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間一聲脆響,四人將目光轉向拉伊奧拉聖。拉伊奧拉聖將手中的桌角扔在地上,道:“這個新桌子質量太差,再換一個吧。”

其他四人低頭看剛剛放置自己手掌位置那嵌入桌子的指紋,紛紛點頭:“質量……確實太差了。”

……

與此同時,菲戈則在跑來通稟的海兵口中得到了五老星撥打電話蟲的消息,點點頭示意知道了。

此時他正在烤肉,用自己的拿手手藝親自招待到來的20位王。

廚藝這種能力,烤過肉煮過飯就有,同樣是經常爆出來的東西。

菲戈現在的廚藝是40000+的廚藝頂端者,如果滿值是50000,那麼菲戈已能算是大半個廚王了。

不過除了烤肉,他其它烹飪技巧只能說是初通,畢竟有一具吃肉不會胖不會膩的身體,誰特麼還吃蔬菜啊?肉也是烤起來最好吃。

20位國王環坐一圈,各個衣衫華麗,具有特色,年齡都不太小。

但哪怕是上了年紀不怎麼吃肉的,小口品嚐烤肉後,也對菲戈的手藝讚不絕口,點頭讚賞交流,只有兩三位,始終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享用美味像是在吃毒藥。

身爲一國之王,參加世界會議的中途被攔截到海軍本部,心中有或多或少的不開心,是一定的。

菲戈走出時也誠懇道:“很抱歉以這種方式將各位請到海軍本部來,我本是想等到所有王到齊,再統一向大家解釋,但想想那恐怕還要一週以上,所以就先舉行這次宴會,向20位道歉,希望你們能夠諒解,希望我的招待讓大家滿意。”

“不,能吃到世界之王親手烤的肉,是我們的幸運。”阿拉巴斯坦的安妮女王笑了笑說。

菲戈也笑着迴應:“什麼世界之王,那是海賊的稱呼,各位都是一國王者,直接叫我菲戈就好。”

“哼,加斯頓·菲戈,我還以爲你真的把自己當成了世界之王,竟然以這樣的方式將我們帶來海軍本部,何其無禮!”也總有養尊處優的傢伙怒意不減,冷哼道。

菲戈也只是笑笑,沒有理會,繼續說他自己的:“我想大家都會很好奇我將大家請來海軍本部的目的,也很好奇前段時間海上的那些謠傳。我在這裡正式聲明一下,那些……並不是謠傳,全是事實!”

話音砸落,宴會廳瞬間死寂!

“天龍人全是我殺的!”

“我還洗劫了他們的寶庫!”

“前代五老星門德斯賓聖,也已因我而死!我與世界政府間,已是不死不休之局!”

“我正在挑戰,不,應該說是海軍本部正在挑戰世界政府天龍人的統治地位!天龍人至高無上、無法無天的日子,將一去不回!”

20位王紛紛屏住呼吸,嘴裡的肉都不香了,某幾人略顯高傲的神態也換成了驚駭,心臟跳動加快。

菲戈讓他們緩了緩,道:“但我覺得這對諸位來說將是好事。天上金的存在,我想已經壓得各位和各位的國民不堪重負。

天龍人失去統治地位,大家就不需要再爲天上金煩惱了,你們只需要支付駐守各國海兵的薪酬,每年提供少量維護海軍本部的資金。

真的是少量資金,我敢保證那不會有天上金的千分之一,至於一點不收,確實是不行的,海軍這邊的新兵教育,也是一大筆支出。”

他語氣放緩:“諸位甚至可以各自委派幾人前來海軍本部,監督這筆資金的使用,海軍本部並不打算像世界政府那樣凌駕於所有國家之上,我希望與各位達成的,是一種相互制約的關係。”

良久,沒人出聲。

或者說不知道該說什麼。

相對來說,阿拉巴斯坦國力最強,女王安妮也更有心理準備。

她率先問:“沒想到衝突已經激烈到這種程度了,但你們和世界政府的勝負,應該還沒分明吧?現在說這些,是不是有些太早?”

菲戈笑道:“確實太早,就是先讓諸位有一點心理準備。”

又有國王沉聲問:“我們先假設你們成功。但只收取不到天上金千分之一的資金?你們海軍每年還要支出一大筆海賊的懸賞金吧,如果資金不足,我們該怎麼保證你們海軍不會再立名目、甚至化身海賊劫掠?這並不是沒有先例!”

因爲菲戈做了那麼多,現在卻還活得好好的,他們心中已傾向於相信世界政府無力應對這位世界之王了,至少沒有充足的把握應對。

世界局勢大半會發生變化,但如果換成海軍本部這種武力至上的全新統治者,國王們很不放心。

“我知道大家會擔心海軍本部失控,我也不敢保證能夠照顧好方方面面,有光的地方總有陰影。但至少……要比天龍人更強不是?”

此言一出,衆王無可反駁。

“另外,資金的問題,前期是不需要擔心的,在這裡還有一件事要跟大家通個氣。”菲戈道:“從今以後,奴隸貿易將會被海軍列爲違法行爲,過些天,海軍將會以雷霆之勢摧毀所有奴隸商人、奴隸拍賣行的據點,所繳獲的資金,至少能支撐海軍本部幾年時間!”

衆王心中又是劇震。

“奴隸?違法?!”

“這怎麼可以?!”

“加斯頓·菲戈,你可知道有很多人是實在活不下去,自己將自己賣爲奴隸的?你這樣做,有考慮過這些人該如何生存嗎?”

“有考慮,但照顧不到。”菲戈說:“缺口不能開,因爲人性的惡經不起考驗,只要還被允許,就會有奴隸商人去鑽漏洞,逼迫一些人活不下去,主動自賣爲奴。

所以我選擇完全禁止,見之則抓,見之則除,如此,利大於弊!

我知道各位王中,有幾位家裡也養了很多奴隸,讓以前的事就過去吧,以後還請不要再進行奴隸買賣了,沒有買賣,纔沒有傷害。”

“這……”

“這怎麼可以……”

“加斯頓·菲戈,就算是世界政府,也不會干預我們的自由、我們對國家的統治!”有一王怒道。

菲戈只是一笑:“還有些事等其它各國的國王到來後,我們再一起討論。但只有這件事,是我個人一力想要完成的,沒有商量餘地。

你們見過幾歲的可愛男孩身上的傷痕多到不能直視嗎?你們見過原本活潑的少女變得目光呆滯喪失了交流能力嗎?你們見過原本強壯的男人幾月下來就變得骨瘦如柴、丟掉了尊嚴,變成磕頭蟲嗎?

奴隸貿易的存在,是各種族之間爭端的根源,是罪惡的核心!”

衆王沉默下去,只有兩三人還欲言又止,但隨着菲戈身上的氣勢擴散開來時,也紛紛屏住了呼吸。

“在這件事上,我可以不做加斯頓·菲戈,而是接過海賊們起的稱號——世界之王!”

菲戈微微低頭,似在致歉。

“很抱歉,諸位國王,唯獨在這件事上,你們只能贊同,不能反對!甚至必須,全力支持!” 此時坐在酒樓里,陸媛坐在位置上看著談笑風生的四人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一刻鐘前

陸媛和顧笙在街上玩的好好的,林展喬和穆野卻突然出現在她們面前,說要請她們吃飯。

顧笙當然是不拒絕了,有人付錢還有吃的,不去白不去。

但是到了酒樓時陸媛覺得自己很是尷尬,雖然自己也認識他們但是畢竟不熟。

飯桌上不敢動筷,也不說話,陸媛正在努力的把自己變成一個透明人。

站在後面的小晴看出自家小姐的不自在,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解圍。

「你不吃東西?」

旁邊余清的聲音傳來,陸媛輕輕搖頭沒有說話。

「不習慣?「

余清看著陸媛的穿著,身後還有丫鬟跟著,應該是大戶人家的小姐,這種場合估計不是很習慣。

「還好,有一點點。「陸媛在江南可以說就是典型的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人。

外出的時間少之又少,更何況是這種場合。

接下來的時間余清一直在和陸媛搭話,也讓她減少了些許的緊張感,但同時也引起了其他三個人的注意。

一下子被三個人緊盯著,陸媛只感覺臉上一燙,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眼身後的小晴。

「小姐,二夫人出來時叫我們早點回去呢,現在這個時間也差不多了…」後面的話不言而喻。

顧笙明顯就不清楚狀況,怎麼陸姐姐坐一會就要走了呢?

「不能多等會嘛。「顧笙可惜的說道。

陸媛抱歉的朝他們笑了笑,「實在是不好意思,家中還有事就先回去了,打擾了幾位。「

見著人家姑娘要離開幾個大男人也不好強留,余清起身想要送送但是卻被陸媛阻止。

「公子留步。」

陸媛帶著小晴離開酒樓,顧笙癟著嘴看著自己面前的三個大男人。

「你看你們,把陸姐姐嚇跑了吧。」

嘿,這丫頭搬弄是非的本事越來越厲害了啊。

「早知道就不和你們上來了。」

聽到這林展喬就不答應了,「剛才知道不用給錢就有東西吃,屁顛屁顛上來的不是你?」

顧笙噎了一下,「那,那是你故意的。」

「誰故意的了。」

「…」

見著兩人有點掐起來的感覺,穆野趕忙出來勸架,「多大點事,吃飯吃飯。」

顧笙朝他哼了一聲,「看在穆野哥的面子上,就不和你計較了。」

切,他好男不跟女斗。

余清坐在旁邊一言不發,默默的看著眼前的這場鬧劇的開始和結束。

「小姐,我們直接回去嗎?」小晴問道。

陸媛頓了一會,「回去吧,我今天也累了。「

兩人回到陸府時便直接回去了自己的院子,剛走進去時陸媛便看到桌上擺滿了布匹,還有許多的胭脂水粉和首飾。

「小姐,這些都是大夫人和大小姐送過來的啊。「

小晴看著眼前琳琅滿目的東西,不時花了眼。

「真好看。「不由的說道。

而且都是最新款式的顏色和首飾。

小晴把東西都收拾好后,陸媛便讓她先下去了。

自己坐在梳妝台前,將顧笙給自己的簪子放在面前,撐著臉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

目光不時的看向鏡子里的簪子,腦子裡想起顧笙問自己的話,

「陸姐姐,你覺得我阿兄怎麼樣?「

「就是他人怎麼樣。「

「…」

浮現余清英俊的面容,還有他和自己說話時溫柔的聲音。

雙頰出現一抹紅色,陸媛趕緊拍了拍自己的臉,」我都在想些什麼東西!「

怎麼會想這些東西,「肯定是今天太累了。休息一會就好了。「

陸媛想著,心中更加確定自己的想法,一定是這樣的。

酒樓那邊幾人吃完飯後準備去玩會,余清拒絕了他們的邀請,「我就先回去了,阿笙你注意不要玩的太晚,早點回家。「

然後特地囑咐林展喬注意著點她便自己離開了。

「他怎麼了?「穆野有些奇怪。

這人怎麼突然就要回家了,以前不是最喜歡在外面蹦躂的就是他了嗎?

回頭就見到另外兩人不知道在說什麼,「你們和好了?「

顧笙立馬往旁邊站了幾步,「沒有,我們還在吵架呢,是他硬是要和我說話的。「滿臉的和我沒有關係的樣子。

林展喬無語,「對,但是她沒良心不肯和我和好。「

瞪了他一眼,誰沒良心了。

見著兩人沒事又開始吵鬧起來穆野也習慣了,但是心裡卻不覺有一絲苦澀。

。 蘇牧從海中飛出,架起虹光,一路前行,往金鱉島飛去。

先前來去匆匆,並未有好好觀察一下,這截教山門金鱉島。

今日有了機會,自然不會放過,於是他放慢了虹光的速度!

不得不說金鱉島,果真不愧為,截教山門聖人道場!

雖如今聖人尚未成就聖人,可金鱉島上依舊時氣象萬千,已經有了後世截教萬仙來朝的氣象。

「不過必須得跳出封神劫難啊!」

「封神看似簡單,可就連聖人都親自下場了,真的會那麼簡單嗎?」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