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自己說:我還有機會,明年,明年的今天我就會下手。

事情竟然就這麼的被拖下去,我一直也沒捨得對你下手。直到你恢復了正常的時候,撲到我懷裡的時候,我才起了殺心。

你當時卻毫無機心的沾我便宜,可是……我喜歡你這樣。我更下不去手了,我喜歡你叫我姐姐,喜歡你在我懷裡依靠的感覺。

我想我是愛上你了,就是這樣!


我竟然會全心全意的幫助你,我當時想:等到你能當上一個優秀的皇帝,我就離開你。等到你當上了皇帝,我就想:我把自己的身體交給你,然後就離開你。

就在我們去找克里斯蒂亞諾的時候,你想沾我更大的便宜,我在等著你來。你自己卻害怕了,根本就不敢。你這個膽小的孩子……我就那麼可怕么?

於是我就想:如果你要了我,我就離開你,如果你一直把我當成姐姐,我就一直在你身邊。

可是這兩年你卻一直沒有動我,你在害怕。

我欣慰之餘卻對你有了怨言,難道我不美麗么?難道你不喜歡我么?

就在昨天,我覺得你想要了,就在你沾我便宜的時候,我卻傷心了。


如果我是你的了,我就要離開你!」

凱瑟琳眼淚一滴一滴的落了下來,這個堅強的女人卻在這一天中流盡了所有的眼淚。只為了自己的仇人,更為了自己複雜的感情。

維爾斯聽得感動,如果不是凱瑟琳對自己的愛,她早就動手了。愛……救了自己,卻給凱瑟琳留下了痛苦!

他撫摸著凱瑟琳姐姐的長發,溫柔的安慰著:「你就是嫁給我又能怎麼樣呢?我們可以在一起,命運之神根本就是不堪一擊的傢伙,你看克里斯蒂亞諾家族不是活得好好的么?」

凱瑟琳搖頭道:「不!你不明白的,我的誓言內容是:我必須全心全力的殺死你,如果我不這麼做的話,我會死於末世。而萬一我愛上你的話,我們的孩子會親手替我們殺死你!」

這個誓言狠毒啊!如果愛上仇人的後代,那麼他們之間的孩子會殺死仇人的後代。


這些神靈們難道天天就在研究這個?

維爾斯撫摸著凱瑟琳的身體:「那又怎麼樣,我是不相信的,我們就生一個孩子試試。我就不信我的孩子會殺死我……呃……就沒有解決的辦法么?」

凱瑟琳哽咽道:「除非……有一個不受規則限制的人,他可以救我們。他可以破除誓言!」

不受規則限制的人?

記得好像絲卡維拉告訴過自己:就算是神靈也要受到世界規則的限制,只有一個存在他不受任何限制,因為他就是規則的制定者——創世神!

凱瑟琳輕輕的吁了一口氣,把這些東西都說了出來,她的心情一下子放開了。

有些困難,看上去無法解決,但是只要想解決,就不是那麼難了!

呃……這一夜維爾斯和凱瑟琳兩個人都沒有睡好。

維爾斯是怕凱瑟琳會離開他,而凱瑟琳則是想著要在凌晨的時候離去,所以兩個人早上起來時,黑黑的眼圈被其他的人看在眼裡。

特別是凱瑟琳紅紅的眼睛,無論想什麼辦法掩飾也無濟於事,柏麗在維爾斯耳朵旁邊譏笑道:「喲!都弄哭了,很賣力啊!」

維爾斯一把把柏麗拉到懷裡:「你也想哭嗎?好吧,今天晚上我把你打哭!」

柏麗一聽到維爾斯要打哭,根本就絲毫不畏懼,反而格格笑道:「你打吧,打死我吧!」

好吧!要承認,維爾斯確實對她無可奈何,根本就不知道從哪裡下手。

一行人今天晚上的光臨對得莫利的生意算是很照顧了,讓他至少賺了半年的錢。已經很少有這樣生意好的時候了,如果他們天天光顧的話,那麼得莫利很快就能成為一個小小的富翁了。

好吧!已經把凱瑟琳收了,至少今天是收了。至少神靈的詛咒,可以稍微等一下再說。

上了馬車,維爾斯發現了凱瑟琳與柏麗確實有很大的區別。雖然已經和凱瑟琳有了最實質的關係,可是下了床,她仍然會和自己保持一定的距離,不會像柏麗那樣沒事就往自己懷裡鑽。

有了美女,這日子自然就過得飛快,大路兩旁的樹木開始變得粗大,深厚的自然生命氣息在維爾斯的聖階精神力下可以感覺得到。

可是維爾斯漸漸的開始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已經距離精靈森林非常的近了,這裡的精靈古木已經大如山峰了,要知道現在的精靈獵人幾乎已經絕跡了。精靈們生活得應該更加自由才是,上次來的時候,已經可以看到飛舞的精靈了。

可是前面已經到了精靈森林的邊緣,這裡卻沒有看到了名精靈。

綺麗兒本來有些興奮的心情變得有些擔憂了,維爾斯催促著馬車行駛的更加快一些。他的心也一點一點的沉了下去……

怎麼一個精靈都沒有?

難道是克爾洛芙,她出了什麼事情?

「咻——」

一枝小小的箭矢劃過空氣,發出刺耳的尖嘯聲。

維爾斯知道那枝箭矢雖然細小,卻蘊含著精靈族的自然魔法力,他們都是出色的魔法弓箭手。

「前面是精靈族的土地,請不要再往前了。」

一名在空中嗡嗡震動羽翼的精靈發出了警告,維爾斯反而放下了心,這裡還有精靈,那麼就不會是什麼特別嚴重的事情。

只是……

不對啊!這個精靈的敵意怎麼如此之重?


要知道精靈族是愛好和平的民族,就算他們不喜歡人類,也從來不會直接就放箭的。上次可沒有這樣啊!

維爾斯略一沉吟,突然就想通了其中的關鍵之處:

種族大戰!

我的老婆是女神 ?他們知道異族會和人類中有一場浩大的戰爭,所以對人類有了更加強烈的敵意。

維爾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原來自己和精靈族是敵人的啊!

有綺麗兒在這裡,他幾乎都把這層關係給忘記了。

綺麗兒走到前面,然後輕輕的抖動著屬於她的翅膀飛上了天空。

咦?維爾斯都忘記了她也是有翅膀的,可是平時的時候是藏到哪裡的呢?她的背後可是很光滑的啊!

只是綺麗兒的翅膀有點與眾不同,在陽光的照射下,她的翅膀泛著五彩斑瀾的顏色——

精靈族的王族之翼! 皇後在上︰帝王,狠腹黑! 。其中翅膀處更加的明顯,像在天空的那名精靈的翅膀上透明的。

綺麗兒翅膀震動的時候,反射著陽光顯得更加的高貴,她高傲的揚著下巴:「我是精靈王族,綺麗兒。我要見偉大的族長克爾洛芙!」

那名精靈看到綺麗兒的翅膀,立刻下降了自己的高度,她是不敢在飛行的時候比王族飛行得更加高的。

「見過偉大的精靈王族,綺麗兒!」精靈馴服的低下她高傲的頭顱,不過她還是警惕的看著維爾斯幾個人。

聰明的綺麗兒自己知道精靈族的習性,她居高臨下的看著面前的精靈:「這些人類不同,他們是來幫助解決我族目前的困難的。」

那名精靈半信半疑,不過還是把維爾斯這些人領到了克爾洛芙所在之處。

在克爾洛芙的房間,維爾斯又一次見到了這位詭異的精靈族長。

綺麗兒激動的撲到克爾洛芙的懷裡,然後嚶嚶的哭泣著,發泄著多年來的思念。她甚至有些後悔當年逃入人類的世界,不過回頭看了一眼維爾斯,她覺得……自己當年的出走可能也是一件正確的事情。

克爾洛芙依然是那幅淡然的模樣,不管天崩地裂,世界末日,她也不會皺皺眉頭。只有在看著自己的親妹妹時,她才會偶爾流露出一絲親情的暖意!

輕輕的整理著綺麗兒的頭髮,克爾洛芙輕輕的嘆了口氣:「只希望佐努說的沒錯,你真的能夠讓維爾斯拯救我們精靈族!」

維爾斯在旁邊越聽著越不對,自己好像被克爾洛芙姐妹聯手算計后,拖入了一個很大很大的圈套。

不過當綺麗兒飛到自己身邊拉起自己的手時,維爾斯覺得……讓那些圈套見鬼去吧!

克爾洛芙輕輕的掩住小嘴,向維爾斯禮貌性的笑了笑:「你一定懷疑,我們算計了你吧!」

維爾斯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算是默認了。

「不錯,我們確實是算計了你。不過我唯一的親人也嫁給了你,你覺得這樣的算計值得不值得呢?」克爾洛芙似笑非笑的看著維爾斯。

維爾斯無奈的點了點頭:「綺麗兒很美麗,就算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告訴我她在算計我,我也會心甘情願的被她算計。」

綺麗兒歡呼著吻著維爾斯:「我也一樣,就算我付出自己的身體,我也願意算計你……」

呃……這話似有些彆扭!

「種族大戰決戰在即!」克爾洛芙不喜歡轉彎抹角,尤其是面對著維爾斯的時候。

維爾斯疑惑的問道:「似乎……我從光明教會那裡得來的消息,好像種族大戰的日期是在近一年以後吧?」

克爾洛芙帶著淡淡的諷刺:「龍神改了主意!」

維爾斯似乎是不經意間的就表示出了自己的疑惑:「為什麼?」

面前偉大的精靈族長終於也露出了無力的一面,她走到維爾斯面前,盯著他的眼睛:「在萬年之前的第一次種族大戰,可以說龍族、矮人族、獸族、地精在一起與人類打成了平手。哼!說是平手,其實是人類勝利了!」

維爾斯追問道:「為什麼?」

「因為人類的繁殖力,上次幾乎每個種族都瀕臨滅絕,大半的同族都在戰爭中死去。 死亡擱淺:輪回 ,我們都是平等的。可是因為種族間的特性,人類幾乎不到一千年就恢復了生氣,表面上看來損傷不重的精靈和龍族,由於繁殖力的關係,直到現在都沒有恢復當年的情景。

如果不是獸族和地精的繁殖力也相當驚人,這次的種族大戰也就不用打了。而黑暗勢力乾脆退出了這次的種族大戰,藏到了角落處觀察,伺機埋伏。剩下的就只是異族和人類了,再次發生種族大戰的話,我認為……人類,必勝!」

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的卡洛琳突然插嘴:「你的意思……是說我們人類由於學習和創新,已經比起萬年前更加的強盛,而你們異族,已經比萬年前更加衰落了么?」

克爾洛芙毫不猶豫的點頭:「我就是這個意思,不過這和神靈們讓我們互相削弱實力的初衷不同。他們本意是讓我們勢均力敵,再一次打成平手。所以黑暗之神授意黑暗勢力已經加入了異族的陣營,而在戰爭中,神靈們恐怕會偏向異族多一些。」

維爾斯突然感覺胸中充滿著不平之氣,一股反抗的情緒在心底蔓延:「去他媽的神靈!他真的當我們是他的奴隸么?戰爭是他們操縱的,結果是他們希望的,那麼我們是什麼?都是工具么?」

維爾斯只是性格使然,不願被人擺弄的天性之下,才會有這樣的憤怒。

可是……就在她說完的時候,突然就感覺克爾洛芙看著自己的眼神很奇怪!

不是欣賞,不是憤怒,不是贊同……

怎麼好像是陰謀得逞的興奮啊?

就在維爾斯心中不安,覺得自己好像又被克爾洛芙擺了一道的時候,克爾洛芙點了點頭:「如果這次又在神靈的擺布下,人類和異族加上黑暗勢力的聯軍打成平手的話……這場戰爭恐怕至少又得像上一次一樣延續百年了。不過我們可以打破神靈們刻意製造的平衡。」


打破平衡?

維爾斯覺得自己被克爾洛芙算計了,可是好奇心驅使之下,自己卻有一種甘之如飴的渴望,他迫不及待的追問道:「怎麼打破?」

克爾洛芙紫色的眼眸中終於閃過了一絲波動:「精靈族……退出這場戰爭!」

維爾斯一下子就跳了起來,指著克爾洛芙道:「你有那個力量么?雖然你是族長,但是說一名實話,精靈族長是精靈神的代言人,你的行動是由精靈之神掌握,而精靈之神必須聽令於龍神的命令。說到底,無論是你,是我,還是大家,都是一個小小的螻蟻而已。」

克爾洛芙眼中閃過一絲精芒:「如果有一天,精靈族的命運真正的由我掌握呢?」

維爾斯不屑道:「除非精靈之神死了……我靠!」

又一次的跳了起來,維爾斯覺得自己的心四處亂跳,他愣愣的指著克爾洛芙:「你不會真的想去殺精靈之神吧?那可是一位神級啊!就算你,加上絲卡維拉,加上多米尼克,再加上我,加上我們大家,也不夠的!」

與維爾斯的浮躁相比,克爾洛芙就安靜多了,她眨了眨眼睛,微微的一笑——

維爾斯的腦袋都快炸開了,她……她這是默認!

弒神?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