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忙將這種錯覺甩開,心中同時也鬆了口氣,能夠交流,這算是一個好消息吧!

就害怕,這傢伙沉睡了數百萬年,早已喪失了智慧,和外界那些鐮刀盔等其他化石寶可夢一樣,淪落為了一隻只會殺戮的野獸。

不過現在看來,對方能夠成為霸主寶可夢,不僅僅是靠著體型,智慧更為重要。 顧甜甜的臉色微白,她算是明白那句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是什麼意思了。

她本意只是想要讓靈犀覺得她和京都薄家有關係,讓大家羨慕她。

誰料那靈犀竟然得寸進尺,問東問西。

「那個啊……」

顧甜甜乾笑了一聲,隨即用著高傲的語氣說著。

「雖然那個推輪椅的男人,樣貌長得還可以,可他不過是一個下人,配不上你的,那種身份低賤的人,我又怎麼會要他的電話號碼?」

為了堵住靈犀可能還會問的問題,顧甜甜又說著:「你們靈家應該不會讓你嫁給一個推輪椅的吧?」

靈犀聽到這裡,輕笑了出聲。

本來以為顧甜甜有多厲害,現在看來也不過爾爾。

那個推著輪椅的男人,樣貌,衣著皆是不凡,怎麼會是一個身份低賤的下人呢?

定是顧甜甜說謊,瞎胡說。

「顧甜甜,誰說要個電話號碼就是要嫁給他了?我只是想要和他談談戀愛,難道你就不能幫我一下嗎?你既然和薄家的人那麼熟悉,不可能連要這個人電話號碼,你都要不到吧?」

顧甜甜咬牙,口內的銀牙幾乎要咬碎。

這個該死的靈犀!

在聽到她的那個問話以後,不應該會適可而止的嗎?

怎麼還是這麼不依不饒的?

可真的讓她這麼在靈犀的面前認輸,她是做不到的。

「好啊,既然你想要,那我就幫你打個電話問問。」

顧甜甜一邊掏出手機,一邊心裡想著。

為什麼放學鈴聲還不響起?

如果響起了,她這不就順理成章的借口離開嗎?

上天彷彿是聽到了顧甜甜的祈求,在顧甜甜將手機通訊錄翻開,開始慢慢的找到著一個電話聯繫方式時,放學的鈴聲響起。

「放學了——」

班級里的男孩子愉快的發出了吶喊聲,有的還在吹口哨。

煩悶了一天的他們,在這一刻,精神上總算是得到了釋放。

「哎呀,現在人多太吵了,我明天把他的電話號碼給你吧。」

顧甜甜說完這句話,也不等靈犀回答,拿起了手機就走。

靈犀也沒有阻攔,只是冷笑一聲。

「就裝吧!」

不用想她也知道顧甜甜根本就沒有薄家人的聯繫方式,就算明天給了她電話號碼,指不定是從哪裡隨便找的垃圾男人。

不得不說,靈犀還是挺了解顧甜甜的。

在顧甜甜頭也不回的疾步離開教室以後,便打開了馬福寶的商城,找到了一個排遣人寂寞,聊騷用的店鋪。

要了一個電話號碼以後,顧甜甜臉上的笑容變得有些陰險。

靈犀不是想要談戀愛,不講究身份嗎?

那自己就滿足靈犀的願望!

顧甜甜眼中有著算計,給那個人留言:「如果你能拍到她的果照,我給你十萬塊錢的獎勵。」

只是拍個果照就有十萬塊,男人心動了。

於是回了一個「好」字以後,雙方便不再聯繫。

晚上九點半的時候,靈犀的威信有一個好友申請,備註上還寫著一個「薄家輪椅打工仔」。

靈犀本是不想加的,可是好奇心的作祟下,靈犀決定加上。

她要看看,顧甜甜想要耍什麼把戲。

……

H市。

粉色頭髮少年第一百零一次,看著自己手機上的時間。

「這都快十點了,怎麼還不出來?」

幾乎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他的話剛一落音,就看到從那魚莊裡走出來幾位俊男美女。

當然,在他眼中最為特別的,還是那個穿著灰色道袍的小道姑!

他忍住激動的心情,決定等到薄夜衾上了車以後,他再去攔著那個小道姑。

可是眼看著薄夜衾上了車,粉色少年的面前,赫然出現了謝洋那高大的身影。

「霍小少爺。」

謝洋皮笑肉不笑的看著霍明宇:「你蹲在這裡做什麼?」

霍明宇知道,別看謝洋平常咋咋乎乎,一副沒心沒肺的傻子模樣,可是謝洋一旦認真起來,那手段那智商,也夠自己喝上一壺的。

故而,霍明宇乾乾的笑了兩聲。

「我來這裡只是在等二叔吃魚的,只是單純的吃魚,呵呵,呵呵……」

「是嗎?」

謝洋挑眉,明顯不信。

但也沒有再多追問,畢竟被江湖上尊稱為霍二爺的霍家二房,霍明宇的叔叔,的確在H市。

「如果讓我知道,你在偷偷的跟蹤我和三叔,我會讓你這一生,都回不到京都。」

看著謝洋眼中的殺意,霍明宇的身子瑟瑟發抖。

啊!

真是太可怕了!

「是,我覺得沒有跟蹤,絕對沒有!」

就算是跟蹤,他也只是跟蹤那個小道姑,而不是薄夜衾。

倘若薄夜衾知道了,應該也不會為難他的。

見霍明宇害怕的保證著,謝洋再次警告的盯了一眼霍明宇,這才轉身離去。

看著謝洋離去的背影,霍明宇的心裡鬆了一口氣。

媽媽咪呀,薄家的人,別管是冷若冰山的薄夜衾,又或者是弔兒郎當的謝洋,都沒有一個好惹的!

幸好他二叔就在H市,不然他還真的沒有辦法打消謝洋的懷疑。

等到薄夜衾的車消失的無影無蹤后,霍明宇鬆了一口氣。

只是鬆氣過後,霍明宇又快哭了。

「小道姑呢!」

光顧著和謝洋說話了,他壓根就沒有去注意顧妙妙離開的方向!

這時,站在他身後的保鏢開了口。

「小少爺,我覺得你還是不要找她的好。」

「為什麼啊?」

霍明宇不解的看著保鏢。

「因為,薄家家主和那個小道姑離開的方向,是一樣的。」

聞言,霍明宇臉上滿滿的失望。

如果他要是跟蹤那個小道姑,謝洋那傢伙肯定會懷疑他是在跟蹤薄夜衾。

為了自己的小命,他還是忍一忍吧。

反正,他現在已經知道小道姑長什麼模樣了,自己憑著小道姑的模樣,應該會好找一點小道姑的下落。

「鈴鈴鈴……」

霍明宇的手機響了起來,看到來電顯示上是「二叔」的備註后,霍明宇不自覺的站直了身體。

「二叔!」

「我聽你大哥說,你來H市了?」

「是……不過二叔放心,我並不是來玩的,我是來找人的!」有些人在做過對不起別人的事情之後,他的內心完全不會有任何愧疚之意,相反的還會做出更多對不起那人的事情出來。就像是現在的樊愛國。

在完全背叛自己的商業合作夥伴之後,樊愛國整個人就像是換了一個人,曾經的樊愛國和林風的相處就想想是朋友一般,甚至還有些像兄弟一樣。

還記得樊愛國……

《重生1995》第130章他說他要八千萬 這麼多年來,也就只有對路棉心真的心動過。

只可惜在她身邊默默的守護了這麼多年,最後得來的還是一場空。

他也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他還沒有申請到,想要一輩子都為一個永遠得不到的女人守身如玉。

更何況如今這個女人,也不是他該惦記的。

路棉心是喬夜宸要定的人,而他這個做朋友的就只能拱手讓人,如果沒有兩個孩子還可以爭一爭,但是他們畢竟也需要親生父親在身邊,所以也沒什麼好爭的了。

「我覺得你這種想法挺好的,證明你不是一個隨隨便便的女孩子,不過我覺得咱們倆就更加相配了,因為我也不是隨隨便便的男人,如果你向我敞開懷抱,你就是我的初戀,你會覺得這個年代,像我這個年紀還沒有談過戀愛的男人,比較難找嗎?如果一個男人身心都是你的,你還怕他跑了嗎?」

夏夏不禁有些瞠目結舌,完全沒有想到祁軒竟然從來沒有談過戀愛。

他這儀錶堂堂的又有錢,他一直都是在國內國民老公綜合排行榜上面的前五名。

這樣的男人本就是被眾多美女圍繞的,就怎麼可能沒有談過戀愛呢?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