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罪了黃少爺也就算了,現在連莊主夫人都來了,這是要死人啊!

這傻子,真是害人精,喪門星,簡直就該千刀萬剮!

“眉姐,您來了。”

等到眉姐到來,黃光放穩住心緒,很收斂的恭敬道。

以前,倆人有打過照面,不說熱切,但至少還是面子上過得去。

可誰知道,這次眉姐到來,居然只是冷哼一聲,話都不說。

這讓黃光放有些擔憂,難道是聲稱聞天頌是自己的人,讓她不高興了?

“眉姐,救,救我!”

“這傻子,他,他打我!”

“請您爲我做主啊!”

此刻的聞天頌。


依舊被葉天縱一隻腳狠狠的碾壓着,說話都斷斷續續的。

本來大家都以爲眉姐會幫忙出氣,不說直接弄死葉天縱,至少也要讓他半死不活吧。

但誰知道。

眉姐直接一腳踩去,而且是穿的高跟鞋,一下子釘在聞天頌的胸口,相比起葉天縱,似乎更加用力,然後怒罵道:“蠢貨!葉先生是我今天的貴賓,你和他作對,就是和我作對,這是誰給的你夠膽?”

“他打你?”

“他怎麼不打死你?”

“老孃早看你不順眼了,這次葉先生替我收拾你,我還覺得不夠狠,不夠用力!”


“蹬蹬蹬蹬蹬!!!”

說完,眉姐的高跟鞋,猶如雨點般,全部使勁的作用在聞天頌身上!

而且,全都是衝着要害部位去的!

見到這一幕,葉天縱倒吸了口涼氣。

這女的,夠狠的啊!

…… 沒兩下。

原本還有力氣說話的聞天頌,頓時被痛打成死狗一般,奄奄一息。

鼻青臉腫,渾身是血,身子瑟瑟發抖,臉色也在迅速變白,眼皮子已經沉沉垂下。

眉姐突然出現,又展現出來的言行舉止,讓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簡直難以置信!

聞天頌作爲她山莊的人,被人打了,非但不擁護,反而還‘助紂爲虐’,剛她口口聲聲說,這葉天縱,是她的貴客?

一個傻子而已。

怎麼平白無故成爲貴客了?

但是,她是山莊夫人,權勢滔天,她一發話,誰敢造次?

就連位高權重的黃少爺,也在這時候,選擇了默不作聲。

現在情況不太明朗,他還需要觀望,聞天頌的確是自己的忠心狗腿子,但是相比下來,寧願犧牲他也不可能得罪眉姐。


“葉先生,這不開眼的狗東西得罪了您,作爲山莊管理者,我有過錯。”

“還請您多多包涵。”

打完之後,眉姐看向葉天縱,恭敬道。

而葉天縱則是微微點頭,淡然道:“沒事,處理了就好。”

“不過,剛剛,這聞天頌,還有這些安保說,今天規矩有些改變,好像是沒有邀請卡就不能進,你怎麼看?”

聽到葉天縱的話。

原本和聞天頌穿一條褲子的幾個保安,立刻誠惶誠恐,不由分說,紛紛跪倒在地,痛哭流涕的說道:“葉先生,我錯了,您大人有大量,請原諒我們吧。”

“不是我們故意要爲難您,而是聞天頌……不對,是這個狗東西,非要逼着我們聽他的話,否則的話,就要開除我們。您也知道,我們就是個安保,出來混口飯吃,不容易啊。”

“您是夫人的貴賓,那就是山莊的貴客,我們哪兒敢攔着您呢?您快請進……”

幾個安保瞬間變了臉色,各種卑躬屈膝的討好。

而本來還在嘲諷他們一家人的圍觀客人,也都是收起了剛剛的勢力嘴臉,私底下都在議論,這傻子沒想到挺牛逼的啊,連眉姐這種關係都能夠攀上。難怪剛剛敢那麼肆無忌憚的毆打聞天頌,甚至於連他背後的主子黃少爺都不放在眼裏。

有眉姐在,誰敢造次啊?

只是,他們到底是怎麼結識的呢?

看起來,關係不錯。


說實話,這傻子除了腦子有問題之外,無論是身材還是樣貌,那都是一等一的好。

該不會……

“你們幾個蠢貨!”

“真是瞎了你們的狗眼!”

“敢攔着我的貴賓不讓進?現在就給我滾,別在山莊幹了!”

眉姐勃然大怒。

她一聲令下,幾個安保本來還想再求饒,但是已經被眉姐的人給取而代之。

直到幾個不開眼的安保全都清退之後,葉天縱才稍稍滿意,帶着眉姐,走到了現在還傻眼的丈母孃等人面前,介紹道:“爸,媽,老婆,我來給你們介紹下,這位,是眉姐,聚賢山莊的夫人。”

“額……”

任東國大腦還在持續短路中,看着葉天縱,神情很複雜,這女婿也太牛逼了吧?

前後給自己造成的震驚,無以復加,這女婿,簡直無所不能啊!

“這,這是怎麼回事兒啊?”張春琴也爲眼前的事情感到震驚。

雖說,眉姐這種大人物,能夠結交,自然是再好不過的,可是,這無緣無故的攀上關係,讓她很慌。

“天縱,你是怎麼和夫人認識的?”任雨柔走了過來,禮貌的看了眉姐一眼之後,便瞪着葉天縱,她覺得對方越來越可疑了,難道是這些日子的照顧,他的病情已經好轉了,是在跟自己裝傻充愣不成?

她記得,這吳醫生除了有物理治療,還有現實治療。

就是經過一些實際的試驗來驗證病人的病情恢復情況。

目前看來,很有必要。

而對此,葉天縱卻一笑置之。

他早就考慮好了,所以,不假思索,說道:“眉姐曾經是我的一位病人,我爲她解決了不少心理上的障礙,而且,她平時日理萬機的,在身體有恙的時候,我也曾經給她理療過,效果還不錯,所以,一來二去的,我倆的關係就熟絡了起來。”

說完,葉天縱給眉姐使了個眼色。

她可是個老江湖,一聽就知道有門道。

雖然不知道他爲什麼會這麼做,但是積極配合,也是獲得對方支持的良好方式。

之前她就調查過葉天縱,很空白,除了他是某個精神病院的患者,喜歡流浪,父母雙亡之外,在沒有其他的生活記錄。

聽到葉天縱的話。

眉姐眉目一挑,立刻就心領神會的說道:“我曾經得過一段時間的抑鬱症,正好和葉先生成爲了同一家醫院的病友。可能是他病得久,瞭解得比較多,所以對我的心理疏導,很有用。而且,他有一手比較好的中醫理療方法,我曾經的脊椎病什麼的,在他的治療之下,都得到了很好的恢復,可以說,葉先生對我有再造之恩,說是恩人也不爲過,你們作爲他的家人,自然也是我的座上賓了。”

又是病友。

怎麼這麼湊巧的?

任雨柔心中存疑,但是聯想着上次在吳醫生那裏,他給那侯方方治病,雖然過程沒有瞧見,但的確是在他的梳理之下,對方的情況得到好轉,有超高醫術,自己卻是病人,任雨柔忽然有些哭笑不得,感覺看不透這傻子老公了。

“原來是這樣啊。”

不過,張春琴可管不了那麼多,既然認識包括成爲貴賓,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她還慌個屁!

有眉姐這尊大神撐腰,在聚賢山莊,還不能橫着走?

一掃之前尷尬又無奈的陰霾,張春琴滿臉笑容。

她看向葉天縱的時候,對這個傻子女婿也有了一絲改觀。

三番五次的有病友出來幫忙解圍,看來那個精神病院是個寶地啊,等回頭,一定得把他再送回去待上一段時間,說不定還能找到什麼大人物幫助自己實現人生理想啊!

“那梅夫人,今天我們一家前來,其實沒別的,就是想來山莊轉轉,順便參加下拍賣會,這人生地不熟的,還希望您能多多照顧下哈。”

張春琴剛說完,眉姐則是拍着胸脯的保證道:“那是自然的,既然來到了山莊,而你們又是我的貴賓,一切都由我來安排。我今天把話放在這兒,要是誰敢找你們的麻煩,就是跟我眉姐過不去,而過不去的下場,不死也得給老孃扒層皮!”

說到最後,眉姐故意拉高了音量!

引得周圍圍觀羣衆不禁側目。

不遠處的邱東山兄妹倆,也是爲之一振,看來,這家人,不簡單。

尤其是這個傻子,是個狠角色,具體要如何應付,還得從長計議。

至於黃少爺,則是神情尷尬,這眉姐最後的話,明顯是說給自己聽的。

雖然聚賢山莊擁有一定的號召力,可是他黃家也不是吃素的,如果不是因爲有家裏老人的叮囑,他現在就要和對方撕破臉!

頓時冷哼一聲,沒有再管聞天頌,事實上,現在他也管不了,轉身便是朝着山莊內走去!

今天最主要的任務,是五大財閥的會議磋商,先將大事搞定,這後續的事情,再慢慢來1

眉姐,沒必要撕破臉。

但是,這傻子,還有他們任家,誰都別想好過!

打狗還要看主人,找聞天頌的麻煩,就是打自己的臉!

這要不出面擺平,以後還能混嗎? 有眉姐的名頭在。

一家人,順利進入山莊。

而圍觀的羣衆,也紛紛作鳥獸散去。

當然,他們也從一開始對這家人的鄙視,轉成了不敢招惹。

畢竟,有眉姐撐腰,誰敢造次?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