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句話,先說了自己這邊與賀家的聯繫,讓賀家注意這合作的事情。

同時,又把林漠推出來,口口聲聲說林漠是窩囊廢。

擺明就是在暗示賀老,這次的事,讓賀家找林漠的麻煩。之後,他們會給賀家一些好處的!

典型生意人的做事方法。

只可惜,她這次卻是找錯了對象。

賀老表情變寒:「剛才來的路上,我還在想,這裏面會不會是有什麼誤會!」

「但是,聽到你這番話,我覺得,這裏面根本沒有誤會!」

「我真是沒見過你這麼厚顏無恥之人!」

「你真以為自己能夠隻手遮天,把黑的說成白的?」搜「掌中雲文學」公眾號,好看內容不用等,還有更多完本好書。

「告訴你,在我這裏,行不通!」

「這件事,你們休想擺脫關係!」

貴婦面色也變得難堪,低聲道:「賀老,我們王家也算是有頭有臉了。」

「為了這點小事,把事情鬧大,值得嗎?」

「你賀家的確勢力很強,但是,真把事情鬧大了,賀家也難免會有損失啊!」

賀老冷笑一聲:「哼,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想嚇唬我?」

「你王家算什麼有頭有臉?」

「你真以為自己在一個小公司當了總經理,老公手裏有點權,就可以無法無天了?」

「我告訴你,這些,在我眼中,狗屁不是!」

貴婦勃然大怒:「賀老,你真想把事情鬧大?」

「好,你如果非要一意孤行,那我王家奉陪,最多魚死網破!」搜索微信公眾號「秀美閱讀」,最新章節搶先看。

賀老笑了:「魚死網破?你太自信了!」

「對付你們這種小家族,還需要什麼魚死網破?」

此時,賀正平也走了過來,冷聲道:「爸,凌宇集團的收購已經完成了!」

貴婦面色頓變,凌宇集團,就是她工作的公司啊。

四周眾人一陣哄鬧。

賀家果然財大氣粗,為了給孫女出口氣,直接收購了一家公司,誰敢不服?

貴婦咬着牙,怒道:「收購了我的公司,怎麼,想開除我?」

「沒事,老娘就算不在凌宇集團干,去別的地方,也照樣有的是人聘請我!」

「想用這種方法嚇唬我,沒用的!」

「有本事你們把全世界的公司都收購了!「

賀老淡笑:「放心,我不會開除你的。」

「正平,既然凌宇集團現在屬於咱們了,那就派人去查賬。」

「記住,每一分錢,都得給我查清楚了!」

「若是有人中飽私囊,挪用公司的公款,或者吃回扣之類的,立刻報警。」

貴婦面色急變,她終於慌了。

在凌宇集團當總經理,這幾年,她也做了不少見不得光的事情。

公司的資金,她也吞掉不少。

之前老闆不怎麼在意這些,而且忌憚她老公的權力,也就沒追究。

可是,真要追究起來,那她可免不了要坐牢的!

貴婦急道:「姓賀的,這公司到了你們那裏,我再幹下去也沒有意思了!」

「我現在要辭職!」

「老娘不幹了!」

賀正平冷笑:「就算你要辭職,按照程序,也得半個月的時間才能離職。」

「半個月的時間,足夠查清公司的賬務了。」

「還有,就算你走了,也擺脫不了以前做的事。」

貴婦徹底慌了,她顫聲道:「你們……你們不要太過分了……」

「我老公……我老公……」

賀正平輕笑:「哦,對了,忘了提醒你了。」

「你老公手底下也不幹凈,一些證據,我們都提交上去了。」

「按照情況來看,他坐牢的時間,估計會比你長一些。」

貴婦直接懵了,老公是她最大的倚仗。

現在老公也要坐牢,那她就真的完了啊!

胖子更是直接癱坐在地,他做夢也想不到,事情竟然會鬧到這一步。

他狠狠地瞪了貴婦一眼,怒道:「你……你做的好事!」

貴婦渾身哆嗦:「老公,現在……現在怎麼辦……」

胖子不理她,掙扎著爬起來,顫聲道:「賀老,賀先生,這……這件事,跟我無關……」

「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是那賤貨騙了我,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您們大人有大量,饒我一次,給我一個機會吧……」

沒人理會他,賀正平又瞥了王棟一眼:「對了,還有你。」

「我們剛查到,你的學歷全是假的。」

「以假學歷參加工作,這個罪名也不小。」

「我看,你們一家三口,估計能在監獄里團圓了!」 不見面就不見面吧。

林朝陽的難受只是一瞬間,很快又活泛起來。

她的人生之中遭受過太多的痛苦,感情上這點小浪花根本就掀不起波瀾,很快就歸於平靜。

邵允珩離開了,何爺爺的病也好的差不多了,是時候去找細辛姐啦。

林朝陽歡快地收拾東西,準備離開何家。

然,她剛告訴祝笑笑這個好消息時,就接到陸細辛的電話。

陸細辛並不讓她去西元城,而是讓她留在國內,繼續進行她的演藝道路。

「為什麼啊,細辛姐。」林朝陽坐在椅子上,微沉著眉,周身縈繞著低氣壓,非常不情願。

但陸細辛是什麼人啊,幾句話正中她的心坎,瞬間就打消了她的不情願。

「朝陽,你為何非要來西元城?」陸細辛悠然地靠在椅子上,問她。

「我要保護你。」林朝陽語氣堅決。

「呵——」陸細辛輕笑,「朝陽,我身邊並不缺保護的人,我需要的是能夠與我並肩而立,在危難時刻支撐我的人。

朝陽,我對你的期許從來就不是保鏢這個人人都可以替代的位置,而是期望你能長成一棵參天大樹,在我失落、無助、難受的時候庇護我。

前些年,你年紀小,我一直縱著你,隨你心意。但是現在你不小了,去娛樂圈是你自己選擇的路,我希望你能堅定的,勇往無前地走下去。」

這番話如一技重鎚,狠狠砸在林朝陽心上。

她低著頭,沉默許久,才啞著嗓子開口:「細辛姐,我是不是讓你失望了?」

「傻丫頭。」陸細辛輕笑:「我一直所期待的,只是你能走出陰影,笑對生活,只是你心中一直有執念,總想著報答我。」

「是細辛姐你救了我,我這條命就是你的。」林朝陽語氣執著。

陸細辛勾了勾唇,似笑似嘲:「我這小半輩子救了不知道多少人,只有你念念不忘。朝陽,你心地太過純善了。

其實當初我救你,並不費什麼功夫,你無須如此的。」

「細辛姐。」林朝陽動了動唇,想說些什麼,可話在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她不喜歡矯情來矯情去說一些矯情扒拉的話,她有自己的行事準則,且初心不改。

林朝陽心底有很多話要說,但是最後她只說出一句:「細辛姐,你希望我做的,我一定會竭盡全力。」

掛斷電話后,林朝陽給經紀人費婉瑩打電話。

「朝陽。」費婉瑩驚喜,「你終於有點事業心,我還以為你要退出娛樂圈了呢。」

林朝陽很不好意思。

這份工作她確實做的不合格,之前出道拍電視劇都是靠細辛姐捧,後來細辛姐出事,她更沒有心思工作了。

算起來,她差不多已經一年多沒有工作了。

想想真是不應該。

和經紀人確定工作日程之後,林朝陽就跟何老爺子告辭,她還有一天的休息,打算回家看看何父何母還有晴瀾姐姐。 離開中途島時,皮森心情莫明感到輕鬆,因為他第一次覺得女人並不複雜,征服她們並不需要多大的好感度與忠誠度,最重要的,還是你夠強大,這種慕強的生物自然會貼上來。

本著飯要一口一口吃的原理,他決定先完成三大女武神的升級,在回去時,他思索良久,決定還是先幫蕾蒂亞茲升級。

之所以思索這麼久,主要還是他覺得蕾蒂亞茲對自己的好感度與忠誠度不夠高。

畢竟她不像米歇爾,有個獲得忠誠度的任務擺在那,只要找到她弟弟就不怕她再變心。但蕾蒂亞茲和希兒一樣,是靠純好感度來提升忠誠度的,而自己又沒怎麼陪過她。

「要不要花點時間陪陪她,建立一下感情呢?」

他沒想得很周全時,速龍號已經抵達學院。說來也巧,一進戰隊辦公室,就看到蕾蒂亞茲和厲遠有說有笑的過來了。

他特意觀察了一下蕾蒂亞茲對自己的好感度與忠誠度,發現數字很奇怪,居然是兩個70,這還是第一次見這麼平均的。

當然這個數值不低了,但皮森仍不放心,畢竟作為自己將來的主力,他希望她至少能達到80以上。

不過看起來她和厲遠相處日久,似乎對他更有好感,兩人說話顯得親熱。

「隊長。」看到他走來,蕾蒂亞茲和厲遠同時行禮。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