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城《隔愛山海》片場。

顧盼跟赫敏下車的時候,果然看到了好幾個記者圍着一個女人在採訪。

等她們走近時就聽到黎若說:“昨天的事情確實是我出現了失誤,對於某些不實的報道我本人也表示強烈的不滿,希望廣大的記者朋友可以正面報道我們的劇組,我們的編劇很好,導演也很好,我們全劇組上下相處的很和諧,有一點小摩擦也是爲了生活樂趣。”

赫敏聽着都忍不住拍手叫絕了,她這邊一有動靜立馬就有記者圍了過來:“赫導跟顧編劇對於昨晚的事情有什麼要說的嗎?”

赫敏深深地看了一眼黎若的方向,忽而一笑:“黎大影后說的沒有錯,像她演技這麼精湛的演員我們很看好,來日方長嘛,青山不改,綠水長流,黎若你說是嗎?”

話落,所有的記者都看向了黎若。

“當……當然。”黎若抽了抽嘴角:“明天是我的生日,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請赫導跟顧編劇來參加。”

記者們的視線又落到了赫敏這麼邊。

赫敏勾了勾脣角:“去啊!黎大影后盛情邀請,我們幹嘛不去!”

“那我在香格里拉酒店恭候二位大駕。”黎若勾了勾脣角衝着鏡頭微微一笑,雙眸帶着一絲溫柔道:“到時候也歡迎各位記者朋友們來做客。” 參加生日宴需要準備禮服,赫敏不到五點就放所有人收工了。

只是剛要走,赫敏就被霍承翔叫住,關於昨夜的事情,他們需要做個直播記者會。

顧盼只能自己一個人去選禮服。

時代廣場,後古輕奢風禮服店。

顧盼在裏邊逛了一圈,最後在一件水藍色的及膝短裙面前停了下來。

她平時並不關注什麼服裝新品,買衣服從來都是以舒適爲主,即便要參加晚宴也都是周子睿準備。

顧盼伸手拿出吊牌看了一眼,她倒吸了一口氣,一件晚禮服布料這麼少竟然要兩百多萬?

就爲了參加黎若的生日宴,顧盼實在是不甘心花這筆錢。

“您好,我想知道你們這裏的禮服有沒有租賃的。”顧盼扭頭看向跟在自己身後的銷售員,面上有些尷尬。

銷售員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眼底有一絲怪異,但還是耐着性子道:“這位女士實在抱歉,我們品牌只售賣不租賃。您要是想要租賃的話,直接去對面的批發市場。”


顧盼臉上一紅,往後退了退恨不得有個地洞鑽進去。

“那件裙子S碼給我包起來,還有櫥窗裏裏面那件我也要了!”

清麗溫柔的聲音從背後響起,顧盼順着聲音的方向回頭看去。

“黎小姐好巧!”顧盼將眼底的那麼不快迅速掩去。

她看了一眼被黎若挽着手臂的男人有些驚訝,這個男人雖然看起來儒雅大方,但是他的年紀都可以當黎若爸爸了吧?

顧盼瞧着兩個人的動作根本不是父女的模樣,心頭劃過一個邪惡的想法:黎若得不到霍承翔開始報復性生活了?

黎若感覺到顧盼的視線在她與葉祖興之間來回穿梭,眼底閃過一抹恨意。

但她很快將這恨意掩了下去。

“確實挺巧的,顧編劇來這裏租衣服,是爲了參加我的生日宴嗎?”黎若掩着嘴輕笑一聲,整個人就跟沒有骨頭一樣,靠在那個男人身上。

顧盼有些尷尬抽了抽嘴角:“我平時也沒有穿禮服的機會,花那麼多錢買一件禮服只穿一次太可惜了。”

“禮服不就是一件只能穿一次嗎?”黎若好似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一樣,一臉詫異地看向顧盼:“顧編劇好歹也是城南顧家的女兒,難道不知道這些?”

“我父親不喜歡鋪張浪費,一件禮服這樣價格,少買幾件就夠好多山區的孩子擁有一個乾淨明亮的教室了。”顧盼不覺得這樣的生活理念有什麼不對。

黎若聞言輕笑一聲:“顧編劇好情懷,只是生活不止靠情懷活着,要社交該有的花費還是要有的。”

“有的人將金錢撒在奢華上,有的人將金錢用得物超所值。沒有誰對誰錯,花的是自己的錢就可以了。”顧盼笑了笑,那雙翦瞳澄澈無雜念。

“這位小姐倒是將沒錢說的清新脫俗,不然你叫我一聲哥哥,葉某人送你這件裙子。”葉祖興一臉興味地盯着顧盼看。

感受到他毫不避諱的目光,顧盼有些嫌惡地皺了皺眉頭,她後退了幾步:“抱歉我沒有要靠賣笑換衣服的嗜好。”

“都是混圈子的,顧小姐何必這樣假裝矜持!”葉祖興眼中的輕蔑毫不掩飾。

顧盼瞬間惱了,垂在身側的手漸漸握緊。

可就在她要出圈好好給葉祖興上一課的時候,青筋凸起的手被一雙溫暖的大掌握住了。

顧盼回頭看了一眼,霍承翔已經站在了她身邊,丟給她一個安心的眼神。

霍承翔的長指在顧盼的手背輕輕地撓了撓,**瘙癢的感覺瞬間從手臂直達心臟,她的耳根瞬間紅了起來,可是心裏的那股怒火卻輕易地被他撫平了。


霍承翔站了幾秒,感覺到掌心裏顧盼的手不再顫抖了,他纔看向對面的男女。

視線在黎若身上停了一秒,眼底閃過一道厭惡,最後視線落在了葉祖興手裏的那件裙子上:“葉先生的孫女是不是已經上幼兒園了?”

“關你什麼事情?少來這裏管老子的閒事,你知道我是誰嗎?”葉祖興看到霍承翔雖然氣質非凡,但是卻一身穿着平凡立馬對他十分輕蔑。

“老子?”霍承翔的臉色瞬間黑沉:“葉先生這是詛咒自己陽壽已盡?”

“你……你找死!”葉祖興惱羞成怒一把將手裏的裙子丟在了地上,揚起拳頭衝着霍承翔揮了過去。

黎若聽到他說的話抽了抽嘴角,趕緊鬆開葉祖興,不着痕跡地往旁邊移了移。

霍承翔分毫不曾移動,一臉淡定地站在原地,輕鬆自然地握住葉祖興的手往後一掰。

咔嚓一聲,可以清晰的聽到骨折的聲音。

“啊!”

“誰是老子?”

森冷地聲音帶着一股嗜血的味道,葉祖興嚇得一臉冷汗。

“你是我老子,你是我老子!”葉祖興疼得齜牙咧嘴,只求霍承翔能高興趕緊鬆開他。

瞧見他這副慫樣,霍承翔一臉嫌棄的往後一推,又將他的骨頭咔嚓一聲裝了回去。

葉祖興踉蹌幾步差點跌倒在地,好在一邊的架子擋住了他。

這一刻,他完全不敢去看霍承翔,剛剛得到自由立馬將地上的裙子撿了起來遞到顧盼面前:“是我冒犯了,這件裙子當做葉某人的賠禮吧!希望二位海涵。”

顧盼後退一步,皺着眉頭沒有接。

她嫌髒了,但是也不好隨便得罪人,怕給父親惹麻煩。

可是,霍承翔卻絲毫不留情面地瞥了葉祖興一眼:“拿開,髒了!”

話落也不管對方難堪的眼神,直接看向一旁去又復還的銷售員指了指被鎖在水晶櫥窗裏的那件水藍色的拽地長裙:“把那件拿下來。”

銷售員在他出現時就去查了他的身份,這會兒自然對霍承翔有求必應。

“好的先生,我馬上給您取下我們的鎮店之寶。”

“慢着!”一旁一直沉默不語的黎若出聲了:“那件衣服是我剛剛看上的。”


“不好意思黎小姐,想要裏面的那件衣服必須先付款,因爲是珍藏版,所以概不退換。”銷售員知道她是誰之後,看黎若的眼神就有些怪異了。

黎若這一刻只想扳回一局,哪裏管得了別人怎麼想。

“我想要那件,人家明天生日!”她軟着聲音一把抓住葉祖興的胳膊衝他撒嬌。 葉祖興這是認識黎若半年來第一次見她對自己這樣撒嬌,一時間渾身**得恨不得馬上把她就地撲倒。

他輕咳一聲,指了指那件衣服:“我們若若先看上的,凡事講究先來後到,這衣服給我們包起來。”

銷售員看了一眼霍承翔,見他點頭便衝葉祖興笑道:“葉先生您好,請您先付款,付完款我們馬上給您打包。”

“還能跑了不成?”葉祖興摸了一張金卡出來:“拿去刷隨便刷,這裏面可是有一千萬。”

銷售員抽了抽嘴角,沒有接過卡只是掛着職業性微笑看着他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

“不是說要買單了才能包裝嗎?我趕時間!”葉祖興不耐煩地把銀行卡往前伸了伸。

銷售員後退了幾步,一臉歉意道:“葉先生很抱歉,沒告訴您衣服的價格是我的失誤,這件衣服價值六千六百六十六萬,您……您的這張卡只夠買一條上面的腰帶。”

“多……多少?”葉祖興瞪大了眼睛。

“六千六百六十六萬。”銷售員一臉波瀾不驚。

葉祖興確定了自己沒有耳鳴聽錯了,腳下一軟差點沒有站住。

他一臉爲難地看向黎若:“要……要不我們還是換一件吧!”

說話間,他悄悄地捏了一下黎若的腰暗暗警告她要識時務。

黎若疼得倒吸了一口氣,偏偏臉上還要掛着笑容,她不敢忤逆葉祖興,這個老男人手裏有她的把柄。

要說這樣的衣服,以前只要她想要,霍承翔絕對會毫不猶豫地給她買。

可是今天,註定買它的人還是霍承翔,收它的人卻變成了顧盼。

黎若心裏極度不甘心,同樣都是女人,憑什麼顧盼能比她過得好。

可是不甘心又能怎麼樣?

誰讓霍承翔愛的人不是她。

“好吧!我都聽你的……”黎若紅着眼眶,一臉失落眼睛卻一直依依不捨地時不時往那件衣服看去。

“確定不要了?”霍承翔幽冷的聲音響起。

“不要了,不要了,還是這我先生您自己買吧!”葉祖興生怕黎若反悔了,立馬搶先開口了。

“買單謝謝。”霍承翔掏出一張黑卡,直接遞到了銷售員的面前。

跟葉祖興剛剛的趾高氣昂相比,他要低調禮貌許多。

銷售員此時臉上的笑容也不再是職業性微笑,她眉眼間都帶着一絲真誠的笑意,伸出雙手恭恭敬敬地接過霍承翔手裏的卡。

“霍少請稍等,馬上爲您辦理。”

“多謝。”

銷售員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半分鐘之後,銷售員回來了她把卡遞給霍承翔:“我現在就爲您打包衣服,請問衣服是我們送到您家還是您自己帶走?”

霍承翔收起了卡片,曲捲的長指微微一頓。


他掃了一眼對面的黎若,見她的眼神一直盯着那件禮服看,立馬道:“這件衣服送給黎小姐,算是星辰娛樂給她的獎勵。”

“好的,我這就按着您是意思辦。”銷售員微微頷首。

“拜託了!”

話落,霍承翔就打算拉着顧盼離開。

“翔你把衣服給我了,好歹也要給顧編劇準備一份吧?”黎若得意地擡了擡下巴。

顧盼瞧見她這幅樣子,緊緊地攥着拳頭,恨不得給她一拳。

不過是一件禮服而已,沒有非那些不可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