的氣息。”布恩甩過兩把金色劍鞘。

蘭德斯兩把大劍插入鞘中,被在自己身後,在一感覺,的確兩把劍的氣息蕩然無存,感覺上去就像是兩把普通級別的寶劍。

“寶劍我就謝過了,至於罪惡之源到底指的是什麼地方!”蘭德斯對這個地方還是比較上心的,這個地方恐怕藏着巨大的祕密。

“我的消息不多!我先來問你。你知道人類的歷史有多少年了嗎?”布恩慢悠悠的走到銀色巨石邊上,老態龍鍾的一屁股坐到了上面,奇怪的是黑色的火焰並沒有出現。

蘭德斯眼望星空似乎是在回憶什麼,“有實際在的也就幾十萬年,之前的一切,不知道爲什麼,從沒有人提起過,也根本查不到,可能淹沒在那幾萬年的戰爭中,到時前輩你應該知道一些!”

蘭德斯到時反問了布恩一句。

“我可以很負責的告訴你,戰爭之前的幾十萬年,乃至百萬年,人類的命運還不如現在,戰爭之後到時有所改觀。”布恩神情有幾分疑惑,“不知道爲什麼,戰爭之後,永恆之門那邊的強者和高層都不敢再來這邊,只有少量的執法隊在活動。”

布恩接着說道,“罪惡之源關係這人類的歷史,關係着人類爲什麼會被囚禁在永恆監獄之中,只要找到你們人類的歷史,罪惡之源就會付出水面,你可以去一個地方,在永恆之門外面,叫做幻界寶塔,那裏應該有你需要的信息,不過幻界寶塔不到聖靈十二及千萬不要去,那等於送死!”

“好了我答應你的全部做到了,現在該你旅行承諾了!” 修真之都市神醫

“好吧我準備好了,前輩經管動手,”蘭德斯盤膝坐在了地上。

“過程可能有點痛苦,不要動用玄天祕錄,那樣你我都將死於非命!”布恩吩咐完,單手一拋黑色球體,次球就在蘭德斯頭頂懸浮,並且發出絲絲的黑氣,慢慢像蘭德斯壓來。

當黑死氣息沾染到蘭德斯的那一刻,就和萬蟲噬心般痛苦,布恩兩手在空中虛畫,一道道黑色陣文在空中形成,最後都飛進蘭德斯體內,不見了蹤影。

三個小時後,黑色球體已經完全進入了蘭德斯體內,但黑色氣息還從身體中不斷冒出,布恩也已經滿頭大汗,但還是不斷的在空中畫出玄奧無比的陣文,有過一小時,布恩無力的摔倒在地上。

大口喘着粗氣,斷斷續續的說道,“不要做任何保護,我這就把自己的全部記憶和靈魂轉移進去,之後你發動陣法,煉化我的肉身就可,記住你的承諾!”

布恩雙眼一瞪,兩道白色豪光從眼睛裏射出,徑直鑽進了蘭德斯體內,場地裏響起蘭德斯痛苦不堪的吼叫,大地都跟着在顫動。

吼叫持續了近兩個時辰,蘭德斯和布恩同時無力的摔倒在地。


“感覺怎麼樣,要不要緊?”暗夜君王關切的快步走到近前,雖然靈魂體沒辦法幫忙,但是關切之心倒是一點不摻假!

過了好半晌,蘭德斯才慢悠悠的說出一句話,“沒關係,那個黑色的靈魂球封印在我體內,並施加了一種可怕的連鎖封印,不按照約定的做,那就是一起毀滅!”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又因爲一紙軍令,被困在此地,十幾萬年,換種角度,也的確是可憐之人。

“靈魂球在體內根本沒有妨礙,就好像多穿了一件衣服相似,但不知道何年何月草能拖下去這件燙手的衣服”蘭德斯經過一個時辰的回覆,身體又非常之強壯了,快速走到銀色巨石跟前。

用單手一摸之下,順利的碰到了石體本身,入手麻酥酥的,但有種溫涼之感,拿出油燈,鑲嵌進去,火光冒出,神王的分身再次出現。

“老師事情有變。”沒等蘭德斯說完,神王就接過了話題,“我在燈內,也都知道了,這種情況你也只能這麼做,但要記住,一定要把布恩的靈魂釋放到永恆之門外面,要在魔幻大陸釋放出來,那將是惡魔。”

“老師的本尊,真的去了罪惡之源嗎?”蘭德斯希望從神王分神中得到一些更有用的信息。

火焰中的分身,搖了搖頭,“不知道,給我複製的記憶裏,沒有任何關於這段的記憶,也只有靠你找出真相了。”接着神王分身手指一彈,空中一道火球直射蘭德斯。

但在離蘭德斯還有一米的時候停了下來,慢慢形成了一個水晶球,也就手掌大小,裏面火焰升騰,看起來玄妙萬分。

“這是我複製的記憶,你要見到本尊,給他一看,他就會知道這裏發生的一切。”神王分身單手一招,玄天祕錄從蘭德斯體內飛出,懸浮在油燈之上。

“我發動陣法,正好可以產生大量的能量,就讓玄天祕錄吸收掉,應該可以打開第一個技能了。”神王把蘭德斯換在身旁。

接着就火光大作,連同整個法陣,都發出通天的光芒,跟不可思議的是,滿天星斗,與流星般直射地面,帶起一道道銀色的光帶。

蘭德斯已經被神王封閉了耳朵,要不爆炸之音,會把耳朵震聾,但眼睛裏看着五顏六色的光芒在眼前涌現,虛空都在扭曲,一道道黑色的虛空裂縫在頭頂張開。

在這等毀滅性的未能面前,布恩的肉身早已化成了灰灰!

爆炸的很少一部分能量被玄天祕錄,吸收了進去,過了也就十分鐘,玄天祕錄一道銀色光華閃現,後來又平靜了下來,神王單手一彈玄天祕錄直接進入了蘭德斯的體內。

再說城堡之外的黑暗毒蠍。

“可惡都一天多了,想必沒有找到法陣,被我的力量種子炸成了粉碎!”話音還沒有完全落下,之間城堡在空中竟然產生扭曲,一道道豪光從裂縫中迸現。

還沒有來得及反應,衆多暗族就被充斥在空中的光芒,給絞成了粉碎。

這時一道銀光,好像劃過天空,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從頭重腳輕的感覺中恢復過來,擡眼一看,身在一個小矮山之上,山上密林掩映,倒也幽靜,蘭德斯趕快掏出那塊魔法地圖,仔細看去。

“還好,這次沒給我來個乾坤大挪移。”在地圖上有一個小小亮點,代表着蘭德斯所在的位置,這還是神王以前提醒,用自己精血激活之後擁有的功能。

在地圖上顯示,自己離馬薩城不到一百公里,全速奔跑,也就一天多久能到達。


“暗夜前輩,你可安好?”蘭德斯打開神界之門,暗夜君王從裏面走了出來,口中朗聲說道,“我沒有事,聖靈七級的神王刻畫的陣法,發揮出的威能真不是你我可以承受的!”

蘭德斯也對那場陣法爆炸造成的聲勢心有餘悸,最後階段神王阿歷克斯的分身,施展神通把蘭德斯二人傳送到地面上來。

“暗夜前輩,你在此地刻畫一處簡單的陣法,能掩去我的身形與氣息就可以,我要觀看玄天祕錄起了什麼變化。”蘭德斯說完,就在暗夜君王的指揮下,刻畫好了一處簡單的幻陣,啓動陣法。

蘭德斯端坐在其中,玄天祕錄就在眼前,雙手緊緊的握住,眼前好像出現了一片光幕,這在熟悉不過,最上面寫着玄天祕錄。

不過這次下面翻騰的霧海,有了新的變化,露出一個個小小的角落,一行小小的金色字體出現在眼前《天衍大傀儡術》。 天衍大傀儡術幾個金色的小字出現在眼前,蘭德斯立刻想到了在墓穴中和他戰鬥過的,水晶人形傀儡,要是自己能製造出那種,等自己閉關,或探尋遺蹟時將有大用。

毫不猶疑的精神一探,沉入天衍大傀儡術字體中的小世界中,一個個形態各異的傀儡出現在眼前,或人或獸千奇變怪無所不用,但有一點讓蘭德斯很疑惑,都沒有從傀儡身上發現陣文的痕跡,更是有點傀儡和真人相似,一般不二。

正在這時,兩段玄妙的功法傳到腦中,仔細整理觀看,不由得激靈靈打個寒戰,這時一陣頭暈目眩,由於進入玄天祕錄所需精神力過大,現在又點透支。

趕忙退了出來。

蘭德斯一言不發,臉色沉重的盤膝坐下,恢復起精神力。

三個小時後!

“這個天衍大傀儡術,當真邪門,構造相當複雜,最簡單的傀儡用料都在百種以上,其中不乏珍品。”蘭德斯回想着天衍大傀儡術,“最另人不可思議的是,這種傀儡不是靠陣法驅動,而是靠靈魂驅動,而得到的另外一篇就是抽取靈魂的法訣!”

暗夜君王聽完,也眉頭一皺,“抽取靈魂,當真有限殘忍,不夠看着天衍大傀儡術的功法,傀儡煉製出來,可比真人的效果!”

蘭德斯得到這功法,也十分頭疼,要是修煉有天大的好處,可靈魂哪裏來?要是不修煉,等玄天祕錄開啓下一個功法祕籍的時候,怕會受到莫名的影響。

“對了!人類的是國語殘忍,我可以找些動物的看看,雖然智力差點,但總可以試試看吧?”蘭德斯想出了一條認爲還過得去的辦法,暗夜君王也很贊同。

但蘭德斯沒有在這裏立刻修煉,而是走出陣法,準備回馬薩城,看看究竟現在情況怎麼樣?還有就是打聽一下比爾的下落,看看回來沒有。

蘭德斯在地上帶出一片殘影,直奔馬薩城的方向而去,蘭德斯這次沒有走官道,而是超小路而走,密林在身後急速後退,可森林中,沒有野獸的吼叫顯得十分安靜。

樹林裏好像有人戰鬥過的樣子,大樹折斷不少,地面坑坑窪窪。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