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師絲毫不意外,這裡不少顧客都喜歡自己在旁邊的肉鋪裡面買肉過來,讓他們加工,他們就收個加工費就好了。

陳明來到了一個包廂內,然後把門給關了起來,手忽然一送。

一道肥胖的身影忽然從手裡面掉了出來,臉色萎靡,眼睛還有些紅腫,氣息此時萎靡到了極點。

盯著肥胖男子,陳明語氣冷冷的問道:「你是夏宇?」

「這……」肥胖男子有些疑惑陳明為什麼可以認出他來,而且他突然遇到了一個可以發現他的人,十分的疑惑。

「在下正是夏宇,道長是……」夏宇恭敬的問道,遇到了有著道行的道長,夏宇自知逃離無望,就老老實實的交代了。

陳明見他很是配合,到是有些意外,說道:「我之前去過你家裡,你老婆說你到這裡來報仇了,你有什麼進展嗎?」

夏宇臉色疑惑,他老婆怎麼把他的行蹤給說了出來?

不過他沒夫妻感情很好,夏宇不會覺得他老婆是要坑害他,只是覺得為何突然冒出來了一個道士,把他抓個正著。

「道長先不說這個,我實在搞不明白,你為什麼可以發現我的蹤跡,之前好幾個有些道行的人,從我身邊路過都沒有發現我。」夏宇十分不解的說道。

陳明冷笑一聲,說道:「肉鋪裡面到處都是殺氣,也到處都是畜生的死氣,你自以為聰明藏得嚴嚴實實的,只是沒有遇到真有本事的人罷了,不然你早就被發現了。

說吧,你報仇進展的如何了?你不是還有好幾個同夥嗎?怎麼就你一人?而且還受傷了?」

陳明接連好幾個問題,問的夏宇都無奈了,但是心中而已可惜不已,眼中看起來都是一片喪氣。

「昨日,我和好幾個賭博自傻的受害者,一起來此想要報仇雪恨,本來我們實力都不錯,聯手之下和鍊氣境高層的修真者比拼一番,肯定也不落下風。

然而賭場裡面,居然還有好幾個實力遠超我們的,他們都被抓了,只有我逃離了出來。」

陳明有些意外,夏宇居然已經知曉修真者的等級劃分了。

「等一下,你怎麼知道修真者等級劃分的?莫非你生前就是一個修真者?」陳明皺眉問道。

「這……」夏宇有些為難,看著陳明的眼神有些躲閃了。

陳明一絲實力釋放了出來,夏宇頓時就感覺到鍊氣境後期的氣息,頓時嚇了一跳。

「夠了嗎?不夠的話我實力再提高有些?」陳明威脅道。

夏宇頓時點頭如同篩糠,準備老老實實的交代。

陳明心裡鬆了口氣,若是這個夏宇還不願誠服的,他實力還真沒有更高的了。

突然,包間的房門被打開了,張天一興奮不已的聲音傳來:「我買了好幾種肉,我們有口福了……嗯……」

本來張天一把大門打開,一時高興的都忘記關了,但是撇到了座位上,驚咦了一聲,馬上就把門給關了起來。

「夏宇?陳明你怎麼和夏宇遇上了?」張天一有些意外的做到了夏宇的身旁,眼神灼灼的問道。

陳明反問道:「你怎麼知道他是夏宇,就不能是個孤魂野鬼嗎?」

「黑,公眾號上面有夏宇的照片,就在最底下,你之前可能沒滑到那裡。」張天一拿出手機,點開了幸福小區招道士的頁面。

陳明這才雅然,然後把和捉到夏宇的事情都給說了一遍,加上剛才問出來的話,張天一也有些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你把你怎麼知道修真者境界的事情給我們說說,不然我們了解的不夠,不好對敵。」陳明問道。

夏宇遲疑了一下,還是說道:「我本來就畢竟喜歡看志怪小說,所以偏信世間真有修鍊一說,後來聽人介紹,說這個賭場有,我就過來了。」

張天一冷笑一聲,「你也真是個人才,迷戀志怪小說,撿到了一根金絲楠木,現在迷戀志怪小說,居然以為賭場可以學到法術。」

夏宇冷笑一聲,神色堅定起來。

「然而,我真的在這個賭場學到了法術!」

此話一出,陳明和張天一心中猶如翻江倒海一般,不由互相張望了一眼。

「叮,兩位顧客,你們的菜來了。」這時,一個服務員敲響了包間門,來送菜了。

陳明也沒有讓夏宇躲起來,畢竟活人不經過修真者控制,是看不見鬼的。

於是,陳明上去把門打開,引著服務員進來,一時陣陣肉香瀰漫在了包間裡面,令人腸胃不由自主的蠕動起來。

服務員剛進來,張天一有些疑惑的問道:「我之前進來的時候怎麼沒見過你?」

服務員看起來三四十來歲,肥頭大耳的,一副憨厚的模樣。

「這位老闆,我剛才在後面洗碗,你自然沒有見過我了。」

服務員把好幾盤肉放在了桌子上,然後就要離去。

陳明突然感覺到了不對勁,「慢著,大哥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

服務員被陳明這麼一叫,頓時嚇得一抖,好像真的嚇到了一般。

連忙轉身問道:「老闆這個菜我們沒偷,炒菜之後肉肯定會縮水的。」

陳明冷笑一聲,「我沒有問你有沒有偷菜啊,你怎麼回答這個。」

服務員笑著說道:「許多顧客都會覺得我們會偷肉,其實他們回家做了也是這樣,我們店名聲很好的,向來每個菜都收三十塊加工費,我們都習慣了。」

張天一打量了一下服務員,眼神陰冷的問道:「一個服務員,居然帶著百達翡麗的紀念表,好幾百萬呢,你搞笑呢?」

服務員臉色一冷,倒是么有說話。

陳明看了看一旁的夏宇,問道:「你之前看見過這個人嗎?」

若是一般人在此,肯定會覺得陳明和空氣說話,夏宇也被問的莫名其妙,不知道回答是好,還是不說。

見夏宇沒說話,陳明看了看服務員,站起身來,「夏宇你不認識了?你是來抓他的吧?」

服務員把端菜的盤子扔到了一旁,拍了拍身前的圍裙,然後解下也扔到了一旁。

「倒是可惜,居然因為一塊表被發現了,兩位道友要不要去我們賭場玩玩?」

陳明打了個響指,搖了搖頭說道:「表我還真不認識,你剛才瞟了一眼夏宇,眼神發生了變化,以為我看不出嗎?

說吧,你自己臣服,還是我們打的你臣服?」

。 宋牧陽的語氣悲憤到了極致,渾身氣得在發抖,頭髮彷彿都張開一樣,整個人手指顫抖地指著宋斜陽。

身旁的人看着,都忍不住擔心宋牧陽會不會氣得靈魂出竅了。

宋斜陽身軀也是顫了一下,他不知道要怎麼回應宋牧陽。

「老爺子,這是楚塵乾的事,跟其他人無關啊。」林信平忍不住朝着宋長青開口,想要撇清關係,「楚塵本來就是要簽離婚協議書的,只是,他把離婚協議書撕掉,我們已經在給他準備,補回一份了。」

「住嘴!」宋長青憤怒,近乎是咆哮一樣,額頭青筋猛爆,盯着前方。

這時,宋慶鶴已經沖了過去,從口袋裏找到了解藥,在眾目睽睽之下,給宋慶鷹服下。

這一幕,驚呆了所有人。

宋牧陽的手還在指著宋斜陽,可這一剎那,懵住了。

畫面彷彿一下子靜止。

所有人都在看着宋慶鷹,原本還痛得滿地打滾的宋慶鷹,在服下解藥后,慢慢地恢復了過來,手掌的青腫也在消失。

高台之上,黃江鴻也在注意這一幕,眼神漸漸地冷了幾分,「原來,是自食其果。」

黃五爺站了起來,轉身走下去,「我來負責調查。」

「楚塵乾的好事啊。」這時,宋顏淡淡地開口了,「楚塵給宋慶鷹扎了一針,然後,順便把解藥放在宋慶鷹的身上。」

「小塵也太好了吧。」夏北也忍不住感嘆了一聲。

宋牧陽渾身發抖得更加厲害了。

他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兒子身邊有個毒師。

並且,他知道兒子的計劃,要在醒獅采青大賽暗算宋秋,他剛才只是想要先發制人,趁著這個機會,奪取宋家家主之位。然而,卻想不到,宋慶鷹竟然當眾服下了解藥。

狠狠的打臉了。

「好一個賊喊捉賊啊。」宋斜陽冷笑了一聲。

宋長青坐了下來,抬頭看着擂台上的楚塵和宋秋,沒有說話。

宋牧陽的面容猛變,渾身宛若墜入冰冷寒窟般,看着前方,黃五爺領着人朝着宋慶鷹兄弟那邊走了過去。

今日,黃家盛典,黃老爺子的八十大壽。

發生這種事情,黃家,一定不會輕饒。

「還不滾過去請罪嗎?」宋長青的聲音寒冷,怒火在胸中狂燒。

宋牧陽渾身打了個激靈,朝着那處方向急匆匆地跑了過去。

眾人再次抬頭看着擂台。

醒獅奪青大賽,並沒有因此而停下。

「希望,楚塵和小秋,可以有更好的表現。」宋斜陽輕聲說道,「不然的話,黃家怪罪下來,我們……怎麼受得住黃家的怒火。」

所有人都非常清楚這一點。

擂台上,爭鬥依舊激烈。

宋秋早已回過神來,心中憋著一股氣,同時,跟在楚塵的身後,也有一股勁,隨着一個個對手被擊退,宋秋越來越興奮,「姐夫,你太厲害了。」

這是宋秋第二次喊姐夫。

第一次是楚塵用二十萬砸的。

這一次,宋秋是真正折服了。

宋秋也清楚,今天被楚塵征服的人,絕對不止他一個。

越往上,對手越強大,可是,根本沒有人能擋住楚塵的步伐。

「姐夫小心,左邊是雷大同。」宋秋喊了一聲,「奔雷拳館的館主,他代表的是葉家。」

葉家。

楚塵嘴角抹過了一絲玩味,「葉少皇大概在咬牙切齒盼着我們摔下去吧。」

楚塵的身子一躍,「小秋,左邊。」

宋秋的心頭一驚,雷大同本來就有意朝着這邊靠近,楚塵竟然還主動應戰了。

不過,在擂台之上,宋秋的動作也不慢,他的身手本就不錯,而且,所有的對手都是楚塵一個人解決,宋秋重新登上擂台後,連出手的機會也沒有。

「黃毛小孩。」雷大同那粗狂的聲音已經傳來了,輕蔑無比,「竟然還要我請你下擂台。」

呼!

奔雷腿法。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