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不幹吧,可人已經走了,最終,他也只能灰溜溜的進了隔壁的病房,拉開電燈,看了看床上睡得真香的孩子。

「小子,你也夠可憐的。在你爹媽眼裏,你太沒有存在感了吧。你爹為了哄你媽,直接都把你丟給了我,也不怕我把你給賣了。我這是招誰惹誰了,怎麼就接了這麼一趟任務啊。」

儲明德一個人碎碎念了好半天,見小傢伙一點兒醒的跡象也沒有,也沒了繼續說的興趣。

他退回到沙發邊,直接將電燈關掉,合衣躺在了沙發上閉上了眼。

這一次,他不敢睡實。

此時的醫院住院部的頂樓上,章志洪像變魔術一般,從身上拿出一條被單,直接平鋪在了樓頂的樓板上。

「坐下吧,明天天氣不錯。你看天上的星星又大又亮,看得好清楚。」

章志洪第一時間脫鞋躺到了床單上,平視着天上的星光有感而發。

郁北也學着他的樣子,脫鞋躺到了他的身邊。

她用兩手枕着頭,看着星空中一閃一閃的星星,露出了笑容。

這一刻,她們不需要過多的話語,就這樣躺着,看着星空,好像一切的煩惱都沒有了一般。

「我小的時候,特別喜歡這樣躺在樓頂看星星。不管高興還是不高興,只要看見這樣的星空,我就覺得很開心。」

章志洪突然出聲,打破了夜晚的寧靜。

他的聲音很低,帶着一種磁性,讓人聽着很舒服。

再加上樓頂的夜風,一股股吹在人的身上帶着絲絲的冷涼,讓郁北焦躁的心慢慢的平靜下來。

她並沒有回應章志洪的話,只是人往他身邊靠近了一些,伸出手挽着他的胳膊,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好半天後,當章志洪聽見身邊傳來的小小的鼾聲時,才扭頭看了她一眼,露出了一天以來,第一個笑臉。

他伸出手,將人往懷裏輕輕的一攬,再次扭頭看向了天空。

有時候,安慰並不需要過多的語言。

只是一個輕撫,一個擁抱,就能讓人覺得心安。

就像今天的郁北一樣。

她並不需要章志洪來告訴她什麼,她只是需要一個肩膀,暫時靠一靠。

郁北這一覺並沒有睡很久,雖然是七月的夏天,晚上的氣溫還是有些涼。

特別是他們現在是躺在樓頂,章志洪也怕她躺久了不舒服。

於是,在郁北睡了大概半小時后,被他叫醒了。

回到屋裏,章志洪第一時間打發走了臨時保姆儲明德,再把郁北送上床,仔細的給她蓋上毛巾被,看着她閉上眼后,直接坐在床位,獃獃的看着她的睡顏。

這一看,就是一夜。

當天邊第一縷陽光照射進病房的時候,章志洪才起了身。

他沒有在屋裏的衛生間洗漱,而是拿着洗漱用品去了公共衛生間。

等他收拾好回來時,屋裏的母子倆還睡得很香。

章志洪又看了母子倆相似的睡顏好一會兒,才迎著晨光出了門。

出門前,他把章小玖從另一張床抱過來,塞進了郁北的懷裏。

再拿剩下的毛巾被和背包攔在了章小玖的身後,做成一個簡易的防護欄。

弄好這些,他才出門和隔壁交代了一聲,直接下了樓。

這一次,章志洪沒有走遠。

他直接到醫院的值班室,利用工作證,借到了一部電話。

確認只有他一個人後,他直接拔打了那個熟悉的電話號碼。

當電話聲響了兩聲之後被接起來時,章志洪直接扔出了他想了一夜的炸彈。

「劉大,我要調崗。」

對面的劉宏波本來還有些漫不經心的拿着報紙給自己扇風,畢竟他剛帶隊跑了十公里路,還真有些熱得慌。

可在聽到章志洪的話時,手上的話筒一下子掉在了桌面上,放出「砰」的一聲,讓他徹底的回過了神。

「章老二,你他娘的剛剛說什麼?」

劉宏波氣得都要瘋了,聲音自然有些控制不住。

。 寧川不解喃喃自語一句,紅纓伸手拍了他一下。

「三樓的房間又不止這幾個,去看看其他的,說不定能有所發現。」

移動幾步來到旁邊客房,寧川伸手再次推門。

當開啟失敗又去嘗試對面,不料房門還是緊緊死閉,不肯讓他們兩個進去其中。

一直推門推到走廊最後一間,寧川才看到一點希望,倒不是這間房門能夠開啟,而是它根本沒有關上,一副歡迎光臨的意味。

「我擔心裏面有問題,紅纓你在外邊守著,千萬別讓房門無故將我關在裡面。」

八間客房無法進入,莫名奇妙來了一間這麼主動,搞得寧川覺得心中發虛,擔心是設計故意弄出的陷阱,會有厲鬼隱藏其中。

紅纓側身抵住一扇房門,還將血鞭橫在中間,確保出現任何問題都能護住房門,讓寧川逃跑出來。

後顧之憂解決,寧川深吸一口氣,側身進入。

房間內布置依然老幾樣,單純睡床精緻一些,還多了一套貼緊牆壁的卧榻。

檢查過程很枯燥,床底,桌底,衣櫃中,查探后無論哪一處,都是空空蕩蕩只有空氣藏匿。

看來設計者,沒有在這些地方做小動作。

毫無收穫從房間沒出來,寧川差不多對客房內可能存在線索失望。

反倒為什麼有的客房門無法打開,更加吸引寧川的注意。

通過連接處去到另外一條走廊,厲鬼的身體,飄動的腦袋,還是歡喜翹班,不知道跑去那裡去偷懶。

先是推動靠近的房門,感受到明顯阻力寧川立刻放棄,不與它多浪費一絲時間。

然而剛沿著走廊沒有幾步,腳下莫名踩到一灘水跡。

「這是客棧頂上,漏水了?」

抬頭看向屋頂,周圍被燭火照的很亮,但頭頂由於略高顯得並不清晰,無法確定上面是否有水漬。

稍微移開半步等待片刻,沒有水珠滴落使得寧川再次好奇。

一旁的紅纓很直接,等待未果血鞭朝上輕輕一甩,確定觸碰到木質屋頂后拉回,卻也是沒有帶下任何水來。

「這些不是漏進的雨水,更有可能,小二拿著水壺曾經來過這裡。」

排除屋頂漏水情況,紅纓將問題指向店小二。

寧川沒有接話,一邊推著房門一邊注意腳下,很快在地面上又發現一片濕潤的地方。

心想這裡的人除了小二,幾乎不可能有人會拿著有水的東西亂跑。

但小二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旁邊走廊八間,加上這裡十間客房全部無法打開,是不是和小二前來,做了某些事情有直接關係。

「寧川,你說咱們要不要去一樓找到小二的房間,看他是否乖乖躲在屋子內睡覺。

若是沒有,或許他此時就躲在這裡的某個房間中,說明客棧鬧鬼,與他有脫不了的關係。」

「這個想法不著急,小二要是真在自己房內,他天亮之前絕不會出來。

咱們隨時可以過去查看,不急在這一時,畢竟老闆在一層櫃檯那裡算賬,若是不小心被他看到,不知會惹出怎樣的麻煩。

還是等老闆同樣回到住的地方,咱們再去確定小二問題。

至於現在,我懷疑這裡的十八間客房無法進入,是被人從裡面反鎖。要想做到這一點,只可能它們彼此之間有暗門想通。

再回去那兩間能夠進入的客房查看,說不定你我忽略了一些地方。」

轉身繞回另外一條走廊,紅纓繼續守在門口。

寧川走進房間,直接來到兩間客房共用的牆壁旁,來來回回各處輕輕敲擊一遍,全部是實心沒有秘密通道。

去到卧榻旁將它搬動,將木桌移動位置,甚至去到睡床前仔細用手扭了一遍角角落落。

也不存在任何機關,能夠將兩間客房的牆壁開啟。

就連地上的每一塊方磚,寧川都用腳踩了一遍,最終無奈從房間內走出。

去到另外一間客房內,寧川將剛才的方法重來一遍,還是沒有尋到進入封閉客房的方法。

「算了吧,現在獲得信息幾乎沒有,想要弄清房門無法開啟的原因不現實。

我建議去往二樓看看,說不定咱們附近的客房中,存在解釋一切的提醒。」

除此之外也沒有別的方法,寧川只能點點頭同意,不料他們還未動身,樓梯口下方隱隱傳來聲音。

「還我頭來,還我頭來。」

「不好,是厲鬼的身體遊盪過來,千萬不能被他發現。」

雖然眼前就有一間客房能夠藏身,寧川與紅纓除非瘋了才會躲進其中。

一旦無頭厲鬼能夠破門而入,破壞力在極強,被他堵在客房內至少要脫層皮,才可能從裡面逃走。

更何況客棧的走廊設計為末端互相連通,不正是為了這種情況準備。

盡量不發出太大動靜,沒有選擇立刻從另外一處樓梯逃走,寧川與紅纓輕腳跑到走廊通道,只留出一點點腦袋,看著遠處走廊樓梯口情況。

「還我頭來,還我頭來。」

聲音逐漸清晰,一個肚子與胸膛異常隆起,身穿一件布滿血跡的外套,手持一把銹刀的男性厲鬼,出現在樓梯口邊。

「還我頭來,還我頭來。」

遠遠聽去,沒有腦袋的厲鬼,聲音似乎真是從他胸膛處傳出,悶悶的像是有人將自己蒙在被子里開口。

嘴裡不停嘀咕著這幾個字,無頭厲鬼拿著銹刀晃晃悠悠,走進剛才沒有被寧川關閉的最邊緣那間客房。

大約幾十秒后,裡面沒人躲藏他又不會居住,無頭厲鬼又晃了出來。

依舊嘀咕著在走廊內移動,詭異的是彷彿知道那些緊閉房門的客房無法進入,大部分他都是直接走過。

最多走個某個房門前站立片刻,但也不伸手推門,很快轉身離去。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