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救室的門半掩半開著,葉寒探頭向里看了看,只見躺在手術台上的那位花甲老人雙目緊閉,**的身體已經蜷縮成弓形,渾身肌膚烏中泛青,果然是中了劇毒的癥狀。

「慕阿姨,這個吳老闆為人怎麼樣?」思忖了一下,葉寒忽然問道。

慕秋萍不明白他問這話是什麼意思,想了想,還是低聲道:「吳鷹翔這個人我了解一些,總體來說,還算是不錯的。他積极參加國內的各種慈善活動,每年都會給貧困山區的孩子以及各地福利院捐獻數以億計的財物,在家中也是個出了名的孝子……怎麼了葉寒?你問這個幹什麼?」

葉寒摸了摸下巴,笑道:「沒什麼,我在想……是不是要幫他一下。」

「幫他?」慕秋萍沒明白他話中的意思,皺眉道:「幫他什麼?」

葉寒手向著急救室內一指,道:「當然是給他老爸解毒!」

說著,在慕秋萍等人錯愕的目光中,他大步走到急救室中,推開了圍在手術台邊痛哭著的幾個人,大聲道:「都站一邊去,我要給這老頭兒驅毒,晚了就來不及了!」

說著把袖子高高綰起,又對隨後跟進來的秦依然道:「依然姐,麻煩你去找幾套針灸用的銀針,越多越好,越快越好,我有急用!」

秦依然昨天和葉寒在小亭里聊天,曾聽葉寒說過他和一位扁鵲傳人學過醫術,現在聽他如此說,顯然是要動手給手術台上躺著的那位老人治病,只是剛才郝醫生已經說病人沒救了,她對葉寒的話多少有些質疑,但還是「哦」了一聲,轉身小跑著出了急救室。

; PS:上三江了,打滾求三江票!求贊!求推薦票!



……

……

見吳鷹翔哭的傷心,那表情絕不是裝出來的,而至情至孝的人,再壞也壞不到哪裡去,因此葉寒對吳鷹翔的觀感又好了幾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說大哥,你老爸還沒死呢,你哭的這麼傷心什麼?再哭下去,小心活人也要被你給哭死!」

吳翔鷹在界場上叱吒風雲,但此時此刻,卻有些六神無主,聽了葉寒的話,抹了抹眼淚,抬頭看了他一眼,雖然葉寒看起來根本不像是個醫生,但吳鷹翔還是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一把拉住葉寒的衣袖,嗚咽道:「你……你說我父親還能治?」

葉寒正色道:「如果你老爸運氣好,說不定救得活;如果該他倒霉,那也沒辦法。反正我儘力一試吧。」

「那好,那好,請你……請神醫救救我父親,報酬的事好說。」

「報酬的事,現在先不提!」葉寒擺擺手,打斷了吳鷹翔的話。

針灸推拿室就在急救室鄰近,沒過幾分鐘,秦依然就小跑著返回,把幾盒銀針交到了葉寒手裡,喘息著道:「葉寒你看看,這針行么?都剛剛消過毒的……」

「嗯,很好。」葉寒打開針盒,隨手捏起一枚銀針看了看,滿意的點點頭,然後站到手術台前,看準了病者身體的穴位,就準備抬手刺下。

「放肆,你要幹什麼!」一聲怒吼,在急救室門口響起,葉寒手一頓,扭頭看去,只見那位郝來運郝醫生瞪著眼睛,怒氣沖沖的走了進來,指著葉寒,義正嚴辭的道:「你是什麼人?你懂得醫術么?誰給你的權利這麼做?病人現在已經進入死亡狀態,你在他身上動手動腳,這不僅是對我們醫生的侮辱,也是對死去病人尊嚴的踐踏!現在,請你出去!立即出去!」

郝來運一陣大吼大叫,使得急救室里正在哭泣的吳鷹翔的親屬們都停止了哭聲,這時候他們再看向葉寒時,才覺得這少年實在太年輕了,而且穿著打扮,根本就是個學生模樣,和「醫生」兩字根本不搭邊,這樣的人能會什麼醫術?

就連吳鷹翔看向葉寒的眼光,都帶上了幾分猜疑,臉色也變的有些不好看了。

唐平走到葉寒身後,拍拍他的肩膀,低聲道:「小子,你搞什麼名堂呢?想玩針灸?你以前學過?這東西可不是什麼人都能玩的啊!」

「人命關天,不懂醫術,我會出手?」葉寒扭頭看了唐平一眼,嘿嘿一笑,又轉頭對吳鷹翔道:「信我,你老爸有可能活下去;不信我,你老爸死定了!讓不讓我治,你自己看著辦!哼,要不是慕市長說你樂善好施,為人不錯,就算你傾盡家財來求我,我都懶得出手!」

「小小年紀,吹的好大的牛!」吳鷹翔還沒說話,郝醫生已經冷笑著介面,他面帶輕蔑之色的看著葉寒,道:「你要有本事讓病人起死回生,我郝來運磕頭拜你為師!而且從此由西醫轉學中醫!」

葉寒哈哈笑道:「拜我為師?你想的美事!你年齡已大,資質太差,不知謙虛,我收你做徒弟,那是瞎了眼,而且這身醫術恐怕也要失傳了!」

「你……你……」郝來運郝醫生沉浸醫道數十年,在醫院裡也算是個知名醫師了,如今被葉寒這個黃毛小兒貶的一無是處,不由氣的渾身哆嗦,指著葉寒,半天說不出話來。

「你什麼你?你今天差點害死了一條人命,你應該為此感到羞恥!我要是你,就拿塊豆腐撞死!」葉寒冷哼了一聲,轉過頭不再理會幾乎氣的吐血的郝醫生,對吳鷹翔道:「怎麼樣?你作出決定沒?時間不等人,或許再過幾分鐘,你老爸就真的沒救了!」

吳鷹翔見他信心滿滿,胸有成竹,有些猶豫不定,站在他身邊一名和他容貌有幾分相似的女子推了推他,低聲道:「大哥,就讓他試試吧。反正郝醫生也救不了咱爸,萬一……萬一他能治好呢?」

吳鷹翔臉色變了數變,最後咬咬牙,對葉寒道:「那……那就拜託你了。你治好我父親,我吳鷹翔一定……」

葉寒笑笑,不等他把話說完,出手如電,手中捏著的那銀針已經準確無誤的刺入手術台上那位老人的心口,暫時替他護住了心脈,隨即雙手如飛,眨眼間的功夫,就把幾個針盒裡的銀針全部刺入老人周身數十處經脈穴位上。

「荒唐!簡直太荒唐了!胡鬧!簡直是胡鬧!」郝來運陰沉著臉站在一旁,見葉寒用針在一個「死者」屍體上亂插亂刺一通,心中不由怒極,忍不住對吳鷹翔大聲道:「吳老闆,看看他在幹些什麼!你不阻止他,是想讓你父親在九泉之下都不得安心么?」

葉寒雙手捏住兩根銀針的針尾,輕輕捻動,順便將木之靈氣通過銀針緩緩渡入到老人體內,替他驅除毒素、修補被毒素損傷的臟器,聽到郝來運在一旁聒噪,皺了皺眉,不耐煩的道:「吳老闆,想不想你讓老爸活過來?」

「想!想!」吳鷹翔點頭不迭。

「那好!」葉寒朝郝運來呶了呶嘴,道:「你立即把他趕出去,有他在這裡唧唧歪歪的,我沒辦法集中精神給你老爸醫治!嗯,你最好快點,影響了治療,後果你自己負責!」

「你……你太放肆了!」郝來運暴跳如雷的道:「你再不住手,我就叫保安來了!」

「郝醫生,求你先出去一會兒吧,反正你們已經無能為力了,就讓他試試吧,哪怕有一點點希望也行。」吳鷹翔一邊說著,一邊連推帶拉的把郝來運給「請」出了急救室。

「這樣多好,你看,整個世界一下子清靜了!」葉寒舒了口氣,笑著道。

從葉寒出頭,要救吳鷹翔的父親開始,劉醫德劉院長就保持著沉默。

葉寒打傷他兒子、把他兒子從醫院逼走,他心裡正氣著呢,心想讓這小子出出醜也好,到時候他要救不了吳鷹翔的父親,看他怎麼下台!

因為丹田內木之靈氣迅速消耗的緣故,葉寒額頭上很快就微微冒汗,秦依然見了,從手術台一旁的托盤裡拿起一條白毛巾,站到葉寒身邊,細心的為他擦去汗水。

葉寒側頭沖她點頭一笑,雖然沒有說話,但千言萬語,已經包含在那一笑之中。

; PS:新的一周開始,兄弟我要再次沖榜了!

懇請大家登陸之後再看書,最好是把章節多翻幾次,為我增添幾個會員點擊,這對沖榜於關重要,然後再投下您寶貴推薦票,順便收藏一下更好!兄弟我感激不盡!

……

……

唐雪和姐姐唐霜一起站在父母身後,看到葉寒跟秦依然兩個人眉來眼去,心裡酸溜溜的,老大的不高興,粉嫩薄唇嘟了嘟,忽然「噔噔噔」的走到托盤那裡,也拿起一條毛巾,站到葉寒另一側,看到葉寒冒汗,就搶在秦依然前面給他擦試。

這一來,秦依然就被晾在了一邊,無事可做。

秦依然先是愕然,隨即就想到葉寒是唐雪的救命恩人,她這麼做,肯定是出於報恩心理。

葉寒也是一呆,看了唐雪一眼,見她嘟著小嘴兒,眉眼間帶著幾分狡黠之意,瞬間明白了她的心思,不由暗暗苦笑,沒想到小丫頭居然會為此吃醋,她這麼做,分明是存了和秦依然「爭寵」之心。

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子,對另一個男生作出如此親昵的舉動,尤其是雙方父母家人都在場的情況下,這也太高調了點,唐雪啊唐雪,你這是把我架到火上去烤啊!

校園「小魔女」之名,果然名不虛傳!

看到自己的小女兒上前去給葉寒擦汗,動作輕緩,目光溫柔,那模樣,儼然就是一個初墜愛河的痴情女孩兒,唐平、慕秋萍夫婦不由面面相覷,目光中都透著古怪之意。

印象中,這個小女兒自小就是個高傲無比的小公主,從來沒有對其他男人如此溫順柔情過,就連自己的父親和爺爺都不例外,可是現在……真的只是因為葉寒是她的救命恩人?

似乎沒這麼簡單啊!

唐霜站在父母身後,看著妹妹大膽而親昵的舉動,秀眉微皺,也不知想到了什麼,無聲輕嘆了口氣。

葉奎、楊秀英兩口子心中滿是擔憂,生怕唐雪此舉會令唐平夫婦遷怒於兒子葉寒,偷看了唐平夫婦一眼,見他們並沒有什麼憤怒表情,這才鬆了口氣,眼觀鼻、鼻觀心的沉默起來。

對他們來說,自己是處於社會最底層的小市民,靠著政府救濟金和賣點小吃來維持平時生計,而唐平一家人,則是高高在上的富貴豪門,雙方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門戶差距實在太大,別說自己兒子和唐雪現在只是中學生,年齡還小,根本不適合談情說愛,就算真正到了戀愛的年齡,因為家世身份的原因,也根本沒可能在一起,所以看到唐雪和兒子親近,他們兩口子非但高興不起來,反而為此擔心憂慮。

葉山、葉婷兩兄妹和唐雪都在同在一所學校讀書,自然聽說過唐雪「小魔女」的名頭,那可是全校沒幾個人敢招惹的存在,如今看到「小魔女」在葉寒面前表示的如此溫柔馴服,兩兄妹心中大為興奮,對葉寒崇拜不已。

此時此刻,急救室內人數雖多,但每個人都在緊張的看著葉寒施針,連大氣都不敢喘上一口,只能聽到一陣陣低沉急促的呼吸聲。

「啊!他……他身上的針都變黑啦!」忽然間,唐雪一隻手指著手術台上的中毒老人,發出一聲輕呼。

於是所有人的目光,頓時向著手術台上的老人看去,只見插在老人身上的那數十根銀針,原本還是銀光燦燦,這時竟全都變的烏黑,彷彿剛剛才從墨水中撈出來一般,在雪白燈光照耀下,反射出令人觸目驚心的烏芒。

現場人中,除了葉寒外,就只有王晨、李剛兩人出身武學世家,明白那些銀針之所以變黑,是因為老人體內的毒素被驅除出來的緣故。

「乖乖,這個葉寒真是高深莫測,他身上,到底還有多少本事沒有顯露出來?」王晨、李剛心中一片驚駭,看向葉寒的目光里充滿了尊重和敬畏。

他們知道,要想從一個人的五臟六腑中把某種毒素強行逼出體外,除非是修鍊出了內家真氣的武學高手,否則絕對無法做到,就連自己師門中的那些閉關不出、勤奮修鍊的前輩們,恐怕都沒有這等厲害修為吧?

「嗯,他體內的毒素正在向外排出,應該死不了啦!」眼見那數十枚銀針越變越黑,顯然毒素還在不斷向外排出,葉寒自己也鬆了口氣,他淡然說著,目光在吳鷹翔以及老人的家屬們臉上一一掃過。

吳鷹翔自然是喜極而泣,其他人也大多流露出喜色,只有站在吳鷹翔身邊的那個三十齣頭的美艷少婦,據說是吳鷹翔離異之後新娶的嬌妻,卻是臉色微微一變,目光中掠過一絲慌亂,當迎上葉寒那似笑非笑的目光后,她慌忙低下頭去,不過很快她就再次抬起頭來,臉部表情已變的和其他人一樣,充滿了欣慰和驚喜。

「這女人,明明心中有鬼,倒是很會做戲!嘿,那位吳老闆老爸出事,十有**和她有關,否則那種巨毒,外人哪有機會下手?」

葉寒眼光何等厲害,別人發現不了那少婦的異樣,他一眼就看了出來,只是他看破卻不點破,只是淡然一笑,心想別人的家務事,由別人自己解決為好,自己出手救吳老闆的父親,已經是一場大的機緣造化了。

美艷少婦顯然也不是個省油的燈,從葉寒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她似乎明白這個「多管閑事」

的少年已經看出了一些什麼,當葉寒的目光從她身上轉移開時,她反而注意上了葉寒,眼光中閃掠過一抹果斷和狠厲。


「我不想插手你們的家務事,你也別來惹我,否則你死定了!老子雖然憐香惜玉,但也是有底線的!」葉寒的六識遠超常人,雖然那美艷少女只用眼角餘光看他,他卻立即就有所感應,心中冷笑著道。

「王晨大哥、李剛大哥,麻煩你們兩位過來幫一下忙!」又過片刻,葉寒突然向著站在急救室門口兩側的王晨、李剛招了招手。

王晨、李剛微微一怔,隨即向唐平看去,唐平微微點頭,於是兩人並肩走到手術台前,等著葉寒吩咐。

「王晨大哥,麻煩你按住這老人的雙腿。記住,一定要按緊一點!」

「李剛大哥,你來按住老人的雙臂,也要按緊!」

雖然不明白葉寒為什麼要讓這樣做,但王晨、李剛還是依言走到手術台的前後,分別牢牢按住老人的手和腿。

; 「這裡除了我和王晨、李剛兩位大哥外,其他人暫時先出去吧。我讓你們進來時,你們再進來,否則發生什麼危險,可別怪我!」葉寒又對急救室里的其他人道。

葉寒剛才露了一手,驅除了老人體內毒素,所有人都對他信服不已,聽他如此說,雖然眾人心中疑惑不解,但還是退了出去。唐平、慕秋萍以及秦依然、唐霜、唐雪兩姐妹也不例外。

那名美艷少婦磨磨蹭蹭的,最後一個才走出去,臨走時回頭深深看了葉寒一眼,似乎要將他的容貌記在心裡。

葉寒轉到手術台前端,右掌掌心輕貼在老人頭頂的「百會穴」上,雙目精芒閃爍間,木之靈氣向著手掌聚集過去,漸漸掌心泛起淡淡的木之靈氣特有的青芒。


這情景被王晨、李剛目睹,兩人又是一番驚嘆,在他們的認知里,內家真氣通常都是無形無影無色的,葉寒這修鍊的又是什麼高深的內家功夫?

「呔!」

當青芒在掌心聚集到一定程度時,就聽葉寒發出一聲輕喝,將掌心的那縷木之靈氣由老人頭頂的「百會穴」強行逼入他的體內,木之靈氣化為千千萬萬道細流,向著老人體內的五臟六腑間涌去。

「噗!」

「噗!」

「噗!

……

一陣密集如雨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王晨、李剛只覺眼前烏芒閃動,定晴看時,那數十枚原本插在老人身上的銀針,竟脫離老人的身體,倒飛而出,激射向四方的牆壁,有些碰到牆壁后斷折落地,有些則直接釘入牆中。

再看手術台上的老人時,他身上原本插著銀針的那些地方,緩緩的湧出一縷縷黑水,一股刺鼻難聞的氣息,在急救室內瀰漫開來。

逼出銀針之後,葉寒動作不停,手指急出,在老人全身上下疾風驟雨般的用力點按一陣,最後在老人胸口用力一拍,老人「哇」的一聲,接連吐出幾口黑血,隨即就是一陣劇烈咳嗽,緊接著身體劇烈抽搐起來,如果不是有王晨、李剛兩人用力按住他的四肢,恐怕他已經滾落到地上了。

一陣抽搐過後,老人終於安安靜靜的躺著不動了,本來烏黑的肌膚,漸漸恢復了幾分血色,胸口開始緩緩起伏,口鼻之間,也有了微弱氣息……

這一切都足以證明,老人的情況正在迅速好轉著,至少不會再有生命之虞了。

王晨、李剛目瞪口呆的看著葉寒,震驚、震撼這些都不足以形容他們此刻的心情了。

「葉……葉神醫,病人現在怎麼處理?」王晨小心翼翼的問道,本想叫葉寒的名字,但出口之後,就變成了「葉神醫」。

醫生已經斷定這老人無藥可救,只能等死,而葉寒硬是把對方從鬼門關里給拉了回來,這種醫術,可稱通神,至少王晨一生,所謂的「神醫」見過不少,卻是第一次看到這種以銀針配合奇特真氣給病人驅毒治病的。

聽到王晨詢問,正拿起一條毛巾擦著額頭汗珠的葉寒道:「我已經替病人驅出了體內毒素,剩下的事情,就交給醫生了,如果那些醫生不知道怎麼做,那我只能說他們是一群庸醫!」說著沖王晨、李剛擺擺手,自己先大步向外走去。

拉開急救室的門,來到走廊中,葉寒一屁股坐在外面的排椅上,「呼呼」的喘著粗氣,顯然剛才短短的治療過程,對他來說消耗巨大,好在自從上次他激發身體潛力、導致昏迷住院之後,經過幾天的靜養,丹田內的木之靈氣不但完全恢復,而且似乎還比以前略有增強,否則現在可能連坐都坐不穩了。

見吳鷹翔等人湊到自己身邊,眼巴巴的看著自己,似乎要從自己嘴裡知道老人的情況,葉寒道:「放心,死不了啦!你們想看的話,就進去看看吧!」

葉寒的話,猶如一道聖旨,吳鷹翔等人聽了,個個面露激動之色,吳鷹翔轉過身,第一個衝進了急救室里。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