徑直走到客房。

關燈睡下。

次日。

葉紀告別小新一家。

「大哥哥,記得再來玩啊。」

「野原老弟,下次繼續一起喝酒。」

「葉紀君,再見了。」

他揮了揮手,向他們道了聲再見,離開。

上午八點,這個時間點大部分應該已經開始上班了。

現在大古隊員應該在tpc總部了。

精神力朝著整座小島蔓延,尋找大古的位置。

「嗯?」

葉紀發出一聲輕咦,在他的感知里。

整個小日子,機器探測不到的地底深處,每隔幾十公里就沉睡了一隻龐大猙獰的怪獸。

他面色十分古怪。

還有這種操作?

這麼多沉睡的怪獸,小日子還沒亡國,真的是厲害了。

怪不得奧特曼的世界里,那些奧特曼來了一茬又一茬,怪獸卻怎麼也打不完。

震驚,原來真相竟是如此!

葉紀直接勾動一方七情六慾夢境窺視了幾頭怪獸的人生。

「這些怪獸,有三千萬年前沉眠的怪獸,有從宇宙其他地方來這裡休眠的,也有本土變異的妖魔鬼怪。」

「還有,光之國抓過來磨鍊新生代的,有趣,有趣。」

葉紀笑了,這小日子裡面的水真深啊,這樣都能存在這麼久。

他已經不滿足僅僅小日子的秘密了,或許除了小日子,這裡整個世界都很奇特。

精神力朝著全世界擴散,漸漸地將整個世界包裹。

「沒有異常,這個世界除了小日子,其他地方都很正常,雖然東方有一群弱小的武者,但忽略不計。」

大街上,葉紀站著想了一會,沒想通為什麼就小日子不正常。

算了,還是那句話,想不通就不想。

反正他剛剛已經找到大古的位置了,完成他的任務就回去了。

正準備閃身到大古那裡。

突然一個急急忙忙跑過來的小日子女高中生一下撞到他身上。

碰!

「啊!」

女高中生驚呼一聲,摔倒在地上,書本掉了一地。

葉紀看了眼她。

卡哇伊!

視線落在腳下一個鑰匙串上,這是女高中生剛剛掉落的。

彎腰撿起來。

舉在眼前,鑰匙串下面掛著一顆珠子,上面有微弱的妖氣波動。

陽光下,這顆珠子閃爍著妖異的光芒。

他看著曲膝在地上的女孩問:「這是什麼?」

女高中生手臂好像擦傷了,流著點點鮮血。

她眼眸泛著霧氣,咬著唇道:「這是我爺爺給我的東西。」

「四魂之玉。」 「劉謹的存在讓滿朝大臣暴露出虛弱的本質,他們色厲內荏,毫無底線,指望這等毫無氣節的官員去治理國家,大明最後只能一步步走向衰亡。

弟弟在湖州七年,閑暇之餘就喜歡琢磨些亂七八糟的事,也曾想過如果弟弟是王兄的話如何才能破局,進而改變這個世道,想老想去,最直接的辦法就是殺!

學太祖洪武皇帝那樣不斷的掀起大案,用手中的屠刀來震懾全天下的官員,讓他們對皇帝唯命是從,老老實實的當狗!

但是當王兄禪位於我,等我自己坐上那張皇位之後,才覺得光靠殺能震懾天下,也確實能讓滿朝的官員當自己的舔狗,但是卻改變不了大明。

大明該窮還是窮,百姓該苦還是苦,不停的殺,殺來殺去殺到最後又能如何?

手裡面沒有替換取代的資本,就只能繼續任用儒家出身的讀書人,其本質依舊不會有絲毫的改變,等到那一天我死了,大明依舊還是會在衰亡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所以弟弟考慮了無數個夜晚,首先確定自己需要什麼,將會面對的又是什麼,最後得出結論!

想要真正成為不是傀儡的皇帝,唯有掌控軍隊!

但是歷朝歷代君王掌控軍隊的方式都是籠絡將領,認為只要得到將領的效忠,那麼軍隊就不會反。

然而事實上根本不是那麼回事,要知道軍隊是朝廷花銀子來養的,效忠的卻是將領,大明更是離譜,武將蓄養家丁成風,家丁對自己的將領唯命是從……

君王控制軍隊要相信武將的操守,還要不斷加恩,想想看大唐的安祿山何其可笑,弟弟說的不是武將的忠誠可笑,而是武將的忠誠和普通士卒的忠誠同樣重要,甚至士卒的重要性還要遠遠在將領之上。

所以弟弟整飭天下軍隊,要士卒識字明理,知道是誰養著他們,他們該對誰忠誠,然後提高士卒的待遇以及戰死撫恤,給予他們最大的榮耀。

如此一來士卒知道是誰給予他們這一切,該知道效忠誰,開展愛國教育,想辦法讓他們民族觀念覺醒,知道背叛朕對不起自己的良心對不起自己的民族甚至對不起這天下的萬萬百姓。

他們還會背叛?武將要是有反意,他麾下的士卒還會盲目的景從?不會,自然不會。

大明如今有神策軍鎮守邊陲,各地有天策軍的兵衛護地方安全,京城有天策二軍正在整編,有軍事委員會約束,弟弟以後還會建立換防機制,也就是各地主要將領之間進行換防,比如江西軍區的總兵、指揮、參將等高級將領去湖北,湖北的來江西……」

朱厚照已經聽的快他么傻了,這都咋想出來的辦法……

按照老弟這一連串的舉措,估計困擾歷代王朝長達數千年的武將不臣以及藩鎮問題甚至還有擁兵自重問題都將徹底成為歷史雲煙。

「但是想要編練三軍,進而實現弟弟先前說的這些,首先得有銀子養兵,這是根本!

但是皇室沒錢吶,別說養軍就連後宮都快養不活了,那麼養軍的銀子就只能靠國家的財政收入,這一點文官不會多說,因為不給錢給軍隊,軍隊要是嘩變,這代價他們承受不起。

所以說兵部拿銀子發軍餉,實際上是在給自己買安,另外兵部把持了武官的任免權、軍械製造權、軍事調動權,他們自己可以不當回事,但是肯定不願意皇帝染指。

大明自土木堡之後,皇帝還能真正控制軍隊嗎?皇帝若是想要調動軍隊掀起大戰,估計旨意剛下去,就被駁了回來……

皇帝想要掌控軍隊,首先得要養的起軍隊,要養軍隊得要銀子,銀子戶部肯定不會給,那麼皇帝就得自己想辦法弄銀子。

這天下都是朱家的,憑什麼皇家窮的叮噹響,連養軍的銀子都沒有?

如何弄銀子,對於外朝來說是貪腐,對於民間來說是做生意,對於皇家最簡單最直接的辦法就是搶!

當然搶這個字眼不太好聽,換個好聽的說法是抄家!

抄哪些禍害百姓的士紳和勛貴,抄哪些虐民之官,抄哪些為富不仁的商賈!

只可惜這種想法很好但是現實根本不可能……

抄上一家兩家不會有什麼,最多引起警惕,可你要抄幾十上百家,利益階層必然人人自危,進而抱團反抗皇權!

這個時候想要讓利益階層不敢輕舉妄動的唯一辦法就是軍隊!用強力軍隊震懾,讓他們知道不反抗或許只是抄抄家,死上幾個人,反抗就是族誅!

然而這天底下的軍隊本身就和利益階層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逼急了利益階層,他們裹挾軍隊直接打出清君側的大旗謀反都不是沒可能,皇帝掌控不住軍隊,難道靠東廠和錦衣衛平叛?

所以這裡面就存在矛盾,有錢了才能掌控軍隊,讓軍隊效忠,可要有錢得搶又會引起反彈,在沒有徹底掌控軍隊之前靠搶靠殺人來解決財政問題,顯然是捨本逐末,甚至是自尋死路。」

朱厚照深以為然!

大明的後世皇帝可不是太祖太宗,手裡面有誓死效忠的軍隊,在正德朝,軍隊就是將門的自留地,和士紳豪族有著盤根錯節的關係。

皇帝要是真殺的狠了,引起反叛,估計軍隊剛到城下,文官就能把城門開了……

對於官員來說,能滿足他們利益的皇帝才是好皇帝,不能滿足的就是昏君,像朱厚煒這號的基本就是暴君……

只可惜滿朝內外都沒辦法,因為當他們覺察到皇帝的企圖時,皇帝的手裡的軍隊已然足以威懾整個天下,這時候謀反扶一個宗室出來取代嘉靖帝?

那是找死……

所以滿朝官員,天下士紳勛貴全部認栽……

「弟弟圈了宗室是為了銀子,有了銀子就整編出了神策軍,神策軍初具戰鬥力的時候便悍然對鹽政下手,打了滿朝一個措手不及,在明知無法對抗皇權的前提下,誰敢反對弟弟,弟弟便用他的人頭來震懾天下!」

「郭勛真蠢……」朱厚照搖了搖頭。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而,電話內的聲音,帶着低沉笑意。

「怎麼,上次的金蓮殺手,可還好用…?」

唰…!!

聽到這句話。

曹輝,面色一陣冰冷,「你,也來嘲笑我?」

電話那端的人。

正是京都,許家…!!

當年,曹輝春風得意時,也曾施恩於許家如今家主,許泰龍。

而,當年的那一樁鬥爭中。

曹輝,徹底落敗,黯然離開了京都。

選擇了黑將,作為自己的領地。

而,當年。

佔據黑將的家族,被趕到了一處偏僻小城,如今……已經近乎名存實亡。

這,正是曹輝多年來的心結。

以至於。

數十年,再沒有進京。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