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邊放著一套粗布衣裙,疊放的整整齊齊。

「那是店家拿來的衣服?」阿玉撓撓頭問道。

「嗯,長這麼大,還沒有穿過那種衣服。」林秀眼神中有些嫌棄,「我還是喜歡身上這件,上面的花還是我自己繡的呢!」

「你的手藝這麼好!」阿玉發出一聲驚嘆。

初見林秀時,她的衣裙已經臟到看不清顏色,現在洗了洗,才看出這是件淡粉色繡花衣裙,衣領和衣襟用銀絲線綉出雲紋,裙擺從下往上綉著纏枝花紋,整件衣裙的刺繡精細雅緻。

林秀低頭笑了笑,旋即神色有些暗淡,這身衣裙是她今年生日做的,還是娘親手繪的花樣,她從小跟著娘學刺繡,繡的活計人見人誇,娘總是說:「我家阿秀人漂亮,刺繡手藝又好,將來不知道便宜了哪家小子!」

可眼下,爹爹娘親又在哪裡?還有小弟,雖然平日有些犟頭犟腦,可他會為了阿姐去和登徒子拚命……

阿玉拉起林秀衣裙細看,還在嘖嘖讚歎,忽然一滴淚水打在她的手上,阿玉慌忙抬頭,只見林秀的眼淚大顆大顆落下,滴在衣裙上洇開去。

「阿秀,你……怎麼了?我是看你的花繡的好,就是……看看。」

林秀從袖中取出一塊帕子,擦擦眼淚勉強笑了,「阿玉,你要看儘管看,我只是……想起了我的家人。」

對啊,到現在為止,阿玉才想起還不知道林秀的來歷。

「阿秀,你是哪裡人?怎麼就你一個人出來逃難。」

林秀低下頭,用手指絞著帕子不說話,半日才開口顫聲道:「我不是逃難,我是從都城逃回來尋家人,可他們……都不在了!」

林秀家在蕪州城外一個莊子上,也是耕讀之家,父親雖未考中功名,但酷愛讀書,母親精於刺繡,年輕時也是十里八鄉有名的綉娘,一家人日子過得其樂融融。

四月的一天,風和日麗,她在溪邊浣衣,遇到幾位衣著華麗之人,第二日里正便找上門來,說有貴人想娶她入府做妾室,父親不願她去做有錢人家小妾,自然一口回絕。

本以為這事就此撂過,誰成想過了幾日,她外出去買絲線,半路被人迷暈,再醒來時已是手腳被縛,被馬車拉著走了一日,聽外面人說話,才知自己到了都城。

林秀被關在一個小院中,每日除了有人送飯食,還有面容嚴肅的中年婦人來教她規矩,說要是不懂禮數衝撞了貴人就沒有好果子吃,到後來還教起了穿衣打扮和侍寢,林秀才知道自己將面對什麼境遇。

終於找到機會逃出小院,等她一路東躲西藏回到蕪州,一場洪水淹了莊子,別說家人,連親戚鄉鄰都不知所蹤,或許……家人只是出去躲災了,只要等在這裡,應該可以等到吧! 哀悼完之後,龍魄立刻下令將所有記者全部趕走,只留下那三十八個國家的外交官,因為接下來他要做的事情,不方便那些記者在場拍攝!

「帶上來!」

隨着龍魄一生怒吼,一群邊荒士兵將三十七個身穿軍裝的人押解了過來!

看到他們,三十八國的外交官,頓時就着急了!

因為那三十七人,正是他們國家最位高權重的將軍!

「跪下!」

隨着龍魄一聲令下,押解那些人的士兵,立刻一腳踹了上去,剎那之間,這三十八國的將軍,齊刷刷跪倒在了地上!

「抗議!」

三十八國的外交官一起怒吼了起來!

「他是我們國家的將軍,你怎麼能夠這麼粗暴的對待?」

他們想找記者,想製造輿論!

然而記者早都已經被趕走了!

所以,他們現在的抗議,顯得是那樣的無力!

「這些人,謀殺我國龍王,謀害我國將軍……本來應該將他們全部處死!不過我國愛好和平,所以就在給你們一次機會!所有將軍的贖金,全部翻倍,士兵的贖金,翻十倍!如果不給,那就別怪老子心狠手辣了!」

龍魄拔出一把槍,抵在了一個將軍的腦袋上!

剎那之間,那個國家的外交官就慌了:「你冷靜一點,如果翻一倍的話,就要給一千億贖金,我們國家……真的給不起!」

龍魄冷冷一笑:「你們國家給不起,但你們一定給的起!」

「告訴你們!不給贖金,不光將軍要死!你們國家的士兵,全都會槍斃!」

「那個時候,你們國家,沒有了將軍,也沒有了士兵,還拿什麼鎮守國門?你們等著被滅亡吧!」

龍魄把保險打開,就要開槍!

「給,我們給……」

那個國家的外交官,緊急聯絡自己國家的最高首長后,這般對龍魄道!

「你們呢?」龍魄看向其餘人,第一個給了,其餘人,顯然都會跟着妥協!

龍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

「龍王,贖金總共超過五萬億!」龍魄回去就跟蕭何彙報情況,把蕭何嚇了一跳!

以前不是沒有打過勝仗,也不是沒有要過贖金!

但從來沒有一次有這麼多!

五萬億!

開什麼玩笑?

對普通人而言,奮鬥幾千年,可能都弄不到這麼多錢!

「那三十八個國家,幾乎全都大出血……短時間內,他們國家的經濟,根本不可能恢復,也就不可能再來找我們的麻煩了!」龍魄又跟蕭何道!

蕭何滿意的點了點頭:「按照之前說的,一半上繳國庫,剩下的一半,一萬億留作軍費,五千億你們分了,剩下的一萬億,打到我的賬戶上!」

龍魄立刻喜悅道:「是,龍王!」

這次要不是因為蕭何,根本不可能有這一戰!也更不可能要到這麼多贖金!

所以蕭何拿走一萬億,完全合情合理!

他直接拿五千億給邊荒的弟兄分了,真的實在太仗義了!龍魄才會如此高興!

蕭何這時又囑咐了一句:「每個士兵該跟多少,就一定要給他多少,絕對不能貪污!」

龍魄保證道:「龍王放心,邊荒大軍之所以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就是因為我們公正透明!」

「嗯!」蕭何點了點頭,他揮手之後,龍魄轉身離開!

他要繼續給小天治療了!

……

唐家,所有人都亂作一團!

因為法院的傳票已經送來了!

本來應該是一個星期之後起訴沈溫婉的,因為某些原因,變成了明天。

沈修他們,全都十分慌亂!

他們沖着沈溫婉吼叫起來:「都過去一天的時間了,你怎麼還沒借到錢?再不把錢還給王家,你就等著坐牢吧!」

沈溫婉冷笑:「坐牢就坐牢……死在裏面都比這裏清靜!」

宋藍芝立刻憤怒道:「你說的這是什麼話?難道到這個時候了,你還要怪你弟弟?」

沈溫婉氣憤道:「不怪他怪誰?若不是他賭博,借高利貸……我們至於這樣凄慘嗎?」

沈修在旁邊嚎叫起來:「姐,你別生氣!你在想想辦法!王家的錢還不上,你坐牢沒關係,楊哥的錢,那是必須要還啊!不然,他是道上混的,他真的會把我殺了!」

沈溫婉聽了這話,又差點被氣瘋!

什麼叫她坐牢沒關係?

沈修怎麼能自私成這樣?

這所有禍事,還都是他闖出來的啊!

砰!

大門突然被人一腳踹開!

楊殿峰帶着幾個五大三粗的漢子走了進來!

「楊哥,寬限我幾天,我肯定還你錢!」沈修被抓走的時候,拚命求饒!

楊殿峰卻不理會,他看向沈溫婉:「只給你一天的時間,如果不還錢,就給你弟弟收屍吧!」

沈修嚇壞了,又吼叫起來:「楊哥,這樣吧!我姐這麼漂亮,讓他陪你睡覺抵債,你看如何?」

啪!

沈溫婉狠狠一巴掌抽在沈修臉上,眼淚又奪眶而出!

楊殿峰心動了,但……沈溫婉現在已經是韓爽看中的女人,他不敢再有非分之想,所以急忙帶着沈修離開這裏!

「溫婉……」宋藍芝撲了上來!

「不要跟我說了!」沈溫婉轉身離開,她的心真的傷透了!

第二天開庭,一點意外都沒有,沈溫婉連律師都沒請,因為她必輸無疑!

法院凍結了她所有的資產,包括蕭何送她的別墅……還有裏面所有值錢的東西!

然而依然不夠,還差好幾個億!法院給了她三天的時間,要是還還不上,就要已金融詐騙的罪名給她定罪了!

她六神無主的回到家中!

難道真的只有妥協,去找韓爽幫忙?

她不願意,她不想就這樣屈服。

「蕭何!」她想到了她老公,立刻打過去電話!

「老婆,怎麼了?」蕭何在那邊,關切詢問。

沈溫婉立刻掛斷了電話!雙眼之中,淚水又嘩啦啦的流淌了出來!

她心裏在想:「告訴你發生了什麼事情又如何?你能幫我解決嗎?你什麼都幫不了我!你只是一個沒用的上門女婿,別人眼裏的廢物!嗚嗚……」

聽着電話盲音的蕭何,一臉莫名其妙,心裏在想,自己老婆這是怎麼了?

着筆中文網 看出了少女臉上的不理解,男人淡淡開口,忽然說出了一句莫名的話。

「因為蒼神已經轉世了。」

蒼神?

白露悚然一驚,平靜無波的眸底終於掀起了層層波瀾。

「這世界真有蒼神?」

她語氣難以置信。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