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巴不得天機宗早點滅亡,肯定會藉此機會造勢。

到時候局面根本就不是逍遙皓天能控制的。

明著不能,只能暗著來。

「大仙有何吩咐?」

逍遙皓天淡淡一笑,道:「下面我有事要交代你們去做,如果做的好,我包你們渡劫成功。」

「渡劫成功?!」

「真的嗎?大仙,您說話可要算話啊。」

「就算赴湯蹈火我們也一定完成。」

聽到『渡劫成功』四個字,四大護法已經激動的不行,擁有機關獸擎天輕而易舉的成為聖者,誰不渴望?

只有成為聖者就能享有不死壽元,對他們來說無比的誘惑。

「你們這樣……」

逍遙皓天嘴角微微勾起,迅速的把事情交代下去,心中越加興奮起來,「天下就要大亂了。」

四大護法聽完之後精神奕奕。

「放心吧。」

逍遙皓天淡淡一笑,道:「去吧,這件事辦好,我會讓你們如願以償的。」

「是!」

萬魔齊出,天下大亂。

讓我的日子不好過,你們的日子也別想舒坦。

四大護法率領的萬魔大軍實力非常強大,逍遙皓天交代他們的事情就是,攪得仙宗雞犬不寧。

也為此給天機宗爭取更多的時間。

萬魔走後,逍遙皓天淡淡一笑,輕聲道:「宗主當起來還是蠻爽的嘛。」

隨後大步朝楚飛走去,興奮道:「楚飛,想死我了。」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229章玉女門!!!

楚飛撓頭憨笑起來,變回了東方城的時候的楚飛,「少爺,你現在可真厲害,都成為宗主了。」

「哈哈……」

逍遙皓天大笑起來,一手搭在楚飛的肩膀上,道:「厲害吧。」

「厲害。」楚飛憨憨笑道,隨後問道:「少爺,火舞呢?怎麼沒見到她跟著你?」

「火舞!」

聽到這個名字時,逍遙皓天隱隱一動。

十幾年了,也是時候了。


「想火舞了?」逍遙皓天眼神中充滿思念,那日一別就是十幾年,也不知道她們怎麼樣了。

現在也是時候到玉女門走一趟了。

楚飛道:「想!」

逍遙皓天笑道:「好,我們一起去找她。」

——————

玉女門。

火舞盤膝坐在蓮花座上,一身白衣,楚楚動人,彷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兩眼微閉,神色淡然。

忽然。

腦海中閃過一段回憶。

回憶很破碎,只依稀看清一個人的長相。

「他是究竟是誰?」

「為什麼想到他,心裡總是不由的開心起來?」

「十三年了……」

一個月後。

三人在山門口停了下來。

「少爺,火舞就是在這嗎?」

楚飛凝望著山門上的『玉女門』三個字問道。

逍遙皓天輕輕點了下頭。

自從一個月前楚飛提起火舞,心中泛起無邊思念,但是宗門事情太多了,每天起早貪黑,忙的是焦頭爛額。

光是每天門派大小任務就不下十幾項。

什麼收弟子,建設宗門,講道,等等一系列,雖然有些任務不需要他親自動手,但是也需要派人去執行。


不過,忙歸忙,日子每天都過的很充實。


逍遙皓天也對天機宗注入感情,很多事情都是親力親為,得到全宗弟子的敬仰,原本有些不服的聲音,一個月下來所有人對他都是尊敬萬分,心目中赫然把他當著天機宗的希望。

本想早點來玉女門,無奈事務繁瑣。

最近一個月大陸仙宗亂成一團,摩擦不斷。

暴風越來越強大,而天機宗卻置身事外,一切都與他都不相干一樣,然而這一切都是逍遙皓天在幕後策劃。

有陣靈坐鎮天機宗,逍遙皓天也不用太過擔心,所以今日就帶著張寶與楚飛來到玉女門。

十幾年的時間悄然而過,再次來到玉女門,別有一番滋味。

逍遙皓天隨即走上前,走到山門口微微施禮道:「麻煩通傳一下,天機宗宗主逍遙皓天求見。」

「宗主閉關,恕不見客,你們請回吧。」

守護山門的是兩名中年女子,神色嚴肅,對於逍遙皓天的到來沒有感覺到絲毫陌生,她們的表情讓逍遙皓天心神一怔。

「閉關?」逍遙皓天眉頭輕微皺了下,隨後又問道:「那勞煩通傳一下火舞仙子……」

話還未說完,守山女子便不耐煩的打斷道:「火舞長老也在閉關,你們還是請回吧。」

「呃?」

「也在閉關?」

「有那麼巧?」

「都不在,你們還是請回吧。」

說話時,眉宇間帶著一絲不耐煩,眼神時有時無的露出一絲鄙夷神色,彷彿很看不起逍遙皓天一般。

這一個月內仙宗動亂,所有來襲的魔頭都是上古時期的巨魔,他們都是從降魔陣逃出來的。

而天機宗發生的一切幾天的時間就傳開。

現任宗主逍遙皓天屠殺太上長老玉桓子,控制群魔攪得天下大亂,一切因果都是因為逍遙皓天一人而起。

現在仙宗人人自危,各大宗主都在商討如何對付群魔。

守山弟子雖然不清楚事情全部,但是也略知一二,並且早上就有人交代,今日不準放任何一人上山。

「少爺,她在騙我們。」楚飛走了上來,提示道。

逍遙皓天心裡自然知道。

不過現在是一宗之主,行事多少要顧忌一下天機宗的形象,所以明知道她們在騙他,臉上依舊保持淡淡的微笑。

只不過這微笑中卻蘊含著怒氣,只是外人察覺不到而已。

「你還是早點離開,玉女門不歡迎你。」

「再不走,被我們長老看見要你好看。」

「武鬼境界而已,就像見我們聖使,你也太抬舉自己了。」

「不就是個小小的宗主嘛,還以為自己多了不起呢。」

守山弟子冷冷的不屑道。

「豈有此理。」

「少爺,我去教訓教訓她們。」

楚飛聽著這些就氣不過來,頓時就暴怒起來,額頭青筋暴起,全身爆裂的氣息釋放開來,濃烈無比。

「教訓我們?」

「你以為你是誰啊?」

兩名守山弟子嘴巴甚是伶俐。

逍遙皓天淡淡一笑,殺機畢露。

隨後退了半步,朝楚飛使了個眼神。

楚飛心領神會,一步踏出,『轟隆』一聲,猛然吸氣,仰天怒吼,「火舞……」

聲音巨大,傳至數十里,空中的雲層都給震散,化於無形。

整個玉女門的弟子都聽見。

聖女峰。

火舞雙眼突然一睜,心中暗暗道:「誰在叫我?好熟悉的聲音啊,好像在哪裡聽到過,是哪裡呢?」

頓時站起,眉頭一擰,朝山下走去。

兩名守山弟子實力本來就不強,那裡經得住楚飛衝天巨吼,雖然護山大陣抵禦不少力量,但是還是震的心神巨震,難受至極。

「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竟敢在玉女門山門前如此猖狂。」

一名女子厲喝一聲,就待傳音稟告外門長老,而此時上空流光一閃,天空降下一朵白蓮,白蓮上站在一位王鳳飄飄,輕輕貌美的女子。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